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第三章亲够了吗

小说: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安澜陆翌然 更新时间:2021-09-16 18:26: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保镖一推开门,就看见了贵宾室里面的情形,光线昏暗,男人坐在轮椅上,微微低着头。

  他的腿上坐着一个穿着礼服的长发女子,女子抱着男人的脖子,吻在一起,好似完全没有留意到门口的动静。

  保镖浑身一震,没有料到会看到这样的情形,全然僵在了原地。

  就在保镖进退两难的时候,就瞧见轮椅上坐着的男人抬眸朝着他看了过来,眸光冰冷一片,似乎写着一个字:滚。

  保镖慌忙低下头,不敢再看,只连忙将门给重新关上了。

  屋中重归寂静,半晌,男人才抬起手来,推开了安澜:“亲够了吗?”

  安澜浑身一僵,才留意到自己眼前的窘况,只慌忙站起身来,退后了两步:“抱歉,情急之下,多有冒犯,还请谅解……”

  安澜看了那男人一眼,心中暗自盘算着,男人坐着轮椅,看起来腿上有残疾,她现在跑的话,男人应该追不上。

  她退到门边,却听见外面似乎还有保镖来来往往查找的动静。

  安澜咬了咬唇,目光落在被窗帘遮挡住的窗户上。

  这里是二楼……

  安澜见男人没有语,便又飞快地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将窗帘拢在一起握住,灵巧的身姿转身一跃,跳出了窗外。

  骤然射入屋中的阳光映照出男人的脸,惊鸿一瞥间,安澜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张脸如同神祗一样的俊美……

  脑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人就已经落了地。

  安澜皱了皱眉,失策了,穿了高跟鞋,脚扭了一下。

  耳机里面传来了焦急的声音:“妈咪妈咪,你那边怎么样了?没事吧?你快说句话啊,急死我了。”

  “喂,听得到吗?”安澜一边朝自己的车走去,一边问。

  耳机那头没有动静,安澜将耳机取下来检查了一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按了静音,按钮上正闪烁着红光。

  安澜舒了口气,幸好,刚刚的动静,她家安小九应该没听到。

  这么想着,按下了通话键:“没事了,刚刚一不小心静音了,已经出来了,我马上赶回来……”

  她脚步匆匆,全然没有发现刚才她逃跑的窗口,有一双眼睛正沉沉地看着她的背影。

  良久,那人才收回了目光,只轻轻舔了舔嘴唇,随即低下头看向了自己的腿,眼神闪过许多未知的情绪。

  过了许久,男人才拿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喂。”

  “陆爷……”

  “将今天叶景阳订婚宴全场的监控视频全部拿到手,给我发过来,十分钟。”

  电话那边的人哀嚎了一声:“全部?十分钟?我靠,陆爷,这很难办啊。”

  “九分四十秒。”

  “好好好。”那人飞快地应着,键盘声怕里啪啦响了起来,嘴里却是没有停:“叶景阳和温云云的订婚仪式,你去了?你要视频做什么啊?”

  陆翌然微微抿了抿唇,握着轮椅扶手的手一点一点收紧:“她出现了。”

  “谁?”电话那头的人愕然半晌,却又很快反应了过来:“难道,是那个……能够让你站起来的女人?”

  安澜不知道她走之后这边的情况,只飞快地赶到了自己停车的地下停车场,打开车门上了车。

  一上车,安澜就拿出手机,换上一张全新的手机卡,调出一个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那边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似乎刚刚哭过:“喂,谁?”

  安澜轻笑了一声:“温云云,我给你准备的订婚礼物,还喜欢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骤然尖利了起来:“你是谁?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你想要做什么?”

  “我亲爱的妹妹,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安澜声音中泛着冷。

  “温澜?是你?你没死???”

  温澜。

  安澜嗤笑了一声,这个名字,倒是已经很久没有人喊过了。

  “让你失望了,我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今天发生的事情,只是我给你准备的一份小小贺礼,不用客气。这不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你……你们,可准备好了?”

  “之前你和叶景阳从我这里抢走的,我会一点一点的,拿回来。”

  温云云的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愤怒和惊慌失措:“温澜,你女儿还在我们手里,你忘了吗?你回来报复我们,你难道就不怕,我把这笔账,算到你女儿身上?”

  “怕啊。”安澜的声音轻了一些:“所以啊,我劝你,最好好好的对待我女儿,毕竟,那是你们手上,唯一的护身符了。”

  “如果不是顾忌着我女儿,今天的事情,恐怕就不只是一个视频这么简单了。”

  “温云云,你记住了,我女儿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和叶景阳,都得死!”

  安澜将电话挂掉,微微抿了抿唇。

  六年

  .

  -->>

  了,没有人知道,她这六年是怎么过来的。

  如今,她终于积攒了足够的资本,回来了。

  叶景阳,温云云,还有温家的那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安澜深吸了一口气,将胸中翻涌的情绪压下去了一些,启动了车,刚刚准备开走,目光下意识地往后视镜中一扫,目光却骤然停住。

  她车旁的柱子上,靠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约莫五六岁的模样,身体似乎有些不好,脸色苍白,唇色发紫,一脸痛苦的模样……

  安澜左右扫视一眼,发现保镖们没有追过来,急忙打开车门下了车。

  快步走到小女孩面前:“小朋友,你是哪儿不舒服吗?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你家里人呢?”

  小女孩儿咬了咬牙,只抬起头来看向安澜,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大半,眼神都已经有些涣散了:“痛,我好痛啊。”

  安澜心头莫名痛了一下,她的女儿如果不是被温云云抢走了,应该也这么大了……

  安澜急忙将小女孩儿抱了起来:“走,我带你去医院。”

  安澜将孩子放在了后座上安小九的安全座椅上,而后飞快地回到了驾驶座,将车重新启动起来:“你忍一忍,我这就送你去医院。别睡觉,如果痛的话,就和我说说话吧……”

  “妈妈,妈妈……”

  听着孩子突然意识模糊地喊着妈妈,安澜的心莫名地揪了起来……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