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第四十四章摆正自己的身份

小说: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安澜陆翌然 更新时间:2021-09-16 18:26: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是陆翌然。

  安澜抬起头来,就看见陆翌然坐着轮椅出现在她前面不远处,正定定地看着她。

  安澜连忙站起身来,转过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摇了摇头:“没事,叶景阳呢?”

  “已经走了。”

  陆翌然眯起眼来,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跟我过来。”

  安澜脸上带着几分茫然。

  陆翌然脸色愈发不好看:“你是想要让安小九和叶轻语出来,看到你这副样子吗?”

  陆翌然说完,也没有理会安澜的反应,只径直操纵着轮椅到前面,打开书房的门进了门。

  叶景阳刚走,陆翌然应该有事情要跟她说吧。

  毕竟刚刚叶景阳换完衣服之后出来到离开,她都没有见到过人。

  安澜想着,便跟在陆翌然身后进了门。

  书房里面厚重的窗帘被拉上了,一点光都透不进来。

  安澜抬眸看了一眼那窗帘,心里暗自想着,陆翌然好像很喜欢黑暗的环境……

  陆翌然已经控制着轮椅转过了身,目光沉沉地看着安澜,安澜心里正奇怪着,却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书房门落锁的声音。

  咔哒一声,在有些安静的书房里面,显得格外的清晰。

  安澜转过头朝着门看了一眼,正要说话,手却被拽住而后猛地一拉,安澜被拽了下去,坐在了……

  陆翌然的腿上。

  安澜瞪大了眼,转过头目光定定地落在了陆翌然的脸上,这样的姿势……实在是有些太过熟悉,安澜咬了咬唇:“你……你做什么?”

  话刚说完,安澜浑身便忍不住地猛地一僵,只感觉到陆翌然咬上了她的脖子……

  真的是咬……

  安澜感觉到了脖子上传来的刺痛感。

  可是那个地方实在是有些太过敏感,又痛又……

  两种极致的感觉交错在一起,让安澜忍不住地闷哼了一声,浑身紧绷,声音有些破碎:“陆翌然,你……你在做什么?”

  陆翌然抬起头来,手却仍旧牢牢钳制着安澜。

  “做什么?安澜,你是不是忘了,你和我……是签订过合同的?”

  安澜抬起手来捂住刚才被咬过的位置,却总觉得,那个位置好像有些发烫。

  合同,她当然记得。

  “虽然在合同存续期间,我不能够强迫你和你发生关系,可是,你至少应该,在合同有效期内,摆正自己的身份吧?”

  安澜眨了眨眼,有些不解,她怎么就没有摆正自己的身份了?

  “你签的是包-养合同,可是你现在,却在这里,当着我的面,为了另外一个男人而落泪?呵……”

  “安澜,是不是之前我对你太好,所以让你觉得,我很好说话。所以,你就敢这样肆无忌惮了?”

  “如果下次再让我发现这样的事情,那我也就不会管之前我答应过的事情,定然会想办法,让你好好记住这个教训。”

  “等等等等!”安澜连忙叫了停:“你在说什么?”

  安澜一脸莫名:“我什么时候为了另外一个男人落泪了?”

  陆翌然嗤笑了一声:“不肯承认?”

  “不是我不肯承认,而是我实在是冤枉啊。”

  安澜仔细回忆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脸上的表情有些龟裂:“不会吧?你该不会以为,我先前是因为叶景阳,所以哭了吧?”

  “不是吗?”

  陆翌然神情淡漠,只定定地看着安澜。

  不知道为什么,安澜竟然从那平静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丝“我倒是要听听你想要怎么狡辩”的意思……

  “……”

  这个误会,可就有点大了。

  安澜扶额:“就叶景阳那样的渣滓,我为什么要为了他哭?是我疯了还是你……”

  安澜话说到一半,接触到陆翌然那平静的近乎冷漠的目光,忍不住轻咳了一声,只略过了这句话,又接着道:“我刚刚情绪爆发,是因为……”

  “因为小九将下午酒店里面,我和温云云对峙的那个视频,给轻语看了。”

  “在那个视频里面,我的身份,是温澜。”

  陆翌然听安澜这么一说,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安澜话中的意思。

  叶轻语从来没有掩饰过,对自己生母的恨。

  看到了那个视频,肯定也就知道,她妈妈已经回来了……

  虽然刚才打定主意,不管安澜说什么也都是她的狡辩的心思,可是听安澜这么说,陆翌然心里却几乎没有任何挣扎的……就信了八九分。

  陆翌然脸上有些挂不住,心里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误会了她,只冷哼了一声:“狡辩,你不要以为,你骂叶景阳两声渣滓我就会相信你了,毕竟,你和叶景阳,曾经……可是夫妻。”

  “……”

  安澜翻了个白眼:“我承认我年轻的时候的确是有些眼瞎,但是……”

  安澜话说到一半,外

  .

  -->>

  面却突然响起了安小九的声音:“妈咪?”

  “妈咪……你去哪儿了?”

  声音越来越近。

  “……”安澜身子猛地一僵,急忙就要站起身,可是陆翌然的手却牢牢地钳制着她,让她无法动弹分毫。

  安澜愈发慌乱,脸色通红,只压低了声音,以只两人听得见的气音道:“松开我,小九在找我。”

  “别动。”

  陆翌然深吸了一口气,神情淡淡地瞥了安澜一眼:“你要不要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模样?”

  “要是被你儿子看见了,你猜,他会怎么想?”

  安澜身子猛地一僵,她现在是什么模样?

  她能够察觉到自己的脸烫的有些吓人……

  而且,脖子上刚刚陆翌然咬的可不轻,肯定是会留下痕迹的。

  如果安小九看到……

  以安小九那鬼精灵的性子,肯定能够猜到的。

  不过,她至少可以……先起来吧?

  起来让她缓缓,应该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安澜正想着,就听见陆翌然在她耳畔道:“而且,我劝你不要弄出什么动静来,为了照顾我这个残废,害怕我在书房出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我这书房的隔音,可是不怎么好……”

  陆翌然的呼吸近在咫尺,安澜只觉得浑身都似乎像是烧了起来一样,烫的厉害。

  安澜有些难耐的动了动,却感觉到了什么……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