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第五十五章太没有安全感了

小说: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安澜陆翌然 更新时间:2021-09-16 18:34: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安澜松了口气,处理了就好,处理了,她在叶景阳那里的马甲,就保住了。

  “多谢陆总。”

  陆翌然暗自冷哼,要不是因为她是他的药,他才不会插手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希望这个女人最好知情识趣一些,早点喜欢上他,帮他治好他的病。

  只要她将他的病治好了,那他到时候就可以直接将这个女人给打发了。

  安澜完全不知道陆翌然心里在想着什么,只四下张望着:“轻语和小九呢?陆总看见他们了吗?”

  陆翌然心里愈发不满,一回来就知道找那两个小崽子。

  难不成,那两个小崽子在陆家,还能出什么事不成?

  “在花园里,两人在马场那边骑马。”

  “骑马?”安澜瞪大了眼:“可是轻语……”

  “知道她心脏不好,我叮嘱过管家的,可以让她骑在马上,叫人牵着遛遛。”

  安澜这才松了口气,只是心里仍旧有些担心:“我过去看看。”

  听安澜这么说,陆翌然脸色又冷了下来。

  他帮了她这么大的忙,替她解决了那么大的麻烦,她只说一声谢谢就过了?

  难道不是应该以实际行动报答他?

  不是说是他的人?

  呵……

  安澜已经快步到了马场,安小九和叶轻语果然都在。

  叶轻语坐在马上,安小九在前面牵着马,一旁跟着一个保镖和一个下人。

  叶轻语似乎很喜欢骑马,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意。

  “骑马好玩吧?”安小九嘿嘿笑着:“你现在还不熟练,反正这里有马,而且这马比较温和,以后空了我就来教你骑马,我骑马骑得可好了。”

  “姐姐你到时候学会了,可以自己慢跑两圈,也不会太累。”

  叶轻语点了点头:“好啊。”

  “我会的东西可多了,我什么都会,姐姐你想要学什么,都可以跟我说,包教包会。”

  安澜垂眸笑了一声,臭屁。

  安小九已经看见了安澜,只连忙抬起手来朝着安澜挥了挥手:“妈咪!”

  叶轻语也朝着安澜看了过来,脸上笑意温和,只是笑容却并没有抵达眼底。

  安澜走了过去,含笑看向叶轻语:“安小九比较闹腾,比较烦人,他闹你没有?”

  “妈咪,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我这么优秀,怎么会烦人?姐姐可喜欢我了,不信你问姐姐。”

  叶轻语笑着点了点头:“小九弟弟很好,对我很好的。”

  “看吧,我就说吧。”

  安澜抬起手来揉了揉安小九的头发,才又抬头看向叶轻语,却瞧见叶轻语眼中一闪而过的羡慕。

  安澜摸着安小九头发的手微微一顿,默不作声地收了回去:“快到午饭时候了,我抱你下来,准备收拾收拾,我们去吃饭吧?”

  “我自己可以下来的。”叶轻语笑容矜持,只低下头下了马,动作有些生疏,但是叶轻语却执着的不让别人帮忙。

  安澜立在一旁看着,抿了抿唇,带着两个孩子回了主楼。

  吃过午饭,叶轻语要睡午觉,早早回了房,安澜也回了屋,刚刚进门,身后就传来了敲门声。

  安澜转过头看向门口,就看见安小九探进了一个脑袋。

  安澜笑了一声:“门没关,敲什么,进来啊。”

  安小九吐了吐舌头,扬了扬眉:“这不是,害怕妈咪在里面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吗?或者,万一那陆翌然,在你房间里呢?”

  “胡乱语什么?”

  “妈咪你不用狡辩,我都懂的。妈咪你年纪也不小了,想谈个恋爱也是理所应当的,只要对方比较靠谱,我都是举双手双脚支持的。”

  安澜翻了个白眼,她有点后悔之前带安小九去国外了。

  国外氛围比较开放,安小九小小年纪,却是什么都懂,什么都敢说。

  “闭嘴吧你。”安澜敲了敲安小九的脑门:“怎么了,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安小九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点了点头:“我昨天和今天陪了姐姐比较长的时间,我感觉,姐姐心里非常的没有安全感。”

  “大概是觉得,她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我们迟早是要离开她的,所以她有点不太愿意和我们过分亲近,过分依赖。”

  安澜身子微微一顿,想起叶轻语看着她和安小九时候羡慕的眼神,想起她下马即便是十分生疏,也不愿意让她抱的样子,心里酸麻酸麻的疼着,像是无数根针扎着一样。

  “嗯,我知道。”

  安小九垂下眼:“先前我跟姐姐讲我们在国外的日子,姐姐最感兴趣的,竟然是我利用我从妈咪公司的计算机人员那里学到技术赚钱的事情。”

  “她一直在问我赚钱的事情,想要知道我这么小的小孩儿,是怎么赚到钱的。”

  “我感觉她是真的很心动,也想要赚点钱傍身。大概是因为之前

  .

  -->>

  在叶家发生的事情吧……”

  “她还无意间跟我说起,她和妈咪遇见的那天,她其实是想要离家出走的,她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

  “可是她一直被叶景阳关在叶家,也没有上学,也很少出门,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吃的穿的那些东西,都需要用钱去买。所以她离家出走半天,几乎是寸步难行,什么都没有吃,也哪儿都去不了,最后没跑多远,又心脏病发,昏倒在了妈咪你的车旁边。”

  关于那天的事情,安澜心里已经隐隐约约有些猜想,可是听安小九这么说,心里却仍旧忍不住的疼得厉害。

  叶景阳是将叶家作为了一个牢笼,将轻语锁在了里面,让她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折断了她的翅膀,让她完全飞不出去。

  “大概因为那天的事情,姐姐第一次对钱这个东西有了概念,所以先前一直在追问我,要怎么才能够赚钱。”

  “我感觉,姐姐是迫切的想要脱离叶家,可是却又没有办法,而且也没有可以信任的人。”

  “她太没有安全感了,我想要帮帮她,妈咪你有没有办法啊?”

  安澜手在袖中牢牢握紧,半晌才深吸了一口气:“我给她写一封邮件。”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