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第六十章女朋友

小说: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安澜陆翌然 更新时间:2021-09-16 18:34: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俊明和魏超一回来,就察觉到包间里面似乎有些不对劲,众人似乎都在看什么。

  两人顺着其他人的目光看了过去,顿时瞪大了眼。

  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又怎么会坐在陆翌然的旁边?

  这……这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骗了我们?你……”

  林俊明立马就开了口,话说到一半,却立马被身后的魏超给拉了回去。

  魏超对着林俊明摇了摇头,神情亦是有些焦躁,只压低了声音,只以气音跟林俊明道:“现在还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先不要着急,你一出口,就等于是不打自招了。先静观其变……”

  魏超说完,就抬脚走到了林俊明前面,脸上带着笑看向安澜:“这位是?”

  “刚才我们出去的时候,应该都还没有这位女士的吧?”

  陆翌然已经从两人的反应中察觉到了什么,想起先前安澜进来的时候说,出了点意外,所以耽搁了时间。

  所以,这意外……

  跟这两个人有关?

  安澜朝着陆翌然眨了下眼,才转过头站起身来:“幸会,我是安澜。”

  却对自己还是米尔蒙华国大区的负责人这件事情只字不提。

  魏超脸色有些不太好,目光在安澜和陆翌然身上来回逡巡了两遍:“看安小姐有些面生,倒是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安小姐,跟陆总是……”

  安澜嘴角微微勾了起来,眼中闪过一抹恶作剧的光芒,隐隐约约还带着几分兴味:“我不是哪家的小姐,我之前一直待在国外,刚刚回国,普通人罢了。至于我和陆总……”

  “我是陆总的……女朋友。”

  此话一出,席间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了安澜和陆翌然的身上,脸上写满了各种各样的情绪。

  难以置信,震惊,惊疑不定,恐惧……

  便连陆翌然身子也忍不住顿了顿,只是他向来比旁人更擅长隐藏情绪一些,倒是很快回过神来,只默不作声地摩挲着轮椅的扶手。

  女朋友?

  呵……

  女人。

  之前在他面前倒是装的挺好,好像一副对他不怎么感兴趣,只是为了叶轻语,所以不得不接受那一纸包-养合同的模样。

  结果转过身,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高调的宣誓主权了?

  啧。

  什么女朋友?

  不过是签了合同的包-养对象而已。

  才不是女朋友。

  想要做他的女朋友,还差远了。

  陆翌然抿了抿唇,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就不反驳了,免得安澜下不来台。

  他倒是也想要好好看一看,安澜究竟在打什么主意,究竟想要做什么。

  听到安澜这么说,最受震颤的,还是林俊明和魏超。

  林俊明和魏超皆不约而同地看向陆翌然,陆翌然仍旧是那副淡然模样,可是他们都不是第一天认识陆翌然,自然知道陆翌然的性子。

  如果这件事情不是真的,陆翌然只怕早已经出反驳了。

  可是陆翌然没有……

  那么,安澜真的是……陆翌然的女朋友?

  两人眼中皆有些惊慌,如果安澜不仅认识陆翌然,还是陆翌然的女朋友。

  那他们之前在那楼梯口商议要怎么暗中算计陆翌然的事情,安澜虽然可能没有听完整,可是却定然也猜到了他们想要下手的人就是陆翌然。

  而且,方才在楼梯口,安澜故意骗了他们。

  陆翌然定然能够很快知道……

  现在要怎么办?

  现在他们要怎么办?

  本来他们还想着,安澜刚刚回国,定然不认识陆翌然。

  他们的动作可以稍稍快些,赶在安澜泄露口风之前下手,赶在陆翌然知道之前下手。

  可如今……

  他们已经晚了。

  陆翌然将林俊明和魏超二人的神情模样尽数纳入眼底,眼中闪过一抹兴味。

  林俊明和魏超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很害怕?

  陆翌然眯了眯眼,他们在害怕什么?

  害怕,安澜吗?

  席间其他人不知道安澜和林俊明、魏超三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只觉着席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便有人站了起来:“是陆总的女朋友?”

  “陆总什么时候交了女朋友的啊?怎么一点口风也不露?我之前还说,将我女儿介绍给陆总呢,看来是没有机会了。”

  说话的人哈哈笑了起来,自觉自己说的话十分有趣。

  陆翌然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手里的杯子,为什么一点口风也不露?

  因为他也刚刚知道,自己有了女朋友啊。

  陆翌然瞥了安澜一眼,安澜面上带着笑,倒似乎丝毫不担心自己揭穿她的模样。

  回去,再好好与她算一算账。

  .

  -->>

  “嗯,刚刚在一起。”陆翌然漫不经心地道。

  是真正意义上的,刚刚。

  只是说话的人不知道陆翌然话中的真正含义,只以为陆翌然是说在一起的时间不算长,便又笑了起来,端起了酒杯:“不过安小姐温柔漂亮,和陆总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恭喜陆总了。”

  陆翌然勾了勾嘴角,举起酒杯,喝了一杯酒。

  安澜目光落在了被拉上的窗帘之上,微微抿了抿唇,转过头看向了陆翌然:“你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吗?不是说好,今天要陪我的吗?现在可以走了吗?”

  安澜的神情坦坦荡荡,倒是让桌子上的其他人再一次愣住。

  这……

  这女人未免有些太过没有眼力见了一些,明明陆翌然在和他们谈正事,可是她却偏生一副撒娇的口吻,要陆翌然去陪她?

  席间所有人对陆翌然都算得上是了解的,听安澜这么一说,都在等着看安澜的笑话。

  陆翌然是什么人,那样冷血薄情的样子,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将他们都晾在这里?

  陆翌然的眸光亦是沉了几分,只沉沉地看向了安澜。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陆翌然即将发难的时候,陆翌然却将手中的杯子放了下来。

  “嗯,差不多结束了,那就走吧。”

  所有人皆瞠目结舌。

  安澜却好似一切理所应当一般,点了点头,再度开口:“刚刚过来的时候,我瞧见外面已经在下雨,雨势还不小。”

  “我有点害怕打雷下雨的天气,咱们就不回去了吧?这里是酒店,就直接在楼上开个房间,在这里将就住一晚?”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