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第一百八十六章 拦截下来

小说: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安澜陆翌然 更新时间:2021-09-16 18:34: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是……陆翌然。

  安澜一愣,急忙甩了甩头,努力将陆翌然那张脸从自己脑海中甩出去。

  她怎么会在提起自己的择偶标准的时候,想起陆翌然。

  陆翌然除了那一张脸,还有有钱之外,应该也就没有其他优点了吧?

  安澜舔了舔唇,脑中浮起这个念头,却又很快有一个声音在心里告诉她:“真的是这样吗?陆翌然对你,不是还挺好的吗?”

  “你回国一个月,有见到喜欢的吗?”

  时淮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安澜连忙道:“没有,喜欢的人哪有那么容易遇上?”

  似乎是为了逃避什么,安澜咬了咬唇:“我才回来一个多月啊,我一直觉得,一见钟情这种事情,是不靠谱的。所有的感情,都应该是细水长流日久生情的。”

  时淮不知道安澜在想什么,只是听安澜这么说,嘴角忍不住地翘了起来:“是吗?我也是这么以为的。”

  安澜甩了甩脑袋:“而且,我现在最重要的,是报仇。其他的,我暂时什么都不想去想。”

  时淮应了一声:“行,我先帮你把事情办了。”

  “好。”

  安澜打完电话,才看向后座安安静静玩着ipad的轻语:“我们要去见老师咯,坐好了吗?”

  轻语连忙将ipad放到了一边,坐直了身子:“坐好了。”

  安澜瞧着轻语那乖乖巧巧的模样,眼中笑意更浓,她的轻语,可真乖啊。

  让轻语自己挑选好自己喜欢的老师,签订好合同,安澜又带着轻语去逛了会儿街,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又折返回了剧组在的酒店去接安小九。

  在会议室外面的休息区等了一会儿,剧组的人才陆陆续续走了出来。

  不出意外的,安小九是和盛弈寒一起出来的。

  “妈咪!姐姐!”

  安小九已经冲了过来。

  安澜笑了起来:“剧本围读好玩吗?表现的怎么样?”

  “妈咪你是怀疑我的实力吗?”

  一旁盛弈寒走了上来,就听见安小九这句话,忍不住勾起嘴角:“安总放心,导演和编剧老师都夸了小九,说他十分有天赋。编剧老师还说,小九给了他创作的灵感呢。”

  “这么棒啊。”

  安小九眉眼弯弯:“那是当然。”

  盛弈寒这才定定地看向了安澜:“我能够进这个剧组,还得要多谢小九和安总了。”

  安澜笑了笑:“和我没什么关系,角色是你自己拿到的,是你自己的实力。”

  “还是得要谢谢安总的。”盛弈寒十分懂得过犹不及的道理,倒也很有分寸:“那我就不打扰安总了,先上去了。”

  盛弈寒说着,低下头朝着安小九弯了弯眼睛:“小九,下次见。”

  “下次见。”安小九眼睛亮晶晶地和盛弈寒挥了挥手,看着盛弈寒进了电梯。

  盛弈寒进了电梯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下来。

  沉吟了片刻,拿出了手机给自己的经纪人打了个电话。

  “喂,我今天在剧组见到安总和她家小少爷了。”

  经纪人闻一愣:“你跟他们说什么了?要其他资源了吗?”

  “怎么可能?”盛弈寒嗤笑了一声:“开口去要,那多卑微啊,我得要让他们,将资源送到我面前来。”

  经纪人似乎被盛弈寒的话给惊住了:“他们送到你面前来?他们为什么要送到你面前来啊?”

  盛弈寒眼中带着几分玩味:“之前我跟你说过的,我觉得安小九,是故意接近我的,应该,是有什么目的。”

  “从我和他微信聊天,以及今天见面的情况来看,我的猜想应该是对的。”

  “上次安小九说他没有爸爸,却一直在观察我的反应。今天我故意试探了一下,我说,我觉得安总十分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盛弈寒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安小九的反应:“他当时的反应,十分有趣。我一下子就知道,我应该……是猜对了。”

  “而且,他先前借着我头上有白头发的名义,从我头上拔走了几分头发。”

  经纪人仍旧不解:“他从你头上拔走了头发,是要做什么啊?”

  “我猜想,安小九,应该是安总六七年前,出了什么事,或者是一夜风流之下的结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安小九,应该是怀疑,我是他的爸爸。所以,他想方设法地接近我,甚至从我头上拔走了三根头发,是为了拿去……”

  经纪人很快反应过来:“是为了拿去做亲子鉴定?”

  “是。”

  经纪人似是被盛弈寒的话给震慑住了,半晌没有作声,许久之后,才又问着:“你和那位安总?”

  “我没有见过她,也和她没有任何关系,这点我还是能够确认的。”

  盛弈寒舔了舔嘴唇:“我只是有些不明白,安小九为什么会这样怀疑,这其中,应该有原因。但是无论是什么原因

  .

  -->>

  都不重要,如果我真的能够通过这个接近安澜和安小九,以后我的资源,就彻底不用愁了。”

  经纪人哪儿能够不知道盛弈寒在想着什么,他在这个圈子浮沉这么多年,也看过太多的事情了。

  谁都想要走捷径,谁都想要爆。

  这种事情在圈子里,也算不上什么奇怪的事情。

  可是……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了吗?安小九从你那里弄走了三根头发,应该是要去做亲子鉴定的。”

  “如果他拿着你的头发去做了亲子鉴定,那不是就知道了,你压根不是他爸爸的事情了?”

  盛弈寒声音轻而缓:“所以,这就需要李哥你的帮忙了啊。”

  “我帮忙?”李奎皱了皱眉:“我能够做什么啊?”

  “找个信得过的私家侦探,跟踪安小九。”盛弈寒眯着眼笑了起来:“从我试探的结果来看,安澜应该不知道这件事情。安小九一个小孩子,也不大可能自己单独一个人前往医院或者是鉴定中心去鉴定。”

  “最大的可能,是他从网上找一家鉴定中心,将样本寄过去。”

  “你找人查到他们住的地方,然后将他们家寄出和收到的东西,都拦截下来。”

  盛弈寒神情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剩下的,就交给我好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