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第二百五十六章 是被需要的

小说: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安澜陆翌然 更新时间:2021-09-16 18:34: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安澜按照安小九说的,打电话给了周钊问了问,从周钊那里得到肯定回复之后,才让安小九好好休息,而后安心离开了家。

  一直到上了车,安澜才忍不住地皱了皱眉。

  安小九的话,倒是点醒了他。

  之前知道裴婉出事的时候,她最方便的,的确是联系时淮。

  毕竟时淮是安小九的师父,而且和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

  很多事情都会比较方便一些。

  可是当时……

  安澜轻轻咬了下唇,发动了车。

  当时她脑子里面,几乎完全没有想起过找时淮这个选项。

  她完全是下意识地就给陆翌然和吴文杰打了电话,即便是联系不上吴文杰,她也并没有想起要去找时淮。

  而是,打电话给了和她只见过几次面的周钊,进而联系上了陈航。

  安澜之前甚至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直到小九给她点了出来。

  安澜皱了皱眉,她为什么……会这样做呢?

  是因为之前时淮没有回国,所以她习惯了陆翌然?

  也不对。

  时淮回国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们见面也还算频繁,而且晚上他们还一起吃了饭的。

  那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安澜将车开出了地下车库,其实应该,是有两个原因吧。

  一是时淮最近对她的态度,着实有些奇怪,让她隐隐约约有些不太好的猜想,她虽然感激时淮,可是感激和喜欢,是完全两回事,她感激时淮,却对他生不出男女之情。

  二则是……她习惯了依赖陆翌然。

  安澜咬了咬唇,可能,不仅仅只是习惯依赖陆翌然。

  毕竟,她在国外这么些年,和时淮相处也有不短的时间,可是她却一直不习惯去打扰时淮,去依赖时淮。

  每次时淮帮了她什么,她总是记得一清二楚,会想方设法地去补偿,去报答时淮。

  可是对陆翌然,她却不是这样的。

  她和陆翌然认识的时间,甚至还没有和时淮认识的时间长。

  可是,在发现危险的时候,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却就是联系陆翌然。

  为什么呢?

  安澜心里有些乱,因为连她也没有认识到的,有些烦乱的情感。

  也因为裴婉的事情。

  可是即便是脑中乱糟糟一片,却仍旧很快就浮现出了答案。

  因为,时淮和陆翌然不一样。

  在时淮那里,她一直都是被帮助被照顾的那一个,时淮温柔强大,好似没有什么需要她的,她在时淮那里,好像找不到存在感,好像不被需要。

  让她觉得,她和时淮在一起,只会成为时淮的拖累。

  如果没有她,时淮的生活,好像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

  甚至,可能还能更好一些。

  所以她对时淮,是歉疚的。

  所以,她会想方设法,倾尽所有的去报答时淮,却并不会想要和时淮在一起。

  而陆翌然,却不一样。

  陆翌然身体有残疾,还有病。

  而她,是陆翌然的药。

  她见到过陆翌然发病时候的模样,她能够感觉得到,陆翌然需要她,非常的需要她,想要亲近她。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她会在看见外面下雨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陆翌然现在怎么样,在哪儿,她是不是要立刻赶过去。

  安澜咬了咬唇,是了。

  她是在陆翌然那里感觉到了,自己被需要着。

  即便是,这个需要,可能单单只是因为陆翌然那病。

  可是,却也依然是被需要的。

  安澜深吸了一口气,兴许是因为她从小到大的经历导致的吧,她感觉自己从小到大似乎很少被需要,所以当她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被人需要的时候,其实还挺迷恋和喜欢这种感觉的。

  这让她真真切切的知道,自己的存在,是有意义的。

  不过现在,最为重要的是裴婉的事情,其他的,都可以以后再说,再去考虑。

  安澜垂下眼,将心中纷乱的思绪抛之脑后。

  很快,安澜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是陈航。

  “我按照你那边的位置,规划了一条线路,你按照这个线路走,大概二十分钟之后,我们能够遇上。”

  “好。”

  安澜点开了陈航发过来的导航线路信息,开始导航出发。

  二十分钟之后,安澜果然到了陈航定下的位置,陈航他们的车已经停在了路边,是六七辆奔驰的商务车。

  陈航和周钊在最前面的车旁站着,安澜将车停靠在路边,将钥匙递给了保镖,快步上了车。

  陈航给安澜汇报着:“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将晚上七点到十一点这个区间内,到达那个仓库的路上的最后一个监控拍摄到的画面给看了一遍。”

  “那边本来都是废弃

  .

  -->>

  的厂区库房区,过去的车并不多,那四个小时内,同行的车辆一共四辆。”

  “我对这四辆车的来路进行了溯源,倒是果然发现了温云云上了车,以及,其中一辆车有些端倪。”

  陈航打开了一个视频:“看这个黑色的保时捷。”

  “这个黑色的保时捷,曾经停靠在一个商城下面,在停靠的时候,有人靠近过这个保时捷。”

  陈航指着视频中的一个画面:“这个人,出现在了车子的前面,似乎在研究什么。然后,车子的司机就下了车,应该是想要质问的。”

  “可是刚刚下车,就有人从那司机后面偷袭,将那司机给打晕了带走了,而后之前蹲在车前的那个人,顺势上了车。”

  “然后没过多久,有个女孩子快速地跑过来,上了车。”

  安澜很快就看见了视频里面跑过来上了车的那个女孩子:“是裴婉!”

  陈航点了点头:“那就是了,这个车应该是安总的朋友家里派来接她的车,只是在楼下等安总你那朋友的时候,司机被人敲晕带走了,绑匪冒充司机上了车。”

  “而后,他们将车一路开到了这边,甚至,大概是为了逃避追捕,还在中途一个监控死角,换了一次车牌。”

  “就因为他们换了一次车牌,我也险些被他们骗过去。不过好在,我比对了司机的衣服,留意到了这个细节。”

  陈航抬起头来:“安总的朋友,应该的确被带到了那废弃仓库那里。”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