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进一步接触

小说: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安澜陆翌然 更新时间:2021-09-16 18:49: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安澜只觉得心尖尖都麻了,她以前怎么就不知道,陆翌然这么闷骚?这么……会开车?

  还是说她现在污了?

  感觉听陆翌然说什么都像是在开车的样子。

  安澜咬了咬唇,深吸了一口气,中气十足:“滚!”

  她觉得,自己如果再在这里待下去,恐怕浑身都要烧起来了,便连忙逃了:“你自己吃,我先出去了。”

  陆翌然看着安澜落荒而逃的模样,眼中笑意更浓,只拿出了手机,拉了一个临时聊天群,拍了张面前饭菜的照片,发在了群里。

  周钊:嗯?这是什么?陆爷你什么时候吃的这么朴素了?

  陆翌然眯了眯眼,还是应该把周钊派到非洲去学习一下。

  吴文杰:陆总现在还在安总家里?这饭菜,是安总给您做的?

  陆翌然轻哼了一声,还好,至少还有一个识时务的。

  陆翌然打字:虽然不是她亲自给我做的,但是她害怕我太累饿的太厉害,专门端上来到卧室给我的。

  陈航:陆总已经饿到不能够下楼了吗?

  陆翌然咬牙,这一个也应该派出去出个苦差,让他认识认识社会的险恶,生活的艰难。

  吴文杰:啊,安总真体贴啊。顺便,陆总在安总的卧室?

  陆翌然嘴角翘了起来:不错,吴文杰这个月双倍工资。

  周钊仔仔细细看了看吴文杰和陆翌然的对话,也咂摸出了什么来,只连忙顺杆子跟上:安总竟然让陆总进了卧室了?是不是安总昨天晚上经历了那种事情,心情十分害怕恐慌复杂,这个时候,陆总犹如天神一般地出现在了安家,天雷勾地火,然后安总就顺势和陆总滚到了床上,自然而然的有了点什么?

  周钊:恭喜陆总了。

  周钊看着自己发的消息,十分满意地勾起了嘴角,语的艺术啊。这一回,陆翌然应该满意了吧?是不是能够给他多一点钱,让他去折腾了?

  周钊正想着,手机响了一声。

  周钊满怀期待地看了过去。

  陆翌然已将周钊移除了群聊天。

  周钊满脑门黑人问号,干嘛把他踢了,他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吗?

  周钊正疑惑着,就看见陈航给他截了一张图发了过来。

  正是他刚刚被踢出来的群的聊天记录。

  陆翌然:以为我像他那样,只用下半身思考问题吗?

  陆翌然:那种事情,得要情到深处,顺其自然发生的好吗?

  陆翌然:不过,虽然我们并没有到那一步,却也将关系确定了下来,从今以后,她就是我女朋友了。

  周钊看完了截图,满脸麻木地给陈航发了一个省略号过去。

  周钊:……

  周钊:他攻击我,说我只用下半身思考问题?

  周钊:我才没有好不好?我每次和别人发生关系,也是情到深处顺其自然的发生好吗?

  周钊:而且我觉得,如果真的确认了关系了,而且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发生点什么才不对劲好吗?都是成年人了,玩什么清纯啊?

  周钊:我觉得他踢我,是因为被我戳中了心思。他心里肯定也还是想的,但是人家不愿意哼!他这是不满足!

  很快,陈航又发过来了一张截图,截图还是他们那个群,只是,截图上,陈航将周钊刚刚发的那些话,给截图到了群里。

  周钊只觉得头皮发麻:!!

  周钊:陈小航,你是不是想要害死我啊啊啊?

  周钊:你完蛋了。

  周钊:你说,如果我现在去陆爷家门口跪着,他会原谅我吗?

  陈航:大概率不会,他只会踹你一脚,然后说,你挡到他的路了,让你滚。

  周钊:……有画面感了,我谢谢你啊。

  陈航:而且,陆爷现在不在家,在安总那里。

  周钊看见陈航发来的消息,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对了,他倒是差点忘了,还有安澜。

  陆爷对安澜的态度本就不一般,加上现在陆爷和安澜如果真的在一起的话,那陆爷对安澜还不得听计从?

  如果他去找安澜求情的话,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

  周钊说做就做,只连忙给安澜发了条消息:安总,救我狗命啊!我刚刚一不小心得罪了陆爷,我觉得陆爷要暗杀我了,求安总替我在陆爷面前说两句话,求个情吧。安总的再生之恩,我定会报答的。

  周钊:安总说的话,陆总一定会听的。求求了……

  安澜看到周钊发来的消息,就忍不住轻声笑了一声,这个周钊,倒是挺有趣的。

  安澜朝着主卧看了一眼,周钊得罪了陆翌然,是因为什么?

  安澜眼珠子转了转,终究还是进了主卧,刚走进去,就看见陆翌然一脸仇大苦深的模样盯着自己的手机,眉间褶子能夹死蚊子。

  似乎听见安澜的脚步声,陆翌然才飞快地暗灭了手机屏幕,这才抬起了头来。

  .

  -->>

  陆翌然正要说话,安澜的手机就又响了一声,安澜拿起来看了一眼,还是周钊:安总安总,怎么样了?陆爷要把我派到非洲去了,爆哭。

  安澜看着周钊发过来的跪地大哭的表情,又忍不住笑了一声。

  陆翌然眯起眼来:“你在看什么这么高兴?”

  安澜坐了过去,将手机递给了陆翌然:“是周钊,周钊怎么开罪你了?”

  陆翌然看了眼上面的内容,冷哼了一声:“他倒是会钻空子,都找到你这里来了。”

  “所以,他做了什么说了什么,竟然得罪了陆爷?”

  陆翌然垂下眼哼笑了一声:“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你确定你想要知道?”

  “嗯?”

  陆翌然抿着唇:“他嘲笑我,都已经进了你的卧室了,竟然没有和你有进一步的接触。”

  安澜眨了眨眼:“进一步的接触?”

  先前他们都已经躺在床上,都已经亲成那样了,还不算是进一步?

  陆翌然掀了掀眼皮子看了安澜一眼:“是啊,进一步。”

  “……”

  安澜瞪了陆翌然一眼:“那你还是把他派到非洲去吧。”

  陆翌然叹了口气:“是啊,唉,他戳我痛处。明明先前,如果不是安小九回来了,我们可能都已经关系更近一层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