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第三百五十七章 热搜爆炸

小说: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安澜陆翌然 更新时间:2021-09-16 18:49: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八点一到,安澜立马刷新了一遍,就看见她想要的话题已经空降热门话题第三四位。

  #安氏集团项目或出现安全事故#,#实名举报安氏集团杀人#……

  安澜微微勾了勾嘴角,点了进去,是一个视频。

  视频中,蒋奶奶坐在摄像头前,手中举着自己的证件,声音微微颤抖着:“各位网友,你们好,我是苏云镇的蒋志兰,我的儿子叫刘光耀,之前在安氏集团在苏云镇的温泉山庄项目工地上上班。”

  “之前我儿子就跟我说,那个温泉项目存在偷工减料的情况,可是没想到,他们连工人的防护措施也偷工减料。”

  “2021年4月3日,我儿子以及他的二十多名工友在悬崖边给温泉山庄的天然无边温泉池安装玻璃的时候,悬崖边的防护栏倒塌,当时在作业的所有工人,全部跌落悬崖,一人重伤,其他全部当场死亡。”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安氏集团的人就知道这件事情关系重大,害怕到时候曝光出来,被上面追究,会影响安氏集团,所以他们采用了强硬手段,让我们家属接受他们的抚恤金,还让我们签订保密协议,不让我们透露,我不愿意……”

  安澜看着视频里面蒋奶奶用哽咽颤抖的声音将事情完完整整的描述了一遍,脸色也逐渐凝重了起来。

  蒋奶奶采用了实名举报的形式来做了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她一定要想方设法地将它闹大,一定要事成。

  不然蒋奶奶……

  蒋奶奶将事情原原本本地描述了一遍,才又接着道:“我早已经做好被他们打死的准备了,好在我总算逃了出来,还获救了。”

  “所以我觉得,我必须要将这件事情给说出来,我不为钱,只想要为我的儿子讨回一个公道。为那一场事故中死去的人,讨回公道。”

  “到现在为止,也还有很多遇难者的家属还被安氏集团请来的人看管在苏云镇,不允许他们离开苏云镇半步。”

  “我也很担心他们,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

  安澜看完了视频,点开了评论,在水军和媒体的引导下,下面已经有了不少的评论,大部分都是难以置信的,也有一些圈了一些官方账号过来询问,更有一些媒体当即表示,会立马派遣人去苏云镇查探真相。

  安澜深吸了一口气,很好,这件事情吸引到的关注已经超过她的预期,而且会很快蔓延开,她就是要杀叶景阳一个措手不及。

  安澜退到了主页,在看热搜排行榜,安氏集团这件事情已经火速的上升到了第一名,后面跟了一个火红的爆字。

  安澜正要退出微博,目光却一下子瞥到了旁边紧跟在安氏集团那件事情之后的一个热搜。

  盛弈寒隐婚生子?

  安澜一下子被这个热搜吸引去了目光,只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里一下子有了一些不好的猜想。

  盛弈寒,隐婚生子?

  安澜点了进去,就看见了话题里面的热门微博,热门微博第一条,就是微博新闻的总结。

  微博新闻:今日,有网友拍摄到盛弈寒在鹰背山露营度假,据网友透露,和盛弈寒同去的,还有一个女子和两个孩子,四人行为举止十分亲密,更重要的是,两个孩子容貌与盛弈寒极为相似,疑似盛弈寒隐婚生子?

  安澜将那新闻快速扫过,脸色冷了下来,只抿着唇点开了下面的照片。

  如她所料的,刚才盛弈寒和他们说话的时候,被偷拍了。

  照片中,她是背对着镜头的,看不清楚脸,可是小九和盛弈寒的脸,却是十分的清晰,盛弈寒戴了口罩,只露出眉眼,小九却是整张脸都露出来的,乍然一看,倒是的确有几分相像。

  安澜手指微微颤了颤,没有心情看下面的评论,只径直切出去联系了微博官方人员:要花多少钱,才能够将盛弈寒隐婚生子那条微博给压下去?

  安澜:未经他人允许,公布别人的照片,而且对方还是未成年人,应该是违法行为吧?

  那边没有任何回音,安澜咬了咬唇,正准备联系律师,却就听见有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安总,安总在吗?出事了?”

  安澜转过头,天已经逐渐黑了下来,安澜借着帐篷和桌子上的灯光看了过去,才看见来人正是现在在热搜上挂着的盛弈寒,和他的经纪人。

  安小九已经跑了过来:“盛叔叔,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啊?”

  盛弈寒深吸了一口气:“实在是抱歉,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这山顶有人认出了我来,刚刚我们站在这里说话的时候,被人偷拍了。而且那人将偷拍的照片放到了网上。”

  安小九眨了眨眼,有些茫然:“偷拍了?将偷拍的照片放在了网上?”

  “这没什么吧?盛叔叔你本来就是明星呀,被偷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还是说?拍到了我们?是拍到了妈咪吗?”

  盛弈寒摇了摇头,眉头紧蹙着:“是拍到了小九你。”

  “而且拍到了你的正脸。”

  .

  -->>

  盛弈寒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定定地落在了安小九的脸上,似乎在看着什么,半晌,盛弈寒才道:“网上都在说,小九你和我长得很像,特别是眉眼,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怀疑你和轻语是我的孩子,说我隐婚生子。”

  安小九听盛弈寒这么一说,险些被口水给呛着,咳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只瞪大了眼:“怀疑我和姐姐是你的孩子?怀疑你隐婚生子?”

  安小九小小声地自自语着:“我靠,这届网友也太厉害了吧?洞察力这么强的吗?”

  安澜将安小九的喃喃自语听得清清楚楚,只抬起手来拍了拍安小九的脑袋,强自稳定下来心神:“那现在要怎么办?你们那边有办法吗?”

  “他们既然拍到了小九清晰的正面照片,这应该算是侵犯了小九的肖像权吧?而且小九是未成年人,我可以提起起诉的吧?我可以发律师函让他们删帖的吧?”

  李奎连忙道:“删帖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

  “我看了下,那微博已经发出去两三个小时了,而且很多新闻媒体都转载了,恐怕也有不少人截图了,光是删帖,恐怕没什么用。”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