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第三百八十一章 鉴定结果

小说: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安澜陆翌然 更新时间:2021-09-16 18:49: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安澜左思右想想不明白的事情,索性直接放到了一旁。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如常,叶景阳被拘留,警署那边还在调查,调取证据。

  陆翌然拿着之前叶景阳给他收购了大量安氏集团股份的证据,在周一就直接召开了安氏集团的董事会,宣布入主安氏集团,以后安氏集团的事情都由他直接决策。

  安氏集团的股东虽然震惊,可是因为叶景阳惹出来的那桩事情实在是太大,势必会影响到安氏集团,安氏集团恐怕会经历比较长时间的动荡期。甚至如果弄不好的话,还有可能直接一蹶不振,安氏集团这个公司,从此不复存在。

  大家对于目前的情况都心知肚明,也知道,这个时候,陆翌然控制住安氏集团,其实是最好的局面。

  陆翌然的身后有陆氏集团在,如果陆氏集团肯扶持住安氏集团,那么安氏集团即便是损失惨重,可是苟延残喘下去,也还是不难的。

  而且,等着事情过去之后,安氏集团重组,也还是有可能重振往日雄风的。

  正因为安氏集团的人也个个都是人精,所以陆翌然入主安氏集团的事情,十分顺利,几乎没有激起任何波澜,就直接过渡了过去。

  几日后,安澜送去做的亲缘鉴定的结果,也都先后出来了。

  可是八份标本,不同的鉴定机构,结果却都是一样的。

  盛弈寒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安澜拿到结果的时候,将八份结果挨个看了个遍,眉头忍不住地皱了起来。

  “怎么会不是呢?”安澜不解:“明明一切都对得上,我最近甚至专门打探过关于盛雪敏那位养子的事情,收养的时间那些都对得上的。”

  “而且盛弈寒小时候的照片,和子清小时候的照片一模一样。”

  安澜为了盛弈寒的事情,还专程找机会回了安家,去将温子清小时候的照片拿了两张出来,一一比对过了。

  是真的一模一样,虽然瘦了些黑了些,可是五官那些却是绝对骗不了人的。

  她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想着到时候直接去找盛弈寒说明白了,可是鉴定结果却突然告诉她,不是。

  小九坐在安澜身侧:“可能真的是我们弄错了吧?”

  小九神情忐忑,他知道,他妈咪,还有外婆,还有曾外祖父,为了找他那位舅舅,费了多少功夫。

  但是其实刚刚看到鉴定结果的那一瞬间,他是松了口气的。

  虽然他觉得这样有点不太好,但是他是真的不希望盛弈寒是他舅舅。

  盛弈寒心机深沉,而且太过功利,他一点也不喜欢。

  他虽然没有见过他舅舅,可是他心里总觉得,他妈咪这么好,他外婆那么好,他和姐姐也很好,他舅舅肯定不是一个坏人。

  安澜摩挲着那几张检测结果,没有说话。

  正在想事情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小九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连忙道:“妈咪,是吴叔叔。”

  小九松了口气:“吴叔叔找妈咪你肯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妈咪你快接电话啊。”

  安澜抿了抿唇,接起了电话:“喂,吴特助。”

  电话那边响起的,却并不是吴文杰的声音。

  “是我。”

  对方虽然只说了两个字,可是安澜对这个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几乎是立刻的,安澜就知道了,是陆翌然。

  安澜咬了咬唇,声音一点一点的冷了下来:“你找我做什么?”

  陆翌然似乎并没有被她冰冷的声音给吓着,只径直道:“你在找你弟弟温子清是吗?”

  “你怎么知道?”安澜皱了皱眉,脑中中软闪过一个不太好的想法:“是你做了手脚?”

  “你就这么想我的?”

  安澜听陆翌然低沉沉的声音,只抿了抿唇,她只是下意识地那么一问,毕竟之前陆翌然骗了她,且不止一次。

  可是她问完之后,就已经后悔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觉得,陆翌然应该不会这么做。

  安澜以为陆翌然会生气,却没想到陆翌然的声音丝毫没有任何波动,只又低声道:“我这里有温子清的消息。”

  安澜脸色一点点变了:“真的?”

  “嗯,骗你做什么?”

  安澜深吸了一口气:“子清在哪儿?”

  陆翌然垂下眼:“你来陆家,我告诉你。”

  安澜几乎是立马,想也不想的就撂了电话。

  “妈咪?”小九立马凑了上去:“不是吴叔叔吗?是陆叔叔?”

  小九的眼中闪烁着好奇,刚刚她妈咪接到电话之后,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妈咪虽然和陆翌然置气,但是一般不会殃及旁人,之前妈咪也和吴文杰打过电话,态度都挺正常的。

  能够让妈咪脸色大变的,只有那么一个人了。

  小九轻咳了一声:“陆叔叔说什么啊?是欺负妈咪了吗?”

  安澜深吸了一口气,只

  .

  -->>

  摇了摇头:“不是,就是你吴叔叔,他约我谈点事情,我先出去一趟。”

  “好吧。”小九看着安澜匆匆上了楼,微微撇了撇嘴:“还骗我?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

  小九眼珠子转了转,在心里悄悄打着主意。

  妈咪不想让他知道,但是他还有窃听器之类的啊……

  安澜很快赶到了陆家,霍管家已经等着了:“安小姐来了?陆爷刚刚吩咐了我们,给安小姐准备了安小姐喜欢喝的果茶,还做了一些蛋糕茶点。”

  安澜抿了抿唇:“陆翌然呢?”

  “陆爷马上就下来了,刚刚周医生过来了,按着他做了治疗。陆爷的治疗,就是用各种仪器,什么针啊,什么电流啊的,对他的腿又是扎又是电的,每次做完,陆爷都要出一身汗。他正在沐浴,应该很快就能下来了。”

  安澜皱了皱眉,坐在沙发上不动了。

  等了大概十分钟左右,陆翌然才姗姗来迟。

  安澜目光落在陆翌然脸上,骤然发现,陆翌然的脸色,好像有些苍白?

  安澜目光一顿,又装作漫不经心地挪开了眼:“你说,你知道子清在哪儿?”

  “嗯。”陆翌然点了点头,推过来一份东西。

  安澜目光落在上面的鉴定机构上,半天没动,这资料的模样,她太熟悉了,刚刚她在家里还看过另一份。

  亲子鉴定?

  陆翌然这是做什么?

  他是又去做了一份亲子鉴定?和谁的?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