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明天上午,明天上午八点是吧?我会准时来的。”

  李婉柔很快挂断了电话,安澜又点了下一段录音。

  这还是一个电话录音。

  这一次的电话,似乎是对方先打过来的。

  安澜听见李婉柔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喂,你现在给我打电话做什么?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李婉柔一下子就拔高了声音:“什么?你说什么?”

  “谁被抓了?”

  “你说陆怀明?”

  李婉柔似乎微微顿了顿,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一样。

  “陆怀明被抓了?”

  “是你没睡醒还是我没有睡醒?你知不知道,陆怀明是什么人?”

  “他可是陆家人。”

  对面又说了什么,李婉柔只咬着牙道:“你发过来。”

  李婉柔似乎看了会儿什么,才深吸了一口气:“确定消息来源是真的?”

  “你有没有这家媒体的联系方式,我想要和他们联系联系,看看他们有没有拍到我。”

  “如果拍到了我,无论花多少钱,都得要将照片给买下来。”

  安澜微微眯了眯眼,李婉柔,在跟谁打电话?

  难不成,她也买通了私家侦探?

  “盛雪敏他们呢?我当时走的时候,盛雪敏还有那两个小贱蹄子都还在呢。”

  李婉柔顿了顿,似乎得到了那边的回复,忍不住哈哈笑出了声来:“你说什么?你说她们都被抓了?”

  “笑死我了,她们先前不是还那么嚣张的吗?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要嚣张到什么时候?”

  “你再帮我问一问,他们有没有拍到那几个小贱人的照片,如果拍到了的话,我一起买下来,特别是盛雪敏的,一定要买下来,到时候我好拿到她面前去,让她好好看一看,她被抓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模样。”

  安澜皱了皱眉,李婉柔这语气以及说出来的话,又不太像是再跟私家侦探说话的语气。

  李婉柔已经挂断了电话。

  没过多一会儿,李婉柔再次打了个电话出去,这一次,打的是律师的电话。

  “喂,王律师啊,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今天晚上陆怀明被抓的新闻你应该已经看到了吧?我知道王律师你在行业有不少的人脉,可不可以麻烦王律托人帮我问一问,陆怀明究竟是为什么被抓的?”

  “他这次被抓,对他有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电话那边的律师不知道说了什么,李婉柔不停嗯嗯啊啊的应着。

  过了会儿,才又接着问着:“王律师的意思是,这一次,应该是陆怀明和什么人有了纷争矛盾,对方这样做,是为了借着这个机会,来敲打敲打,警告警告他的对吧?”

  “现在警方那边,应该没有收到针对他的其他指控吧?”

  “好,那就好,如果没有收到针对他的其他指控,他大概什么时候能够出来呢?”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王律师。”

  这个电话挂断之后,安澜看了眼声音波动,发现后面还有个很小的有波动的地方,安澜皱了皱眉,将进度拉到那里。

  就听见李婉柔像是自自语地道:“陆怀明是陆家人,这么多年了,陆怀明也一直没有出过什么事,这一次,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而且,陆氏集团现在一切正常,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是陆家出了什么事,也至少比温明宇好多了。”

  过了几十秒,李婉柔才又温柔了声音:“孩子啊,你们争点气啊。妈妈早早的替你们找到了最稳妥的靠山,只要你们能够好好的在妈妈肚子里扎根,健健康康顺顺利利地长大,到时候你们生下来之后,就能够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啊。”

  “就等明天了。”

  再之后,李婉柔便再没有说过话。

  安澜抬起手来看了眼时间,已经临近九点。

  安澜就切换到了聊天窗口,找到了周钊:周医生,很抱歉打扰你了,我想要问一问,今天李婉柔去医院做检查了吗?结果如何呢?

  周钊倒是很快回复了过来:安总稍等,我现在没有在医院,我叫人问问。

  安澜:好,麻烦了。

  安澜正在等结果,陆翌然就上了车。

  安澜有些诧异地转过头看向了陆翌然,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先前专门为了不和陆翌然坐一辆车,所以顶替了皮耶罗的位置,上了刘伯他们的车?

  陆翌然怎么……还是跟上来了呢?

  陆翌然似乎知道安澜的想法,只勾了勾嘴角:“今天早上,陆怀明请的律师又去了警局那边,要求保释陆怀明。”

  “但是,我让他们随意找了个借口,拒绝了。”

  安澜:“……”

  就这么三两句话的事情,应该用不着专门跑到车上来跟她说吧?

  只在车旁随便跟她提一句也就好了啊。

  安澜转过头看了一眼车外,车外已经没有了人,小九他们都已经上了车,司机也已经启动了车。

  安澜皱了皱眉:“刘伯他们呢?”

  “刘伯他们去前面坐了。”

  陆翌然满脸皆是无辜:“不是我安排的,只是你早早的来了这辆车上,他们就直接去了后面。”

  陆翌然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也还挺知情识趣的。”

  “而且,澜澜你自己跑到这辆车上来坐,难道是想要让我自己一个人坐车吗?”

  “这一路过去,还得要好几个小时呢。虽然我这次也是想要去那边看看那边的情况,视察视察,但是我本来是不用走这边来绕一圈的啊。”

  “我走这边来绕这么一圈,都是为了澜澜你。”

  “结果最后,你却将我一个人丢在车里,让我孤零零的坐车,澜澜你忍心吗?”

  安澜瞠目结舌,她不过是觉得和陆翌然坐一起实在是有点尴尬,怎么就变成她的错了?

  而且,陆翌然难道自己不觉得,用他那磁性且带着几分清冷的声音说这样的话,实在是有点违和吗?

  安澜抬起手来按了按额角:“没有,都是你自己的车,你爱坐哪儿就坐哪儿吧。”

  安澜一说完,陆翌然就笑了:“我就知道,澜澜你果然不忍心。”

  嗯?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