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第五百七十九章 我不知道

小说: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安澜陆翌然 更新时间:2021-12-01 05:15: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安澜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也不能够用一看就是陆氏集团的吧?”

  “陆氏集团的律师团名气实在是太大了。

  ”安澜垂下眼:“如果让陆氏集团的律师过去,温明宇肯定会产生怀疑,因为我在和温明宇谈的时候,用了一些话术。

  ”

  “我说我会偷偷摸摸偷看你最近在做的项目,买的股票,然后瞧瞧透露给他什么的。

  ”

  “这种比较私密的事情,是不能够让你知道的。

  ”

  安澜眨了眨眼:“你手里有没有那样的律师,比较可信的,但是又不在陆氏集团律师团的名单里面的,可以借用来假装我的私人律师的。

  ”

  陆翌然轻笑了一声:“安总要求还真高。

  ”

  “那是自然。

  ”

  陆翌然想了想:“有,我到时候将联系方式推给你。

  ”

  陆翌然轻笑了一声:“是我高中的一个朋友,后来大学出了国去念了法律系,之前一直在国外,在国外名声比较响亮。

  ”

  “但是今年年初他回国了,成立了一个律师事务所,你直接联系他就可以。

  ”

  安澜听陆翌然这么说,忍不住笑了起来:“你高中还有朋友呢。

  ”

  “当然了。

  ”陆翌然听出了安澜话中的揶揄,却也不恼:“吴文杰、周钊、陈航,他们都是我初中高中的朋友。

  ”

  “啊……”安澜歪了歪脑袋:“那大学呢?”

  陆翌然手指微微顿了顿,笑了笑:“大学啊,大学我没上。

  我出事的时候,刚好是我高三暑假。

  ”

  “啊……”安澜算了算时间,沉默了。

  陆翌然见安澜沉闷的模样,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不过放心好了,虽然我大学没有上,但是后来我一直在自学,只是差一张学历而已。

  ”

  “安总对自己未来另一半的学历有硬性要求吗?”

  “如果有的话,我再去考一考?”

  安澜翻了个白眼:“没有没有,我只对我未来另一半的长相和财力有要求。

  ”

  陆翌然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那看来,安总对我十分偏爱啊,在这两方向,应该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吧?”

  “不要脸。

  ”安澜翻了个白眼。

  陆翌然介绍过来的律师叫解承,他倒也如同陆翌然说的那样,十分专业,不过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和温明宇那边,将合同按照安澜的意思彻底敲定了下来。

  温明宇那边没有任何意见,两人便又找了个时间将合同给签了。

  合同签订之后,安澜就将两千万打到了温明宇公司的账户上。

  温明宇那边专程打来了电话确认了收款,还给安澜出具了收款合同以及股份转让协议。

  安澜用这两千万,拿到了温明宇旗下科技公司百分之三十三的股份。

  安澜将收据和股份转让书拿到手,摩挲着那两样东西,眼中忍不住地删过了一抹厉色。

  鱼饵已经放好,她还得要再放一些诱饵,然后就等着鱼儿上钩了。

  一切布置妥当,安澜便也开始不慌不忙。

  周六下午,陆翌然那边来了电话,挂断电话,陆翌然就转过头看向了安澜:“亲缘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

  安澜听陆翌然这么一说,心头猛地跳了一跳,沉默了一会儿,才笑了笑问着:“什么结果啊?你这么紧张的样子。

  ”

  陆翌然抬眸看了安澜一眼,没有说话。

  陆翌然越是沉默,安澜心里越是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脸上的笑容也一点一点暗淡了下来。

  “是我之前预想的,最不好的那种结果吗?”

  陆翌然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是。

  ”

  陆翌然说着,打开了手机,点开了周钊给他发来的亲缘鉴定结果书:“从亲缘鉴定的结果来看,我和安子清,的确是亲兄弟。

  ”

  安澜结果手机,将那结果书放大了来看了好一会儿。

  也跟着沉默了。

  “周钊那边害怕结果不够准确,还专门重新复核了一遍。

  ”

  “结果还是一样。

  ”

  陆翌然说完,便伸手握住了安澜的手,脸上难得一见的出现了一抹惊慌和不确定:“你之前答应过我的,不管结果是什么样子,你都不会因为这个结果,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安澜低低应了一声。

  没有说话。

  心里却在想着,这叫什么事啊。

  安子清是她的弟弟,同时,也是陆翌然的弟弟。

  安澜闭了闭眼,咬了咬唇:“你之前说,你父母虽然是商业联姻,两人没什么感情,关系也比较淡漠,可是你父亲的人品,还是值得相信的?”

  “嗯。

  ”陆翌然应着,可是眼中却也忍不住地出现了一抹迷茫之色。

  两人一起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安澜才开了口:“从我这里得到的消息来看,我妈妈,应该是被李婉柔和温明宇,以及陆怀明一起给算计了。

  ”

  “她当时……”安澜深吸了一口气,胸中似乎有不知名的情绪在翻涌着:“她应该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哪怕是在事情发生之后,温明宇他们也没有向她透露过什么。

  ”

  “所以她一直以为子清是温明宇的孩子,后来将子清给生了下来。

  ”

  “我妈妈完全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你父亲呢?”

  陆翌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

  陆翌然稍稍坐直了身子,抬起头来看向安澜:“我也是知道今天才知道这件事情,没有人向我透露过这件事情。

  ”

  陆翌然声音中染上了几分急切:“你放心,我会查的,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

  安澜点了点头,朝着陆翌然笑了笑,回握住了陆翌然的手:“不着急,我们一起,好好将这件事情查清楚。

  ”

  安澜眯起眼来:“陆怀明肯定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陆怀明不一定会说,或者说,陆怀明不一定会说真话。

  ”

  看到了这个亲缘鉴定结果,很多事情犹如拨云见日一样明白了起来。

  “怪不得,陆怀明会想方设法地将安子清从温明宇那里骗过去。

  ”

  “应该也是做了亲子鉴定之后,知道了子清的身份。

  ”

  “怪不得他会将子清藏起来这么多年……”

  安澜深吸了一口气:“他藏起来安子清,十有八九,是想要利用安子清,来对付你。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