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第五百八十章 还债

小说: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安澜陆翌然 更新时间:2021-12-02 05:2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安澜眼睛越来越冷:“他故意闹出了那个妖蛾子,让所有人都知道,子清和陆家没什么关系,让大家放松警惕。

  ”

  “然后将子清送出国藏起来。

  ”

  “他肯定是想要在你出事之后,将安子清推出来,以你亲弟弟的身份,直接接管陆氏集团。

  子清什么都不懂,他就可以躲在安子清的后面,坐收渔翁之利。

  ”

  陆翌然握着轮椅的手微微紧了紧,他想起了更多东西。

  “我爸妈的死,以及我出事,十有八九,也和陆怀明脱不了干系。

  ”

  陆翌然眼中逐渐浮现起一抹血红:“当年,如果我爸妈和我都死了,陆怀明正好可以顺势将安子清给推出来。

  ”

  “可是他没有想到,我没有死,还竟然在那种情况下活了下来,甚至,还接管了陆氏集团。

  ”

  “所以,陆怀明没有找到机会。

  ”

  “他原本是还想要等的,却没有想到你突然杀出来,发现了安子清。

  ”

  安澜听陆翌然这么说,只微微张了张嘴,飞快地蹲下she

  子来,两手扶住了陆翌然的轮椅扶手:“别着急,现在事情还没有完全弄清楚,我们先不要自乱阵脚。

  ”

  安澜看着陆翌然的状态,隐隐约约有些像是要发病的模样,只皱了皱眉,心里微微有些疼。

  这是她之前从未有过的感受。

  她不是没有见过陆翌然发病。

  可是之前陆翌然发病的时候,她心里只有慌乱,只有恐惧,没有其他。

  这一次,她却感觉到了心疼。

  安澜咬了咬唇,陆家实在是太有钱了,也太多人了。

  所以这些人,都在为了争夺陆家的财富,想方设法,用尽手段。

  各种下作手段,应有尽有。

  如果陆怀明处心积虑想尽办法的制造出子清来,单单只是为了将子清作为争夺陆家的财富的话。

  那么,这件事情中,不仅仅她、子清、她妈妈是受害人,陆翌然也是。

  陆翌然什么都不知道,而这一切的目的,却是为了对付他。

  陆怀明,是想要让他死啊。

  而且,兴许也正是因为陆怀明觉得自己手里握着了这样的筹码,所以才会那样肆无忌惮。

  他爸妈,兴许也是因此而没有了的。

  而现在,陆翌然不仅仅要担心,陆怀明会想方设法地要他性命,还要担心,她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离开他。

  安澜见陆翌然的眼睛越来越红,也再也顾不得其他,只飞快地坐到了陆翌然腿上,抱住了陆翌然。

  “别多想,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

  别着急,我们一起,将这件事情查清楚,将那真正的幕后之人抓出来,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

  陆翌然浑身都在颤抖着,额上青筋暴起,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安澜想起之前周钊他们都曾经说过,她是陆翌然的药。

  之前陆翌然发病的时候,可以通过和她的亲密接触来缓解陆翌然的症状。

  吴文杰和周钊还提起过,想要治陆翌然,还可以,和他……发生关系。

  安澜看着陆翌然痛不欲生的模样,只轻轻咬了咬唇,凑上前,在陆翌然嘴角轻轻吻了吻:“等一下,我给霍管家打个电话,让他不用给我们留晚饭。

  ”

  安澜也并未从陆翌然身上起来,只越过陆翌然的身子,拿起一旁的座机,按下了内线。

  霍管家很快接起了电话:“喂。

  ”

  “喂,霍管家。

  ”安澜一边留意着陆翌然的状态,一边飞快地道:“陆翌然发病了。

  ”

  霍管家一愣,却也很快反应过来:“怎么会突然发病?我现在联系周医生?”

  “不用。

  ”安澜连忙道:“我在这里就行了,麻烦你不要让人上来打扰。

  ”

  陆翌然的呼吸愈发急促,眼睛也越来越红,安澜声音更快了一些:“一切等我消息,晚上不用给我们准备饭菜了。

  ”

  “是。

  ”

  安澜挂断了电话,才又抱住了陆翌然,只将手深入了陆翌然衬衫之下,手指一点一点的在他的身上描摹着。

  “今天是周末啊。

  ”

  安澜声音中带着笑,神情一派轻松的模样:“今天是周末,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你不是说,周末会让我还债的吗?”

  “唔,从现在,到周一,还有四十多个小时,你行不行啊?要不要试一试?”

  陆翌然抬起头来,额上青筋越发明显,眼中却似乎带着克制。

  安澜笑容娇媚,只又在陆翌然的

  .

  -->>

  嘴角轻轻亲了亲:“要不要啊?”

  陆翌然即便是神志清醒的时候,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更何况,他现在神志还并不那么清醒。

  安澜很快就感觉到了陆翌然的变化。

  安澜倒是一点也不惧怕,笑容愈发灿烂了几分:“小陆翌然,等不及了呢。

  ”

  “要不要我帮忙?”

  安澜凑到陆翌然耳边,压低了声音:“陆总现在,是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啊?那我现在要是,硬要了你的话,算不算强迫啊?”

  “陆总你清醒了过来,会不会去告我啊?”

  陆翌然闭了闭眼,只紧咬着牙,飞快地操控着轮椅,将安澜抱起,扔到了床榻上,而后双手撑着轮椅上了床,转身便覆在了安澜身上。

  ……

  安澜的确没有能够吃上晚饭,甚至也错过了霍管家专门为他们准备好的宵夜,以及第二天的早饭。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安澜才被饿醒。

  安澜转过头,就看见身旁陆翌然还在睡。

  大概是因为刚刚发泄了一场,终于卸了力,所以陆翌然睡得极沉。

  安澜咬了咬牙爬了起来,一爬起来,就又倒了下去。

  算了……

  安澜叹了口气,下次陆翌然发病的时候,她再也不要逞强了。

  她就应该让周钊过来,将陆翌然带走,关到小黑屋里面去的。

  安澜叹了口气,缓了好一会儿,才又起了床,又十分缓慢地下了楼。

  安澜一下楼,就看见楼下周钊吴文杰和霍管家都在。

  安澜脚步一顿,霍管家倒是率先反应了过来:“安小姐起来了,锅里饭菜都热着,安小姐饿了吧,我去给你端过来。

  ”

  周钊和吴文杰只定定地盯着安澜,似乎想要说什么……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