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第五百八十四章 把狗骗上来杀

小说: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安澜陆翌然 更新时间:2021-12-06 05:53: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安澜只转过头看了陆翌然一眼,微微撇了撇嘴:“什么叫我就算是去春游的?你看不起我是不是?”

  安澜抿了抿唇:“我还可以陪你做检查。

  ”

  陆翌然听安澜这么说,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只忍不住地笑了一声。

  一声之后,陆翌然似乎这笑容就遏制不住了,又接连笑了好一会儿。

  安澜被他笑得有些恼:“你笑什么?”

  安澜瞪着陆翌然,陆翌然轻咳了一声,才慢慢止住了笑:“你知不知道,我受伤的在哪儿?”

  安澜皱着眉头,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腿啊。

  ”

  陆翌然摇了摇头:“准确一点,是腰部以下的位置。

  ”

  “所以,我大部分时候,不管是检查还是治疗,都需要,唔,下半身光着的。

  ”

  “安总确定,要去陪我做检查?”

  “……”

  安澜瞪了陆翌然一眼,转过了头,脸微微有些发烫:“不陪你了,再见吧。

  ”

  陆翌然仍旧带着笑:“你陪着我倒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你也不是……”

  安澜听陆翌然这个开头,就知道陆翌然想要说什么了。

  他肯定是想要说,你也不是没有见过。

  安澜只飞快地冲到陆翌然面前,捂住了陆翌然的嘴巴:“闭嘴。

  ”

  陆翌然被捂住了嘴,只朝着安澜眨了眨眼,似乎默认两人已经达成了协议。

  安澜这才哼了一声,松开了捂住陆翌然嘴的手:“我在外面等你。

  ”

  陆翌然眉眼弯弯,只点了点头:“好的,你在外面等我吧。

  ”

  霍管家已经很快为陆翌然收拾好了东西,安澜跟着他们一起上了车。

  一上了车,周钊的手机就一直不停地响着。

  “检查的器械那些都已经准备好,消好毒了,医生也都已经到位了,过去就可以直接做检查。

  ”

  陆翌然应了一声,神情有些恹恹:“李华伟那边情况怎么样?”

  周钊才又应着:“李华伟他们还在路上,不过从他们行进的路线来看,仍旧是朝着李婉柔那边去的。

  ”

  周钊看了眼时间,在心里暗自计算着:“不出意外的话,李华伟应该还有十多分钟就能够到那边了。

  ”

  “好。

  ”

  安澜转过头看了陆翌然一眼,只主动伸手握住了陆翌然的手。

  陆翌然似乎有些意外,只笑眯眯地转过头看了安澜一眼。

  安澜抿了抿唇:“做检查是不是很痛啊?看你好像兴致不高的样子,你要是不想做的话,就别做了?”

  陆翌然笑了起来:“也不是痛,就是觉得有点麻烦。

  ”

  “不过没关系,我也想要看看,我家宝贝,是不是对我的腿有奇效。

  ”

  “之前我治疗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办法独立站起来,偶尔站起来,也还得要借助别的东西做支撑。

  ”

  “现在竟然能够自己站起来了。

  ”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发病的原因,当时没什么感觉和意识,还是做个检查看看,兴许是好事呢。

  ”

  安澜点了点头,她本来也是兴致勃勃的,也是心里很高兴的。

  可是一想起先前周钊跟她说的那些话,心里却又忍不住地有些迟疑和犹豫了。

  万一检查的结果不理想……

  陆翌然的腿已经这么多年,肯定也经受过无数次这样的结果打击。

  可是她不想让陆翌然再经历多一次。

  毕竟,就像之前周钊说的那样,陆翌然因为和她在一起了,所以才会迫切的想要自己的腿能够早些好起来,

  陆翌然低下头看了安澜一眼,将安澜揽入自己怀中,压低了声音问着:“担心我?”

  “害怕结果不尽如人意?害怕我接受不了?”

  陆翌然叹了口气:“我也是害怕结果不理想,所以其实有点不想做检查。

  ”

  安澜抬头:“没关系的呀。

  ”

  安澜歪了歪脑袋:“你现在不是已经在接受治疗了吗?而且比之前好很多了啊。

  ”

  “我已经见过最坏的你,你现在的每一点进步,对我来说都是惊喜了。

  ”

  陆翌然轻笑了一声,眉眼弯弯,眼中满是温柔:“那……”

  陆翌然勾了勾嘴角:“我给了你这么多惊喜,安总是不是应该,给我奖励啊?”

  安澜翻了个白眼,这人可真烦啊。

  不过看在陆翌然现在心情这么低落的份上:“给给给,烦死了。

  ”

  陆翌然笑了起来:“嗯,有了宝贝你的奖励,我也就有了动力。

  ”

  “我也就,什么都不害怕了。

  ”

  周钊和吴文杰坐在最后一排,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两人几乎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颤,又不约而同地拿出了手机。

  周钊:我靠,陆爷是想要肉麻死我吗?

  吴文杰:这说明陆爷有了进步啊,你说,陆爷以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吗?现在进步飞速,是好事啊。

  吴文杰:说不定很快,我们就会有名正顺的老板娘了。

  吴文杰:我倒是很希望,陆爷和安总能够尽快结婚。

  毕竟,陆爷和安总在一起的时候,还能勉勉强强的算个人吧。

  以前陆总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工作机器一样……

  周钊:也是,这样也挺好的。

  周钊:就是,他们可不可以稍微注意一下,避讳一下啊,毕竟我们还在车上啊。

  周钊:现在都流行,把狗骗上来杀吗?

  周钊打完,才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哦,对不起,这车上,好像只有你一个单身狗。

  周钊:至少,今天我在这里受到了刺激之后,等会儿我还能够去找个人来安慰安慰我。

  周钊:吴特助你就不一样了,能够安慰你的,只有冰冷的工作。

  周钊:吴特助你放心,待会儿我会给陆爷提一提意见,让他多给你分派一些工作,让你没有时间去想那些事情的。

  吴文杰额上青筋飞快地跳了跳,只深吸了一口气,近乎咬牙切齿地打字道:是吗?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啊?

  周钊:不客气。

  十多分钟后,周钊的电话准时响了起来,是个消息。

  周钊点开看了一眼,眯了眯眼开了口:“李华伟,他们已经到李婉柔那边了,两个人的位置已经重合。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