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澜说这句话的意思,是想要表达,李婉柔和温明宇本来就相互不信任,两人之间是有缝隙,有可乘之机的。

  可是没想到,陆翌然那边很快就回复了消息:我家宝贝说得很对。

  陆翌然:所以,我们不能够给别人可乘之机,不能够留缝隙给别人挑拨离间,宝贝你说对吗?

  陆翌然:只有一种办法,可以让我们紧密相连,不让别人有机会挑拨……

  安澜:滚!

  陆翌然:哈哈哈哈,这话不是宝贝你说的吗?我也只不过是附和了一句而已啊。

  陆翌然:东西我这边需要准备准备,大概需要三个小时左右才能送过去。

  陆翌然调戏完立马就转移话题,让安澜连发挥的机会都没有。

  安澜忍不住咬了咬牙,哼笑了一声,才又飞快地回复着:没关系,三个小时就三个小时吧,今天下班之前送过去都可以。

  陆翌然:嗯,下班之前肯定是能够送到的。

  陆翌然:不过,李婉柔毕竟是温明宇的妻子,温明宇真的会给李婉柔用吗?

  安澜看见陆翌然的话,嘴角忍不住地勾了勾,眼中似有光芒闪烁:自然会的。

  毕竟,她在温明宇的心上,种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这种子虽然现在看起来不起眼,可是肯定会在温明宇的心里生根发芽的。

  温明宇肯定会将那些东西给李婉柔的。

  不仅会给,甚至,温明宇会想方设法地,让李婉柔用起来。

  毕竟,对于温明宇那样的人来说,血脉还是很重要的。

  温明宇想要儿子是没错,可是他却绝不会给别人养儿子。

  安澜笑了笑,李婉柔和她玩心计,玩花招……

  她自己可有太多可以让人利用的把柄了。

  安澜将这件事情处理完了,才又给小九打了个电话。

  小九很快接了起来,现在正是中午时候,那边满是笑闹声。

  “在做什么啊?”

  小九嘿嘿笑了起来:“我们在用蜘蛛网捕捉蜻蜓呢。”

  “姐姐说没见过蜻蜓,她想要画一画蜻蜓,结果好几次,她看见蜻蜓了,走过去蜻蜓就跑了,她都来不及观察一下蜻蜓身上的一些细节,画出来只能画个大概。”

  “我想要给姐姐一个惊喜,所以我就找来了隔壁街上的小孩儿,一起来捕捉蜻蜓了。”

  安澜抬起手来按了按额角,小九将蜻蜓捉过去给轻语,这对轻语而,未必是个惊喜吧?

  她的这个宝贝儿哦。

  这脑回路,还真是无比清奇。

  “但是如果用蜘蛛网粘住的话,那蜻蜓不就不能飞了吗?”

  小九眨了眨眼:“好像也是啊……”

  “那我小心一点,我粘住它的脚好了。”

  “或者,我用竹篓扔过去盖住它。”

  安澜笑了起来,算了,由着他去吧。

  “妈咪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安澜笑了笑:“就是想要告诉你,你师父没事,我先前吃午饭的时候,还见到了他,他一切都好。”

  “我问了问,只是因为他之前和他爸爸吵了架,他爸爸将他关起来了。他刚刚才跑出来……之前手机那些都被没收了,所以没有办法联系到别人。”

  “啊……”小九眨了眨眼:“为什么要和爸爸吵架啊?他爸爸也太过分了吧?手机那些都要没收的吗?”

  安澜垂下眼:“可能是因为你师父做错事了吧?”

  安澜顿了顿,才又道:“你师父和他爸爸的事情,他们自己会解决的,你可千万不要插手啊。”

  小九连忙应了:“知道了妈咪。”

  “还有……”安澜顿了顿,脑中飞快地转动着:“你还记不记得,之前你师父给我介绍的那个黑客,给我们假资料假数据的事情?”

  “记得呀。”小九似乎跑得远了一些,周围安静了一些。

  “这件事情,应该是你师父做的。”

  小九那边安静了一瞬,才又问着:“为什么啊?师父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你师父好像因为一些事情,误会了你陆叔叔。”

  “他之前就知道你们是陆叔叔的孩子了,所以故意接近我们,想要利用我们去接近陆翌然。”

  “因此,他才故意给我们提供假数据什么的。”

  “也是因为你师父对你陆叔叔的恩怨是一起误会,所以,他爸爸将他关了起来,想要告诉他真相,但是你师父好像并不相信他爸爸,以及陆翌然。”

  安澜垂下眼:“我知道,之前你师父对我们很好,所以你师父和陆翌然之间的恩怨,我不想插手。”

  “但是,你和你姐姐,是陆翌然生物学上的亲生孩子,这是不能够改变的事情。”

  “我也不希望,你们被你师父利用去对付陆翌然。”

  小九有些诧异,声音里满是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啊?”

  安澜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想问,怎么会这样啊?”

  “我之前本来是不想将这件事情告诉你的,因为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和陆翌然是在强迫你,在陆翌然和你师父之间做选择。”

  安澜抿着唇摇了摇头:“我们并不需要你做选择,你可以和时淮关系好,因为时淮的确是对你很好,教会了你很多。”

  “但是,我也不希望你被利用。”

  安澜深吸了一口气:“你和轻语现在在清溪镇那边,是因为你们都有危险,在那边是为了不被别人发现。”

  “如果时淮联系了你,想要去找你们,或者想要知道你们的所在,我希望……”

  小九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沉默了一会儿才应着:“妈咪放心,我不会……我不会告诉他的。”

  安澜笑着点了点头:“嗯,那就好。”

  “到时候你们回到了榕城,我可以帮你联系他们,我们找个安全以及合适的地方,你们可以一起聊聊。”

  小九应了一声:“谢谢妈咪告诉我这些事情。”

  “傻子。”安澜轻笑了一声:“你是我的宝贝啊。”

  安澜挂断了和小九的电话,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小九的事情是她的一桩心事,这桩心事解决了,也就可以松口气了。

  只要小九不告诉时淮他们在哪儿,小九他们就是安全的。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