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陆翌然倒是果真没有来接她,只派了车和保镖来。

  安澜上了车,打开了手机,刷了会儿手机,从微博上看到了一条比较有趣的消息,安澜将手机往旁边侧了侧,想要给陆翌然分享,只是手机递过去,安澜才突然反应了过来。

  今天陆翌然没有来。

  安澜抿了抿唇,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有些低落了起来。

  陆翌然接送她也没有多长时间,不过几天而已。

  可是安澜却就竟然像是养成了习惯。

  安澜皱了皱眉,这样可不好。

  一点也不好。

  陆翌然本来就忙,本来也就没有义务去接送她的。

  可是心里虽然明白这个道理,心情却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些不好了起来。

  安澜回到家,却发现,陆翌然竟然还没有回来。

  霍管家倒是已经准备好了饭菜了,见安澜进来,只连忙道:“安小姐回来了?我叫人现在将饭菜端上来吧?”

  霍管家笑着,眉眼弯弯:“陆爷先前还专门打了电话回来,说安小姐想要吃蛋糕了,我让厨房做了,是安小姐你最喜欢的芒果味。”

  “安小姐是想要饭前吃还是饭后吃?”

  安澜顿了顿,才道:“先吃蛋糕吧,陆翌然还没有回来,我吃块小蛋糕,等会儿陆翌然回来了,再一起吃饭。”

  “好好好。”霍管家笑眯眯地应了下来,很快叫人将蛋糕送了上来。

  安澜看着霍管家的反应,心里暗自想着,陆翌然应该是快要回来了吧?

  毕竟,霍管家应该是知道他的行程的。

  她说要等陆翌然回来一起吃饭,霍管家并没有阻止和劝说,这说明,她不用等太久。

  安澜心情稍稍好了一瞬,可是却又飞快地低落了下去。

  连霍管家都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她却不知道。

  安澜冷哼了一声,心里暗自想着,等会儿吧,等陆翌然回来。

  安澜咬了咬牙,等陆翌然回来,她就可以借题发作,今天晚上让陆翌然自己睡客房去。

  安澜在心里暗自想着,哼了一声,不知道她等会儿借题发作的话,陆翌然是什么反应。

  这样想想,倒是开始有些期待了。

  霍管家很快将小蛋糕端了上来,陆家的厨师倒是很厉害,做出来的菜味道极好,造型也十分漂亮。

  安澜接过蛋糕,吃了一口,感觉自己瞬间就被治愈了。

  吃完一个小蛋糕,又过了大概二十来分钟的样子,门外就传来了车子的声音,有车行驶了过来,而且进了门。

  是陆翌然回来了。

  安澜抬了抬下巴,站起身来,准备开始战斗。

  果然,不一会儿,电梯下了楼,而后又上来了,电梯门打了开,陆翌然就操控着轮椅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翌然一见到安澜,上一秒还十分冷漠的脸一下子就扬起了一抹笑容来。

  安澜挑了挑眉,呵。

  陆翌然操控着轮椅走到安澜身侧,抬起手牵住了安澜的手:“怎么在这里站着?饿了没?饿了就吃饭吧?”

  霍管家眉眼弯弯:“安小姐刚刚吃了一块蛋糕,我本来说让安小姐先吃的,安小姐非要等着陆爷你回来。”

  陆翌然脸上笑意更浓了几分。

  安澜轻咳了一声,有霍管家在,暂时先放过他。

  毕竟,霍管家像是陆翌然的长辈一样,她当着霍管家的面发作,似乎有些不太好,平白连累霍管家担心。

  安澜瞥了陆翌然一眼:“陆爷上班辛苦了。”

  这么晚了才回来,还不跟她提前打招呼。

  “我当然应该要等着陆爷一起吃,好了,既然陆爷回来了,开饭吧。”

  霍管家应了一声,连忙叫人将饭菜端了上来。

  安澜表现得,似乎一切如常,可是陆翌然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只抬起手来拉了拉安澜的衣袖。

  安澜转过头看了陆翌然一眼:“做什么?”

  陆翌然轻笑了一声,眉眼带着温柔的笑意:“怎么了?生气了?”

  “嗯?”安澜瞥了陆翌然一眼:“我生气?我生什么气?还是说,是陆爷做了什么让我生气的事情?陆爷要和我说一说吗?”

  陆翌然听安澜的语气,心里的猜想更加确定了一些。

  “我怎么可能做什么让我家宝贝生气的事情呢?”

  “但是不管我家宝贝因为什么而生气,那都是我的错,我没有让我家宝贝感觉快乐和幸福。”

  “……”安澜一难尽地看了陆翌然一眼:“你好油。”

  霍管家带着佣人将饭菜送了上来,安澜也就不再理会陆翌然,只径直朝着餐桌走了过去:“好了,先吃饭吧。”

  “嗯。”陆翌然点了点头,又看了安澜一眼,才又道:“先吃饭吧,路上发生了一点事,回来晚了,我都好饿了。”

  话音一落,陆翌然就看见安澜飞快地回过了头来,目光定定地落在了他身上:“路上发生了一点事?什么事?”

  陆翌然在心里暗自笑了,他家宝贝的心思,也太好猜了。

  果然是因为这个吗?

  陆翌然只装作什么都没发现,低下头捋了捋衣袖,操控着轮椅到了洗手池旁边洗了手。

  “下午下班的时候,我幸好多了个心眼,上车之前,让保镖仔细检查了车况。”

  “这一检查,就发现,车子的刹车,被人动了手脚。”

  安澜脸色骤然变得难看了起来:“刹车被人动了手脚?”

  “是谁?”

  安澜深吸了一口气:“你没事吧?”

  “没事。”

  “发现的比较早,我当时还没有上车,所以没事。”

  “但是叫人调看停车场的监控,然后更换车子那些花了一点时间。”

  “我本来是想要告诉你的,但是那时候你应该在回家的路上了,我害怕你因为太过担心我,专门跑过去,所以就没有跟你说。”

  安澜皱起眉头,心里那点不满顿时烟消云散。

  “怎么会被人动了手脚呢?你的车应该在专用停车位的吧?”

  “最后找到动手脚的人了吗?”

  “什么时候做的?”

  陆翌然摇了摇头:“没有。”

  “没有找到人,应该不是在公司的停车场做的。”

  安澜拧起眉头:“不是在公司的停车场做的?什么意思?”

  “你今天还去了哪里?”

  安澜问完,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陆翌然今天,还去了……她中午见合作方那里。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