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小队的六人疯狂的在队伍频道里交流着。

  “大哥,你看他愿意分给我们一半材料和金币,那么多角马的材料和金币啊,我们是不是可以收手了?”

  “要不说你小子笨呢?你想想他为什么愿意分我们金币和材料,那肯定是他放完大招陷入虚弱状态了。”

  “是啊,角马爆出的金币和材料难道有他手上那把法杖值钱?”

  “一会刺客先去摸他一刀,省的他下线跑了。”

  队长一顿分析也撩拨了众人的心思,他们看向苏辰的目光也宛若看到了肥羊的恶狼。

  ……

  退让带来的往往就是得寸进尺。

  那六人小队的队长,贪婪地望着苏夜手中握着的巨大法杖。

  “行啊,我想想。你手上那把法杖也应该是刚刚杀角马爆出的来的吧?”

  “那这样,我们也不要你手里的金币或者材料了,你把这把法杖交给我们,如何?”

  看着眼前贪婪的众人,苏辰不怒反笑。

  “如果我不给,又怎么样呢?”

  六人小队的队长露出狰狞的笑容。

  “那我们就只能从你身上爆出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距离苏辰最近的刺客角色就毫无征兆的拿起手中的匕首刺向苏辰。

  “-35”

  一道伤害数字从苏辰的身上浮现。

  与此同时,被攻击的提示也浮现在了苏辰的眼前。

  你被玩家“纯良脆脆鲨”恶意攻击,反击不会增加杀戮值。

  在《神域》之中,被攻击方拥有着无限反击的权力。

  哪怕苏辰将那六人小队尽皆杀光,也不会为自己增加一点杀戮值。

  瞬间,那六人在苏夜眼中,尽皆笼罩着一层代表着敌对的红光。

  “有趣。”

  苏辰勾了勾嘴角,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队竟然真的敢对他出手。

  要知道游戏之中死亡一次的代价,可谓是相当巨大。

  在联邦被深渊入侵的现在,眼前的六人又与深渊的走狗何异呢?

  而那六人小队中的五人,看着已经被攻击到的苏辰,面露兴奋之色。

  在他们的眼中,苏辰已然成为了待宰的肥羊。

  受到攻击的他,已经丧失了下线逃跑的可能。

  要不把法杖交给他们,要不……

  “你真的想好了吗?现在把法杖交给我们,还来得及。”

  小队的队长舔了舔嘴唇,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攻击苏辰的那位刺客,此时已经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

  名为纯良脆脆鲨的玩家,已然发现他们想要打劫的玩家昵称正是刚刚才引发了三次全服公告的昨夜书。

  “呵呵。”

  苏辰笑了笑,虽然他有着sss级天赋的加持,生命值高于一般的玩家,但是他可没有站着挨打的习惯。

  他手持巨大的法杖,向着面前队伍的队长挥去。

  “别。”

  刺客玩家想说些什么,但是他甚至已经恐惧到了丧失了组织语的能力。

  队长则是不屑的笑了笑。

  在他看来,已经陷入虚弱状态的苏辰,无非是待宰的肥羊而已。

  “开玩笑呢?你能秒我,你能秒我,我当场扌……”

  “轰!”

  话音未落,一道巨大的火焰风暴又笼罩在了方圆百米的区域。

  也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苏辰的这次普通攻击,竟然又再次触发了烈焰风暴的被动效果。

  瞬间,苏辰眼前的六人小队就被烈焰吞噬殆尽。

  ……

  看着周围那六道正在消散的淡蓝色光点,苏辰无奈的叹了口气。

  每位玩家在《神域》之中的复活此时只有三次,当三次复活次数用尽之后,玩家若是在《神域》之中死亡,现实中亦会真的死亡。

  复活的机会,是宝贵的。

  而现在全人类、整个联邦最大的敌人就是具现在蓝星之中的无尽深渊。

  苏辰不懂,为什么哪怕到了这种大厦将倾的时候,有些人仍然热衷于内斗。

  要知道,玩家的每一次复活次数,都会让胜利的天平微微倾向联邦。

  况且现在与苏辰战斗的众人,也只是刚刚十八岁有余的青年。

  苏辰真的不懂,为什么一件装备,就能让他们怀揣着如此大的恶意。

  要知道,在复活次数有限的《神域》中杀人,可谓与现实中杀人无异。

  “哎。”

  想到这,苏辰忽然有些烦躁了起来。

  于是,他直接断开了与《神域》的连接,走出游戏的虚拟仓。

  每位玩家每天只有6个小时进入游戏的时间,而他此时也差不多已经花费了5个半小时有余。

  此时已经到了黄昏时分,他也正好拿起了手机,刷起了今天一天的新闻。

  ……

  与此同时,

  联邦中心的一间议事厅内,

  厅内摆满了众多在二十年前无尽深渊刚刚降临时的浩劫中牺牲者的遗像供人祭拜。

  每一张遗像,都代表着当年联邦为了封印无尽深渊的裂缝所导致的无数生命的终结。

  若是有其他人在此,一定会惊讶的发现,几乎全联邦的顶级战力,都集中在这一间小小的议事厅当中。

  而站在会议厅正中间的,正是全联邦仅有的四位sss级天赋拥有者之一:暴君。

  看到议事厅中的人已到齐,暴君轻轻的抚摸着摆在议事厅正中心的一张遗像,悠悠的说道:

  “二十年前,也就是《神域》与现实融合十年之后,无数惊才艳艳者将游戏里的力量运用在现实之中,我们联邦的实力也到达了巅峰。”

  “但是谁也没想到的是,一场噩梦也随之降临。”

  “无尽深渊的降临,导致我们不得不派出当时所有的高级武者,去封印无尽深渊的裂缝。”

  “无数惊才艳艳的武者,s级、ss级、甚至sss级天赋的武者都已经被埋没在了那场历史当中。”

  “他们在那一个月里的死,换了我们整个联邦二十年的生。”

  “但是大家都知道,无尽深渊的封印又开始松动了。”

  平日中威严无比的暴君,看着他轻抚的那张女子遗像,也不由得有些哽咽。

  “很快,就该轮到用我们的死,来换后人的生了。”

  ……

  议事厅之中的气氛,有些凝重。

  在场的武者,无一是贪生怕死之辈。

  蝼蚁可以苟且偷生,但是他们不行。

  他们若是退了,又有谁会来守护联邦呢?

  他们的身后,就是整个联邦。

  联邦虽大,但他们已无路可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