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不不不!我才不会怕你!我会超级、超级、超级崇拜你啊!”秦念夏眼底闪过一丝惊赞,兴致勃勃地交叉着十指,小脸满是憧憬。

  冷晏琛薄而性感的唇,不经意间地往上勾起浅浅的弧度。

  此时,秦念夏的目光,不经意间被壁架上一把复合弓所吸引。

  她从冷晏琛的身旁经过,步伐轻盈地走过去,高兴地将弓箭取下来后,一个潇洒地转身,看起来很轻松似的拉开弓弦,将弓箭指向冷晏琛那边。

  窗外潜伏的护卫看得一阵身心紧绷,纷纷架起手中的狙击枪,透过窗户,瞄准秦念夏,枕戈待旦。

  经上次l城安防局分局那事后,秦念夏是冒险者集团的成员,几乎闹得众所周知。

  就在外头那些护卫替冷晏琛捏冷汗时,冷晏琛却淡定地看着秦念夏,嘴角扬起的弧度没有任何变化。

  没有他的指令,窗外的护卫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嗖”的一声。

  护卫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箭从秦念夏的手中射出,飞过冷晏琛的耳侧,直中他背后墙壁上挂的靶心。

  冷晏琛抬起手,鼓起了掌。

  秦念夏拿着弓,蹦到了冷晏琛的跟前:“你都不回头看看我中了几环,就鼓掌吗?”

  “十环。”冷晏琛从容道。

  秦念夏立即放下手里的复合弓,拧着可爱的小眉头,甩了甩手:“啊啊啊——疼死我了!”

  不要以为这复合弓容易使,其实用起来还是得有技术才行。

  她好久没练过了,刚刚用力太猛,把自己的手给拉疼了。

  “刚刚不是还耍酷来着吗?”冷晏琛忍俊不禁。

  秦念夏瞥了冷晏琛一眼,憋屈道:“我就想吓吓你嘛!”

  要知道,她瞄准的可是未来的“顶级兵王”!

  “让我看看你的手伤哪了。”冷晏琛拉起秦念夏的手,见她手上只是有勒痕,并未破皮,还是心疼地帮她揉了揉。

  秦念夏有那么一瞬,骤然愣住。

  他揉过的地方,立马不疼了。

  “还疼吗?”他温和地问。

  秦念夏顿时有些怔怔地摇了摇头。

  以前她磕着碰着了,从来没有人如此温柔地对待过她。

  不管是爷爷奶奶,还是外公外婆,他们都不会这么做。

  他们只会鼓励她学会自己站起来,学会自己疼惜自己。

  甚至在她患有自闭的那段时间里,他们都执意让她学会自己从那个“黑暗的空间”里走出来。

  因为他们认为,如果把她宠娇了,对于没有父爱与母爱引导的她,会害了她一辈子。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冷晏琛接着说道,但是他的大手,却依旧在揉着她恍若柔软无骨的小手。

  此刻,窗外的护卫纷纷放下了枪,强行被喂狗粮。

  秦念夏总感觉窗外有无数双眼睛在暗处偷偷地盯着自己,可是她放眼望去,窗外又只有一片绿意盎然的热带雨林植物。

  “在看什么?”冷晏琛见秦念夏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关问道。

  秦念夏回过神来,小声说道:“我总感觉自己被人监视了!”

  冷晏琛挑了下眉梢,也跟着小声道:“可能是我祖爷爷的人在暗中窥视我和你。”

  其实,是他精英护卫队的人,在暗中守护着这里。

  刚刚估计是她举弓的架势,惊到外头的那些护卫了。

  “琛哥哥,我等你平安归来!”秦念夏立马进入状态,抱住冷晏琛的手臂,满怀期待地说。

  冷晏琛忍俊不禁,轻“咳”了声,嘀咕道:“你是不是该有所表示一下?”

  “要表示啊!”秦念夏嘟囔着,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一转,立即勾住冷晏琛的脖子,踮起脚尖往上凑。

  下一秒,冷晏琛只觉一阵刺痛感从耳垂上传来。

  随即痛感消失,发烫的耳根又凉又麻。

  他整个人怔然地望着她,大脑有一瞬的空白。

  “琛哥哥,我给你烙印后,到了外头,你就不能再招惹其他女孩子了哦!”秦念夏很满意地瞅着冷晏琛左耳垂上自己留下的四个齿印。

  “嗯,从今以后,我只属于你一个人。”冷晏琛回了回神,伸手扣住秦念夏的腰肢,将她娇软的身子按入自己怀中。

  他低下头,饱满好看的额头,抵着她的眉心。

  秦念夏凝望着冷晏琛。

  因为太近,视野几近失焦。

  从眼到唇,近到他只要再靠近一点点,就能碰上她的唇。

  “乖乖等我回来。”

  他说话时,吐出的气息,轻轻地吹拂在她脸上。

  莫名地搔痒着她的脸颊和唇瓣。

  从他那儿给予的温柔与宠溺,让她有些分辨不清到底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