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反反复复一整夜的梦见那只手。

  一直到翌日,殷无忌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卫生间洗了澡……第二件事就是把换下来的脏衣服扔垃圾桶里了。

  换种方式说就是,杨锐在殷无忌的梦境里满足了他一整夜……

  以至于,这一天,殷无忌看杨锐的眼神都开始变得不对劲了。

  总会下意识的,去看她的手。

  吃早餐的时候,杨锐又只准备了她自己的和殷二殷三的。

  而他,面前只摆放着燕麦面包,和一杯牛奶。

  索然无味的早餐,都没让殷无忌有多少怨气,因为注意力都在别处。

  杨锐喝着粥,拿着筷子夹小菜吃。

  殷无忌的眸光,就顺着她的手移动着……仿佛杨锐手里拿得不是筷子,而是别的……

  “殷无忌,你一直盯着我手里的筷子看干嘛?怎么?想吃我做的早餐啊?”

  “你又不给。”

  “不给是因为什么你心里很清楚啊,怎么样?我日常一问……今天肯放我家暖暖回家了吗?只要你肯放人,或者告诉我家暖暖的下落,糖醋排骨,糖醋鱼,糖醋里脊……桂花米酒丸子,各种美食都等着你哦~!”

  殷无忌抬手拿着燕麦面包,咬了一口道:“我吃这些就够了。”

  “呵……那你随意。”

  殷无忌抬眸扫了她一眼道:“今天若再多提一句苏暖暖,我便会给她现在的生活多制造一分麻烦!”

  “殷无忌你他妈的敢!!”

  “你可以试试!”

  “……”杨锐不是很敢试。

  要万一,殷无忌说到做到了呢!

  她岂不是帮不到暖暖分毫,还害了她?

  杨锐深吸了一口气,憋屈的垂下头继续吃饭。

  殷无忌见她这般,心底莫名又有些不是很舒服了……

  可他觉得,只有这样,杨锐才能不会动不动就跟他炸毛。

  可接下来,杨锐却一句话都不开口说了。

  吃完早餐,就冷着脸起身走人了……连殷二殷三都没搭理,更别提殷无忌了。

  殷二见此,轻咳一声道:“家主……女孩子都需要哄着点的,哪能动不动就威胁人啊……杨小姐本就被家主您关在这里出不去,您这样……很容易给人逼得自闭了的。”

  殷无忌紧抿着嘴唇道:“你们……去陪她。”

  “是……家主。”

  “跟她说……我只是说说而已。”

  “好的家主,我们这就为您解释去。”

  到最后,杨锐有没有自闭殷无忌不知道,殷无忌他自己先自闭了。

  因为他以为的法子,不管用了。

  在杨锐面前……他似乎真硬气不起来了。

  因为当真看着杨锐面上毫无笑容,死气沉沉的一声不吭的模样,殷无忌心里非常的不舒坦。

  因为,那并不是他想要的效果。

  他只是在想办法和杨锐之前,回到以前相处融洽的时刻……但好似,回不到了。

  而杨锐,倒也没表面上的看起来那样真的被殷无忌吓到了,她只是担心罢了。

  等殷二一解释,说:“家主怎么可能干的过纪先生,他会的那些东西,都是纪先生教出来的好吗……杨小姐您怎么会信这些?”

  “啊?可他昨晚说,迷宫加防一下……纪叔叔就半点办法都没有啊。”

  殷二哭笑不得的道:“杨小姐忘记老夫人还在海岛上了?纪先生可是,伸手就能捏老夫人鼻子,给人差点憋死憋醒的人……怎么可能拿家主半点法子都没。”

  “也是哦……我怎么就信了呢。”

  “杨小姐是关心则乱……”

  “那暖暖那边……”

  “那边我不敢保证,如果……杨小姐现在在家主心目中的位置,超过之前的苏小姐了,那么……很多事情将变得未知了。”

  “所以他说不准真的会因为我惹怒他,拿暖暖那边出气么?”

  “我觉得……或许有这种可能性,但家主说了,他也就说说而已……不会真那么做的,还叮嘱我告知您一声呢。”

  杨锐撇嘴道:“呵,吓唬我……结果吓到了又让你来我这安抚我,有病啊他。”

  “或许是家主对您心软了……服输了才改变的主意呢?”

  “我在他那有那么重要吗……他还会顾及我感受了么?”

  “人都是会变的,家主近日里,的确变得很不一样了……有时候,我都猜不透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以前,多少还能揣摩点出家主的想法和心思。

  现在,却觉得完全搞不懂了。

  毕竟,对苏小姐执念那么深的人……现在感觉对杨小姐又在意得不行了。

  家主心那么小的一人,也不至于能同时装下两个人吧?

  所以现在这算个怎么回事,他也搞不明白了。

  杨锐若有所思道:“管他怎么想的……总之我不能帮了倒忙!就先不惹他了吧。”

  殷二苦笑道:“已经很久没看到家主那么可怜的样子了……”

  “可怜吗?”

  “那么傲气的一个人,突然间就学会服软了……不可怜么?”

  “那我该骄傲吗?为我服软?”

  “……杨小姐很幸灾乐祸?”

  “呵呵,不都他自找的吗!这里真的挺无聊的……我都不知道殷无忌到底是怎么在这里长大的……真的就跟座巨型牢笼一样……大是真的大,奢华也是真奢华,壮阔……但真的一点人气都没……”

  “杨小姐又心疼家主了么?”

  “我心疼他个鬼……好无聊,这里有什么消遣的地方吗?”

  “有马球场!杨小姐想玩吗?”

  “有那么多人玩吗?”

  就杨锐所知道的,这里除了看门的,也就殷无忌,殷二殷三了。

  空旷得跟个鬼宅似的,全无人气。

  “可以喊上符灭前辈。”

  “那还缺啊……三打三都凑不齐六个啊。”

  “不还有个艾丝?”

  “对哦……正好有理由请求符灭叔叔带艾丝出来放放风了……”

  “杨小姐同情艾丝了?”

  “呃……总觉得,就算做错事,报应到那种程度已经够了……现在就觉得,她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受苦的。”

  “就因为,符灭前辈想将她培养成您的私人保镖?”

  “对啊,要不是因为这个……她应该就不用吃这种苦头了吧。”

  “那可不一定……或许,若不是因为她还有些价值,面对她的只剩下死路一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