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不当垫脚石 第 157 章 替嫁新娘(六)

小说:炮灰不当垫脚石 作者:颜翡 更新时间:2021-07-29 11:53: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封鹤着急不是没原因的。圆善现在处于随时可能突破的阶段,最好的处理方法其实是离开这里,马上找个干净的地方突破。

  不然,圆善成丹时万一魔气入体,结成金丹后,魔气融入金丹,再难驱逐。这还只是其中一重危险。其二便是雷劫的问题,本来以圆善修行积累的功德,可以渡比较轻的雷劫,可魔气加持,谁知道雷劫会变成什么样?其三则是金丹劫开始会有心魔劫。心魔劫在这种满是魔气的地方渡,势必会加重。

  520看到的比封鹤看到的更多。在520的眼中,圆善从头到尾都被功德笼罩。这样的人必然是累世积善之人。

  520说完,有些期期艾艾地喊了一声:“宿主。”

  荣诗华冷笑:“你算过我们有多大几率能把人救出去吗?”

  520吭吭哧哧地道:“宿主如果用神识攻击的话,应该有两成把握。”

  “我们暴露之后,就算跑出去,你猜地牢里的其他人还有活路吗?”荣诗华反问。

  要是那些人都还能行动也就罢了,问题是有的人连移动都困难。

  荣诗华看了一眼和尚,又看了一眼衣服碎成布片的修士,低低道:“算了,能活一个是一个吧。”

  “楚冥霄,你待会儿记得把我抱出去。”荣诗华闷闷地说了一声,和520定好目标之后,磅礴的神识猛地放出。

  地牢里、叠峦峰上,枯水潭那些但凡修为跨过金丹的修士,瞬间露出惊骇的表情,跟着晕了过去。

  没有被针对的封鹤和楚冥霄也感觉到一阵威压,接着,荣诗华就晕倒过去。

  楚冥霄慌慌张张的接住荣诗华。封鹤看着不远处的一个牢头倒地,叮嘱楚冥霄照顾好荣诗华,就冲了出去。

  带着剑意的一剑砍在牢门上,火花四射,可牢门依旧坚挺,丝毫没有破开的意思。

  “没用的。”碧纱凑在牢门前,对封鹤道,“这边每一扇们都是炼器师锻造的,你如果用的是神器,可能就劈开了。没有神器,就只能用他们的钥匙。”

  “你个表子!”看守碧纱的修士怒喝。之前看着那么听话的丫头,这会儿竟然敢出卖他们!

  修士喊着,拿着武器就要去杀碧纱。碧纱瑟缩着往后躲。

  封鹤指尖朝着修士一划。修士只觉脖间一凉,下一瞬间就倒在地上。

  封鹤闪身,将一个修士提起,丢到之前看守圆善的魔修身前,指着圆善那一间牢房:“把那个房间的钥匙找出来给我。不然,我就从你的脚开始砍,等你两只手也没了,你就没用了。我再换下一个。”

  修士哆哆嗦嗦地在同伴身上摸索,最后从同伴怀里掏出一枚钥匙,双手捧给封鹤。

  封鹤快速打开圆善的牢门,将人扛出地牢。

  几个筑基期的魔修见那个剑修走了不约而同地往地牢出口冲去。

  楚冥霄现出身形。楚冥霄看了一眼怀里脸色苍白的人,手中剑一颤,剑气迸发,直接将挤到门口的魔修逼了回去。

  楚冥霄不紧不慢地指着碧纱的方向:“谁把她放出来,我放谁离开。”

  原本冲在最后面的魔修心中一喜,往倒在地上的同伴冲去,麻利地搜出钥匙,打开碧纱的牢门。

  楚冥霄说话算话,将魔修卷起,往自己身后一抛。魔修摔了个狗吃屎,却也顾不得了,爬起来就往地牢门口跑。

  其他魔修见状,纷纷期待地看着楚冥霄。

  楚冥霄指着正养着蛊虫的那间牢房:“两人,把牢房里那个捞出来,把外面审问着的人放进去。”

  一群魔修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蛊盆外那个魔修,可是左护法的心腹。动了他,他们以后别说枯水潭,天上天下都没他们容身之处。

  那群魔修不动,楚冥霄也没动。只是单手把玩着剑,时不时飞出一道剑气。照这个趋势下去,很快地牢里将是剑气乱窜的场面。

  一群人再不侥幸。两个已经投靠了右护法的魔修对视一眼,想了想先把左护法的心腹身上驱虫的香囊拿了,放进蛊盆。

  金丹修士的血肉显然对毒物来说更有吸引力,失去香囊庇护的金丹魔修很快被毒物爬满全身。

  两个魔修把捆在架子上的人小心放下,生怕因为这个修士没命,外面那个煞星顺手把他们的小命取了。

  楚冥霄看了一眼被放在一边已经不成人形的修士,镇定将刚刚干活的那两个魔修扔去出口处。

  碧纱见躺在地上的人可怜,加上有楚冥霄在一边镇着,轻手轻脚地上前,简单给修士收拾收拾伤口。

  楚冥霄见状,轻轻点头。

  “接着。”楚冥霄说着,将两个丹瓶抛向碧纱。

  碧纱接过来一看,一个是中品凝血散、一个是回源丹。碧纱先把回源丹往修士嘴里塞了一颗,又仔细地在修士身上的伤口上撒了凝血散。

  等封鹤安顿好圆善归来,地牢里的那些魔修已经被他的师弟放得差不多了。

  只是磨房的那个修士已然熬不住,一得到自由就选择了自杀。同样熬不住的还有其他修士。

  楚冥霄把那一张张几乎已经看不出人形的脸用留影石记录下来。若是哪天遇上找他们的亲友,也能告诉他们的亲友,他们已经解脱了。

  “走吧。”封鹤看着空荡荡的地牢,忧心地看向荣诗华,“也不知道宛铃刚刚做了什么,能撑多久。”

  楚冥霄把荣诗华抱紧了些:“离开这里,我就不怕了。”

  封鹤点点头,看着已经能走的修士,搀扶着重伤的修士一步步跟在他们身后。

  碧纱踟躇片刻,看了一眼身边狼狈的狱友们,又看了看被楚冥霄抱在怀里的女修。刚刚那个女修的面容露出来过一瞬,正好被碧纱看到。

  碧纱刚开始不能十分肯定。可加上之前金丹期剑修的“宛铃”二字,碧纱可以确认,那就是苗家的宛铃小姐。

  如果跟上去,虽然不讨喜,可是那三人应该也不会太折腾她。碧纱犹豫着,最后一咬牙,没有跟上去。

  反正,她碧纱从来就只能靠自己。以前她没给过苗宛铃好脸色,以后她也不会想靠着和苗宛铃那点稀薄的主仆之情过好日子。

  还有一点则是,不跟着苗宛铃,她以后就可以彻彻底底为自己活一场。

  出了地牢,地牢外也是乱七八糟躺了一地魔修。

  封鹤拿出一张传送符,对聚拢在一起的伤残病道:“这张符能把你们送到百里之外。且最近白行铮应该没有心情找你们。但愿你们日后安好。”

  封鹤想了想,把还是把十个黑衣人提溜过来,塞进人群中。

  其中一个伤得不是很严重的修士帮着整理,无意中看见蒙面巾下的脸,惊呼道:“五哥!”

  封鹤抿了抿唇,激活手中符箓,朝那群修士一抛。

  一群数十人瞬间消失无踪。

  把该送的人送走。封鹤和楚冥霄带着荣诗华快速从叠峦峰上消失。

  临行前,封鹤心中气不过,回头全力一剑落在叠峦峰上。整个叠峦峰上的阵法符文渐渐开始裂开。

  安宁祥和的海滨,正在烤鱼的书生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苗宛芸一愣,连忙拿出一枚丹药喂进书生嘴里。

  “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一双美目担忧地看着书生。

  书生扯出一抹笑:“无妨,只是出了一点小意外。”

  苗宛芸还是有些担忧:“要不寻个医修看看?万一是以前的旧伤发作就不好了。”

  “我还要陪你看滨海日出。”书生温柔地笑着,“晴天雨天,每一天的日出都不一样。”

  “可是,我更担心你的身体。”苗宛芸皱眉,“是不是之前在枯水潭的时候被那些魔修伤到了?”

  书生摇摇头,喃喃地道:“芸芸,真希望可以一直和你在海滨看日出。”

  苗宛芸嗔道:“等你的伤好了,我们再来东海不也一样?”

  书生表面笑着应和,心里却是一片阴鸷。他的实力还是不够高!才会有人敢在他头上动土。

  书生有些为难地看向一直安静跟在苗宛芸身边的红绸。

  苗宛芸微微蹙眉,跟着也看向红绸:“红绸,我和白道友前去求医,一路艰险,怕是不好带着你一起。且这海滨安静,你尽可在这边安置。”

  红绸抿着唇,心中一片冰凉。所以,这次她又要被抛下吗?

  红绸抬眸,对上苗宛芸的眼神,又匆匆低下头:“小姐放心,我会照顾好院子,等您和白公子归来。”

  苗宛芸笑容灿烂,得意地向身边的书生炫耀:“红绸一向最是善解人意!”

  书生笑盈盈地道:“确实是个难得的好丫鬟。”

  两人说着,相携离开。只剩下红绸孤零零的一个。

  白行铮和苗宛芸说好,很快就开始往内陆赶。没有红绸拖后腿,两人一路速度极快。

  次日半夜时分,荒野一片寂静。苗宛芸已经安心歇下,只剩白行铮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玄光镜。

  镜子里的魔修,此时脸上头上肿着好几个大红包,要不是声音没变,白行铮差点没认出他的左护法。

  “潭主,我们被一个金丹期剑修和一个筑基期剑修偷袭。就连地牢都被毁了大半。”左护法哭丧着一张脸哀哀戚戚地道。

  “一个金丹一个筑基就把你们弄得灰头土脸?”白行铮阴沉沉地看着左护法,“连地牢都让人进了?”

  左护法不敢吭声,甚至就连他最信任的弟子被人放进蛊盆、咬得浑身是伤的事都不敢告诉白行铮。

  白行铮努力让自己冷静,看着左护法:“还有呢?”

  左护法憋了半天,在白行铮冰寒刺骨的目光下老实交代:“那个剑修离开时朝叠峦峰劈了一剑,地牢那边出了问题。对了,之前抓进地牢的小和尚也不知所踪。”

  白行铮终于没人忍住,一口血喷出。

  那个小和尚是上三宗的佛修。被那个小和尚跑了,上三宗迟早会找到他头上来。

  白行铮阴沉沉地看了左护法一眼,忽而笑着道:“无妨,等我回枯水潭,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左护法见白行铮心情转好,也跟着松了一口气:“看来,潭主您是有应对之策了。潭主果然是潭主。”

  白行铮笑看着左护法:“一个金丹一个筑基就能把我们搅得天翻地覆,倒像是上三宗的手段。”

  “上三宗占着最好的修炼资源,三宗弟子一个个地年纪轻轻就筑基结丹。”左护法恨恨地道,“现在又仗着宗门赐下的宝贝欺负我们。”

  白行铮轻叹一声:“也不知道他们在枯水潭都看到了些什么?要是以后回宗门不知深浅地一通乱说,我们枯水潭怕是就要被上三宗夷为平地了。”

  左护法比白行铮还心虚。那两个剑修进了地牢,还把那佛修救了出来。这种事情告去上三宗他们死定了!

  左护法一哆嗦,连声道:“潭主放心,属下一定给您处理好!”

  左护法说完,见白行铮的脸从玄光镜中消失,这才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这一活过来,左护法一个接着一个命令发下去。逃了的那些活死人都不要紧,关键是要把那两个剑修找到,杀人灭口。

  枯水潭和林西城的边界处,一个大婶见楚冥霄回家,问道:“苗丫头还没醒呢?”

  楚冥霄苦笑着点点头:“我们修士,闭关几天也正常。”

  大婶叹息,又问:“你哥怎么没多留几天?”

  “他遇到一个朋友,去朋友家住了。”楚冥霄一板一眼地回答。以前打听消息的时候,恨不得这些大娘大婶们多说点,可这没消息打听,又恨不得不遇到这些大娘大婶。

  “对了小楚,你们这几天可小心些。整个枯水潭都在查外来修士。”大婶关切地道,“大婶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尤其是苗丫头,一般人能烧出那一手好菜吗?”

  楚冥霄提起的心渐渐放下。

  大婶唉声叹气:“隔壁村那个村长和那什么左护法院里的洒扫丫鬟的堂妹的儿子是亲家,听说这次找到人赏赐丰厚,可不就想讨那个赏吗?还跑来问我附近村里有没有生面孔。”

  楚冥霄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婶子您怎么说的?”

  “当然说有。”大婶一说完,见楚冥霄一张脸都白了,就笑呵呵地道,“我就是不说,他们也能打听到啊。再说,你俩那家底要是丰厚,苗丫头能跟我们似的,天不亮就去山上打猎挖灵植?中午饭还是自己动手做。”

  大婶说着,压低声音凑到楚冥霄耳边道:“你们俩该不会是逃婚逃过来的吧?苗丫头看着是好看,可那身子骨不好啊,你家里人肯定不同意!”

  楚冥霄一张脸羞得通红。苗宛铃确实是逃婚,他不是啊。

  大婶见楚冥霄没有否认,乐呵呵地道:“放心,婶子嘴巴最紧了,肯定不会把你们逃婚的事宣扬出去。”

  楚冥霄还能说什么?只能干巴巴地道:“谢谢您。”

  “谢啥谢?苗丫头教我那几招也不能白教不是?”大婶打听完,就朝着楚冥霄摆摆手,准备回家。

  荣诗华出来,斜倚在门框上,有气无力地道:“谢谢婶子帮我们遮掩,改天身子骨好些,我教您调卤料。”

  “这怎么使得?”大婶连忙摆手。

  荣诗华笑着道:“有什么使不得?以后我们还要劳您多照拂。”

  大婶推拒了几次,难为情地答应下来,心里还感慨,这苗家丫头哪都好,就身体不好这点坏事了。

  另外一边,走访一天的魔修回到枯水潭,低着头不敢看左护法难看的脸色:“因为潭主大婚,来枯水潭的外地修士变多,调查起来有些难度。除了我们有些交情的,还有一群十几人的外来修士,这群人中剑修法修丹修器修都有,不排除藏着两个剑修;还有枯水潭西边边缘那一带,定居了一对逃婚来的小情侣。长得倒是好看,就是穷了点。那女修还是个病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