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第六章 日落西山的虎

小说: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作者:灰白橘子 更新时间:2020-11-25 17:48: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鹅毛般的雪花飘洋,又下雪了。

  身穿精良大铠的高大魁梧身形,踏雪而行,不顾迎面吹来的寒风,快步前进,狭长的眼睛透漏着夺人而噬的阴狠。

  巡逻的武士众看着迎面走来的威武身影,隔着老远的距离,都能够感受到若有似无的杀伐之气!

  面色皆是一惊,赶忙俯身让开了路。

  武士大将,一方通行!

  目送着对方的离去,几名武士众皆是松了口气,讨论道:“左侍大人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怒气冲冲的这是要去哪里?”

  “看样子应该是去副帅的府上了。”

  “具体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

  “不过,有人应该要遭殃了。”

  一名武士看着飘零的大雪,感慨。

  沉重的脚步,在雪路上留下脚印。

  内次左侍二郎一路来到了副帅宅邸,在门口侍卫的通报之下,走了进去。

  跪坐在榻榻米上,他静静的等候着,油灯的火光照耀着脸色,一明一暗。

  不多时,一个身着和服的男人走了进来,名为田村右正,也是被内府派遣而来专门镇守苇名城的副帅。

  主帅是田村善文,也是被战国众多武士赞不绝口,且称之为【巨将】的武士将领,实力强悍,威名显赫。

  不过在许多外人看来,用对方来镇守苇名,着实是有些大材小用。

  事实证明也是如此,名为巨将,实力强悍的对方,应当用在刀刃上,而不是放在苇名城养老,再加上眼下前方战事吃紧,主帅田村善文便被召集回去,重新杀入了与其他两个豪雄家族的战场之中!

  相信在未来的不久后,战国时代,也终将被内府彻底的终结!

  掀开吊帘走入,他看着对方身上的大铠,先是惊愕了一下,又皱眉道:“内次,这么晚了来找我,又有什么事?”

  “深夜拜访,着实失礼……”

  内次左侍二郎起身行了一礼,也令田村右正的面色缓和了几分。

  当他抬起头时,眼神泛着寒光,语气低沉道:“田村大人,我此番前来不为其他,而是为了请求您派兵给我,清缴苇名一代的山贼流寇!由在下亲自出马!”

  “为何?”

  田村右正眉头又是一皱,略有不适。

  由于他是文官,没有武士那么能打,被派遣过来主要是担任管理者的角色,所以在气势这方面,他没有对方那么强悍。

  再加上是大晚上的登门拜访,而且还是气势汹汹的,总得给他个理由吧?

  内次左侍二郎也没有遮掩,直接将自己麾下武士众的经历说了出来。

  田村右正恍然大悟,也有些钦佩那些武士众的决绝,宁愿死,也绝不苟且偷生,虽然最重要的还是善待家人这一条。

  “原来如此,你是因为那些不懂规矩的山贼,抢了你儿子的陪葬品,所以才想要征讨他们?”

  田村右正露出了思量。

  “是为了一雪前耻!内府的武士,绝不能无辜枉死!”

  内次左侍二郎面色阴沉,“大铠也必需要收复回来,这是对我已故儿子的耻辱!我绝对不能够忍受!请求田村大人下令,我即刻便可带人前去剿灭山贼!”

  太急了,真的太急了。

  他坚定的复仇信念,令田村右正夸目相看,但是身为一方将领,他也不得不考虑此次征讨所消耗的军需资源!

  再加上前方战事吃紧,苇名城也并没有多少余粮,捉襟见肘。

  况且想要彻底的剿灭山贼,可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流程,因为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山贼在哪里都会有,只要战国时代还存在一天,就有杀戮,仇恨,新的意志,也无法被彻底的灭绝。

  这一点两人心里都清楚。

  只不过都没有抬在明面上。

  而且田村右正很欣赏内次二郎这员武士大将,因为对方骁勇善战,曾经也是被称作为【虎之怒将】的人。

  虽然此时的对方,已经年过四十五岁,早已不是年轻人了,也过了实力的巅峰期,轻易不会与人争执斗气,也不会急躁暴怒,因为他一出手,便是生死对决!

  同样的,也是因为实力的减弱,否则他也不会被内府派遣过来,镇守苇名。

  田村右正也有难言之隐,他与内府的那些家臣,始终格格不入,有心疏远。

  两人之间惺惺相惜,关系也不错,否则对方断然不敢在深夜拜访,很没有礼貌,所以他心知对方一定是有非常要紧且急迫的事情,所以才会这么火急火燎!

  二人沉默着,气氛变得死寂。

  只有外面的风儿在喧嚣,桌面上的油灯火苗在摇曳,影子在起舞。

  “你应该知晓眼下的局势……”

  沉思良久,田村右正还是开口了,他想要让老友打消所谓的复仇念头,为了内府能够保存完好无损的战力,一统战国!

  然而内次左侍二郎却是油盐不进,深吸一口气,“我儿子死了……”

  “并非山贼所杀。”田村右正答。

  “麾下武士众也死了,大铠也没了。”

  内次左侍二郎低沉语气中蕴含愤怒。

  “这是一次不会有结果的无端战斗。”

  田村右正面色平静,“一件大铠罢了,虽然贵重,但也只是无所谓的虚荣,而身为武士大将,你应该清楚,剿灭山贼所需的资源,要远比一件大铠多得多……”

  那消耗的都是武士的生命,精良的防具与装备,包括其中最为重要的粮草!

  在这一点上,田村右正算是一个合格的政客,却并不算是一个合格的朋友。

  “我们是内府!!”

  内次左侍二郎咬紧了牙关,他真的无法忍受这种无能为力的憋屈感觉,在他二十多年的征战生涯里,几乎前所未有。

  难道,这就是老去的感觉么?

  他感觉自己已经开始不受重视了。

  新一代的武士们冉冉崛起,他们正在前方的战场上厮杀,而他,却犹如一颗朽木,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令人厌恶的气息,这或许就是衰亡。

  然而他已经不想顾及太多了,儿子的意外身亡,胆大包天的山贼,抹喉自尽的武士,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化作敲响灵魂的钟,令他幡然醒悟。

  他绝对不能这样浑浑噩噩的老去!

  他要证明给别人看,日落西山的虎,才是敌人最为可怕的噩梦!!

  “这件事,我需要上报请示将军。”

  田村右正目光一凝,突然感受到了对方压抑之下的强烈愤怒,也有些同情对方了,他的信念也开始左右摇摆。

  “需要多久?”

  内次左侍二郎语气低沉。

  田村右正并未言语,而是拍了拍手。

  黑色的影子化作雾气,阴影中走出了身穿紫色服饰,背着打刀,蒙着面的人。

  孤影众,内府的忍者。

  平日里负责监视苇名众,承担着联络通讯之职,贴身护卫,以及……杀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