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第七章 苇名一心

小说: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作者:灰白橘子 更新时间:2020-11-25 17:48: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二人一直攀谈到天亮,最后还是因为田村右正熬不下去了,再加上孤影众的脚力足够的快,及时赶来,才结束了等待。

  “明年开春,必将征讨!”

  田村右正看了一眼信封上的字迹,面色肃穆的给予了答复。

  “好!”

  内次左侍二郎语气有些沙哑。

  有些疲惫的被对方请出了副帅宅邸,内次左侍二郎俯身行礼,以示感谢。

  回头看着亮了的天色,温度依旧是非常寒冷,冷风迎面吹来,仅有的一丝疲倦被风带走,让人的头脑彻底清醒。

  内次左侍二郎紧了紧身上的大铠,由于跪坐了大半夜,腿脚也有些酸麻,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在路间行走。

  之所以穿武士大铠,就是为了彰显出他的决然信念,很显然,他得到了认可。

  内次左侍二郎心情得到了缓解,迈着大步向前,刻意朝着大路走去,很快就在宅邸街区看到了热闹的景象,是本土的苇名民众。

  不同于二十多年后大敌来临,被提前驱散出去的苇名妇孺,此时在内府管辖之下的苇名,还是有许多普通民众活跃的。

  面对着迎面而来的内府武士大将,惊鸿一瞥间,原本还带有笑容的苇名众迅速收敛,让开大路,低下头去,不敢言语。

  内次左侍二郎面色平静,也从这些人眼中看到了敬畏,惧怕,以及深深地埋在心底里的一丝抗拒。

  内次左侍二郎并未在意,而是摇了摇头,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原本有心想要回到宅邸,但是当他走到了一处地点,却被两个人无端吸引了。

  其中面容坚毅的一人,身上的穿着朴素,是普通的浪人装扮,腰间挎着一把武士刀,发型却并非是地中海的月代头。

  昂首挺胸,有一种自信的气质!

  “一心,这就是苇名城么?”

  旁侧一人也并非武士装扮,他穿着浅灰色的长服衣衫,面容清秀,下巴处留着一撮小胡子,肩头上也挂着小木箱子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脸上挂着好奇。

  被称作是一心的男人,面色平静,看着周围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也是深吸一口气,“嗯,说到底,我也已经许久没有回来了……苇名……”

  外出游历十数年,拜访名师,在生与死之间,疯狂的磨练剑术,无畏艰险,集无数显赫剑术于一身的他,终于在年近三十五岁的时候,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家乡!

  苇名城实在是太小了,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精妙剑术传承,而从小便对剑术有着痴迷贪婪之心的他,非常明白,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就只能离开苇名。

  等到自己变得强大,再返回家乡,尝试着去改变它!

  而且这次回归,他还带上了自己在外游历之时,结识了多年的至交好友,道玄。

  道玄是一位拥有仁心的医者,明明是男人,却生了一双如同女人的纤纤玉手,平日里也经常惹得一心的口头调侃,但是对方脾气很好,从不生气,一笑而过。

  但就是这对巧妙的双手,却能够将濒死之人,从鬼神的手中强行掠夺回来。

  对方的医术很高明,一心知道自己需要他,而道玄也明白,没有他在身边,旁边这个对于交战及其热切的剑术狂人,不知道又要在身上留下多少的致命伤痕!

  一路上,两人已经提前参观了苇名周边的山水风景,茂林,村庄,山峦。

  依山傍水的苇名,跟其他的地方比起来,明显是别出一格的。

  它脆弱,贫瘠,且生活在压抑之下。

  不论是内府武士,还是山贼,对于普通的苇名民众来说都是一种压迫。

  然而世间万物,物极必反,在与诸多的苇名民众相处攀谈之后,他们二人发现,不论是苇名的农民,商人,武士,还是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顺从臣服之下的叛逆心理!

  在得到了这个讯息之后,一心也仿佛看到了黑暗中的一丝光明!

  二人说说笑笑,被一处挂在上方的长刀所吸引了注意力,旁侧有旗帜在飘扬。

  【名刀在此,能者居之!】

  这算是内府招揽苇名众的手段,毕竟单凭内府的人手,除了使用强硬的手段,明显还是不足以服众,所以也只能适当的使用钞能力,用来招募实力强大的苇名武士,不过效果明显并不佳,那些人宁愿跑出去做山贼,也不愿意做内府的走狗。

  “那把太刀……”

  苇名一心眸光一亮,看着被高高挂起的太刀,有些意动了。

  其实在来主城之前,两人就已经制定了计划,只有先得到在苇名主城内一方通行的权利,才能有机会招揽到苇名英才。

  现在的他们,还是太过于势单力薄。

  道玄也并没有多言,两人默契十足,因为他知道,一心的实力虽强,却一直缺少一把合适自己的名刀。

  良刀稀有,名刀更是难得。

  更何况像一心这样的浮萍浪客?

  这或许是一个契机?也是象征?

  内次左侍二郎一直在关注着二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那个剑士吸引,向前走了几步,就听到了有些狂傲的声音。

  “那把名刀应该挺不错的,既然是能者居之,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笑纳了。”

  一心很少口出狂言,亦或者说,从他口中说出的狂言,也只是出于自信。

  “那你或许要先打败内府的武士。”

  道玄站在旁边,微微一笑。

  “我觉得他们不太行。”

  一心露出了笑容,仿佛看到那把太刀,已经是属于自己的了,“就是不知道这把名刀叫什么名字。”

  内次左侍二郎眯了眯眼睛,有些忍俊不禁,下意识的出口道:“游龙。”

  吸引了二人的注视,他又道:“那把太刀,名为游龙。”

  一心回头看着眼前这个身穿威武大铠的武士大将,神色变得肃穆几分。

  旁侧的道玄走南闯北,不仅练就了医术,还有一身查颜悦色的本事,暗地里扯了扯挚友的衣角,连忙俯身行礼道:“大人……”

  现在的地盘可还是属于内府的。

  他们两个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面对着武士大将,必须要行礼。

  内次左侍二郎紧盯着一心,并没有在意对方的失礼之处,也被他的气质所吸引,这是名为强者之间的磁力,他能够感受的到,眼前这名剑客,并不是普通人,至少,实力应该是极强的!

  “游龙么……”

  一心若有所思,目光望向高台上的太刀,“心之所向,势在必得。”

  “那就去试试吧。”

  内次左侍二郎目光如炬,“身为武士,却惧怕艰难险阻,不配拥有名刀。”

  一心没有多言,直接走了过去。

  他可不是什么纯粹的武士,因为他并没有接受过武士精神的教导,在离开苇名之前,他是浪人,追寻最强之剑时,他是剑士。

  武士从一而终,至死不渝,战死沙场也是荣耀,剑士不遵循戒律,只为追求志高剑术,杀伐手段眼花缭乱,只为赢。

  集剑术大成者,谓之剑豪!

  能开宗立派者,谓之大剑豪!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内次左侍二郎有些精神恍惚,不知为何,这让他想起了以前的自己,轻狂,孤傲,对于武器的痴迷。

  “挑战者,报上名来。”

  守刀之人,无畏挑战。

  在此之前,他已经击败了无数人。

  而且这把刀原本就是苇名大名的。

  是的,苇名也有大名存在,只不过是在曾经的几十年前,而随着内府的介入,大名的势力早就已经没落了下去,而这把名刀也挂在这里许多个年头了。

  “一心!苇名一心!!”

  在苇名众与内府军惊诧的神色中,一心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执礼之后,战斗一触即发!

  “他应该可以打败笠和……”

  内次左侍二郎呢喃自语,然而他的话音未落,便有人败了!

  内府武士,三招之内,败北!

  龙套君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刀,又抬头看着眼前的冷漠剑士。

  对待敌人像寒冬般凛冽,对待朋友如同皓日般温暖,这,便是苇名一心!

  “你败了,这把刀,我要了。”

  苇名一心并无过多的废话,他是一个喜欢直来直去的人,也是一个单纯的人,所谓的单纯,也并非是没脑子,而是在认准了一件事情之后,他总会办得到!

  有困难就解决困难,没办法就想出办法。

  “你……”

  武士眼睁睁看着名刀被取走,还是一名苇名人,有些憋屈,却也无可奈何。

  他感觉自己失业了。

  在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太刀后,一心便在苇名众们惊喜的目光注视下,来到了道玄的身边,炫耀般的举刀,努努嘴,“看,我一回来就有佩刀了。”

  “知道了。”

  道玄翻了个白眼,无力去反驳什么,也被他的俏皮举动给气笑了。

  两人转身便欲离去,却被回过神来的内次左侍二郎叫住了,“等等……”

  二人对视一眼,也知道这把刀并不是白拿的,对方果然就露出了真面目。

  在苇名民众们迷茫的担忧神色中,内次左侍二郎目光灼热,说道:“苇名一心对么?你的剑术很强啊,应该可以做个出色的武士,以后追随在我的身边吧。”

  这个人,在开春之后,会用的到!

  一心面色平静,在道玄拼命眨眼暗示之下,洒脱的一笑,“好啊,武士大将的亲自招揽,我又有什么要求去拒绝?”

  苇名民众们松了口气,心里面却又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似乎是……失望?

  苇名武士的命运,终将还是为敌所用么?

  罢了,反正生活也算是能够过得去。

  摇了摇头,便纷纷做鸟兽散了。

  然而这个名为【一心】的名讳,却不知不觉在心中扎了根,私下里也在苇名民众的群体中,散开了妙曼的枝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