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叫鬼庭雅昭,是个山贼。

  现在的我们面临着内府军的入侵与征讨,大哥鬼庭雅孝与二哥鬼庭雅次正在浴血奋战,就连麾下的山贼众也在以命换命。

  但是现在的我却有点慌……

  不是因为出于死亡的恐惧。

  而是因为我的对手是……

  鬼庭雅昭看向了已然来到自己面前,骑在马上全副武装,腰挎一把野太刀的男人。

  “你便是我的对手么?吾名一心是也!”

  对方果断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雅昭有些迷茫了,一时找不到自我。

  扭头看向了在战斗一开始就【果断】冲向武士大将的大哥鬼庭雅孝,又瞥了一眼正在与副将【浴血奋战(发泄情绪)】的二哥鬼庭雅次……

  不是说好了要领教领教苇名一心的实力么?大哥?

  不是表面上稳如老狗,实则心里也还有些不服气的么?二哥?

  你们特喵的就是这么对待弟弟的!?

  鬼庭雅昭呼吸一窒,人都有点麻了。

  这是不是他打开战场的方式不太对?

  选了两个弱者,留下一个大boss!

  这两个坏家伙不会是刻意的吧……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的试炼?

  他刚想笑看大哥体验一把来自社会的毒打,结果转眼间就变成了自己来应验!

  不,不能这么想,对方两人再怎么说也是疼爱自己的哥哥呢。

  雅昭怀揣着幻想,呼唤着大哥,想要跟对方换个对手,哪怕武士大将也行啊。

  然而……

  “狡诈恶徒!西内!!”

  大哥鬼庭雅孝眼里只有武士大将。

  雅昭又面无表情的看向了二哥。

  “今日你必死无疑!!”

  二哥鬼庭雅次眼里也只有死马敌人。

  嗨,今天的风儿还真是有些格外的喧嚣呢……

  鬼庭雅昭深吸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打刀,冷眼凝视着阵前的苇名一心,语气低沉道:“吾乃鬼庭三雄雅昭是也!!”

  苇名一心颔首点头,也握住了刀柄,缓缓的抽出了腰间的野太刀【游龙】,“既如此,阁下,拔刀吧!”

  摆出了进攻的马战架势,他准备好好测试一下对方的实力与手段!

  “且慢!!”

  下一刻,鬼庭雅昭却突然伸手制止,并在苇名一心惊愕的神色中,翻身下马。

  “阁下或许是有所不知,马战乃是我们鬼庭氏的优势所在,我看你应该是个平平无奇的武士,并不擅长马战,我若是在马上赢了你,你心里或许也会有所不服,这样吧,我们下马一战,就用彼此手中的刀,以武士之名,决一胜负!”

  鬼庭雅昭昂首挺胸,脸上也摆出一副孤傲的样子。

  再加上他身上的精良大铠,以及三把武士刀,足以可见他或许就是小说里写的那种【纨绔子弟】。

  苇名一心眉头一皱,略有不满,却也不得不翻身下马,淡漠道:“好!”

  鬼庭雅昭表面上恃才傲物,心里面却松了一口气,还好对方答应了,除了剑术,他还懂个鬼的马战啊!就连家族流传下来的【大成枪术】他都没有精通……

  大半年的时间,他可是全把精力砸在剑术还有提升三维属性上面了!

  本来想着再猥琐发育一会儿,没成想所谓的蝴蝶效应还是发生了。

  而且他一出山,便碰到了此界巅峰!

  “阁下,拔刀吧!!”

  苇名一心看了一眼他腰身上的另一把武士刀,难不成是双刀流么?竟然挂在了右边,似乎完全不像是个高手的样子。

  苇名一心不免的就有些失望了。

  难道他想要寻求一伙志同道合的人,就这么难么?实力不强也行,他完全可以将自己会的所有东西都教给他们,不求让他们成为强如鬼神般的高手,但至少也别像面前这个温室花朵一样啊……

  算了,还是留他一命吧。

  至少他的两位哥哥,的确是拥有着不下武士大将之勇猛!

  刚才的一切,一心可都看在眼中的。

  二人对峙着,眼神交汇。

  本想着快速解决战斗,没成想在下一刻,那个纨绔子弟的眼神竟然变了!!

  一心精神一振,是错觉么!?

  鬼庭雅昭握着手中打刀,漆黑的眸子凝视着敌人,摆出了进攻的姿态。

  “来吧!!!”

  怒喝一声,脚下一蹬地面,他整个人亦如同离弦之箭,来到了身前,下斩!

  锵!!!

  苇名一心神色肃穆,反手挥刀将其进攻格挡,却也突然有些迟疑了,力量竟如此羸弱么?

  果真是错觉,还是……

  没等他思考其他,雅昭便俯下身子,使用滑步迅速转移到了他的右后方,手中打刀犹如毒蛇吐信般狠辣的突刺出去!

  鬼马流剑术,秘传·尾袭!!

  锵!!!

  苇名一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转身,格挡住了这一招,略有惊讶,“好想法……”

  淦!!

  家传必杀技都被你给格挡了,仅仅只是换来一句好想法?

  请问他们鬼庭氏的祖先可以一jio踹开棺材板然后跑出来口吐芬芳的骂你么?

  雅昭也并不气馁,一击未中之后,便迅速的后退撤离,双手握住刀柄,寻求着下一次的进攻战机。

  面对着如此强大的对手,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更别说苇名一心可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剑圣,所会的精妙剑术简直是不要太多了,能跟他比剑道且不分伯仲的人,说实话,这个世界上恐怕不超过十指之数!成就剑圣之名后,更是屈指可数!

  因为大部分的内府剑术高手,都在盗国血战中被他一枪给崩了……

  脑海中飞速的呈现出了对敌画面,雅昭深吸一口气,瞥了一眼旁侧凸起的大石头,很好,这种地形优势还是不错的!

  先这样,再那样,然后再使用拜月!

  只希望不要是跪地磕头拜年就好。

  苇名一心则是被短暂的惊艳过后,也起了试探之心,因为他本来就没打算下杀手,双手握住野太刀,站立的笔直,询问,“这一招,你能够接下么?”

  无心流剑术,一文字!!

  唰!!

  如同魅影般闪现至身前,速度极快的挥下了手中的太刀,锐利刀刃近在咫尺。

  危!!!

  等等!这拜年剑法的施法速度怎么跟游戏里的不一样啊?真是好快的剑!

  雅昭目光一凝,画面逐渐变得迟缓。

  不过还好,速度还在可承受范围之内,对方的挥刀轨迹,他也完全可以洞察出来,并且似乎还能有余力给予反击!!

  锵!!!

  说时迟,那时快,雅昭出刀了。

  刀刃与刀刃碰撞,完美的弹反一击!

  斜边进行拼刀,规避了敌方大部分的压制力量,震荡之力不可避免的传递在双手与躯干上,一个后撤步进行了卸力。

  雅昭目光深沉,深吸一口气,选择了主动进攻,打刀挥出,紧贴着野太刀的刀刃,顺势朝着苇名一心的手腕处切去,金戈摩擦之音奏响,刀刃上出现了细碎火花。

  苇名一心面色微变,似乎是有些没有想到,手腕一转,快速的变招,笔直竖起的刀身与打刀碰撞,将其牢牢的卡住。

  火花四溅,倒映出双方的面容。

  “你……刚才看穿了我的招数?”

  苇名一心有些迟疑的问了一句。

  “你说呢?”

  雅昭一如既往的沉稳。

  用力一击分离出去,重新与之对峙,语气低沉道:“剑术而已,天底下从未存在过无解的招数,只要一个人有挥剑的动作,那就会有破解的方法!所谓无解,只是对敌之人体魄太弱,速度太慢而已!”

  “只有愚者才会弃本逐末,追求华丽的招数,至强之人,甚至根本不需要剑招!杀人也只需一刀!”

  话虽如此,但雅昭依旧很眼馋那些‘不入流’的秘传,没办法,因为特效实在太炫了。

  “……!!”

  苇名一心听后大为震惊,仔细想想就会发现,这番话看似漏洞百出,实则……也是毫无逻辑可言。

  瞎扯!

  虽然剑道真解中也曾有过记载,所谓的追求无解剑招,本就是愚昧,因为当一个人的力量达到了极限,哪怕他只是简单的挥刀,那也是一刀斩!

  一个人的速度快到了极限,同样可以带起疾风,烈火,那也是一刀斩!

  但若是真的没有招数,那他们和普通人又有何区别?空有力气的野蛮人?

  那么问题又来了,花里胡哨的剑术他已经有了,极致的力量又该去哪里领取?

  人力终究只是人力罢了。

  一刀劈开生死路,终究也只是虚妄。

  苇名一心早已领略了剑道巅峰,所以他也明白,这是一个终将没有答案的悖论!至少他没有亲眼目睹过这种层次的强者。

  虽是如此,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欣赏和称赞能够从口中说出这句话的人。

  因为对方似乎已经达到了剑道的第二层,登堂入室,而苇名一心自己,则在第五层。

  但事实上,雅昭是在大气层!

  所谓一刀斩,应当是返璞归真的一刀斩,像什么木剑可斩钢铁,飞天翱翔的斩击,山川草木皆可为剑,却并非是单纯的力之一刀斩。

  夏虫不可语冰,就是这么来的。

  我以为你理解了我所理解的话,但是没想到你理解了我所理解的话,却并非是我所理解了你应该理解了我所理解的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