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第110章 交战

小说: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作者:灰白橘子 更新时间:2021-01-14 19:39: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噗!!

  刀刃插入泥土中,碎石飞溅。

  雅昭眉头一皱,一击未中,即在情理之中,也在预料之外!

  不愧是蝶。

  抬头凝望着闪身至前方不远处的蝶,面无表情的拔出妖刀村正,语气淡漠道:“看来这还是一场持久战啊!”

  蝶在关键时刻躲过了这一击,心情也变得愈发的恼火了,冷眼看着这个男人的面容,再也不觉得有多么‘美’了。

  现在她只想用自己手中的武器,插入对方的心脏,用他的鲜血来向自己忏悔!

  没有过多的言语,蝶手印一变,再次隐匿在了空地上,轻巧无声的步伐,形如鬼魅般的身法,令人头疼不已。

  雅昭目光一凝,也立刻打起了精神,仔细竖耳倾听着来自周围的动向,不过很可惜的便是,对方就像是一只猫一样,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根本找寻不到踪迹。

  站在原地,紧了紧手中的妖刀村正,步伐也缓慢的挪移着,警惕四周。

  咻!咻!咻!

  下一刻,破空声乍响,脑后生风。

  雅昭几乎是同一时间的转身,抬手,将打刀斩了出去。

  锵!

  迎面而来的狂风,吹起了额前的发丝,刀刃与千本碰撞出火花,在夜间闪耀星火,也将其再次击飞出去!

  蝶面不改色的看着无功而返的千本,没有任何的迟疑,再度从腰间抽出数枚暗器,飞快移动步伐,将其甩了出去。

  咻!咻!咻!

  暗器犹如毒针箭雨,铺天盖地。

  雅昭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暗器围剿,就仿佛是一个活靶子一样,步入绝路,然而他却丝毫不慌,冷静沉稳的看着暗器的轨迹,动作灵巧且流畅的转身。

  简单的挥刀,干脆的斩击,击飞了暗器,每一次的防御都仿佛是极限,看起来也令人心惊胆颤。

  不动则已,动如惊雷。

  “他是怎么做到的……”

  蝶见此一幕,也是略有吃惊。

  投掷出去的暗器,每次都仿佛可以命中,然而每次也是就差那么一丝丝的距离,却被突然延伸出来的打刀拦截击飞。

  一次两次或许可以说是巧合,那么三次四次,无数次,那只能说对方的反应速度实在是太过逆天了!!

  这种招数对他没有用……

  蝶心情沉重,也有些挫败了,没想到她一出山就碰到了这么一个硬茬子!

  可恶,如果平日里再多努力一些,也不至于连个无名之辈都解决不了!

  还是太过于年轻,且没有几次生死搏杀经历的蝶,突然有些心生懊恼和自责,目光死死盯着雅昭,将满腔的怒火通过投掷暗器一股脑的宣泄出去!

  密密麻麻的千本,在夜里闪耀白光,犹如毒蛇吐信的‘嘶嘶’声不断响起。

  锵!锵!锵!

  打刀挥舞的密不透风,步伐犹如在刀尖上跳舞,精准,干脆,一一击飞。

  雅昭面色冷漠,认真的应对着来自暗处的袭击,也并不知晓对方的心里路程,如果他知道某个阿蝶姑娘已经开始怀疑起了人生,想必会立即施展嘴遁之术,彻底使其疯狂恼怒,直到失去理智。

  咻!!

  又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暗器袭杀。

  雅昭几乎是在倾听到声音的同一时间,立即同步转身,而后挥刀。

  锵!!!

  磨砂之音乍响,刀刃与千本碰撞,一缕火花四溅,明晃晃的火光闪耀,也突然在前方倒映出一双冰寒的眸子。

  四目相对,雅昭的眼神也愈发冰冷。

  二人眼神交汇,饱含杀意。

  蝶看着此时做出挥刀姿态,空门大开,且露出弱点雅昭,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便将手里剑也刺了出去。

  雅昭冷眼看着她,单手握刀,左手也迅速握在腰间的胁差之上,准备抽刀!

  手里剑细长且锋利,犹如黄蜂尾后针,握柄处还镶嵌着一串红绳,风铃晃动,发出了动人心弦的悦耳声音。

  ‘叮铃铃——’

  犹如魔音贯耳,令人头脑昏沉。

  雅昭呼吸一窒,精神恍惚了一下,挥刀的速度也变得迟钝了。

  ‘死!!!’

  蝶漆黑的眸子里闪过异彩,抓住了机会,锁定了雅昭的心脏,身影轻巧无声,手里剑也狠辣的刺了出去。

  飒!!!

  人影交错而过,一脚踩在地上,脚下的尘土飞扬,衣角也被狂风吹起。

  蝶站在原地,缓缓直立起身,目光直视着前方的竹林,手里剑的刃牙沾染了血迹,开口道:“你已经输了……”

  话音未落,然而在下一刻,她绑着辫子的头绳,却突然断了。

  修长的发丝凌乱飘扬,红色的头绳飘荡落在地上,令她神色一变。

  转过身来,看向那个背对着自己的剑客,眼神中也充满了不可置信。

  皎洁的月光洒在大地上,影子被拉长。

  雅昭赤着脚踩在地上,一手握着妖刀村正,一手握着锋利的胁差之刃。

  胁差刀刃上尚且残留着一缕发丝。

  面不改色的转过身来,脸上的神色也充满了冰冷。

  实在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受伤了。

  嘀嗒,嘀嗒……

  鲜血顺着手指低落在地上,与泥土掺杂。

  低头看了一眼左肩的伤口,衣服被对方的手里剑划破,血色也从伤口中蔓延出来,语气低沉道:“做的不错啊,忍者。”

  对方是第一个让他受伤的人,还是个女人!

  虽然伤势并不严重,只能算是磕磕碰碰的轻伤,但也打破了他的无伤记录。

  上次受伤,还是被忍者的狗给咬的。

  忍者这种行业的人,果然跟他犯冲!

  换句话说,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一心这种级别的剑客,恐怕也就只有藏在暗中的忍者才能令他受伤了。

  蝶面色有些复杂,看了一眼自己散落的长发,还有些不可思议,“你是怎么破解我的幻术的……”

  明明都已经中招了,为什么……

  下一秒,雅昭突然朝她吐了吐舌头。

  理所应当的,他也不是在扮鬼脸。

  惊愕过后,蝶也得到了这个答案。

  “使用疼痛来让自己清醒么……”

  蝶的神色变得肃穆,握紧了手里剑,“真是个棘手的敌人。”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蝶将自己的辫子迅速扎好,再次做出了攻击的举动,她要认真了。

  眼神冰冷道:“我会的幻术多的是,你又有几个舌头可以咬?”

  “嗯,的确是令人感到头疼啊……”

  雅昭面色沉重,也有些为难了。

  不过在嘴遁上他可从来没有落入下风过,旋即将打刀指着她的面容,“下一次斩的可就不是头发了!忍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