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滚动在地上,闷哼一声,狼狈不堪。

  身体上也沾染了雪花与血迹……

  内府武士头昏脑胀,惊骇不已的抬头看向前方,一个魁梧的大汉,持刀走了出来,漆黑的眸子透漏着杀意。

  刀刃上沾染了血迹,随着步伐的移动,在洁白的雪地里留下一条痕迹。

  “不要过来,求求你,我不想死……”

  内府武士倒吸一口凉气,面露惊惧之色,疯狂的摇着头,手忙脚乱的后退着。

  直到现在,他的脑子里都还是一团浆糊,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他和其他的同伴们之前还在畅所欲言,结果在下一秒钟,对方突然间就冲了进来,犹如疯子一样,一言不合就砍死了他的同伴。

  鲜血飞溅的哪里都是,他也被直接给吓傻了。

  对方砍人也都跟切瓜砍菜一样,过程中一句话都不说,就是一顿硬砍!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猛的人!

  枭神色淡漠的看着他,步步逼近。

  内府武士一把鼻涕一把泪,连滚带爬的后退着,想要拉开距离,紧接着身子一顿,背后突然间撞到了什么硬物。

  等等,那个杀神的视线也转移了……

  似乎是一种看到熟人的眼神!?

  武士惊愕不已的回头望去,首当其冲的,看到了一把染血的刀,上面布满了猩红色泽,冒着热气,已经出现了冰霜。

  再次抬起头,便又看到了一双漆黑的眸子,脸上的神色也是无比的淡漠。

  那是刚刚杀过人的眼神!!

  内府武士心中一惊,“你……”

  噗!!!

  话音未落,迎面的一刀斩了下来,速度快如闪电,眼前也是一黑。

  刀刃从脖颈上切割而过,内府武士的头颅横飞了出去,又再次滚回了枭的脚下,一张脸上还写满了错愕。

  洁白的雪地里,留下一行猩红痕迹。

  血液喷溅,无头的躯体重重倒地,抽搐了几下,归于平静。

  雅昭面色冷厉的收回了妖刀村正,理直气壮道:“头一次碰到不怕我的。”

  真就硬往脸上撞么?

  “……”

  枭一阵哑口无言。

  这是怕不怕的问题么?

  人家只不过不小心碰了你一下,你直接把人头给砍了……

  低头瞥了一眼脚下的头颅,对方瞪着一双眼睛,有些死不瞑目。

  枭也是毫无怜悯之心,觉得他活该。

  乖乖的待着不动,让他杀了不就行了?就非得后退,送货上门。

  最后也只是换了一把刀来斩首而已。

  原因,死于【硬送】。

  “枭,你的速度不慢啊,竟然只比我慢了那么几秒钟。”

  雅昭擦拭了一下刀刃上的血迹,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枭眯了眯眼睛,突然察觉到了某种攀比语气,语气低沉道:“下一次,我绝对会比你更快。”

  “那可不一定。”

  雅昭丝毫不在意他的自信,因为在砍人这方面,他已经砍出了经验,砍出了精髓,完全可以做到一石三鸟。

  两人在冰天雪地里,前一秒刚杀完人,后一秒就开始谈笑风生,这场面,逮谁看见谁不怕啊!!

  然而偏偏就是有一些愣头青存在。

  一伙跟之前那两波武士一样,负责看守粮仓的武士众,察觉到了外面的异常,不顾外面的天寒地冻,纷纷探头出来观望。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竟然有敌人杀过来了!?

  而且神不知鬼不觉的已经斩杀了他们两支队伍!?

  内府武士面露震惊,脑海中的第一想法也很真实,想要推卸责任。

  孤影众是做什么吃的?

  为什么敌人都打到家门上了,也没有进行任何的通知?

  而且这两个家伙是从哪过来的?苇名众里似乎也没见过这两号人吧!?

  更何况对方似乎是顶着风雪而来?

  这也太猛了吧!!

  内府武士惊疑不定,看着一团耀眼的火光,空气中也隐约弥漫着一股烤肉味。

  他们感受着外面的天寒地冻,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也有些头皮发麻。

  这么大的风雪,出去吧,不一定能打过这俩猛人,而且很有可能会被冻死。

  不出去吧,也不合适,说不定还会被大将视为叛逃,而后被当场斩杀!

  要是粮仓被烧了吧,没有了吃的东西,他们似乎也只能等死……

  进退两难……

  内府武士仅仅一个瞬间,便头脑清晰的联想到了种种的可能性,最后一咬牙,一跺脚,抽刀出鞘,冲了出去。

  “混蛋!!竟然敢入侵我们的驻地!”

  一伙内府武士冲出了帐篷,大喊大叫,又惊醒了其他的人,一波又一波的人马,纷纷上前包围了雅昭与枭二人。

  看上去少说也有百人在这里!

  至于其他的人,听到消息也会赶来。

  雅昭面对着众人的围击,丝毫不慌,冷眼凝视着哆嗦着打摆子,甚至就连武士刀都握不稳的众人,更是有些想要发笑。

  若是这些人在这种情况下跟他战斗的话,别说什么内府武士大将了,就算是再多来几个,把他们都绑在一块,也都不够他一只手揉捏的!

  手被冻的青紫一片,身子骨哆哆嗦嗦的,连刀都握不稳了,风一吹,就想要倒在地上,你们还能发挥出几分实力?

  这场风雪对他来说,简直是如虎添翼啊!!

  原来我们苇名人(自己)这么强?

  雅昭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另一项优势,那就是在别人打不了地方,跟他们打!

  还用什么火铳?还用什么剑术?

  他现在赤手空拳都能捶死几个大将。

  枭也冷眼凝视着众人,也看到了他们在风中凌乱的样子,双方还没有真的动刀动枪,人就已经快要被冻死了……

  自然灾害叠加的负面buff真的猛!

  雅昭几乎可以想象的到,对方的血条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着。

  “怎么样?要不要比谁杀的更多?”

  雅昭突然间来了兴致,凝视着面色苍白的内府武士,进行了提议。

  “我们的目的只是为了火袭粮仓吧?”

  枭眯了眯眼睛,瞥了他一眼,问出了灵魂一问,“你真的理解了什么叫做‘袭’么?而不是死战?”

  “都一样。”

  雅昭理直气壮的回了他一句。

  手持妖刀村正,凝视敌人,不想放过痛打落水狗的难得机会,“等我斩了他们,没有人再去阻挠我,一样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反正火袭粮仓的谋划,最终也都只是为了剿灭内府,那么为何不趁着这个大好时机,多斩几个人呢?

  为什么不呢?薄井右近?

  “言之有理……”

  枭沉默了片刻,也无言以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