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第174章 罪业又加重了

小说: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作者:灰白橘子 更新时间:2021-01-14 19:39: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是的吧?”

  雅昭看到沉默的枭,脸上的笑容也愈发灿烂了,凝视着周围的敌人,继续提议道:“所以说,是否要来比试一下呢?”

  盛情的邀请着对方。

  一个人斩杀的速度,总是比不上两个人的,趁着内府的驰援未到,先减少一些敌人的数量,然后再放火开溜。

  然而枭却是意不在此,对于不必要的争斗根本不感兴趣,身为一名忍者,遵循戒律的他也并不想冒险,只想一心完成任务,而后全身而退。

  因为在这种环境下受伤,真的很难医治,尽管对方极力推销过医师道玄的妙手回春,但是他的性格便是如此,纵然是雅昭的口才绝佳,也无法去更改他的想法。

  “剩下的人交给解决好了。”

  枭漆黑的眸子透漏着淡漠,看着周围的敌人,“我去放火烧粮仓,等你解决了这些人,我们也是时候撤退了。”

  说完,不给雅昭任何反驳的机会,纵身一跃,离开了这个并不严密的包围圈。

  目视着枭的离去,雅昭也是有些无所谓了,回头看着这些内府武士,握紧了妖刀村正,“看来接下来只有我一个人陪你们较量了,可不要被打的哭鼻子啊,武士。”

  “你……你……阿嚏……”

  内府武士闻言大怒,想要反驳什么,却被寒风冻的口齿不清,打着喷嚏。

  “保护粮仓才是最重要的!!”

  终于有人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众人闻言后也立即转移了视线,将目标锁定在枭的身上,没有丝毫逗留,纷纷追了过去。

  雅昭也并没有前去阻止他们。

  而被打断了燃火之要事的枭,自然也是勃然大怒,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了,握着太刀就杀入了人群。

  “既然你们想死,那便怪不得我!”

  枭漆黑的眸子里透漏着杀意,犹如盛怒的狂狮,一刀一个小朋友。

  内府武士又惊又怒,也充满了惧怕。

  “我不是都说了么,先把敌人砍翻在地,一切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雅昭淡然一笑,看着他偷鸡不成蚀把米,也重新将目标转移在了诸多武士身上。

  “让我们开始吧!!”

  眼神变得冷厉,脚下一蹬地面,手中握着妖刀村正,也冲杀而至。

  “戒备!!!”

  内府武士怒喝一声,改变了阵型。

  然而由于风雪对人体的影响实在太大,不少人只是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就感觉要被冻僵了。

  他们移动的速度还是太慢,刚刚才开始动身,雅昭便已经杀入了人群之中。

  凶残的一刀斩出!

  便夺走了一条性命。

  寒光泠泠的刀锋锃亮,仿佛一层光滑镜面,在敌人躯体上划出一道致命伤口。

  鲜血喷溅在地面上,凝聚成霜。

  身法灵动,形如鬼魅。

  出刀的速度,时机,令人防不胜防。

  亦是犹如狼入羊群,大开杀戒!!

  二人接连不断的斩杀着敌人,内府武士也犹如鸡蛋碰石头,一触即溃。

  这些人平日里也都不会是雅昭的对手,更何况现在又被套上了一层致命的自然灾害,只能是犹如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心惊胆战,惊惧不已,与敌人打着打着,身边的人便已经莫名其妙的倒下了。

  回头一看,不是因为被敌人的杀气震慑的,而是实在无法忍受霜寒之气,被冻的躺在了地上,身体上青紫一片,布上了一层白霜,人还活着,魂已经快没了。

  内府的武士一经倒地,便犹如崩溃解体,面对风雪再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呼吸也变得薄弱了起来,气若游丝。

  噗!!!

  长刀灌入了喉头,从脑后突出。

  雅昭冷眼凝视着身前的武士,对方脸上虽然也有痛苦,很多的却是解脱。

  寒风凛冽,犹如刮骨钢刀,对于人体的伤害丝毫不下于雅昭给他们来上一刀。

  直接被杀死,反而是免于痛苦,若是像其他人那样,进退两难,活生生被冻死,那才是最令人难受的!

  一手摁在肩膀上,推了出去,抽刀。

  武士身形踉跄的后退了几步,喉咙上的窟窿也无法填补,喷溅出一条血箭,洒在了大地上,缓缓倒地。

  回头望去,四周横尸遍野,地面上也多出了许多的尸骸。

  不少的内府武士并非是死于他手,而是被活生生的冻僵了。

  面对着他与枭的入侵,原本无法抗衡自然灾害的内府武士,尽管内心一万个拒绝,却还是只能悲愤欲绝,生死看淡的跑出来进行抵抗,看似悲壮,实则不然。

  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

  要么被杀气,要么被处死,要么侥幸活着而后被饿死……

  前后左右都是死!

  哪怕是有人因为胆怯而逃跑,侥幸活命,但等到粮仓一烧,上千人的口粮化为灰烬,他们一样要死,除了饿死以外,很有可能还是在事后死于惩戒。

  带罪之身,那可就更惨了!

  到了那个时候,不仅他们得死,他们的家人也会遭受牵连。

  既然到头来都是个死,那还不如被敌人杀死,至少这样听起来也要让人容易接受一点,算得上是真正的战死沙场。

  面对着强大的雅昭与枭,步入绝境的内府武士心里头跟明镜似的,也明白根本就没有退路可言,在这种情况下,敌人逼得他们退无可退,那便只能够一往无前的上来对砍!

  若是其他人,面对这种鱼死网破的场面,心里头可能会有些小慌,然而雅昭却是并不慌乱,反而是愈发的沉稳冷静。

  一刀斩出,鲜血飞溅。

  两刀斩出,头颅翻飞。

  三刀斩出,魂归天外。

  犹如砍瓜切菜,干脆利落,丝毫没有多余的一刀,面对着癫狂的内府武士,雅昭的选择是,变得比他们更癫狂!

  来啊!承受伤害啊!

  你们根本没有资格跟他讲互相伤害!

  双方战成一团,武士众疯了一样的嘶吼呐喊,足足砍了将近三分钟,手都酸了。

  随着最后一名武士倒在地上,周围亦是血流成河,风一吹,冻结成一片红霜。

  雅昭立足于原地,额前的一绺发丝凌乱,冷眼凝视着周围,再无一人存活,手中妖刀村正也愈发的猩红妖艳。

  擦拭了刀刃上的血迹,淡然道:“已经全部倒下了么?”

  他才刚刚开始感觉到一丝热意啊。

  “我的罪业,又加重了……”

  枭踩着一具具尸体走了过来,脸上的神色明暗不定,手中提着一颗头颅,太刀也是沾染了血迹,背后的谷仓之中,也有一团火焰徐徐燃烧了起来。

  随手将头颅丢在了地上,滚动一圈。

  灰烬烟雾与霜寒结合,又冷又热。

  冲天而起的大火,熊熊燃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