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24 20:00:43
2022-05-24 20:00:44
2022-05-24 20:00:45
2022-05-24 20:00:46
2022-05-24 20:00:47
2022-05-24 20:00:48
2022-05-24 20:00:49
2022-05-24 20:00:50
2022-05-24 20:00:51
2022-05-24 20:00:52
diff pid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网络小说 - 第281章 苇名众来了,那就请降吧(二合一) - 51小说网
  他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大笑,下一秒就痛失了一队孤影精锐,不仅如此,就连不死之力也没希望了。

  老天爷是不是在玩他?

  本来还打算仰仗着这股异端之力,组建出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队伍,立下大功,甚至是滋生出强大野心,将某人取而代之!

  没了,一切都没了……

  人生的大起大落,转眼一切都成空。

  不仅没了,不小心在苇名弄死了一队精锐的孤影众,他还得遭受来自本部的惩罚。

  军功还没立,头衔倒是有点保不住了。

  泉江皓月捂着心脏,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没过去。

  赤备众看着备受打击,心如死灰的副帅,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总不能当着面说上一句,副帅大人不用气馁,人生本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的。

  对方眼下正在气头上,上一秒说出这句话,下一秒怕不是就被拉出去砍了。

  孤影众也低下头去,沉默不语。

  缓了好久的时间,让自己缓冲了过来,泉江皓月面色苍白的立稳身子,揉了揉眉心,闷声道:“不过是虚无缥缈的异端之力罢了,既然没有办法寻找的到,那就不找了!!”

  双目充血,布满了血丝,“什么异端之力!什么诡异之力!假的!都是假的!!呵呵,哈哈哈哈……”

  众人大惊失色,连忙紧张的出声安抚一句,“副帅大人冷静啊!”

  泉江皓月却不管那么多,双臂展开,作出抱拢天地之姿,意气风发的怒吼道:“我有赤备军,所向披靡!!”

  “敌人已经斩了好几员大将了……”

  有人闷声回了一句。

  泉江皓月呼吸一窒,继续嘶吼道:“我有威力足以崩山的火炮!断金碎玉,寸草不生!!”

  “敌人说不定已经有了不死之身……”

  “……”

  泉江皓月额头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齿道:“我们是内府,战无不胜!!”

  “听说敌人已经快打到家门口来了……”

  “我……说话的是谁!?究竟是哪个混蛋!给我滚出来!!”

  组织不出言语的泉江皓月顿时怒了,咬牙切齿,回头死死盯着众人,大发雷霆。

  赤备军唯唯诺诺,不敢吭声。

  孤影众也低垂着头,好半天这才磕磕绊绊的说道:“其实还有一个坏消息……”

  还有!?

  泉江皓月面皮一抖,眼皮乱跳。

  好不容易才压下了心头的怒火,他挤出了一丝勉强笑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讲来听听!”

  没有什么是比刚才那一件事更坏的了,不气,不气,他不气……

  “我在来的路上碰到了一支浩荡的队伍,约莫有八百人以上,将领从头到尾数不清,旗帜是新制的苇名旗子,装备精良,战马健硕,领头的一人有些眼熟。”

  孤影众语速极快的进行汇报,“一开始那支队伍的来历我还不是很确定,但是后来入了城,我找过一些居龄在八年以上的武士众询问了一下,这才得知了那人的信息,是叫做苇名一心的武士,后来我整合了所有讯息,这才确定了一件事!”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神色中,孤影众抬起头,语气肃穆道:“苇名众在向主城逼近,而且马上就要到了!!”

  “……!!”

  泉江皓月呼吸一窒,翻起白眼,头重脚轻的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副帅大人!!”

  赤备军大吃一惊,连忙上前搀扶。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说……”

  泉江皓月神色阴沉,呼吸变得急促,有些怀疑人生的看着他,“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做什么!?你耽误了本帅这么久的时间,而且还把老子当猴耍!!!”

  双眸血丝遍布,从地面上缓缓起身,看着这个猪队友,透漏着无边杀意。

  孤影众呼吸一窒,连忙解释道:“副帅大人息怒,我觉得区区的苇名众,都只是一些乌合之众罢了,所以才按照前后顺序将事情告知于您,更何况还是您让我先讲的好消息……”

  “你这个混蛋!!!”

  泉江皓月一把抽出旁侧的武士刀,在赤备军震惊的神色中,怒火冲天,朝着对方砍去,“别拦我,让我斩了他!!”

  孤影众大惊失色,也连忙直立起身,愤怒道:“我可是本部派遣而来的内大臣亲信斥候,也是功臣,你不能杀我,否则你就是忤逆叛变!泉江皓月!你敢!!”

  “……!!”

  泉江皓月神色扭曲,手都在抖。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神色中,他低垂着头,沉默良久,这才露出了一双饱含杀意的眸子,“我今天必杀你!!”

  脚下一踏地面,木板炸裂,在孤影众惊愕的神色中,一刀斩出!!

  噗!!!

  头颅飞了出去,滚动在地上。

  血液喷溅在了地板上。

  在赤备军震惊的神色中,泉江皓月面无表情的握着染血长刀,擦拭了一下脸上的血迹,“没有人可以威胁的了我。”

  回头看着众人,刀尖指着他们,语气冰寒道:“这个功臣只是意外身亡,你们应该也看到了!”

  “明白!!”

  赤备军匆匆瞥了一眼地上的无头躯体,眼神也变得坚定。

  “大人,接下来怎么办?”

  赤备军询问了一句。

  “开城门!!”

  泉江皓月语气平静。

  “现在就迎战么!?”

  赤备军大吃一惊。

  “请降!!”

  泉江皓月语气坚定。

  “哈啊!?”

  赤备军人都懵了。

  “没有了孤影众,火炮根本无法抵达苇名,现如今唯有请降了。”

  泉江皓月语气平淡,仿佛在讲今天晚上吃什么一样。

  瞥了一眼众人脸上的震惊神色,“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我们若是真的投降,远在故乡的家人肯定会受到惩罚的。”

  赤备军语气低沉。

  其余人也都是神色阴沉。

  “我当然知道。”

  泉江皓月面色平静,狞笑一声,“所以说,才要‘投降’啊!不‘投降’,又怎么会有胜算!”

  赤备军恍然大悟,“明白了。”

  “都去准备吧!!”

  泉江皓月背过身去,看也不看行动起来的赤备军,抬头凝视着外面的天色,感慨道:“真美的风景啊……”

  可惜,马上就要被毁了!!

  ……

  苇名众的队伍从鬼庭山脉出发,眼下已然是来到了距离苇名主城不远的位置,在一处合适的地点安营扎寨。

  苇名一心身穿精良具足,腰间挎着一把野太刀,正在主帐端详着地形图。

  旁侧便是诸多的高层,鬼庭雅孝,雅次等人,就连出山的阿蝶姑娘也在其中。

  “一心大人,弓箭手与火枪手已经准备就绪,就等您发号施令,开始攻城。”

  藤原宁次从帐外走了进来,进行了汇报。

  每次与敌人交汇血战,弓箭手与火枪手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特别是在这种攻城战中,就更加少不了远程攻击的手段。

  说话间,他旁侧也站立着一名武士。

  头戴阵笠,身穿胴丸,腰间挎着一把武士刀,甲叶铁片连缀紧密,一条手臂仿佛是没有皮肉的骨骼,折射着金玉之色,正是装配上了忍义手的午马尾门。

  此时的他不再缺少手臂,还拥有着强大的力量,因为忍义手不仅坚韧,而且还可以使用各种机关暗器,得此助力之后,他整个人也显得意气风发,准备在这一战中打出风采,立下赫赫战功,升职加薪。

  “攻城之事,不必心急。”

  越是到了关键时刻,一心反而是变得稳重了起来,目光从地形图上一扫而过,深思熟虑道:“此时我们苇名众大军压境,内府军想必也已经察觉到了动静,也开始谋划计策了,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使用各种手段来与我们开战。”

  作为主攻方,他们根本不能够心急,因为苇名主城磅水而居,是在大山之中开辟出来的天然关隘,跟寻常平坦路径上的城池也并不相同,属于易守难攻。

  身为守城的一方,内府的远程的手段自然也很重要,苇名众也不可能一股脑的冲杀过去,被敌人当作是活靶子一样乱射,那样只会得不偿失。

  他们最想看到的,其实还是内府军敞开主城大门,冲过来与他们进行近战,比拼近身搏斗的本领,现在的苇名众自诩不会逊色任何一支精锐队伍,更何况他们队伍里的强大将领,人数也的确是挺多的。

  “枭不是已经前去通知雅昭了么?从正丰寺庙到我们这里的根据地,仅仅只需要半天的时间罢了。”

  鬼庭雅次开口进行了提醒,又说道:“等到雅昭与我们会晤之后,再细做打算也不迟,内府的赤备在得知我们的消息后,也肯定会慎重的商议对敌之策。”

  “嗯,如此甚好。”

  一心点了点头,露出了笑容。

  正当众人准备继续进行商议时,负责探查内府情报的苇名众斥候,却突然间匆匆忙忙的闯了进来,口中高声喊着,“一心大人,有突发状况了!”

  在众人疑惑的神色中,苇名众斥候半跪在地上,微微喘息,说道:“苇名主城突然打开了关闸正门,许多的内府军已经出城了,就连泉江皓月也在其中!”

  “什么?出城了?现在就敢跟我们开战么?”

  一心等人先是一愣,还有些不可思议,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内府占据着易守难攻的天然关隘,若是只守不攻,等待本部援助,那么就相当于是一个坚硬的乌龟壳,苇名众一时半会肯定也拿不下对方,拉锯战对于双方都有不利,但内府军还是有一定胜率的。

  但是眼下对方竟然公然放弃了优势,选择与他们硬碰硬,那还真是瞌睡了送枕头,对方也是自己主动找死!

  一心脸上露出了笑容,看了一眼众人,“看来是我有些高估他们了,这位新来的副帅大人,不会还真将我们当成了一群乌合之众了吧?”

  鬼庭雅孝等人亦是有些半信半疑。

  他们的敌人不会真的有这么憨吧?大好局势还没开始,这就开始硬送了么?

  “大人,就由我带领队伍前去迎敌,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鬼庭雅孝二话不说就站了出来,主动请缨,打算在立下战功的同时,也给予赤备军一记重击,让他们长点记性。

  “一心大人,我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志村善友面色凝重,刚想说些什么,但是在诸多高层的注视之下,还是改口说道:“既然要与之开战,那么便要一鼓作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他们!”

  一心也再次沉思了起来,也觉得这里面可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还没等众人有所动作,外面便又传来了一阵急报,又一名苇名众斥候从前线极速的赶了回来,闯入了主帐,半跪在地上汇报道:“大人!事情又有变化!那些大门敞开的赤备军,并没有下山与我们进行交锋,反而是在城墙上扯上了白旗,就连那些赤备军也都是人手一条白布……”

  在一心等人惊愕的神色中,苇名众斥候面色古怪,“他们似乎是投降了!!”

  “什么?投降了?”

  苇名众高层大为吃惊。

  就连一心都有些被惊呆了。

  开什么玩笑,敌人这又是在搞什么战术?他们刚才还以为马上就要开打了,结果对方突然间来了个神转折,投降了?

  哪有这样的人?对方不是内府军么?怎么会轻易的就投降?你们不是武士了?

  赤备军虽然也曾有过不少次战败的黑历史,但也都是与敌人厮杀过后,才被击溃逃窜的,与其说是被迫投降,还不如说是敌人艰难取胜。

  不说远的,单凭前阵子的苇名众与内府军一战,若非是大雪封山,占据天时地利,后有雅昭带队背刺,火袭了粮仓,谁胜谁负还真不一定!

  支部的武士大将与武士众都顽强抵抗到战死沙场,风骨犹在,比那些人还要强悍的赤备军精锐队伍,会主动投降!?

  道玄面露思索,“我觉得他们肯定是在采用缓兵之计,那个泉江皓月能屈能伸,还真是不简单啊……”

  小不忍则乱大谋,对方很有可能便是借助投降的名义,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一心眯了眯眼睛,语气平静道:“接受他们的投降,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鬼!一有动静,全部斩杀!!”

  面色冰冷,充满了铁血的气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