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昭并未在意泉江皓月的想法,因为他的确是没打算再让对方活着下山,扭头看着仙峰寺的寺庙,也不想再继续停滞不前,带领众人朝着前方走去,“和尚,想要活命的话,就让开去路吧,我们也并不想跟你们为敌,只是有要事相商。”

  僧人看向想要硬闯山门的一行人,神色肃穆,摆出了拳法的架势,说道:“守住山门是我的职责,诸位施主若是想要通往仙峰寺,必须要跨过我这一关。”

  “想要破釜沉舟的拼死一搏么。”

  雅昭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只可惜,你不是破戒僧。”

  飞猿眼神一冷,从背后抽出了斧头,便打算直接教他做人,硬闯山门。

  飒!!

  下一刻,薄如蝉翼的短刃从暗中激射而来,划破了气流,直指飞猿面门。

  飞猿步伐一顿,察觉到了异象,面色微变,手中斧头姿势变换,一通乱舞。

  锵!锵!锵!!

  火花四溅,迸裂而出。

  飞猿将暗器尽数弹反,冷眼凝视着前方,却并无发现一人。

  神色冷厉,沉声道:“是谁!?”

  飒!!

  无人应答,暗器再次投掷而出。

  飞猿面色一沉,脚下一踏地面,迎着暗器的方位逼近过去,手中斧头大开大合,宛如螺旋一般将暗器弹反出去。

  暗器的投射突然停滞,飞猿也停下了前行的动作,迟疑的环顾四周,目光深沉,他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

  对方好似也察觉到了飞猿是个棘手的角色,便将目标转移,盯上了人群中最为显眼的一人。

  飒!!!

  又是纤细到不可被察觉的峰尾针被投掷而来,通体的色泽呈墨绿色,淬了毒!

  雅昭立即察觉到了目标是自己,站立在原地没有丝毫动作,在峰尾针即将抵达到他的面容之际,从腰身处握住胁差之刃,持在身前,刀柄左摇右晃。

  锵!锵!锵!

  胁差之刃的刀柄宛如坚石一般,将迎面而来的峰尾针弹反而出,落在地上,亦或者是刺破树木,入木三分。

  “可恶!敌人在哪里!?”

  “不敢现身,只会暗中偷袭么?”

  “是忍者么?仙峰寺还有忍者!?”

  被作为目标的雅昭还未说些什么,身旁的苇名众便勃然大怒,走上前来,护在他的周身处,怒气冲冲的看着四周。

  雅昭眉头一皱,凝视着前方的无人之地,若有所思。

  因为就在暗器投掷而来的时候,他的第六感也清晰的察觉到了微弱的呼吸声,由于间隔距离有些遥远,只是在投掷暗器,所以他也不能够第一时间就锁定目标的位置,似乎是只有在对方移动或者是动手的时候,才会暴露出自己的位置!

  月隐糖么?侏儒忍者,乱波众。

  雅昭眯了眯眼睛,冷静的提醒道:“不要大意了,敌人是会隐身的忍者。”

  “隐身!?”

  “仙峰寺的异端之力么!?”

  苇名众暗自心惊。

  飞猿也眉头紧锁,仿佛是回忆起了什么,平静道:“原来如此,是月隐糖么?”

  身为忍者,曾经在黑暗中浪迹,也在许多黑市里见过一些见不得光的交易,其中似乎就有着倍受忍者亲赖的奇异之力,月隐糖。

  只要含在口中咬碎,就可以获得隐身和收敛气息的力量,刺杀隐匿事半功倍。

  只不过由于价格昂贵,数量稀缺,供不应求,他也从未购买过那种东西。

  怪不得他刚才察觉到不到任何异象,原来敌人是食用了月隐糖的忍者。

  可恶,这些家伙还真是有钱啊……

  飞猿心中燃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大家都是擅长刺杀与隐匿的忍者,比拼的就是各自的技艺与本领,你现在临时磕药又算是什么本事?有本事真刀真枪的硬刚啊!你在暗中阴嗖嗖的怂个篮子?

  自从他在老僧弥至真那里得到了一半的秘闻,就对仙峰寺的隐秘之事很好奇,他离开菩萨谷的那段日子里,也并不只是在四处奔波,同时也在打探着有关于仙峰寺的事情,并且得到了一些消息与传闻。

  月隐糖似乎是仙峰寺所提供的,再加上现在同样有使用月隐的敌人,这也让飞猿愈发确定了这些跟仙峰寺有关系的忍者,曾经或许参与过不少的掠夺人口事件!

  至于他们掠夺人口做什么,恐怕只有亲手揭开幕后真相才能够知晓了。

  暗器的投掷没有威胁到飞猿与雅昭,对方似乎也识趣的停下了攻击。

  守门的僧人神色微变,回头凝视了一下身后的暗处,又看着雅昭等人,肃穆道:“还请速速离去吧,否则那些刽子手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听到他的劝告,雅昭反而觉得这个僧人并非是那么的不近人情了。

  怪不得对方会被调遣过来看守大门,原来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家伙啊。

  雅昭瞥了他一眼,淡然道:“不必为我们担心,苇名众可不仅仅是只有这么一点实力,倒是你,现在选择离去,我们便不会对你痛下杀手。”

  别人好言相劝,他们虽然并不接受,但也不是没有人情味。

  泉江皓月惊疑不定,看着四周。

  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是有敌人么?敌人又在哪里……

  泉江皓月感觉自己两眼一抹黑,也有些迷茫了。

  下一刻,他突然间察觉到了一股气息,扭头望去,却并没有看到人。

  是会隐身的忍者么?

  倒是跟孤影的敛息忍杀术相仿,只不过似乎要更加方便一些,也不需要修炼。

  泉江皓月目光一凝,没有做声。

  那股气息从后方直入,迅速掠过了苇名众,一抹寒光乍现,直取身穿红色大铠的将领首级!!

  飒!!

  脑后生风,头戴阵笠的矮小身形显现,手中的匕首宛如毒蛇吐信。

  雅昭回头瞥了一眼出现的乱波众,神色淡然,无动于衷。

  说时迟,那时快,旁侧的午马尾门面色冷厉,拔刀出鞘。

  锵!!!

  火花四溅,一刀斩飞了匕首。

  不等面前的侏儒忍者变色,午马尾门便探出了义肢左手,一把拽住他的胸襟,猛然一个过肩摔,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噗!!”

  口中喷薄出血色,一头磕在地上,令颈椎断裂,侏儒忍者面露痛色。

  午马尾门顺势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任由对方剧烈挣脱也无果,双手高举起长刀,眼神狠辣的朝着喉头刺了下去!

  噗!!!

  一刀贯穿喉头,固定在了地上。

  血线喷洒,染红了沙尘。

  阵笠沿着地平线滚动几圈,犹如陀螺般打着旋停滞下去。

  午马尾门面无表情的抽刀,不顾脸上沾染的斑驳血点,擦拭了一下刀刃血液。

  “雅昭大人,让您受惊了。”

  午马尾门语气肃穆的说了一句。

  “没有的事。”

  雅昭摆了摆手,对方能够察觉到的动静,他自然也能够察觉得到,因为刚才那股令人作呕的杀意波动虽然来的突然,但却像是太阳光一般明显。

  只是他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鲁莽,在远程暗器投掷无果后,竟然还选择了冲入人群来刺杀他的骚操作,出其不意的进攻的确是能够让人闪了老腰,只不过对方挑选他作为目标,也实在是过于愚蠢。

  深深地看了一眼泉江皓月,收回了目光,他自然也知道对方在期望些什么。

  泉江皓月神色微沉,瞥了一眼地上被杀死的侏儒忍者,再次低垂下头去。

  苇名众经过短暂的慌乱后,也镇定了下去,看向侏儒忍者尸体的眼神也充满了唾弃和厌恶。

  “竟然选择刺杀雅昭大人么?”

  “这个家伙脑子怕不是坏掉了吧。”

  “还好有尾门大人在。”

  “那是当然了,尾门大人可是雅昭大人亲自挑选的近侍啊。”

  倾听着苇名众的话语,守门僧人脸上也露出了惊愕之色,看了一眼死去的侏儒忍者,神色深沉道:“竟然可以看破使用了月隐的忍者么……”

  “哼,月隐的效果虽然的确很强,但也要看什么人去用它。”

  飞猿冷笑一声,满是鄙夷。

  然而雅昭却从他的口气中听到了一些别的情绪,不禁哑然失笑。

  不得不说,有点酸了。

  “和尚,可还要拦着我们?”

  雅昭回头看着守门僧人,虽然他很欣赏这个家伙的品格作风,但对方若是一意孤行,那么他也只能够给予颜色了。

  守门僧人沉默了下去,看了一眼死去的侏儒忍者,沉声道:“你们虽然斩杀了一名乱波众,但却无法跟整个仙峰寺进行对抗,不过眼下单凭我的一番口头劝告,想来也是无法改变诸位施主的想法,既然如此,那么诸位就好自为之吧。”

  守门僧人眼看雅昭一行人态度坚决,也不想再去劝解什么,扭头转身便朝着仙峰寺的内部走去。

  目送着他的离去,雅昭也露出了一抹笑容,看也不看那具尸体,挥了挥手,“走吧,进去看看。”

  “是。”

  苇名众即刻点头作出回应。

  一行人跨越过了入寺难关,继续朝着前方走去,那个守门僧人虽说表面上是一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铁头娃样子,但真要见机不妙后,跑的还是挺快的,对方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刚跟上去,就已然看不见了他的踪影。

  走入了真正的仙峰寺区域,雅昭看着这一处人为开辟的山路,环顾四周,若有似无的便感受到了某种不怀好意的气息,淡然的一笑,“看来这些个仙峰寺的和尚,是真的不太欢迎我们啊。”

  “雅昭大人,那怎么办?”

  藤原宁次询问了一句。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以力服人了,想要获得同等对话的身份,便只有先给予对方压力,让他们产生痛处,甚至是失去一些什么重要东西,这样一来他们才会重视起我们,否则我们再怎么抱着友善态度,换来的也仅仅只是白眼与歧视。”

  雅昭语气平静的回答了他的话。

  “明白了。”

  藤原宁次点了点头。

  抬头望去,便发现周遭已然出现了不少的仙峰寺僧人,他们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持有刀枪棍棒,分明是一副来者不善,想要驱赶他们的样子。

  藤原宁次见此一幕,也立即从背上拿出了那把弓箭,握紧了它。

  不少的苇名众也都纷纷警惕起来。

  “这还真是‘夹道欢迎’啊。”

  飞猿眯了眯眼睛,来的速度这么快,都已经把他们给围上了么?

  “无妨,只需给予颜色便可。”

  午马尾门也摁住了刀柄,信心满满。

  “诸位,我最后再说一遍。”

  雅昭抬手吸引了僧人们的注意力。

  抬头看着对方,淡然道:“我们本无意与仙峰寺为敌,此次来访或有唐突,也未曾携带厚礼,但我们苇名众诚意满满,是抱着友善的态度前来拜访贵寺,亦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也希望诸位能够拿出友好态度,方为东道主的待客之道。”

  雅昭走上前去环顾四周,看着那些仙峰寺的和尚们,以一副友善的态度去洽谈。

  不过当他说完之后,那些人似乎并无所动,依旧是人均挂着一副苦瓜脸,也几乎没怎么听得进去。

  当发现其实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后,雅昭也无奈的摊了摊手,以一副惋惜的口吻说道:“当然,若是贵寺一再坚持与我们为敌,也还真是有些没办法啊,虽然结局会很可惜,但……”

  “我们也只能灭了你们了!!”

  态度猛地一换,眼神也变得冷厉。

  随着雅昭的言语落下,周遭的气场都仿佛发生了变化,狂风卷起落叶,地面掀起一层黄沙。

  仙峰寺僧人感受到了这股杀气与压力,亦是微微变色,震惊道:“这个人……真是好强的气魄啊……”

  “这个刽子手究竟杀过多少人!?”

  “有一千人么!?”

  “恐怕连佛主都不会去庇护他的。”

  僧人们有些惊疑不定,头皮发麻。

  其中戴着兜帽的和尚,盘坐在岩石上,双手合十,默念着经文,当感受到这股突如其来的气息时,也睁开了双眼,凝视过去。

  他的一双眼睛白茫茫的一样,没有瞳仁也仿佛没有聚焦,但却能够清晰的看出一个人身上的种种变化。

  当他凝视到雅昭身上时,他面色微变,冷汗直流,也豁然直立起身,有些不可思议,“怎么可能,一个人的身上,竟有如此多的复杂气息...”

  灰白的视线当中,也似乎是有着磁场波纹的传播与反馈,所有人都仿佛是化身为了雷达,反馈出了像素般的图画,每个人身上也有着清晰的颜色,那些苇名众的武士也人均都具备着强大的气息。

  那个持着斧头的忍者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寒意,以及那个左臂是义肢的武士,还有持着弓箭的人,他们也都具备着很强烈的反应,包括被锁链牢牢捆扎,不能动弹分毫的一人,气息也同样很强大。

  但是眼前的这个人,却与他们都不太一样,因为在反馈的画面可以看到,对方腰间的三把长刀,其中一把散发着幽幽的冷意,紫黑色的气息宛如一只峥嵘恶鬼,笼罩在他的身后,肆无忌惮的盯着所有敌人。

  而在他右侧的另一把黑红长刀,以及左手腕上的佛珠,却散发出了一团璀璨的凌厉白光,也仿佛是化作了一层蛋壳薄膜般,庇护在他的周身三尺,金色的锁链环绕旋转,更有一层层的法印在流转。

  如果说以上这两点都是借助外物,那么接下来所呈现的便是他本身所拥有的。

  在丹田的部位,拥有着仿佛是漩涡般的银白气息,可以随着呼吸改变形体,在刚刚施展出了杀意波动后,甚至是浑身上下都在高速流通着那股未知的神秘气息,也散发着强大的威慑力,霸气十足。

  红色的血气猩红杀意。

  黑紫色的不详鬼气。

  纯白炙热的降鬼之力。

  金色高深的佛法庇佑。

  以及银色的未知力量。

  有恶鬼,有佛法,有罪业,更有一处从未见识过的气息力量……

  实在是很难不令人去注意到他!

  兜帽和尚神色微沉,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连忙转身朝着大殿走去,这件事还是要汇报给长老们才行,那个武士绝对不是一般人,也不是普通僧众与乱波众,甚至是斗笠客所能够对付的强敌!

  对付这种人,想必唯有使用异端之力方可取胜了!!

  兜帽和尚的匆匆离去,并未引起太大的波动,因为所有人都被那个穿着红色大铠,模样冷峻的年轻人给吸引了注意力,根本就是无暇他顾。

  面对着雅昭如此强硬的态度,僧众们亦是感受到了压力,有些踌躇不定。

  雅昭冷眼凝视着他们,眼瞅着对方被自己的气势给震慑,神色也略有缓和,淡然道:“那么,谁来给我一个准确答案呢?究竟是打,还是迎我们进去?”

  和尚们对视一眼,有些左右为难。

  不过在下一刻,他们便不用去为难了,因为无数来自暗处的峰尾针被投掷而出,代替回答,宛如毒蛇吐信,梨花暴雨,铺天盖地的朝着苇名众袭击而来。

  一言不合就动手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也令苇名众有些措手不及,惊愕的凝视着密密麻麻,无处可躲的峰尾针。

  “神风!!!”

  冷厉的声音响彻,苇名众回头望去,便看到身穿赤锦纶之铠的雅昭背对众人,抽刀出鞘,迎着尖针暗器,挽刀一斩!

  飒!!!

  无边的狂风自地面而起,气浪翻涌,好似一道无形的三尺气墙,将迎面而来的峰尾针尽数抵挡在外,甚至是随着狂风的上涌而被卷入了其中。

  大风起兮,云飞扬。

  发丝凌乱,衣角翻飞。

  作俑者的神色,却是异常的淡然。

  苇名众眼前一亮,也不禁再次感叹这一招的强大!

  泉江皓月震惊的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

  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场面!!

  无数的峰尾针被狂风席卷破解,凭空停滞甚至是旋转摇曳起来,场面亦是令人震撼。

  就连暗中阴嗖嗖放暗器的乱波众也是齐齐变色,两条小短腿忍不住一颤,不可思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

  头戴阵笠,双臂环抱在胸前,携带着双刃刀的斗笠客,看了一眼场中,异于常人的眸子透漏出赤红,沉声道:“很强……”

  这似乎是大剑豪才会有的技艺,而且也并非是一般的大剑豪!

  斗笠客突然有些手痒难耐了。

  “看来你们已经做出了抉择。”

  雅昭保持着挥刀的姿势,释放出了小规模的三尺风墙,神色也充满了淡然,漆黑的眸子里变得狠辣,身形挪移,再次变换姿势,“可不要后悔啊!!”

  神风……

  脚下一踏地面,身形宛如陀螺般速转,同时高举起手中的妖刀村正。

  哗!!!

  抵挡了峰尾针的三尺气墙突然变换形态,狂风回流,气浪翻涌,气旋亦是拔地而起,形成了大规模的龙卷,掀起一层黄沙,石子,落叶,暗器,被包含在其中。

  在仙峰寺僧众们震惊的神色中,雅昭猛然停顿,一脚踏地,挽刀一斩,“龙卷!!!”

  飒!!!

  一股飓风袭来,狂风化作了毁天灭地的龙卷,随着速度的旋转,规模也变得愈来愈大,以碾压之势全速前行,所过之处,天翻地覆,树木亦是被拔根而起。

  仙峰寺僧众惊骇不已,凝视着近在咫尺的狂风,一阵毛骨悚然,“这是……”

  “天灾来了!!!”

  轰!!!

  龙卷风猛地碾压在前方,关口豁然间炸裂崩碎,木屑纷飞,碎石翻滚。

  无数僧众惊恐的呼喊,被卷入其中不可自拔,而后被狂风劲力旋转着甩出,从仙峰寺的山巅之上,被抛出万里之遥,划破长空,惊声尖叫的坠落在山谷之中!

  龙卷消散,满目疮痍,宛如老牛耕地一般,一路横推而过!!

  苇名众见此一幕,目瞪口呆。

  暗中的乱波众与斗笠客心中满是震撼,人都有点看傻了。

  泉江皓月亦是被震惊的怀疑人生。

  雅昭收起妖刀村正,抬起头,凝视前方七零八落的场面,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就在刚才,我又想到了一个新的招数,就叫做‘炙龙卷·不知火玄风’吧!”

  看着对方脸上露出的笑容,乱波众与斗笠客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