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村正可以斩人,也能够将敌人变为可怖的怪物,是一把极其邪门的刀。

  不死斩可以斩断不死,杀死所谓的‘神灵’,同时也能对招数的威力起到增幅效果,但碍于苛刻的拔刀条件,常人也根本就没有机会使用到它。

  玉佛明琉彻是一把拥有佛性的刀,可以斩鬼,同时也能够斩佛!

  幻影破戒僧的幻影灵体,并不是属于亡魂鬼怪之类的体质,同样也不是具备樱龙神力塑造而成的,而是拥有着一定佛性的虚幻体质,就像是佛堂香烛燃烧的云雾成精,所以能够很大程度上避免常规的伤害,毕竟烟雾本就是虚无缥缈的。

  对方刚才被一击摧毁了身躯,所重新组建而成的躯体,鬼面下的眼睛就像是燃烧的烛火,两肩云遮雾绕的烟雾,也很像是香堂里弥漫的香火。

  之前还没有怎么去注意,现在仔细的感知一下,雅昭也发现空气中若有似无的传出了一些烟火气息,而来源处正是幻影破戒僧的身上。

  对方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根燃烧的香烛,在没有燃尽之前,似乎也是在很大程度上不会轻易消散,更不会被常人打败。

  而且通过飞猿之前的讲述,在得知对方是刻意被仙峰寺遗留下来的‘瑰宝’,很大程度上也是具备着某种独特佛性,跟普通的化身分身也都会有些不太一样了。

  这或许也就是为什么眼前的幻影破戒僧,跟雅昭记忆中的那个家伙有些出入的原因了。

  因为这个家伙根本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破戒僧,他是一个冒牌货啊!

  真正的破戒僧,被灰烬团砸,被楔丸狂砍,吃灰,挨打,死于憋屈。

  虚假的破戒僧,烟火成精,胖揍飞猿。

  妖怪!吃我一刀!

  不过既然已经找出了对方的弱点,那么雅昭也不会再对敌人客气什么了。

  这可能就是刀多的好处吧,你不是人,我的妖刀斩不了你,那就算你有本事,你不是附虫者,不死斩对你起不了太大作用,那也的确是挺令人头疼的,但是我还有另一把刀,不论你是何种诡异的存在,我总是可以找到针对你的武器!

  就问你怕了么?

  幻影破戒僧头脑昏沉,从地面上站立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被撕裂的伤痕,烟雾就仿佛是缺失了一块似的,无论如何也都恢复不了之前的完整性。

  握紧了手中薙刀,抬起头,眼神冷厉的看着那名武士,包括他手中那把在他看来散发着浓白纯净光辉的长刀,也警惕了起来。

  他刚才也是有些大意了,万万没想到敌人竟然拥有能够伤害到他的力量,那一刀的锋芒斩在身上,让他的身体都变得有些溃散了,也消耗了许多的力量。

  雅昭也察觉到了幻影破戒僧的虚弱,那些烟雾比之前要虚幻了不少,也变得稀薄了一些,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将口中的妖刀村正取下,收刀入鞘,手中紧握着不死斩。

  玉佛明琉彻遥指敌人面容,“不知道你究竟能够抗下我多少刀呢?”

  幻影破戒僧沉默不语,不发一言,只是牢牢地握紧了薙刀。

  杀意波动在场中肆虐,气流席卷了地面上了落叶与碎石。

  下一刻,二人毫无征兆的动身了。

  脚下一踏地面,掀起一层气浪涟漪。

  二人好似离弦之箭般接近彼此,眼神中充斥着昂扬战意,手中利刃迎面挥击。

  锵!!!

  一股实质性的金玉之音奏响,丝丝金色的电弧环绕刀身,薙刀与玉佛明琉彻碰撞,星火迸裂,庞大的冲击力也倾泻而出,将脚下的土地层层崩裂。

  雅昭满头长发在脑后翻飞,手中发力,脸上笑容也愈发的灿烂。

  幻影破戒僧戴着鬼面,令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不断忽闪的猩红眼眸,足以看得出他此时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平静。

  磅礴的劲力好似排山倒海般袭来,踩在土地上的腿脚也向后移动寸许距离,摩擦出了沟渠,幻影破戒僧也吃力抵抗着那把金光四射的长刀所传递的压迫力。

  场中画面看上去也有些古怪,一个体型高大,看上去力大无穷的家伙,却反过来被一名体型相对薄弱的武士压制。

  从一开始的身形倾斜,不由自主的倒退,到后来稳不住身形的不断后退着,一步一个脚印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虚幻的身躯忽明忽暗,好似在下一秒便会化作一股烟雾消散。

  雅昭眼看幻影破戒僧的状态不对,也察觉到了对方的身体似乎是出现了什么问题,然而他却并没有太过在意,手中玉佛明琉彻持续着输出压制。

  另一只手里空着的不死斩,刀刃翻转,也滋生出了细小的黑红电弧。

  噼里啪啦的千鸟鸣叫,也吸引力幻影破戒僧的注意力。

  在他迟疑的神色中,雅昭脸上露出了熟悉的狂笑,脚下猛地踩在地面上,土壤纷飞四溅,凹陷在了脚踝处。

  趁他病,要他命!

  一刀斩了出去,迎面糊脸,霸气侧漏的怒喝一声,“霸国!!!!”

  轰!!!

  震撼的冲击力一股脑的倾泻而出,猛地撞击在幻影破戒僧的身躯,云雾躯体转瞬间便被轰散炸裂,化作了漫天的云雾。

  下半身立足在原地,踉踉跄跄的倒退了几步,而后稳定了身躯。

  千丝万缕的烟雾,再次被一股奇异之力拉扯回去,重塑起了身形。

  趁此机会,雅昭挽刀回旋,手中玉佛明琉彻被刺眼的金光包裹,无穷无尽的炁量源源不断涌入在刀刃上,刀身也止不住的颤抖起来,白色锐芒好似要撕裂空间。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幻影破戒僧的身躯恢复原貌,猩红眼眸忽闪几下,抬头凝视着那把金色长刀,一股莫名危机感滋生,突然间心生不妙。

  “哟,妖怪。”

  雅昭手中握着颤抖的长刀,眼神冷厉的凝视着对方,嗜血一笑,“想要尝尝这个么?”

  握紧刀柄,金光绽放,迎面一刀斩了出去!!

  神诛杀??飞龙!!!

  一股狂风巨浪迎面吹来,眼中也好似看到了放大的金色巨龙,丝丝金色电光环绕,所过之处,气浪分流,张开血盆大口,咆哮着冲击而来。

  幻影破戒僧面色剧变,终于有些慌了。

  他握紧了薙刀,想要抬手抵挡,然而这一招来的太过突然,速度也太快了。

  他看到了金色巨龙,也抬起了刀,然而在下一秒,身体也被巨龙吞噬淹没。

  轰!!!!

  一道金光绽放,整个夜空都被照亮。

  气浪滚滚,化作涟漪传递出去,横扫了周遭的琐碎之物。

  岩壁被劲力拍打,崩裂出痕迹,而后化作碎石被吹走,茂林树木枝叶摇曳,被狂风吹得压低了腰身,甚至还有小树苗被连根拔起。

  一击过后,原地满目疮痍。

  整个百米战圈被夷为平地,干干净净的,就连草皮都不剩丁点。

  雅昭收起了挥刀姿势,感受着体内的炁量消耗,以及进行恢复的速度,也长舒一口气。

  擦了擦鬓角处并不存在的汗水,神色平静的看着前方的景象。

  烟尘四起,云遮雾绕。

  空气中依旧弥漫着一股烟火味道,包括灼烧的焦糊味道,但是你也分不清楚是破戒僧被撕裂的躯体,还是方才的斩击与空气摩擦生热所营造的结果。

  雅昭握紧玉佛明琉彻与不死斩,面不改色的持刀靠近过去。

  伸手挥了挥眼前的烟雾,原地却并没有出现幻影破戒僧的身形,甚至没有了任何的踪迹,也是有些惊讶了,“这么容易就被干掉了么?”

  环顾四周,静悄悄的一片。

  除了头顶的一轮明月与繁星,他再难找出任何一个比较显眼的东西,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了合适的藏身之所了。

  初步确认了幻影破戒僧被消灭,手中玉佛明琉彻挽了个刀花,收刀入鞘,还有些意犹未尽。

  惋惜道:“可惜了,原本还以为是碰到了一个强敌,彼此之间能够一较高下,结果还没打上几个回合,人就没了。”

  摇了摇头,抬头看着天空明月,无奈的叹息一声,“无敌,是多么寂寞啊。”

  我还没用力,你就倒下了。

  高手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感叹了一阵,却也察觉到了异常。

  因为斩杀了虚假的幻影破戒僧后,他似乎并没有收获任何的属性点增幅。

  若有所思,难道是敌人太弱了么?还是他真的太强了?

  从始至终他也都根本就没有感受到多少的压力,除了对方的体质要诡异一点。

  所谓神的庇护,似乎有些被吹捧过头了,单从破坏力方面来说,这个家伙甚至还没有武圣长老来的强大。

  不过这种结果也可以令人接受,最终结果也没有超出他的预料,毕竟仅仅只是一个幻影妖怪罢了,若是八百比丘尼真正的本体过来,这或许就会是一场酣畅淋漓的鏖战!

  但区区的一个分身,被现如今的他轻易斩杀也很合理。

  呢喃了一句,“现在就去找到飞猿他们,重新跟他们汇合吧。”

  对方不是说他发现了仙峰寺的小金库?那里面的财宝应该挺多的吧?

  大丰收啊!

  嘴角上扬,止不住的笑容。

  扛着不死斩,转身离去。

  ……

  在雅昭离开了原地没多久后,一阵微风吹来,掀起了一层烟尘。

  弥漫在空气中的烟雾渐渐拢聚在了一起,从稀薄的状态,逐渐形成了肉眼可见的烟雾,香火的味道也变得浓厚。

  烟雾聚拢,不断的蠕动着想要拼凑整齐,然而不论它再如何的去努力,结果也都像是破碎的镜子,再难重圆。

  一次拼凑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烟雾使出了百般解数,却也都没有任何的成功迹象,最终似乎也是选择了放弃,开始迷茫的在四周徘徊。

  幻影破戒僧是没了,但留下来的这股烟雾,却也不知道具体算是个什么东西。

  或许正如雅昭猜测的那样,它是具备着香火之气的妖怪,烟烟罗?

  飘荡了也不知道有多久时间,月亮的轨迹也都从原来的位置移动了许多。

  最终,它好似是想通了什么,不再继续徘徊,烟雾化作一股流云,随着风力朝着一处方向被吹去,而它的最终目标,似乎也是仙峰寺一处隐秘的后山偏殿。

  不多时,它便飘到了后山。

  在高空中盘旋不定,没有落脚点。

  表面上看去,月夜下,一股诡异的流云烟雾,在漫无目的的飘忽,也像是孤魂野鬼一样,实则它却是在寻找着什么。

  从坎坷不平的路段上漂浮而过,不远处便是万丈深渊,下方石骨嶙峋,鼓包扎堆,白色的布条被拴在树木上,乍一看,也好似是许多的坟墓!

  最终,它似乎找寻到了目标,朝着一处漆黑的洞口飘去,并迅速涌入了其中。

  洞窟里不见天日,伸手不见五指。

  烟雾沿着甬道持续前行,也不知碰壁将多少次,晕头转向的来回盘旋寻找出口,最终,它来到了一个宽敞的地带。

  这里是一处墓穴,埋葬的也不知是何人,墙壁上也雕刻着一些壁画。

  一个持剑之人,跳着奇异的舞蹈,天空上乌云密布,召来了雷电。

  前方摆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棺材。

  没有手脚的烟雾体型轻盈,围绕着棺椁盘旋了几圈,将其推出了一道缝隙。

  嘎吱一声,棺材被大力推开,坠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

  放眼望去,里面静悄悄的躺着一个浑身缠绕着白布的干尸,棺材里还有断裂的长刀,仅仅只剩下了刀柄与半截刀身。

  那把断刀漆黑如墨,断裂处却雪白一片。

  被埋葬在此处的尸骸来历不明,也不知道死去了多久,竟还保全着完整的身躯,上面甚至也没有任何的伤势,不,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它的心脏处有着一道狭长的口子,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

  烟雾看到了这个尸骸,好似也是大喜过望,一头便朝着尸体涌入进去。

  好似寄生虫附身一样,烟雾一股脑的进入了尸骸,也发生了一些诡异的变化。

  尸骸微微动弹几下,手指颤抖。

  胸膛从停滞的状态,微微起伏,口中也发出了风箱一般的喘息声。

  一呼一吸,一呼一吸……

  尸体睁开了双眼,露出了一双猩红色的眼眸,脸上的干瘪肌肤也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弹性,从棺材里坐了起来,有些迷茫的看了一眼四周。

  她的双眼逐渐变得锐利,好似能够看透周围漆黑的一片。

  赤身果体的站了起来,握了握拳头,发出了清脆的骨骼声响,沙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我又活了……是巫女么……”

  “不,似乎只是成为了傀儡啊……”

  稍一思索,便仿佛明白了真相,恍然大悟而看了一眼双手,也好似感受到了某种熟悉的力量,或多或少都有些失望。

  “你是想要让我帮你杀死强敌么……”

  自问自答的呢喃一句,又迷茫道:“我现在是在仙峰寺么……原来如此,那些狡猾的和尚把我藏在了这里,现在我被唤醒,是因为有强大的敌人来了……难道是於加美一族的后人么……”

  淤加美一族与苇名的战斗,许多人都知道,但知晓真相的人却异常的少,那场战斗也并非是领地之争,而是【祭品】。

  早在很久以前,樱龙便来到了苇名,驱逐了小小神灵,并且派遣下了淤加美一族,到处寻找合适的人选,成为御子。

  她们将饮下京城水,等待体内结出香气之石,然后登上神轿前往源之宫,为樱龙献上自己精纯的生命力,其中最为虔诚的幸运儿,便是可以化身为巫女的存在。

  但是自从那场上古大战被掀起之后,淤加美一族面对着仙峰寺与苇名护国勇士的誓死抵抗,鏖战了许久,再加上一些不稳定的因素(白蛇),最终还是失败了。

  许多在那个时期属于强大的存在,在战死之后,尸体也是下落不明,而她现在出现在了仙峰寺,其中的隐秘不言而喻。

  而没有了淤加美一族作为主导,源之宫也失去了祭品,樱龙得不到生命力来满足自己的需求,便只能选择了另辟蹊径,而有别于巫女的龙胤之子,也是在这个时期被意外塑造出来了。

  原本是根本不需要龙胤之子的,淤加美一族完全可以为其提供不菲的生命力,但是没奈何苇名跟仙峰寺不给樱龙面子,直接把它吃饭的碗都给砸了个稀巴烂。

  樱龙一看,这可还得了?不让它吃饱饭,那你们这些凡人也都别想着吃饭了!

  硬的不行,便也只能来软的了。

  再然后,便是龙胤之子与不死侍从离开源之宫,借助游历苇名的名号,去传播源之宫的不死之力,也像极了道士下山传道一样,说的天花乱坠,并且顺理成章的让苇名民众将源之水视为祭祀的瑰宝。

  当初的水生村也同样存在着祭坛,那个村子已经不是头一次接触源之水了,或许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当初他们有多接近龙胤之子与不死侍从。

  而仙峰寺同样也是在这个时期被荼毒颇深,在战争中见识了淤加美一族强大的实力与充满诱惑性的肉体,一不小心就拥有了藏尸癖,再加上后来龙胤之子与不死侍从的拜访,他们还是没忍住入坑了。

  一入不死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或许是已经跟烟雾心意相通,她也立即明白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眼神逐渐变得锐利,“是苇名的后人啊……拜泪也在这里么……”

  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沉思片刻,最终还是弯腰取出了那把断刀。

  握着漆黑断刀,缓缓的走向出口。

  走出了不见天日的洞窟,来到了一处崖头便,感受着迎面吹来的狂风,满头长发飘摇,也露出了一张白皙的妖娆面容。

  猩红色的眸子好似红宝石,挺翘的鼻梁,苍白的嘴唇也变得红润。

  一个身上缠绕着可怜到稀少的白布条,勉强遮掩住了几处重要部位,几乎是无比贴近赤身果体的女人,拿着一把断刀,站在空地上,抬头看着皎洁月亮。

  片刻之后,感觉到身体里有些异样,皱了皱眉头,“那些和尚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摁了摁小腹位置,里面有硬东西。

  没有任何的迟疑,她一刀捅入了自己的腹腔,横切着划开一道口子。

  五指扣入腹中,鲜血横流,竟生生的抽出了一条干瘪的虫子。

  手中提着这条死了不知多久的虫子,眯了眯眼睛,面无表情道:“原来如此,是寄生虫啊。”

  “还真是一些可怜的家伙,竟然把这种东西视为瑰宝……”

  嘲讽似的说了一句,淡然一笑。

  随手将虫子丢弃,狭长的伤口竟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

  下一刻,感受着逐渐变得虚弱的体质,她也惊愕不已,“神力已经消耗殆尽了么,我的力量也已经没有多少了……”

  从死亡的长眠中苏醒过来,她现在也最多只能够痊愈三次致死的伤害。

  而她现在一上来就冒冒失失的用掉了一次,也只剩下两次了。

  “但斩杀那个人,应该不成问题。”

  握紧了手中的断刃,扭头看向了前方,瞳孔收缩,也仿佛是洞穿了一切。

  脚下一踏地面,化作一道残影闪烁。

  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

  雅昭对于这一切并不知晓,因为他在刻意寻找了枭一行人的踪迹后,便在一处地方跟对方汇合了,彼此之间简单的畅聊了几句,飞猿在得知了那个烦人的家伙被干掉,也是长吐了一口恶气。

  没有直接选择去仙峰寺的小金库,之后几人前往了正殿,与藤原宁次进行了汇合,双方见面之后也是一阵欢喜。

  蝶与枭碰面之后,免不了的便是言语的调侃,枭一开始还能忍受,不过随着阿蝶姑娘越来越过分的挑衅,无法忍受的他也选择了拔刀出鞘,放在她脖子上。

  “翅膀硬了啊,蝶!”

  来自魁忍枭薄井右近不善的发言。

  蝶也立马老实了起来,不再去跟对方吵闹,并且将目标转移到了雅昭身上。

  可是满嘴的骚话还没开口,雅昭便给予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看着雅昭的‘眼都被气红了’,几日不见便得了红眼病,阿蝶姑娘也大人有大量的放过了他,拍了拍肩膀,安抚道:“没关系的,那些森林里的兔子也是红眼睛,它们不依旧过的好好的么?”

  你是在阴阳怪气他?兔哥?

  雅昭眯了眯眼睛,瞬间便不能忍了,一个强人锁男转换成了锁女,把蝶的脖子勒在臂膀中,不顾她的挣扎,把脑袋摁在了怀里,皮笑肉不笑威胁道:“本事大了啊,蝶!”

  枭一眼雅昭竟然动手了,身为师兄的他也立马就看不过去了,严厉的斥责着让他放开,非常的护犊子。

  本想着可以得到师妹的好感度,结果换来的却是蝶的反驳。

  “我们愿意,你管的着么?”

  蝶脸色通红的怼枭了一句,看也不看对方发黑的脸色,拍了拍雅昭的手,“正好最近我的脖子有些落枕了,正骨还挺舒服的,继续!”

  雅昭也面色古怪的摊了摊手,给予枭一个怜悯的目光。

  枭:俗!俗不可耐的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