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第415章 你要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小说: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作者:灰白橘子 更新时间:2021-06-05 22:09: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雅昭在岚手把手的指点之下,将召雷术练习到了初步的入门掌握,做到了哪怕不依靠不死斩作为助力也能够使用,之后也不再去考虑继续埋头修炼了。

  因为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将其熟练度进行飞速的提升,唯有在真正的生死搏杀中,才能够领悟雷电的真意。

  现在他若是想要使用大规模的雷电,还得让岚对他进行‘合体’才行。

  “外面似乎是有人来了。”

  正值雅昭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时,岚走到窗户旁看了一眼院子里多出的几人,还有两个孩子,略有惊讶,“他们似乎是有事找你。”

  “是飞猿跟枭吧。”

  雅昭回过神来,也走过去看了一眼外面,除了他们两个高层以外,苇名众的将领都回到了主城那边去了,他在这里也的确没有什么熟人。

  只不过,那两个多出来的孩子是……

  雅昭凝望着之前便看到过的小女孩,略有惊诧,不会真有这么巧的事情吧?

  至于那个跟在枭身边的小男孩……

  雅昭略有思量,也准备下去亲眼看看,转身便朝着楼梯走去,“走吧,可不能让客人等待的太久了。”

  “好的。”

  岚回应一句,也笑着跟了上去。

  二人下了楼,朝着院子走去。

  正在耐心等待的几人,也都没有感觉到枯燥乏味,蝶跟永真进行着互动,小姑娘在经历了刚开始的拘谨之后,也逐渐的放开了性格,笑嘻嘻的跟这位漂亮大姐姐进行攀谈。

  飞猿坐在一旁就这么看着,眼瞅着他们二人的温馨互动,也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抽空回菩萨谷看一看了?

  上次他虽然因泉江皓月在苇名引发出来的动乱回到了菩萨谷,但却也并没有去主动接近内部,也没有跟好友川蝉见上一面,现如今好久未见,还挺想念的。

  触景生情,飞猿当机立断的便下定了决心,等到自己将眼前的琐事处理完毕,就回一趟老家,在那里居住一段时间。

  枭与狼待在一侧不言不语,前者一如往常般的稳重,就像是一座大山,后者哪怕是很有耐心,但在长时间的等待与猜疑之下,也难免有些坐不住了。

  就在他们的耐心被消磨殆尽时,阁楼房间的门终于是被推开了。

  嘎吱一声冗长轻响,房门由内而外的打开,几人回头望去,便看到了从屋内走出来的两人,准确的说是一人一幽灵。

  男人留着一头长发,在脑后扎着马尾辫子,额前留有流海,面容冷峻,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和服,白色的束腰,腰间也挎着三把刀,惯例仍是二左一右。

  女人身材高挑曼妙,一颦一笑都能够勾人心魄,属实是一个诱人的妖怪。

  早已有过不止一面之缘的几人,对于出现在眼前的岚无动于衷,注意力仅仅只是放在了雅昭身上。

  颔首点头,彼此便算是打过招呼了。

  永真之前就看到过雅昭,对方还对她笑过,所以她并没有多少陌生感,但是当她看到了如同幽灵一样的女人时,不可避免的便又有些拘谨了起来,小脸绷得很紧。

  蝶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这才让她重新放松了许多。

  狼目不转睛的看着雅昭,不知道为什么却又些气馁,感觉跟自己想象中的形象天差地别。

  这么一个拥有威望的大人物,为什么不是三头六臂,赤发鬼脸的形象?

  年幼的隻狼幼崽感觉自己此刻的心态发生了微妙变化。

  不过当他扭头看到了淤加美族女武士,脸色便又是一变,这又是什么?

  是传说中的鬼么!?

  女鬼,鬼马……

  这位大人的兴趣爱好似乎别有不同!

  狼深吸一口气,强装镇定,手掌将刀柄握的很紧。

  枭也瞥了他一眼,“冷静,不必大惊小怪,她又不吃人。”

  狼听闻此言,立即便放松了许多。

  雅昭从房间没走了出来,看着院子里的熟人,并没有多说什么,仅仅只是淡然的一句,“久等了。”

  “并没有。”

  飞猿平静的回了一句,就算有他也不敢去抱怨啊,不然肯定会挨怼的。

  雅昭扭头看着蝶身边的小姑娘,似乎是梳洗打扮了一下,没有了小花脸跟之前的脏衣服,看上去更可爱了。

  也朝着对方笑了笑。

  永真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

  雅昭收回了注意力,发现自己在确定对方便是永真之后,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激动,甚至是喜悦,仅仅只是习以为常的平静,像是泛不起波澜湖泊一样。

  不知不觉中,他似乎也愈发的稳重了,轻易间也不再喜形于色,虽然偶尔也会跟熟人开玩笑,挑逗对方。

  不过他为什么一开始就感受到了某种奇怪的眼神?

  雅昭看向了站在枭身边的半大孩子,之前似乎就是这个小家伙在看他吧?一只隻狼的幼崽。

  狼感受到了这股视线,小脸绷紧起来,也好似是承受力不小的压力。

  枭眯了眯眼,主动站了起来,为义子缓解了这股压力。

  虽然这也是雅昭在无意间散发出来的气场,对付一个孩子可还用不着认真,但这也并非是寻常人能顶得住的压力,因为他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这孩子似乎也已经杀过人了。

  雅昭一眼就看出了狼的本质。

  枭言简意赅的介绍道:“这是我新收的义子,狼。”

  哪怕是已经向外人介绍了不止一遍,但他却并没有感觉到枯燥乏味。

  “请多关照,雅昭大人。”

  狼立即回过神,小心翼翼的行了一礼。

  “嗯。”

  雅昭沉吟几秒,发现也没什么可说的,只能够如同往常一样,平静回答。

  身为一个位高权重的前辈,两者也是叔侄的辈份,他自然不可能对一个孩子表现的太过热切,不合规矩。

  枭看着雅昭不冷不热的态度,也并未觉得有什么异常,转移了话题,淡然道:“有什么事情还需要遮遮掩掩的么?你不会是打算谋权篡位吧?”

  雅昭收回了目光,看着他仍旧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平淡道:“我可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我跟岚交流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太过要紧的事,只是想要在一个安静的地方进行罢了,你想知道么?”

  “我可以告诉你们。”

  雅昭看着在坐的几人,又稍稍加重了语气,“毫无保留的那种。”

  蝶眉头轻佻,一时间脑洞大开。

  你说的那个毫无保留是指……咳咳……

  你要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

  “算了吧,我对你的事不感兴趣,只要不再去惹事生非就行了。”

  枭轻哼一声,有意无意的也在隐喻着以仙峰寺为案例的事情。

  “那仅仅只是一个意外。”

  雅昭淡然的回了一句,由于他心情还算不错,所以也没打算当面去回怼枭,毕竟旁边还有一只全新的隻狼幼崽在看着,他也不能一上来就强势的把人家的信仰给摁在地上摩擦的粉碎。

  哪怕对方现如今对他的印象,已是非常的深刻了。

  枭也已经猜出来了一些事情,意味深长道:“你是想要弑神么?”

  毕竟土地神也算是个神啊。

  虽然听上去有些天方夜谭,只要想一想眼前这个男人都做过什么事,那些在外人看来很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就没什么了不起的了。

  就连冥土他都去过了不止一趟,不仅揍了一顿所谓的鬼神,还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这哪是一般人能做的出来的?

  弑神!?

  年幼的隻狼幼崽精神一振,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义父,又回头看着那位长相年轻的大人,这又是什么意思……

  “可能吧,仅仅只是一条活了上百年的巨大怪物罢了,假如它之前不去招惹我,也不会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雅昭点了点头,坦然承认了,“毕竟我可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我当然知道。”

  枭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他本人就是一个受害者好么?你还好意思当着面跟他说这些?

  雅昭并不准备再去跟枭扯这些没有用的事情了,直截了当道:“你们找我有什么要紧之事么?如果不算太重要的话,等我们明天在回主城的路上也可以说吧,没有必要非得堵在这里。”

  回头看着隻狼幼崽跟永真boy,三小只之二齐聚一堂,就差一个流浪在外的弦一郎了。

  不过短时间内弦一郎应该是不可能上线的,毕竟他的年纪比狼跟永真小了最起码五六岁还多,剧情之始的时候也才不到二十五岁的年纪,真的是承受了太多。

  而且雅昭大约也猜测出来了枭跟飞猿是在做什么打算,无非就是在馋自己的身子……还有剑术!

  “我打算让狼跟你学习剑术。”

  果不其然,枭直言不讳的便提出了这个要求。

  旁侧的狼面色微变,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家便宜义父,之前对方就在路上隐晦的跟他提起过这件事,说自己该需要一些磨练才能够成为一把趁手的好刀,所谓的磨练,是指让他跟着这位大人学习剑术?

  忍者也需要去学习武士的剑术么?

  年幼的隻狼幼崽对此很是不解。

  雅昭听到了枭的回答,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答应下来,只是淡然的一笑,“你还真是敢说啊,枭,他现在是你的义子吧,也就是薄井的忍者,秉承着你们这一派系忍者的意志,论资格和关系,我也没有什么义务要去教导他剑术吧?”

  虽然他跟一心的性格类似,都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但你们俩人父慈子孝的,众所周知,玩的是真的挺花的。

  更何况他看枭的样子,似乎也并不是打算让他作为狼的师傅去传授剑术与精神意志,仅仅只是作为教导剑术的工具人。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一个人不能有两个父亲,至少不应该。

  “我知道,所以这是我的请求,仅仅只是教导剑术,算是你偿还给我的人情。”

  枭神色深沉的看着雅昭,他可没忘了你耽误他大好前程的事情,现如今他有求于你,恩恩怨怨也算是相互抵消了。

  “好,不过我可不会教导一个没有任何实力基础的人,至少也要让他先学会正确的握刀吧?”

  雅昭听到枭都这么说了,沉吟片刻,也爽快的选择了答应。

  枭虽然是狼的义父,但也明显是打算将狼作为刽子手的杀人工具来培养的,而启蒙老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也会影响到对于一个遵守戒律的忍者的性格调教,所以对方其实并不希望让狼成为他的亲传弟子,也不会选择让他作为启蒙老师。

  小算盘真是打的啪啪响。

  不过他可不是什么老实人啊。

  回头看着有些忐忑的隻狼幼崽,笑了笑,“刀剑可不只是无情的杀人利器,握刀之人的内心,才是最重要的。”

  “你没有必要向他传授什么剑道精神,这并不适合一个属于刽子手的忍者。”

  枭立即阻止了雅昭的文化精神输出。

  他也明白,假如一个人有很多个师傅,肯定也会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意志影响,所以他也没打算现在就让狼接受雅昭的指导,仅仅只是提前进行一个约定。

  孩子的性格与戒律要从小教育,他准备帮狼打好一定的根基,性格调教塑形之后,再送给雅昭进行培养,也相当于高中毕业以后,开始上大学了,学习到更有用的知识,一步步的成为剑道大师,王者。

  毕竟雅昭的剑术早已是公认的强了。

  而一心,他其实并没有把握会请求到对方教导狼剑术,因为一心不太喜欢‘利用’和目的性很强的人,他更喜欢教导那些拥有坚定意志和明确了自身道路的人。

  苇名众是为了复国,将领是为了护国,而狼呢?成为他手中的刀,仅仅只为了杀人?帮他清扫障碍?

  一心能够答应他就怪了!

  不过人心都是肉长的,一个人并不会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是会变的。

  枭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但他究竟在想些什么,谁也不知道。

  雅昭对于这一点也并不担心,你尽管对自己的义子进行忍者的调教游戏,送来他这里进行学习之后,掰不弯他算我输!

  短暂的攀谈便定下了这件事,雅昭又转头看着被飞猿带来的永真,笑了笑,“你又准备怎么安置这个小姑娘?”

  飞猿看到雅昭洞穿了他的想法,也懒得去解释太多,“女孩子还是不要打打杀杀的好,如果可以的话,跟道玄学习医术也挺不错的。”

  “但你可能忘了道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医师。”

  雅昭笑着回了一句,人家可是战斗力强的一塌糊涂的近战医师。

  “所以我就直接来找你了。”

  飞猿语气平淡,“想来你也应该不会拒绝吧。”

  “嗯。”

  雅昭点了点头,走近过去,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放心,以后你是不会缺少朋友的。”

  永真也并未抗拒什么,安于现状,只是糯糯的回答一句,“谢谢大人。”

  “叫师傅。”

  雅昭回了一句。

  “师傅。”

  永真认真的喊了一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