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第525章 暴击,失恋的折翼之蝶

小说: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作者:灰白橘子 更新时间:2021-09-27 22:08: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秀恩爱,秀恩爱是吧?

  这里可还有人在呐!你们两个能不能收敛一点!

  永真姬从一开始的呆滞,到后来的愤愤不平,以及最后的羡慕,嫉妒……

  等等!!

  师傅跟蝶姐姐在一起,她为什么要有羡慕嫉妒这种情绪?这跟她也没有什么关系啊,两个人亲上加亲岂不是更好?

  永真面色微变,以极快的变脸速度去掩饰了自己的心理活动。

  雅昭与蝶依旧在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动,男的倒还好,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时间一长,女的一方可就有些受不了。

  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花花大闺女,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蝶脸色通红一片,感受着炙热的温度以及呼吸声,心乱如麻。

  “还不打算松开我?你到底要做什么?”

  紧盯着眼前这个占便宜没够的家伙,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想必雅昭早就身中三枪六洞,千疮百孔的倒下了。

  听了女方的反抗,雅昭也是呵呵一笑,顺手将其松开,说道:“我这不是怕你不小心从高处跌落下去么?多危险。”

  收回了手,还有些恋恋不舍。

  以前他怎么没有发现蝶的腰身这么有柔韧性,在柔软松散的同时,紧绷起来还很有力,可能以前也是光顾着薅对方头发了。

  蝶从雅昭的虎口脱险,几个深呼吸下来,也暂时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脸上的红晕消退,却依旧在对之前的事耿耿于怀。

  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雅昭,轻哼一声,“这次不算,是你太卑鄙了,我可还没输呢,下次再来。”

  原本以雅昭平日里的性格来说,对方肯定会不咸不淡的回一句,‘随时奉陪’。

  估计还会再添上一句,‘不把你打的叫爸爸,我就是你爷爷’之类的。

  但是现在有些出乎意料的就是,此刻的雅昭就仿佛是换了个人似的,开了窍,也不再是之前那副冰山直男的态度了,反而是言语撩拨的让人有些腿脚发软。

  “好,只要你有需要,我随叫随到。”

  微微一笑,让人如沐春风。

  永真姬直接就呆住了。

  蝶平日里哪里听到过这么撩人的话,而且还是从这个钢铁直男身上传来的,瞬间就有点蚌埠住了。

  用一副很是惊恐的眼神看着他,质问道:“你中邪了?”

  怎么一直在说一些让人感觉很别扭的话……

  你不对劲,你到底是谁?

  把那个不解风情,牙尖嘴利,又拥有钢铁之躯(直男躯壳)的鬼庭雅昭给我还回来啊!

  我辣么大的拜把子兄弟呢?

  不仅蝶察觉到了不对劲,就连永真也都明显感觉到了师傅的不对劲。

  说他变了吧,依旧是那么帅气逼人,说他没变吧,但又感觉到他变了……

  让人很是纠结。

  雅昭明显是毫无自觉,也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哪里有些不对劲,反而像是觉醒了一样,明白了女人……哦不,世界的美好,自然而然的将态度表现了出来,这在他看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回来了,你们都没有打算为我接风洗尘么?亏我还以为你们会为我做好饭菜,等着我回来吃。”

  雅昭微微一笑,又伸手揉了揉永真的脑袋,惊讶的发现对方似乎是长个子了。

  “变高了不少。”

  这才过去没多久啊,女孩子的身体发育这么快的么?

  可是狼为什么还是个小矮子啊?

  狼:我tm……风评被害!!

  蝶冷然一笑,“少来了,你在外面这段时间里,山珍野味可没少吃吧,是大海的味道么?”

  瞥了一眼站在院子里的岚,四目相对,对方也朝着她微微一笑。

  蝶心里突然就有些不舒服了,怎么感觉像是发生了什么她不愿意期待的事情……

  永真则是享受着师傅的安抚,眯着眼睛温顺的像一只小猫,也笑嘻嘻的回答道:“师傅,最近我一直都在跟阿蝶姑娘学习轻功,您之前交给我的剑术也没有落下,还把天守阁楼的那些个武士众挨个揍了一顿,甚至得到了一心大人的认可。”

  乐呵呵的向家长汇报着自己这段时间的成就,也很是满意。

  “……”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雅昭面皮一抖,有些无法接受自家乖巧可爱的永真姬,仅仅只是跟自己短暂离别了一阵子,就开始变得霸道了起来。

  听这口气来看,永真跟蝶去天守阁道场找茬甚至是踢馆,似乎也只是一件很稀疏平常的事情啊。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似乎已经不言而喻了……

  雅昭的眼神一瞬间就变得危险起来。

  回过头,瞥了一眼某个因为心虚想要逃走的忍者阿蝶,皮笑肉不笑的叫住了她,“哟,这不是蝶么?要去哪儿啊?”

  “我哪里也不去啊……今天的夜色这么好,也不对,我去给你做饭吃啊!”

  蝶有点慌了,口齿不清,但是灵机一动之下,也立马就为自己找好了借口。

  “就你那点厨艺,做出来的饭狗都不吃,免了吧,我真担心会不会吃出什么火药,铁屑,千本之类的东西。”

  雅昭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仿佛又一次变成了以前那个木得感情的杀手。

  然而蝶听了他的话,却有些离奇的愤怒了,“什么叫做狗都不吃,你吃过么?也不对,你配吃我做的饭么?”

  “你会做什么?正方形的饭团?”

  雅昭冷然一笑,言语间,无一不在表露着嘲笑与嘲讽的话。

  蝶怒火中烧,也被雅昭的言语给激怒了,拳头握的咯咯直响,“那都是以前了!我现在可是专门有学过的!”

  “那就做给我看啊!忍者!”

  雅昭言语犀利的回怼过去。

  “做就做!你现在就麻溜的滚回屋子里去,等着我做给你们吃啊!”

  蝶也认真了,愤怒无比,转身一跃跳下了高台。

  白嫖成功。

  雅昭看着对方离开,咄咄逼人的态度瞬间消散于无,回头对着永真露出笑容。

  emmm……

  永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在吵架跟打架这两个方面,阿蝶姑娘明显是被师傅拿捏的死死地。

  ……

  十几分钟后。

  “久等了,这就是我做的饭菜。”

  通过做饭来消磨自己怒火的阿蝶,明显是有效进入到了贤者时间,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端着盘子走了过来。

  “品尝一下吧,这可是我苦练已久的一道特色美食!”

  当当当当~

  随着蝶将盖子打开,雅昭几人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看了过去。

  乍一看,是个其貌不扬的饭团,仔细一看,嗯,依旧是个饭团……

  “就这?”

  雅昭面色古怪,看着志得意满的阿蝶姑娘,也实在不忍心再去打击她了。

  其实我家狗做的都比你工整……

  然而看着蝶脸上挂着的面粉,以及双手和袖子上都存在的米粒,他这个白嫖客也的确是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故作冷静的上下打量一番,“还不错吧……”

  拿起来咬了一口,“嗯……”

  陷入了沉思。

  旁侧的岚与永真也一人一个,但是后者无论如何都有点下不去嘴。

  “我我我……我吃过了。”

  永真的小脸有些苍白无力,看着眼前的饭团仿佛是看到怪物一样,鬼知道这段日子里她跟着蝶,究竟做了多少次小白鼠,每次的味道都不一样,也很微妙。

  是的,只有用微妙这两个字眼,才能够形容阿蝶姑娘做出来的饭团。

  明明是残羹剩饭,裹上一层海苔碎就能做出来的饭团,却愣是让她玩出了花!

  “吃啊,不要客气。”

  蝶笑意盈盈的将饭团递给了岚,言语温和道:“这可是我特地为你们做的。”

  你们不吃,就是不给我阿蝶面子!!

  要想好了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

  岚明显是见惯了大风大浪,在蝶特意的暗示之下,也只是微微一笑,“多谢阿蝶姑娘了,我倒是觉得这饭团挺不错的……”

  拿起来,一口下去,有些僵住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Д??)

  “怎么了?不合胃口?”

  蝶察觉到了要素,目光一凝。

  “不,我只是忘了一件事,身为剑灵,我是不需要吃饭的。”

  岚温和的一笑,不紧不慢的擦拭了一下嘴角的米粒,缓缓放置在盘子里,推向了雅昭,目光忽闪,“要不,你吃吧。”

  “……”

  刚强行塞下一个饭团,被噎到不行,想要到处找水喝的雅昭,瞬间就呆住了。

  奇了怪了,在自己家里竟然愣是找不到水喝!蝶绝对是故意的!

  在两大一小三个女人的注视下,感受着期待,迟疑,惊讶的三种不同眼神,雅昭沉默不语,默默的拿起了饭团,艰难的吃了下去,沙哑道:“下次记得多备一些水。”

  竟然吃了!!

  蝶瞬间就愣在了原地,你难道就不嫌弃上面有这个女人口水?你怎么敢的!

  难不成……

  蝶眼神敏锐的看着二人,左瞅瞅,右瞧瞧,看着他们一个满是关怀,一个坦然接受,一瞬间就有些迷茫了。

  她赢了游戏,却输了人生。

  永真瞪大了眼睛,手里捧着留下一排牙印的饭团,感受着突然间就变得诡异起来的氛围,大气也不敢喘。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身为局外人,她其实早就发现了那个淤加美族女武士跟自家师傅不正经的关系,也就只有蝶才会当局者迷,可能也是为了安抚自己吧,让自己假装什么也不知道。

  但是通过眼下一系列的操作,对方明显是不准备遮遮掩掩的,直接宣战了!

  加油啊!阿蝶姐姐!你是最棒的!!

  永真屏住呼吸,握着饭团的手暗自发力,虽然表面上很是平静,但心里头却是慷慨激昂,不停的在为蝶加油喝彩。

  但是蝶本人明显是没有想太多的,仅仅只是把脸色一沉,阴沉不定了一阵。

  深吸一口气,平复了紊乱复杂的心情,这才问了一句,“什么时候的事?”

  雅昭也知道她在问些什么,再加上他也有意去解决这件事情,所以也没有去遮掩什么,只是回了一句,“在我们刚从冥土归来之后的那两天吧。”

  “我跟雅昭君情同意合,这也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罢了,毕竟自从见到他以后,我似乎就知晓了自己的命运,生来就应该是属于他的剑灵,永远都是。”

  岚似乎是生怕这把火烧的不够旺,竟然还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句刺激的话。

  什么叫做生来就是属于他的?

  蝶眉头一皱,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一下岚,却也并没有真的愤怒起来。

  因为她现在感觉自己好无力,就连生气都变得没心情了起来,也不知道该不该生气,生谁的气。

  或许她也只是在恼火,自己竟然不是第一个!!

  明明是她先来的!凭什么!?

  但若是就这么让她屈服了,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她也有自尊,也有傲气,才不会为了区区的一个男人,就不顾一切。

  “那真是恭喜你们了。”

  蝶点了点头,面色平静。

  “天色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明天见。”

  起身朝着永真使了个眼色,转身就准备离去了。

  永真很是不解的看着蝶,最后也只能跟了上去。

  “她现在似乎很愤怒,也很伤心。”

  岚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了,本来还打算刻意激发对方的斗志,没想到外表刚硬要强的蝶,内心深处竟然这么的柔软,脆弱,甚至是有些不堪一击……

  她什么还没做,对方自己就垮掉了。

  “你难道什么都不准备做么?”

  岚回头看着雅昭,对方此时正在沉思。

  雅昭目送着蝶的离去,明显也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是这副态度,本来还以为对方会极其的愤怒,甚至是对他破口大骂,下死手,但是现在看来,对方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思。

  没有爆发出来的情绪,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他并不知道对方会做些什么。

  “我去看看。”

  雅昭留下一句话,便追了过去。

  “加油!”

  岚也为他激励了一番。

  此时的蝶带着永真正在赶往回家的路上,原本还没有什么表情的脸色,随着混乱思绪不停的涌现而出,也变得有些精彩起来。

  越想越气,越想越愤怒,眼珠子都快红了。

  “呸!真是个渣男!!我对他这么好,陪了他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眼瞅着都快发生了,结果呢?他在自己将要控制不住的时候,第一时间想的竟然不是我?而是另一个女人?而且那个女人还是个鬼?”

  “我再也不相信什么狗屁爱情了!”

  “呜呜呜……我失恋了!!”

  在永真一脸懵的注视下,蝶不知道怎么着突然就破防了,蹲下去,掩面痛哭。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