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第575章 龙马的战国之旅

小说: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作者:灰白橘子 更新时间:2021-11-21 21:16: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又是一日过半,有了木村林森的介入和引导,贲业反抗军与民众顺理成章的进行了归顺,苇名众顺利的拿下了贲业土地,开始派遣人手,进一步测量了土地面积与绘画了新的地形图。

  在这个方面,原本的反抗军和村民们也是没有闲着,积极的去配合着苇名众的工作,经过了大半晌的忙碌之后,便效仿着旧地形图面积,完成了这一壮举。

  最后甚至连同着原本紧挨苇名山脉的茂林地区,也一同并入苇名的领土之中。

  至此,苇名在战国的版图也是更进一步,除去本身崎岖的山地以外,也有了适合种植与养殖的肥沃田野。

  鬼庭雅孝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在主城坐镇的一心与二弟鬼庭雅次,同时也简单描述了此行的经历与一些私事,一心在高兴之余,也允诺等到他回归主城之后,便为他和星野泽玲举办一场盛大婚礼。

  鬼庭雅孝得到了上司的承诺后,也是欣喜不已,忙不迭的便回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星野泽玲。

  而星野泽玲在经历过一番大风大浪和失而复得以后,亲眼看到了贲业并入苇名,民众即将过上更好的生活,原本的名利心也就淡了下去,只想安心的做一个小女人,在家里相夫教子。

  得知了一心的承诺后,她也强忍着才压下了激动的心情,也更庆幸自己及时悬崖勒马,这才没有酿成大错,而且还碰到了一个好男人,对她的错误既往不咎。

  有些矜持的她,也并没有去用语表达太多自己的想法,只是在夜黑人静时,穿上了以往羞于见人的单薄衣物,悄悄的走到鬼庭雅孝跟前,娇滴滴的说上一句,‘大人,夜深了,该休息了。’

  这谁能受得了!?

  鬼庭雅孝当时眼珠子都瞪直了,对此也是想也不想,便扑了过去。

  毕竟是自家即将过门的妻子,谁还会没有点小情趣了?

  ……

  又是两三日,贲业民众在一番适应期之后,也成功并入了苇名的生活节奏,经过了一番整治,许多荒废已久的市井集市,也渐渐的开始重新营业。

  许多经历过战乱风波,流离失所的民众,也开始重新搭建家园住所,上集市购买日常用品,许许多多的民众鱼贯而入,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也有人简单的统计过,经历过一次战乱后,重新来张的杂货店铺,每日单单是纯利润,就超过往日繁荣时期的一月流水,虽然眼下仅仅只是红利时期,过不了多久也就会重新进入淡季,但每日进账肯定也是不会少的,贲业的集市也需要更多的货物资源和外地行商加入才行。

  短时间内,不说能够超越鼎盛时期的贲业集市,但至少也要向眼下大病初愈的苇名集市看齐!

  集市流水多,人气高,才能够吸引外地人前来投资,而有了外地货商的出入,就能够源源不断的去上架新货物,而有了新货物的出现,购买者肯定也不会产生疲劳,甚至会进一步引发新的购买热潮。

  而这样一来,不仅仅是苇名在纳税方面有得赚,就连民众自身也都可以通过以物换物的方式,去跟那些行商进行交易,以此过上更好的高质量生活。

  乍一看,整个贲业也好似焕然一新,全然没了被内府军压迫时期的压抑,与前两日截然不同,欣欣向荣,形势大好。

  鬼庭雅孝在过了两天舒服的日子后,也得到了手下的汇报,并乔装打扮,前去亲身体验了一番市井的热潮,深有体会,回来后,也是对此赞不绝口,欣慰不已。

  他这两天可谓是快活似神仙,整日里不理朝政,也不再慌着回到主城去了,毕竟身边有美人相伴,只是一股脑的去将事情丢给了手下去办,他自己则是跟星野泽玲过着没羞没躁的快乐生活。

  他也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弟弟的快乐’,去安心当一个撒手掌柜,整天什么都不需要去管,虽然人数上少了一个,但对于真心相爱的两人来说,倒也没差。

  而这种日子对于一个三十多岁,正值巅峰的男人来说,倒也不算什么,顶多就是在除了贤者时间外,没有节制的二十四时辰后,会让人感觉腰板发酸,头重脚轻的。

  但是为了男人的面子,鬼庭雅孝只能强装淡定,表现出一副真男人的姿态,去展现自己的伟岸雄风。

  最后还是星野泽玲提出了抗议,看他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早晚都会变虚的,毕竟世上没有耕坏的田地,只有累死的黄牛,跟何况再这么下去,她自己也有点吃不消,所以便在一番苦苦劝导外加安抚后,以来日方长为由,高挂免战牌,这才让鬼庭雅孝打消了进攻的念头。

  鬼庭雅孝表面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故作惋惜,而后‘藏器于身’,但心里头着实是有点发慌,也在暗地里松了口气。

  还好自家姬妾提前认输,他身为男人的面子这才保住了,不然等他把道玄送给他的小药丸给吃干抹净后,恐怕真的会被榨干,一滴都不剩了。

  从温柔港湾中重新走出来的鬼庭雅孝,也将自身精力重新投放在了事业上,并在看到贲业的秩序井然,以及直线上升的经济后,也是大感欣慰。

  于是乎,为了做到之前给反抗军的允诺,他大手一挥,便提拔了木村林森作为贲业御守长,地位相当于是苇名军政体系中的副将,仅次于武士大将。

  而由于对方是隶属于异域封地的将领,再加上贲业的情况本身也很特殊,虽然是属于苇名土地,但目前却并没有一个真正的管理人,也就是封地将领,所以他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不需要听命于武士大将的,因为本来就没有顶头上司存在。

  他仅需要给予武士大将足够的尊重,以及面对七本枪时做到听命行事,包括见到苇名的正副手,听从几人的调遣便可。

  更何况他本身也有许多的追随者,苇名与贲业下一步的发展和融洽,也都需要他做中间人,所以木村林森虽然地位仅仅只是副将,却也超过了苇名本土绝大多数的副将,在贲业民众眼中看来,也是可以去与武士大将比拟的。

  ……

  热闹非凡的贲业市井,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维护和经营后,欣欣向荣,今日也是迎来了三位稀客。

  雅昭与蝶以及永真三人,在与庵棠剑八和上杉石秀会面过后,便短暂的离开了贲业的领土,至于去了哪里,也没人会知道,不过他们也没有跑的太远,仅仅只是走到了距离贲业不远的另一处国家。

  很不幸的是,那里正值战乱时期,或许是受到了苇名做派的刺激,也想要依靠吞并各自势力完成一统,哪怕是没有内府军的插入,内部势力也开始激烈的内卷。

  本来他们想着的是,去浏览一下战国风景,体会一下除了苇名与贲业之外的风土民情,什么在酒馆里入驻,吹拉弹唱样样精通的异域歌姬啦,独立洗浴的温泉池水啦,多少年进行一次以武会友的剑豪比试啦,某些偏远地区才会有的稀奇古怪的节日啦,等等一系列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结果这些想法都还没有怎么实现,便被突如其来的战火纷争给打断了。

  不过这些想法的破灭,倒也并不算都跟战争有关,因为虽然那个国家内卷的很是激烈,但某些有着黑暗势力罩着,艺高人胆大的设施,却还是稳步有序的经营着。

  前两天,雅昭他们一家四口,刚刚抵达了贲业之外一个叫做‘岩守’的小地方,在那里待了两天,四处去转了转,领略了一番风土人情。

  直到感觉到有点无聊了的蝶,主动提议要分开逛街,由她带着永真两个人去小吃街,晚上在租住的宅院见面,雅昭对此当然没有异议,随口便答应了。

  结果对方这一去,直接就恢复了本性,也忘记回来了,愣是让他一个人等到深夜,也都不见半个人影,偏偏这个时候的岚还处于修养状态,没办法陪伴他。

  独自一人,身处异乡,孤苦伶仃,雅昭当然是没办法忍受的,于是便动身前去寻找二人的踪迹了。

  趁着夜色美景,不知不觉中,他就来到了当地最有名的市井区域。

  本来想着可能会在这里找到二人,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走着走着,他鬼使神差的便被一家名为‘异域国度’的酒馆给吸引了。

  上前打听了一下,才发现,这是专门给夜晚的绅士们准备的精彩栏目。

  一听这话,雅昭当时就想离开了,他是什么人?鬼庭龙马!苇名第一战神!

  家中有美妻,这些庸脂俗粉,残花败柳,他看得上?

  但他虽然态度坚决的想要离开,却也耐不住对方的使劲推销,还说着什么‘只是进去喝个酒,又不做什么’的混账话。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还隐约听到了‘有洋马’这句话。

  于是雅昭就信了他的鬼话,还稀里糊涂的付了什么‘开光钱’。

  绝对不是他想进去看看的,只是没办法,出来找人嘛……(他自己都不信)

  一进门,他果然是受到了老板娘的热情招待,还有一群画着异彩,穿着大胆火辣的奇异服饰的歌姬围了上来,围绕在他身边,热情的想要招待他。

  看着那种想要与他春宵一刻的眼神,雅昭当即便想要扭头离开了。

  对此,身为一名家中已有妻妾,且心思单纯的正直剑豪,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义正辞的拒绝她们!

  但是怎么说呢,小姐姐们实在是太热情了,其中果然也有几名金发碧眼的洋人出来,打扮的花枝招展,对他挤眉弄眼的,疯狂暗示着让他去做点什么。

  原本他还是很正经的,依旧坚守本心,对此视若无睹,但是直到他换位思考,想着来都来了,最起码也得装装样子,点一个过来陪酒吧?

  不然他进门的钱不是白花了?按照飞猿经济学来说,他本人更是血亏的!

  紧接着再一想,她们这些女孩子,都是从海外而来的,乘坐船只远赴东瀛战国,期间甚至还有人要接受那些黑心船家的勒索与欺负,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安定下来,那也是吃不饱穿不暖的……

  嗯,她们穿的的确很少。

  也是挺不容易!

  于是乎,他便考虑着让对方坐下来,彼此谈谈心,顺便打探一下海外的情报。

  金发碧眼的洋人小姐姐一看自己被选中了,自然也是欣喜若狂,犹如高傲的孔雀一样,从人群里挤出来,坐在他身边,犹如粘牙糖似的,贴在身上,一阵嘘寒问暖,为他捏肩捶背。

  嗨,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彼此在谈心之余,有些小碰撞也是很正常的,雅昭也全然不在意对方占他便宜,毕竟生意就是生意,大爷我可是花了钱的!

  不过被筛选下去的歌姬却也很不服气,甚至有人很没有道德底线的,去打了小报告!到处去给人说什么酒馆里来了个特别帅特别有魅力的男人……

  酒过三巡,情报没套到多少,雅昭自己的便宜倒是被占了许多,这也让他感到很不满意。你一直摸我,我从头到尾都没碰过你,那我岂不是很亏?到底是你花钱嫖我,还是我花钱嫖你?

  哦不,是谈心。

  这笔生意做的,简直是越想越亏,一气之下,他就想着把对方带到一个无人的地方整治一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从她嘴里套出所有的情报。

  结果他刚想要去付之行动,酒馆大门就被踹开了!

  嗖嗖的两下残影,寒风凛冽。

  桌子上还插着两把手里剑。

  当时雅昭回头一看,好家伙,浓郁到几乎要实质性的杀气扑面而来,女忍者阿蝶手中的千本寒芒绽放,手一甩,锋利无比的钢丝线差点就给他剃了个光头。

  怎么说呢,当时的场面是挺尴尬的。

  阿蝶原本只是听路过的人说,有个很帅很有魅力的男人在酒馆里喝酒,甚至引起了高冷的歌姬为之疯狂,掀起了一波追捧热潮。

  她本人对此是很不屑一顾的,毕竟他还没见过比雅昭更帅的男人,但也架不住好奇心促使,便带着永真想要过来看看。

  结果不看不要紧,仔细一看,嗯,是挺帅的。

  再一看,嗯?这不是我夫君么!?

  四目相对,相顾无。

  永真也表示当时场面尴尬到让人头皮发麻,她的jio趾头都扣紧了!

  再然后……朋友们,那便是一场血雨腥风!!

  血淋淋的,家暴现场。

  s..book372022274570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