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 第549章观星择的日子

小说: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 作者:颜明若司皓宸 更新时间:2021-07-29 14:49: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

  “哦。”虽然觉得司皓宸说得对,但还是觉得太残酷些。

  司皓宸抱着媳妇小憩片刻,下午继续听水先生讲学。

  司皓宸将这几日绘制的禁地舆图拿出来,将每一处的阵法都指给君澈看。

  “有熟知情况的人带路确实省力,这么复杂的阵法排布,单凭我们摸索,怕是还要几个月才能进到中心。”君澈看着舆图上星罗棋布的大阵小阵。

  “需要选个合适的时间,再去取虎符。”司皓宸的手指轻扣着桌面。

  “好,我去观星择个日子。”君澈点点头。

  “噗。”明若被司皓宸和师兄这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了,“你成亲都没让师兄帮你选个日子吧?”

  “……”这话司皓宸确实无法反驳,要是知道会娶这古灵精怪的丫头回来,他肯定找君澈选个好日子。

  “非也非也。”君澈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你们大婚的日子,是我连观七日星象,用星盘测出的日子,就连时辰都不能有丝毫偏差。”

  “……”明若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

  三人又闲聊几句,君澈便回前院去了。

  北宫大夫人和北宫二夫人带着北宫诗诗赴宴,本该下午就回府的。结果,到了掌灯时分才回来。而且,三人都是一脸晦气。尤其北宫诗诗,完全就是如丧考妣的模样。

  北宫诗诗由两名婢女扶着,一进自己的房间,便放声大哭起来。

  北宫二夫人让小陶赶紧关了院门,才去卧房安抚女儿。

  第二天一早,明若和司皓宸收拾妥当,到主院请安。

  两人刚走到院门口,才遇到三房和四房的人。先互相见了礼,才一起进去主院。

  北宫大夫人和二夫人都已经到了,只不过,北宫二夫人的脸色黑沉沉的,看着有些瘆人。

  两人请了安,在椅子上坐下。

  “老太太,邹家的人来向大小姐下聘礼了……”朱管家虽然进来通报,但人也是懵的,之前连媒婆都没上过门,这就来下聘礼了。对方说了半天,他愣是不知道是哪家的。

  而且,他在云陵城待了大半辈子,实在记不起哪个世家是姓邹的。

  “嗯?”北宫老太太偏头看向北宫二夫人,“怎么回事?”

  “母亲,儿媳有话要单独跟您说……”北宫二夫人此时心乱如麻。

  北宫老夫人看二儿媳脸色不对,便带着她进了卧房。

  “母亲,您要给诗诗做主啊。”北宫二夫人一进卧房,便给北宫老夫人跪下了,把昨天在淳于家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说了。

  北宫二夫人带着北宫诗诗去淳于家赴宴,一切都挺好的。她还见到了赫连大夫人,赫连大夫人还夸诗诗长得好呢。

  淳于家在前后院相连的花园里设了些灯谜、投壶供公子小姐们玩赏。北宫二夫人便让北宫诗诗去看看,也可以多结识些人。

  没想到北宫诗诗竟然就一去不复返了,直到午时开宴,她都不曾回来。北宫二夫人觉得事情不对,连忙找了淳于家的人,让他们帮忙寻找。

  直到午后,才在一处偏僻的院落里找到,已经昏过去的北宫诗诗,还有头破血流的邹世明。当时场面十分混乱,明眼人一看就是,北宫诗诗被人强了。

  这强人的邹家公子,正是来相看淳于爱的那位表哥。不但长得一难尽,家世更是上不得台面。

  大夫好一番救治,两人才都醒转过来。

  北宫诗诗一醒来,就唾骂那邹公子是个登徒浪子。她在花园中玩了一会儿,看着快开席了,便打算去找母亲。走得有些急,裙子被山石勾坏了。

  丫鬟去取备下的衣裳来,她则先跟着淳于家的小丫鬟去抱厦中等着。两人刚转过一道花幛,北宫诗诗就被人从后面敲晕,再醒来时,便是邹世明对她施暴。

  北宫诗诗看到邹世明这猥琐的样子,早膳都要吐出来了,伸手摸到瓷枕,在邹世明头上敲了下去。血瞬间就淌了下来,滴滴答答落在北宫诗诗脸上,但邹世明却完全停不下来,那狰狞的样子愈加可怖……

  邹世明虽然是施暴者,但他也搞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在前厅喝了几杯茶,然后内急去净房,再后面的事情,就一点都记不得了。

  北宫诗诗闹着要捉邹世明去衙门,虽然外甥做出这种事情,淳于二夫人也很气恼。但毕竟是她姐姐唯一的儿子,肯定不能眼看着他出事。只能劝北宫二夫人,这事闹大对北宫诗诗的名声实在不好。

  北宫二夫人气得脑袋发沉眼冒金星,之前从淳于二夫人那边听说,这邹家别说不是世家大族,也根本不是云陵城人。

  当时她听说淳于爱要相看这号人,还有些幸灾乐祸——淳于爱长得不好,能找到人家就不错了。

  可是,她再怎么看不上邹世明又能如何,难道真的闹到衙门去?即便邹世明有个做城主的姨夫,以北宫家的势力,也能将他绳之以法。但就如淳于二夫人所,诗诗的清白没了,以后要怎么办?

  .

  -->>

  北宫老夫人听完这些,脑袋嗡嗡的,但事已至此,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老身能给你们拿什么主意,现在除了接下聘礼,准备婚事,还能如何?”北宫老夫人一拍桌子,“之前让你们回定安,你要是好好回去,也不会有这事!”

  北宫二夫人也后悔啊,要知道会是这样,她肯定一早就带着诗诗去定安了。她昨日都打听了,邹家住在平南,比定安离云陵城还要远得多。

  “母亲……”自家老爷不在,北宫二夫人现在是真没了主意。

  “叫我有什么用,要是诗诗不嫁去邹家,以后不是去庙里做姑子,就是给人当续弦……你自己考虑吧……”北宫老夫人也没想到,只是去赴宴,还能闹出这种事来。

  让女儿去做姑子,北宫二夫人是舍不得的。给人做续弦……污了清白的女子,就算做续弦也挑不到太好人家。

  北宫二夫人深吸了口气,擦干眼泪:“我……去接聘礼……”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