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想吃点糖 第3章 五悠3

小说:[咒术回战]想吃点糖 作者:九酒秋 更新时间:2021-02-23 04:09: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章正好凑一对?

  虽说陆泽如同低音贝斯一般的声音很好听,挺符合乔乔的审美,不过她也就只是愣了一愣而已,该干嘛就干嘛,顶多只是说话时心情更好一点。

  报完了护照号码,乔乔感谢了一下对方帮忙带外公外婆出去玩、安排行程的辛苦,陆泽简简单单地“嗯”了一声,就将手机还给了乔乔的外婆。

  乔乔又叮嘱了外婆一遍别省钱,玩得痛快,再和外公问好说声晚安,就挂了电话,光速进入了梦乡。

  睡觉的时间总是幸福满足,而短暂的。

  当手机里的每日定时闹钟响起的时候,乔乔痛苦地哼哼了两声“不想起还想睡!不想起还想睡!”,然后就在三秒钟内起了床……只要有工作,乔乔的起床开机速度简直就可以打败全国98%的对手。

  乔乔一边刷牙,一边划开手机看看有没有什么睡觉时间错过的工作电话短信邮件,毕竟昨天睡的太早了。嗯,公事上没什么大事,邮件倒是有一些,去了公司再处理。但是微信里有不少消息,乔乔点开一看,同级别同事们的微信群。

  大家在聊裁员传的事情。乔乔拉到聊天记录的顶端,果然起头的是之前社招挖进来的一个男同事。他签的三年合同,试用期六个月,结果没想到跳槽之后市场行情一路恶化,到处都在裁员。他还在试用期,处境格外危险,因此格外努力地在打探消息。

  然而自从业内爆出过几次各种各样xx门之后,凡是邮件这类容易被留底转发,或者微信这种容易被截屏的聊天手段,同事之间都显得分外谨慎。像乔乔一样在公司多年的人,其实多半都有些提前的内部消息,就算是外资,其实也是有些派系的,只不过不那么明显而已。

  群里大家看似聊的热火朝天,然而太极打得飞起,每个人都在试图打探别人手上的消息。

  乔乔正一目十行地扫视着聊天记录,突然有人专门在群里艾特了乔乔,“乔乔,听说昨晚李晋州找你谈话了?你可是李晋州的御用啊,有什么升职或者裁员的内幕消息别藏着,记得和大家分享啊。他都升md级别了,保住你升职应该不在话下吧。”

  传的可真快。乔乔扫了一眼艾特她的人,嗯,升vp的竞争对手之一。虽然每年都升挺多个vp的,但是今年明显僧多粥少,这人和她同一个部门,但是不同组,竞争关系比较明显。

  乔乔利索地打字否认,“公司里哪有什么御用,谁不是同时被几个项目用到死啊!我能有什么内幕,还不是刚刚忙到连轴了一个三十多个小时。”

  起头话题的那位却是真心焦虑并且真没消息来源,看这网上也没人说句实话的样子,就约起了没出差在办公室的同事,今天中午一起聚个餐。一般大家通宵熬夜之后去面对面坐下来喝一杯,倒是还能有两句实话,外加很多骂老板的脏话的。午休的时候找个包间关起门来,同事们之间“交流交流感情”。

  看了看聚餐地点,又是公司所在写字楼一层的西餐厅。乔乔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小小的白眼儿,一层她没意见,近,方便回来工作。但是又是西餐红酒,公司里海归居多,他们怎么就每次聚餐都吃西餐吃不腻呢。

  对乔乔而,还不如去路边摊涮个麻辣烫。不过身为高大上的、衣冠楚楚的、西装革履的金融狗,群里大多数人都投了赞同票,她也就跟着附议了。

  一般通宵连轴之后可以晚点去公司,乔乔上午去了之后先把护照给外公外婆快递回去,然后咕咚一口豪迈地闷了一大杯咖啡,开始处理邮件,心里恶狠狠地想,辞职那天,买两杯咖啡,泼一杯,再泼一杯……

  邮件清理完,正好有同事过来拍拍乔乔的椅背,“乔乔,走了,去吃午饭。”

  一拨人在公司里和电梯里还是谨慎行的,公众场合既不能聊工作内容也不能聊客户信息,那就装逼地聊聊纳斯达克指数、标普500云云。然而一进了包间门一关,中英文夹杂的脏话立刻就飙的飞起。

  关起门来面对面的同级聚餐就这点方便,上骂老板太压榨太变态太挑剔,下骂手下员工不给力效率低太傻逼。

  牵头聚会的男同事真心焦虑,“fxxk,听说有家银行要退出中国市场了,还有一家在香港直接把整个部门裁掉了,早上一整个部门的人,直接刷卡进不去大楼,it和hr在会议室里恭候大驾。我们这边到底怎么样,裁不裁?”

  拍椅背叫乔乔一块下来吃饭的那个男同事接话道:“裁就裁,怕什么。只要package给的到位,搞不好比今年的bonus还多,所得税还扣得少,拿到手了我就出去gap几个月high一下,在李晋州手下混太tm累人了。”他和乔乔一个组,一样也没少被李晋州狗血喷头的骂过。

  乔乔笑笑,问他:“你最近又被骂了?”

  “是啊,他说让我别中英文夹杂的和他说话,要么全英文要么全中文,fxxk,他不也是个海归么,就他毛病多,怎么着?外企不都这样啊!难不成exl翻译成电子表格,ppt翻译成演示文稿?就他tm事儿多!”

  乔乔乐了,“难怪你今天中英文夹杂的收敛许多啊!”

  “哎,我说你俩别跑题啊。乔乔,昨天李晋州找你谈话没给你透个底么,你能升么,要裁多少啊?”这是今早特意在群里艾特乔乔的同事。

  乔乔笑着看了对方一眼,应道:“这种高层决定能给我透什么底?我自己还危险着呢,外资表面上政治正确的不要不要的,真要裁员难道不是我和amanda最危险么,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牲口使,这中间的差距明摆着的。”光看这个包间里七个人,才两个女性,就知道这种高强度行业里实际女性还是相对要少一些。

  “对呀对呀,还算是我俩未婚,要是已婚未育就更危险了好吧。”amanda耸耸肩,名义上的裁员理由肯定不是性别歧视,外企最怕被告歧视了。但是实际上呢,生理痛你敢请假吗?产假难道不是公司和其他同事的负担?女人结了婚有了孩子还能这么通宵熬夜四处出差吗?隐形的歧视永远都在,公司里的高层仍是男性居多,再往高层走,外资里面国籍天花板也是妥妥的。

  “哎,我还希望我最危险呢!你们说这次如果真裁员,赔偿能有n几?真把我裁了是好事啊,我正好想去趟南极玩呢。”说话老爱中英文夹杂的同事是个本地人又是个海归硕,家境颇为不错,有车有房有户口无贷款,自己高大上的工作和丰厚

  的薪资也足够他活得洒脱自在。

  “至少劳动法的底线n1是会给的吧。”乔乔回道。

  牵头聚餐的同事深深地叹了口气,“你们说的轻松啊,现在经济形势这么差,拿了这笔赔偿又去哪里找同样这么高薪的工作,哪个猎头不知道你是被裁出来的给你压价呢?更别提现在到处都冻结了。何况我还在试用期,有没有赔偿都两说,哎……真羡慕你们这些单身没负担的。”

  看着他愁眉不展的样子,乔乔除了同情两分,也做不了什么别的。即使大家都是同样的级别,拿差不多的高薪,但是家庭背景就已经在人生的起跑线上划出了深深的差距。社招跳槽过来的这个同事年纪偏大一些,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二胎刚出生,太太全职主妇没工作,一个人带孩子还带不过来,还得请保姆,双方家庭都不是本地的还需要他补贴,还背着房贷车贷,简直一睁眼就是经济压力。小说首发ls.xs.sm.xs.

  而原本以为职业生涯里特成功的一次跳槽,此刻却让他最有可能成为一枚弃子。

  大家各怀心思,发泄五分,交流三分,保留两分,一餐饭边吃边聊,差不多到了时间也还是起身回去继续努力上班。回去的路上大家顺路去买咖啡,乔乔拜托同事帮她带一杯回去,一个人绕去僻静的地方通电话。

  “喂,外婆,我是乔乔,护照早上给你们快递回去了,应该明天就能收到了。”乔乔给家里打电话提醒一声。

  “唉,好的好的,护照的事不着急,离出发还有一个多月呢。乔乔啊!”外婆一顿,声音都热情激动了好几倍,“昨天在赵奶奶家里当着人家的面不好说,她那个外孙陆泽是真不错,真不错啊!虽然不爱说话,但是长得俊!个子高!学历好!正好大你一岁,和你一样在b市!外公外婆也和我们一样在a市!和你一样能记得带我们老人家出去玩,孝顺!这孩子还有房有车!家里条件也好!就是……就是……哎,不提了。你什么时候有空见见人家!”

  乔乔握着电话无奈道:“外婆,您挑大白菜哪?我说过多少次啦,我不是挑条件,我就是不想结婚啊!”

  外婆热情不减地唠叨着,“唉!正好!你赵奶奶说陆泽也是不想结婚!和你一样,怎么催都不管用!你俩正好凑一对!”

  正走到办公楼外的绿化带处,感受外面秋日午后暖暖阳光的乔乔,听到外婆的话忍不住笑起来,笑得一双盈满水意的大眼睛弯弯的,她调侃道:“我不想结婚,他也不想结婚,所以我俩正好凑一对吗?”showbyjs('不搭理与不想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