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想吃点糖 第8章 宿伏2

小说:[咒术回战]想吃点糖 作者:九酒秋 更新时间:2021-02-23 04:09: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宿傩大人,我的人形肯定比你好看!”

  “是吗?”他再次笑了。

  我开始得意忘形,“狐族的长老们看过,都说我的模样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美人胚子呢!”

  宿傩竟然当着我的面开始哈哈大笑起来,毫不留情地反问道,“就你们狐族那群没见过世面的老家伙?”

  我不禁有些生气,“不想理你了!”

  男人这才收住了笑,“小东西,你变一个让大爷我瞧瞧,美人胚子有多美。”

  “变不了!”这回轮到我傲娇极了,谁让他总是欺负我,这么些年我算是看明白了,宿傩确实是个好人,就是可惜长了那样刻薄的一张嘴!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如此魅惑的语气,我在他怀里挣扎着逃离,宿傩却铁了心一般,要看我化人形。

  事实证明,宿傩法力比我高,就算他要是想看我的模样,这谁拦得住啊,早知道他能变,我何必辛苦修炼这么久,都算什么?

  扑通一声,我落进了水里,他真的就不费吹灰之力让我变成了人,可我也来不及思考,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抱住宿傩大人。小说首发ls.xs.sm.xs.

  即使我知道他什么也没穿。

  “你这小东西,胆子倒是极大。”

  我才不怕死,我就是怕水会让我死得难受,宿傩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那双狼眼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

  “咱家惠惠是生得不错呢,”他在我耳畔轻声道,只觉耳边的那股电流,经过全身,惊起一阵酥麻。

  我的脸发着烫。

  “宿傩,你别离我这么近。”

  他那张画着奇怪刺青的脸,却离我越来越近,像是在打量着什么,所幸我穿了衣服,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等你长大真是太辛苦了。”

  宿傩这句话来得突然,我有些不明所以,说什么等我长大,这不也就一两年的时间吗?干嘛被他说得,像等了我许久一样。

  “惠,”他这次没有叫我小东西,而是我的名字,我不禁也跟着变得严肃,同他对视着,他红色的瞳孔里饱含深情,“你要不要和我双修,修炼就快很多。”

  他说什么?双修?!整个人随着大脑的一片空白,在宿傩的怀里僵住,这还真是像他能说出的话,无时无刻不在给自己惊吓。

  “宿傩大人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两只公的怎么双修?”我反应过来后,抬起手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真想敲开看看是不是装的豆腐渣。

  “只要愿意,没什么不可以。”宿傩勾起一边的唇,笑得邪魅。

  “我!不!愿!意!”我一字一句的告诉他,满脸的拒绝,双修什么的,我在狐族的法术修炼秘籍上看到过,要两情相悦才可以……宿傩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

  “啊这样吗?好伤心啊!”

  宿傩满脸的可惜,察觉到他的危险气息,我只好从他怀里逃离,慢悠悠的从水里爬上了岸,不禁回头看他一眼,随后仓皇而逃。

  一连好几天,宿傩也没有再提双修的事,而我依靠宿傩法力维持的人形,一点也不稳定,每次总在无意中露出本相。

  倒是把宿傩大人惹得发笑,还时常好意提醒着我,“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收着点。”

  “耳朵耳朵。”

  他还想伸出手来摸我的狐狸耳朵,但我没能让宿傩得逞,索性直接变回原形,躲到他怀里,告诉他想摸就摸个够,别总是在我变成人时,占我便宜。

  看着他脸上挂着那抹灿烂的笑,我总觉得怪怪的,突然就反应过来——宿傩大人肯定是故意的!不然他法力那么高,我为什么还是一会儿露耳朵一会儿露尾巴!

  宿傩真是太过分了。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伏魔洞今日破天荒的来了位客人,我正睡得香甜,还在做美梦,却被宿傩与那人的声音吵醒。

  虽然紧闭着双眼,但那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和语气,有意无意传入我的耳朵里,我猛的睁开了眼,不远处对坐着的两个人,正是父亲伏黑甚尔!

  “老狐狸,还真是跟以前一样,哪怕对亲生骨肉还是精打细算。”只见宿傩饶有兴趣的看着伏黑甚尔,我有些微微发愣,宿傩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在哪儿?”听见伏黑甚尔突然问到我,我立马闭紧双眼开始装睡,听到有人起身渐渐向我靠近,不禁觉得有些紧张。

  宿傩将我软趴趴的身子抱起,走回伏黑甚尔面前,我甚至能察觉到后脑勺被看穿的感觉。

  “他来到你这,一直这副模样吗?”

  “嗯。”听到宿傩淡淡的嗯一声后,将手放到了我身上,轻轻摸着,而我却开始纠结,该不该就这么醒过来。

  “都是命吧,他难得能与你亲近。”父亲的话似乎说的有气无力,显得苍老许多。

  “呵,老子当年仅凭一己之力,在你伏黑甚尔手下救下他的小命,不跟我亲难道还跟你亲近吗?”宿傩倒是一如既往的野蛮性子,听起来凶凶的,不过我有些纳闷,什么在我爹手下救我?这只大灰狼在说些什么呢。

  “……”

  “老狐狸,虎毒还不食子呢。”

  “也就你管得宽,狐族的事别老插手。”

  我有些震惊和麻木,他们在说关于我的事,可笑的是我敬爱的父亲,竟然从我出生那刻起,就想着除掉我了……

  怎么会这样,我之前并不觉得,自己会是个不讨喜的存在,至少,狐族的长老们都十分宠我。

  只听宿傩大人轻松的回答着他,“那不是没办法嘛,我无意窥得天机,唯一的红线就这只小狐狸,你要是给我断了,我找谁去?”

  “你不是要利用他成仙吗……”

  听到这时,我的心里更加震惊,利用我成仙?这条大恶狼要利用我,那他救我,带我修行,都是为了最后的利用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成仙,嗯?”

  “果然是狼性不改,这时候就不认账了。”

  “当神仙有什么好的,我现在倒是想,跟惠惠生个孩子。”

  “那是我儿子,哪能给你生孩子!”

  “这有何难,等他去人间历劫时,给我变个女儿身,然后给我生一堆狼崽子。”

  我实在忍不住了,装作从噩梦中惊醒,睁开眼后立刻朝向大坏狼宿傩,警惕的龇牙咧嘴。

  “惠,不得无礼。”

  进而转头看向说话的伏黑甚尔,他如今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平生第一次,对父亲不敬。

  是的,我确实很生气。

  生气于父亲的狠心,也生气于宿傩的狼子野心,居然还要我为他生孩子,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从他们两个的眼神中逃离,一路狂奔出了伏魔洞,我是真的再也不想回去了。天公也不作美,原本晴朗的天空竟然不合时宜的下起了雨,仿佛回到了当初进入伏魔洞的那日。

  那个时候不仅下雨,还在打雷。

  而此刻的我无处可去,躲进了一个小小的树洞里,不禁回想起宿傩对我说过的话,肯定都是假的吧……我忍住眼泪,不让他流下来,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哭呢?

  可父亲当初为什么一定要除掉我,是宿傩一个人把我救下来的吗?他救我,真的是因为姻缘,还是利用我渡劫升仙,我心里顿时没有底,亏我觉得他还是个好人呢!

  “小狐狸,别闹了,快出来。”

  宿傩还是找来了,可我心里依旧堵着气,根本不想理会这个大坏狼!

  况且,这个地方这么窄,他进不来。

  “你不出来,我可就在这里堵你哦?”

  我依旧不想理他,就算外面的雨下得再大,宿傩淋到雨也肯定会走的,对吧?但我心里确实没有底,悄悄探出头看他。

  随即被变身成狼的宿傩一口叼住,轻而易举的就把我从树洞里拉了出来,我在他嘴里挣扎着逃离,他原本咬得就不紧。

  宿傩松口后立刻又变回了人,把我紧紧圈抱在怀里,雨落下来打湿了他的脸,还严肃的对我说着,“走,咱们回家。”

  这次,我力气不够大完全挣不开。

  虽然他把我全部藏在了怀里,雨全部都淋在他身上,但我依旧气不过,张开嘴露出尖尖的牙齿,直直对准了他的右胳膊狠狠咬下去。

  我不松口,宿傩也不吭一声,直到血腥味充斥着我的口鼻,就算给他咬破了,可依旧生气。他带着我飞快的回到伏魔洞,甚尔已经不见身影,应该是被宿傩赶走了。

  “惠惠,我们回到家了。”

  语气里满是温柔,难道他不该惭愧,不该心虚吗,毕竟他对我一直都心存不轨啊!

  一股精气灌入我体内,是宿傩的修为,我立刻幻化成人,眼角里却含着委屈的泪,嘴角带着腥。全身湿透的宿傩,他看向胳膊上流血的牙齿印,伸出舌头把血全都舔了个干净。

  我楞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肯定没有在心疼他,对,绝对没有!

  随后,宿傩抬起头紧盯着我,缓缓靠近。

  一把捏住了我的后颈,身子也往他怀里奔去,带血的唇瓣即刻吻了上来,用力撬开贝齿后舌头强势探入,鲜血混着唾液,尽数落入嘴里。

  我甚至听到了自己被压在喉咙的呜咽声。

  手掌明明用尽全力在推着他,却起不上任何作用,只察觉到一滴慢慢汇聚的泪,从眼尾滑落过脸颊。

  我快无法呼吸了,宿傩总算松口了,他满眼的猩红看着我,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桀骜不驯的说着,“这是你咬我给你的惩罚,”

  “可是你骗我了。”

  说这句话时,我的鼻子一阵酸痛。

  “我何曾骗过你?”

  宿傩到现在竟然还在狡辩,胸腔里那颗心似乎沉入寒潭谷底,更是对他冷着一张脸,“宿傩大人,我何时才能离开你?”

  我想逃,宿傩何时能放过我。

  宿傩脸上充满了怒气,一把揪起我的衣领,迫使着我同他猩红的双眼对视,“离开我?伏黑惠,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他便是如此,执迷不悟。

  又过去一个月,每一天我都想着如何能从宿傩的手掌心中逃离,可每次他都极有耐心的把我带回家。

  这段时日以来,人形也得以保持稳定,不禁猜想应该是那日,宿傩将修为渡给了我,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只要你超过我百里远,我就会心痛。”

  “为什么。”我也确实是大吃一惊,宿傩又是在上演着什么虐心桥段?

  他掀开袖子,露出那排整齐的牙齿印,“那日你喝了我的血,我们就已经订下血契,惠惠,你逃不掉的,除非你与我共赴人间轮回。”

  血契自动能解。

  但去人间的话,岂不是随了宿傩的愿,我要变成个女人,然后给他生孩子吗……到头来,宿傩一直在算计我。

  也罢,我最终决定与他一同跳下往生池。

  我无意间瞥到了宿傩嘴角的笑意,他伸出双手抱住我,在眼角落下轻轻一吻,“惠惠不要怕,有我在呢。”

  不就是人间一辈子的苦吗,这有何难,总归结果是好的,我只为了离开宿傩。showbyjs('[咒术回战]想吃点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