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想吃点糖 第11章 宿傩番外·除夕

小说:[咒术回战]想吃点糖 作者:九酒秋 更新时间:2021-02-23 04:09: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除夕夜

  “宿傩,等会一起放烟花吧!”伏黑惠手里拿着两只没放完的烟花,准备拿来和宿傩一起跨年时放着玩。

  可宿傩正在认真做今夜的美味大餐,看到那些鸡鸭鱼肉,伏黑惠虎躯一震,猛地想起去年除夕夜被伏魔御厨子支配的恐惧。

  那时宿傩大人这个新技能更上一层楼,于是不停的拿野兔野鸭练手,那场面,简直血溅伏魔洞。

  他并没有回答,只是措不及防的问了句。

  “今年把你爹咪请来伏魔洞,一起过个年怎么样?”

  “……咱们随便吃就可以了,狐族事务繁忙我爹也不一定有空。”

  而且听狐族长老传信来说,爹咪养了只小宠物,取名叫虫虫,两个人每天都寸步不离的贴贴,哪还有空来看自己。

  “惠惠,可就咱们两过会不会太冷清了点?”

  “……”伏黑惠无以对,他突然就明白了,两面宿傩这只大灰狼!绝对没安好心,要是有什么别人在,肯定会不停的炫耀,疯狂贴贴秀恩爱!

  对此,伏黑惠已经体会过一次了。

  某年的除夕夜,一狐一狼结伴去的人间,每次宿傩遇到些小妖怪,就当着人家面和自己搂搂抱抱,偶尔还会偷亲,狐狸惠愣是被这只大坏狼偷袭无数次。

  就连湖边的鱼也不放过。

  花前月下,池塘边的两口子化作人形,唯独留下头顶毛茸茸的耳朵和身后的尾巴,惠依偎在宿傩的怀里,灰色的狼尾巴时不时挑逗性的勾一勾那温顺的狐狸尾。

  两只小鱼儿游到水面来吐着泡泡,嘴巴一张一合好似接吻,宿傩用力皱着眉,“太过分了,这两口子比我们还过分!”

  伏黑惠轻笑出声,原来他还知道自己过分。

  但没等惠惠得意多久,宿傩的身子便重重压了过来,对准那张薄唇便用力地印了上去,身后的狼尾巴将反抗着的狐狸尾压得死死的。

  唇齿交缠,伏黑惠口腔里的甜美被他尽数掠夺,空白的大脑也只能听到两人如雷般的心跳声。

  两只相亲相爱的鱼儿似乎也被他们的动静羞红了脸,往四处慌张逃窜。伏黑惠也终于能呼吸到新鲜空气,“宿傩,你克制点……”

  “我不。”那张满是刺青的脸带着一如既往的狂妄和任性,真是拿他没办法。

  那一夜真是记忆犹深,后来的池塘边,夜空中烟火四绽,地上的两人低喘着,衣衫散落一地,头发凌乱,极是荒唐。

  再回到现在,所以他觉得,爹咪伏黑甚尔最好还是不要来了,免得他来伏魔洞后,万一看到亲儿子和两面宿傩甜蜜的夫夫日常,心脏受不了。

  “惠惠,可是你爹……这会儿应该快到了。”

  宿傩最后还是承认了,其实是伏黑甚尔坚持要来,这谁拦得住,一旁的伏黑惠欲哭无泪,“傩,我跟你说,在我爹面前必须举止得体,不能……”

  “不能怎样?”宿傩一把抱住他就往自己怀里送,宽厚结实的胸膛下,是他那逐渐加快的心跳,伏黑惠表示无奈,认命般被他抱在怀里。

  “放心吧,我心里有分寸。”

  他拍了拍胸脯,认真保证的模样,倒是挺少见。

  可真当伏黑甚尔出现时,两人确实规规矩矩,行为也并没有什么不妥,可那个爹咪,一不合就跟肩膀上的虫虫贴贴是什么鬼。

  宿傩准备的一顿年夜饭。

  “虫虫,吃这个,来我喂你,啊~”

  受到了刺激,宿傩也一直隐忍不发,可面前的两个怪物似乎一再挑战自己的底线,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而伏黑惠在旁边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仗着他爹在不敢对自己做什么。小说首发.xs.m.xs.

  “老狐狸,你注意点行吗?”

  “啧啧,宿傩,我可是你老丈人,难得来一趟伏魔洞,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

  说完就立刻摸了摸肩膀上的虫虫,宿傩竟一时语塞,要不是看在他是伏黑惠爹咪的面上,早就赶他走了。

  “虫虫说不好玩,我们走了。”

  好在千磨万磨,吃完饭后,总算送走这尊大佛。

  “惠~你要怎么补偿我?嗯?”伏黑甚尔刚走,宿傩便一把从身后抱住了他,语气带着撒娇和不满。

  “补偿你什么……”

  “你说呢?”宿傩脸上有小情绪了。

  “啊喂,你摸哪儿呢?”腰上一个激灵,伏黑惠立刻按住那只作乱的手,背后的人这才安分下来,脑袋枕在颈窝,均匀的呼吸着。

  “陪我去放烟花吧。”人间的年夜烟花不断,年味十足,也只有伏魔洞,一年四季都冷冷清清,伏黑惠是觉得,好歹过个年也凑个热闹沾点烟火气吧。

  “你这烟花也太小了……等我给你放个大的,你要往山那头看。”宿傩说完,便跑没了影,伏黑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不明所以。

  手里的烟花确实是在山下捡的,还是别人玩剩的,两个人毕竟没银两,也没办法去集市上买,所以宿傩说的烟花,要怎么放?

  走到伏魔洞口前,只能看到一片黑暗,但山的另外一边,却是万家灯火烟花齐放,只能听到连续不断的声音,以及反射出那些星星点点的亮光。

  可这里却是与世隔绝的伏魔洞。

  刹那间,随着山顶的第一束烟花升到半空中,炸裂开来,五彩斑斓的颜色,映入伏黑惠的眼帘,他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烟花。

  他睁大了眼睛,愣在原地,一朵巨大的烟花在他头顶绽放开来,映得他的瞳孔也跟着发出彩色的光……直到烟花丛中缓缓飞回来的熟悉身影。

  宿傩嘴角带着一抹笑,在正前方的不远处停下,伏黑惠目不转睛地盯着烟花中的男子看,宿傩摊出一只手,一束小小的烟花在他手心里放开。

  “烟花,都是这么点燃的吗?”伏黑惠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居然还会玩这些小把戏。

  “小小心意。”

  宿傩收起手,摸了摸后脑勺脸上带着得意的笑。

  感动得伏黑惠大步跑上前扑进这头大灰狼的怀里,宿傩这样被他一撞,后知后觉回抱住他,“早知道这样就能让你投怀送抱,那我……”

  “闭嘴!”伏黑惠眼尾沾了些闪闪的泪花,指腹摩挲着他脸颊上的刺青,宿傩几乎被烟花烫黑的手也覆了上来。

  “痛吗?”看着他的手,语气里眼里满是心疼。

  “痛,要惠惠亲亲才能好。”宿傩正是看见他眼里那处熠熠生辉的地方,才如此得意的撅起嘴唇。

  “傻瓜。”

  伏黑惠被他的举动逗得轻笑,身体却还是很诚实的向他靠近,宿傩如愿以偿,得到了他小宝贝的香吻一个,满山遍野的烟花依旧不停地绽放着……

  看来今夜,是值了啊。

  从伏黑惠捡起剩下的烟花棒时,他就预谋好了。

  他宿傩是谁,要送给他家大美人的,天上地下也仅此一份,不过烟花是挺好看,就是蛮费手。

  (空手放烟花,宿傩第一人,赞!)

  两个人似乎又回到之前的某一个除夕夜,毕竟宿傩这人吧,只简简单单地亲一下是无法满足的,反而会让他更加放肆的索取。

  何况,今夜的伏黑惠,似乎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主动呢,这让宿傩如何能停下来?

  “惠。”他突然停下,认真的唤着惠美人。

  “嗯,怎么了?”伏黑惠媚眼如丝。

  “差点忘记说了,新年快乐,还有我爱你。”

  “嗯啊,新年……”剩下的几个字,被宿傩突如其来的吻封在了喉咙里,他总喜欢这样。

  但伏黑惠,似乎并不讨厌。showbyjs('[咒术回战]想吃点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