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由我 第六章 逻星族圣女

小说:大道由我 作者:岁白首 更新时间:2021-02-23 20:24: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之前化成风时许墨已经感知到了十方化灵果的位置所在,距离许墨有一万里之遥,一万里并不算远,因为许墨知道枯荣秘境到底有多大了,这一万里只是枯荣秘境的百分之一,而且枯荣秘境除了有他们外面的人,里面也有原住民。

  这些原住民是那位大能用自身的血造就的二代后裔,经过这么些年西巡学院的人不断进来试炼,与原住民的接触也越来越密切,原住民也了解到了外面的信息,他们也试图通过寄身的方式到外面活过来,因为在枯荣秘境里他们早就厌倦了,秘境里原住民也知道他们生活在一个小世界里,他们内心的渴望,野心驱使着他们使用一切手段离开这里,并且他们成功过,真的有人寄身与学院弟子离开秘境了。

  “希望没有人发现十方化灵果,不然又是一场激战可太难了。”

  许墨一边赶路一边担心着,这秘境里比的强的修士还有很多。

  这一路摘星点灯,慰过风尘。

  这一万里路,许墨看见过成群的羚羊在荒山间觅食,看过雪山的雪化成水流入不知地,看过秋黄的杏叶成为沙漠上的一片黄,看过孤山上的古寺庙,看过七岭八河汇聚之地有妖兽在河里掀起滔天神通,许墨只是一个过客,一个枯荣秘境即将崩毁前的客人。

  逻星城,在高原之上,这是枯荣秘境里原住民建的一座城,原住民称自己为逻星人,逻星人信仰“枯天尊者”,枯天尊者是枯荣秘境的开辟者,在逻星人的历史记载着枯天尊者以大神通演绎地火风水,乾坤运转,开辟了枯荣秘境,一方秘境自成一界,他开辟五谷,立节气,传下灌木取火,他曾用枯荣秘境把自己的生死仇敌青天一剑葬入秘境之海以大神通磨了青天一剑五百年才身陨道消,这些关于枯天尊者的记载一直保存在逻星城内的圣殿。

  可是八百年前枯天尊者留下一句话:“他等不了证己道了,他要去其他世界。”

  然后,枯天尊者就消失了。

  这八百年里逻星人一直在寻找枯天尊者,寻找他们的信仰,他们找遍了这个世界的任何一处,可是找了五百年他们就绝望了,据枯荣历千星年记载:“在他们的寒时节,一群陌生的来客出现在这个世界,他们给这个世界带来了灾难,他们的家乡被破坏,家里的木具被外来者欣喜若狂拿在手中,杀戮与绝望在这个世界出现了,逻星人心中圣洁的世界没了,他们也知道枯天尊者没了,如果枯天尊者还在是不会让人杀戮他的子民的,毁灭者杀戮与重生共存,他们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也在这个世界传下道法神通,每隔几年就出现一次。

  这些逻星人心中的外来客,他们是西巡学院的灵池试炼者。”

  三百年的时间足够出现很多变数,比如逻星人中有的天资妖孽之人开辟出寄身之法,寄在西巡学院弟子身上离开了枯荣秘境。

  “三百年的西巡灵池试炼,给这个世界的人带来了巨大冲击,原来,他们生存的地方如此之小,所以他们渴望出去。”

  “再开启一两次秘境,这些逻星人也会死去吧,秘境都快没了。”许墨自语道。

  来到逻星城,许墨准备先逛一下,在这逻星城淘点东西,逻星城内的建筑风格雷同,只有红白两色的石头无缝衔接而成的房子,城内小巷彼此交错,围绕在城内的一处山上建筑“枯天圣殿”四周,守护着圣殿,逻星城以青稞饼为食,酥油茶为饮,人们爱骑骏马奔驰在草原之上。

  八百年了,逻星人总想找到枯天尊者,只是想问一问他,为什么抛弃他们?

  包括那位离开枯荣秘境的圣女也是为了寻找枯天尊者而出去。

  逻星城夜晚的风很冷,但许墨感觉很亲切,他居住在逻星城内的试炼据点,一处带有西巡学院特色的庭院建筑,来到试炼据点的弟子只有几十名,他们脸上没有露出太多神色,只是背后背着微鼓的行囊散发的灵药气息出卖了他们,他们步鋝匆匆,毕竟来到枯荣秘境的机会不多自然想着多找有用的修行灵物。

  许墨提着剑,登上据点二楼冷冷的望着远方圣殿,明日他会去探巡一番,然后在去找十方化灵果,他感觉到枯荣圣殿内有东西在呼唤他,确切的说是呼唤他身上的菱形晶石,枯荣秘境的天上夜晚只有七星,像极了许墨手中的菱形晶石。

  吹着逻星的风,许墨给珧溪又发了信息,之前他可看见珧溪就是出现在逻星城。

  过了几个呼吸,珧溪回了许墨:“明日枯荣圣殿见。”

  此时的珧溪正在逻星城枯天圣殿,她收到了许墨发来的讯息,当时和许墨朝涵一起传送到秘境的时候她被传送到了逻星城,一到逻星城她就感觉有冥冥中有种呼唤自远处建筑传来。

  她抬起那张精致的脸,看向红白色的枯天圣殿,自语道:“所以是你在呼唤我吗?”

  她就这样一步一步迈向圣殿,在无数信徒的簇拥下走向那扇关了许久的门,她双手使出一个奇怪复杂的手印,滴了一滴血在大门上,枯天圣殿绽放了无数光芒,逻星人就知道记载没错:“他们的圣女会带着荣光归来!”

  “圣女?您可曾找到枯天尊者大人?”逻星城最有权势的大祭司抬头向在枯天圣殿先祭台眺望的珧溪询问。

  珧溪没有回答,她只是看着这个陌生且熟悉的逻星城,几百年的离开,让她觉得很久很久没在逻星城了。

  逻星城是她的家乡,当年她在全族的谋算中成功离开了枯荣秘境,去到了外面的世界,外面的神通道法很精彩,也有很多让她感到瑟瑟发抖的存在,她代替那个人成为了西巡学院剑阁的弟子,她借助这个身份探寻着关于枯天尊者的事迹,最终知道枯天尊者是死在冲击神祇之路下,可是尊者呐,您就是我们逻星人的神!

  由于珧溪是属于不完整世界诞生的神魂,与天裳世界的法则不能融合,她冲击不到上三境去,她只能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个身体让自己活下来,最终珧溪把自己的意识自我封印,除非有一天她再回到枯荣秘境才会想起一切!

  “大祭司,启动薪火计划吧,枯荣秘境即将毁灭,我们要让逻星人继续延续下去!”

  珧溪的一番话决定了整个秘境接下来的命运。

  当年她能另辟捷径开创出寄身之法,为的就是让逻星人出去寻找枯天尊者,没想到今天这个法门会成为拯救逻星人的唯一法门。

  “诺!”

  这个计划,将使一部分逻星人能够出现在天裳界中。

  “所以那个人,是拿到枯天尊者留下来的东西了吗。”

  之前珧溪感到一股熟悉的意识在探寻整个秘境,她知道许墨拿到秘境之心了。

  …

  许墨没有问,因为他知道明天一切都会有答案。

  拿出百草灵液丹,服之许墨体内的灵力愈发饱满,他现在也不好练神识御物之道,这里的人太多了在人声鼎沸之地修炼此乃修行大忌。

  距离开秘境还剩几日,许墨的灵食还有余下的,他可得赶紧解决了不然没位置储存灵物啊。

  “不知道落小雨怎样了?”许墨看见她踏着青鸾,许墨也很羡慕,会飞的灵禽太多的人是求而不得。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大道呢无边,有人呢就无缘。”

  “怂时丹春生,夜时把酒欢。”

  喝着闷酒,许墨抒发了长久以来的伤情。

  逃难三年,杂役两年,五年的众生牛马,才有现在的诸佛龙象。

  修行之路自该一骑绝尘,成为一座高山让后继者攀登,不然这赤条条的人生太过寂寞啊,没有对手!

  在住所内打坐修行,翌日许墨就起身去了枯天圣殿,许墨来到枯天圣殿山脚下,近距离观察着逻星人的信仰之地,有信仰总是好的,有个盼头!

  看着十来丈的枯天圣殿孤零零立于山上许墨一步一阶迈了上去,整条上山之路空无一人,想必是珧溪安排好了一切。

  她即请他来,许墨还是信任她的,她的朋友不多,姚溪算一个。

  十来分钟后,许墨穿过长长的壁画,来到了枯天圣殿的大门口,门是关着的,牌匾上写着苍劲有力的四个大字:“枯天圣殿!”

  许墨看了一眼枯天圣殿四字,一时心神就陷入了进去,他仿佛看见一个人一生杀伐,从弱小到上三境尊者之路,从无到有开辟出《一岁一枯荣》的时间法则,一法出削去敌人几十年时间,时间为尊,空间为王,此法也是古荒界十大无敌法之一。

  枯天圣殿共有两个进殿路口,两个路口下站了两排身穿白衣青鸟玄鱼服的人。

  “恭迎圣女”

  “恭迎圣女”

  …

  在众人神色狂热的呼叫下,许墨心神醒了过来,他回过头的刹那,枯天圣殿的门开了,一袭琉璃楦花白袍,神色端庄的珧溪出现在众人面前。

  “随我进来吧!”

  说完珧溪转身走了,许墨只能迈上脚步跟在珧溪后面,他打量着眼前的珧溪,珧溪身后拖着长袍,未染一处尘埃,大殿之内四周空旷,除了柱子上的龙纹刻图,两面墙上刻着一些神秘的壁画,大殿正中间有一劉紋盘龙椅外再无它物。

  “许墨,你可以看一下周围壁画,你就会明白了。”珧溪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许墨看着眼前的壁画。

  “这是?”

  许墨感到很惊讶,因为壁画上面的内容描述了逻星人是如何出现的,是枯天尊者以得自天外来物加以自身的血点化了一团星草之气,逻星人就诞生了,从几百人到如今占据枯荣秘境,他没想到枯天尊者能耐这么大。

  而且那天外来物很像许墨身上的七彩菱形晶石。

  “所以,许墨你明白为何来到这个地方了吗?”珧溪回过头问向许墨。

  许墨神色变化了一下,声音颤抖道:“所以,你是来拿回这东西的吗?”

  “呵,它既然被你拿到了,那就是与你有缘,此次邀你而来只是为结个善缘。”珧溪向许墨解释。

  “你们比我强大,又怎会需要我的善缘呢?”

  这也不是许墨看不起自己,他如此弱小,不知道善缘要落向哪里。

  “你可别妄自菲薄,许墨。”

  “你既然能得到以天外来物为基开辟的枯荣秘境之心,说明你是有大气运之人,如今结个善缘,他日求你庇佑一下逻星族人。

  “若我有庇佑之力,一定不负所托。”许墨言下之意若无庇佑之力就不庇佑逻星人了。

  珧溪也没计较,因为她相信秘境之心的选择,逻星族人寻找了几百年都没找到,却出现在了许墨身上,这不是灵物有灵是什么!

  “你还是珧溪吗?那个我所认识的珧溪?”

  许墨问出了他想问的,因为他不明白珧溪如何会是秘境内的逻星人。

  “别担心,我是珧溪,那个和你一起参加灵池认定的珧溪。”她莞尔一笑。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因为我是逻星人的圣女。”珧溪心里想,并没有因为找到真实的自己而有所变化。

  “许墨,我有一些礼物要送给你。”

  “啪,啪!”

  珧溪修长如玉的双手拍了两下,就有人从殿内椅子后面走了出来,手里端着盘子来到许墨面前,盘子上摆放着十颗金灿灿灵气四溢的灵果。

  看着那和灵物图片上介绍一模一样的灵果,许墨一时愣住了。

  “十颗十方化灵果就这样出现在许墨眼前,大手笔啊

  他被珧溪的魄力给惊住了,要知道他目前可是急需壮大神识的灵物啊。

  “你可以就在这里炼化十方化灵果,这里很安全。”

  许墨倒没有怀疑珧溪的话,她送出了灵物,如果要对许墨不利,何必等到现在。

  珧溪走了,留下许墨一个人在空荡的主殿之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