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由我 第七章 一岁一枯荣

小说:大道由我 作者:岁白首 更新时间:2021-02-23 20:24: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圣女?这样做值得吗?

  ”在枯天圣殿偏房内,逻星族大祭司看见珧溪这么看重许墨,想问下值不值得?

  “这只是多一个选择罢了,用一点灵物换取族人在外界多一个生存的机会,何谈值不值。”

  …

  许墨用神识扫视了一遍,确定无人了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灵果。

  气玄境的修行以修行神识为主,灵识不灭道我不灭,“道我”乃是许墨的修行体现,如果你被死亡了,只要道我还在就还有活过来的机会。

  道我可以附身与任何有形之物,附身与剑是剑灵,附身与人就是夺舍了,附身与妖是妖灵,珧溪就是另辟捷径修出了属于逻星族的道我,才能离开枯荣秘境。

  许墨吞下一颗十方化灵果,几个呼吸后那庞大的灵力就在许墨的灵海里掀起风暴,许墨观想出的天荒剑在灵海上摇摇欲坠,许墨连忙运转了《识藏神意术》。

  “识藏识藏,如我神意,一神通天,一意不冥。法我无边,冥我不识,道我如意…”

  许墨念诵的声音像是自天外虚无传入灵海,此术要气玄境才修得,里面有神识运行之法。

  分为法我,冥我,道我三个部分,现在许墨只是处于法我境界,我法即我。

  炼化完第一颗十方化灵果,许墨发现体内的天荒剑壮大了一圈。

  许墨想着他用神识攻入他人灵海时,一柄巨剑从空降临那又是何等光景。

  现在的许墨不明白在灵海交战是一件危险的事,如果被人攻入灵海不敌,自身本体也会随着灵海死去而亡。

  等许墨炼化完第七颗灵果时就发现天荒剑已经撑满了半个灵海。

  神识扫视着体内天荒剑,许墨想再压缩一下,他听说越小的才越坚不可催,不停的把灵力向天荒剑积压,不断的碰撞重组,忍受着一次次疼痛,半个时辰后天荒剑比之前小了几分的样子。

  “看样子这方法果然有用!”

  许墨决定要把天荒剑继续化小,除了修法我之境,还打算练习一下神识御物,如果练得好了御剑飞行那才叫逍遥于世。

  在枯天圣殿待了几个时辰,他提起剑起身向大殿外走去,出了大殿门发现快临晨夜了。

  一盏盏的灯火在枯天圣殿所在的山上点燃,点燃了逻星人的信仰之火,成为了这逻星城不灭的景色。

  许墨现在不知道其他进来的各院弟子怎样了,他自己的收获还是挺多的。

  今天他还没练剑呢,他使起剑在庭院里舞起剑来,剑光纵横,许墨的身影时左时右,旁若无人的练起了剑,连珧溪出现也没看见。

  “看剑!”

  珧溪喝了一声,她身影就落入场中和许墨打斗起来,双方你来我往,珧溪使出的是《明叶玉心剑》,一袭琉璃楦花白袍的她在夜色下格外显眼,双方激战了上百招,许墨还是第一次有人陪练,从一开始被珧溪压制着打,渐渐的熟练起剑招来,到最后和珧溪打的旗鼓相当。

  “不打了,许墨你的战斗天赋很不错。”珧溪摆摆手也很惊讶许墨的进步,一开始她只是技痒了,前面压制着许墨打,后面她也感觉到了压力,因为许墨在战斗中进步太快了,仿佛他就是属于一直要战斗的人。

  “如果没有你,我也不能进步这么快。”许墨也很意外,他发现他也喜欢那种酣畅淋漓的战斗。

  “剑光十色间,血战连城风雨。”

  “我自一剑断乾坤,要让那山那海诵我名!”

  “接下来三日时间,你可以在秘境内去云游一下,要知道一个秘境之内的造化可是很多的。”珧溪提点着许墨。

  “那你呢?”枯荣秘境即将崩塌了,你作为逻星族的圣女,接下来作何打算?

  “我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能让逻星人活下去我作为圣女也无憾了,珧溪很淡然。

  …

  许墨辞别了珧溪后,就回了试炼点,待明日天亮后就动身离开。

  许墨出了逻星城,选了逻星城西南方前行,一路上都是荒草重生之地,枯荣秘境的灵气愈发稀少了,如果用灵气赶路那消耗会更大,所以许墨都是赤脚前行,许墨还想感悟土之真意修他的《大五行剑体真意法》呢。

  赤脚行了千里,大地它荒过,荒过之前可能是山上雪山的积土,河流里的石沙,沧海桑田之下成了一块土。

  许墨走到了一个叫羊湖的地方,羊湖汊口较多,像珊瑚枝一般,听当地逻星族人说,湖中盛产细鳞鱼,裂尻鱼,高原裸鲤等。这里还是逻南最大的水鸟栖息地,每逢冬季群鸟迁移至此,在湖岸及湖中心一带,天鹅,水鸽,黄鸭,鱼鹰,及斑头雁都非常多。

  可惜许墨没有看见,在羊湖驻足了一个时辰,静静的感受着羊湖像明境般的景色,辛好他听了珧溪的出来云游,不然怎能碰见这般景色呢。

  “不知道湖里面有没有灵物,因为羊湖水太深了许墨可不敢下去,”

  他不懂得闭水之法,可惜了。

  许墨一路前行,提着他的剑,遇见好的灵物就采集下来,实在带不走的许墨就地炼化,化做自身积累,只有用了的灵物才算物尽其用。

  许墨走了一条相继无人的路,他没遇见各院弟子,难道说此秘境为他而存在吗?他忍不住怀疑自己。

  第五日,许墨遇见了一名灵院的弟子,那人瞅见许墨身上散发着巨大灵气,恶向胆边生,

  率先向许墨出剑,如果是之前的许墨可能未是他之敌,早成为他剑下亡魂,可昨日许墨在珧溪的陪练下早以演绎诸多剑招,将人僵持不下,最后那人只能无奈退去。

  经此一役许墨明白修行还需处处小心,许墨寻了一处地势较低的山丘,反手就是几剑出去削了个山洞出来,在这个临时洞府许墨开始调理伤势,拿出小还灵丹补充了一下体内干枯的灵力,又吞下一颗百草灵液丹一个时辰后,许墨呼出一口气眼里有精光出现,他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

  许墨在经过一个叫“满拉湖”的地方时,被湖里的景色之美而折服,水面静如绿镜,水是绿色的,如绿松石。两旁山体环绕,曲折婉延。

  他只是感受到了异类的气息,才在满拉湖停了下来,他等了几个呼吸后在湖边散开了自己的气息,那异物闻到了可口的食物从湖里游了出来,原来那是鲛人,一念间对于鲛人许墨在书上记载看见过:“大者长五六尺,壮如人,眉目,手爪,头皆为美丽女子,无不具足。皮肉白如玉,无鳞,有细毛,五色轻软,长一二寸。发如马尾,长五六尺。形容与丈夫女子无异,临海鳏寡多取得,养之于池沼。合欢之际,

  与人无异,亦不伤人。

  在鲛人游过来的刹那,许墨第一时间提起了剑,只有剑在手他心里才有底气砍翻前面所有的拦路者,呼,一道水汽喷出,鲛人举起手中海牙叉刺向许墨,许墨侧身一步提剑刺向鲛人的头,看着那与人类女子一般无二分精美面孔许墨一时愣住了心神,被鲛人刺中了,鲜血染红了绿色的水,许墨不敢久留,使出风波亭退后了几十米,退到了离湖较远的小山丘,鲛人没有追上来。

  许墨一连遁出几百里,选了一个地方治疗伤势,这次的伤势太严重了,许墨也没有治疗外伤的灵药,他用神识控制住血液不再流动,把百草灵液丹涂抹在伤口处,只能把伤势交给时间了。

  三个时辰后,许墨醒转过来了,他不想停下脚步,才短短不到一日时间,他见过了羊湖,满拉湖鲛人,前面的风景他可不愿错过。

  许墨继续赶路,他穿过了无数连绵不绝的群山,来到了一个叫珠郎之峰的地方,峰高势伟,山峦叠障,山上一些地方常年积雪不化,夜色浓时,珠郎之峰山岭间朦胧一片,只有顶峰还露出隐约的轮廓,只有点点星光在空中闪耀。

  许墨躺在地上睡着了,在他心神沉睡时身体在自动运行吐纳着《大五行剑体真意法》,

  一缕缕土色光点自四周山丘上飘进许墨身体,在许墨的灵海里被天荒剑吸纳。

  许墨是被山上羚羊声叫醒的,看着远方云雾飘渺的山峰,可惜珠郎之峰上的天气太冷了,

  哪怕有灵力附体他单薄的青衫也承受不了,他只能退下山去。

  一路无人许墨可以酣畅淋漓的练剑,这是许墨想要的自由。

  一道剑气纵横,把远处烁石荡成了碎片。

  “心有鲲鹏意,岂可低头折啊!”

  这是许墨的真意体现,他接下来打算去寻找逻星族人的圣山一个叫冈仁天齐的地方,相传枯荣尊者就是在此圣山消失的,自他离开那日,所有的逻星族人就把冈仁天齐当成了枯荣尊者回来的坐标点,化分了千里之地当做圣山,在此地等待枯荣尊者归来,不知道能不能寻

  到枯荣尊者纵横天裳世界的无敌之法《一岁一枯荣》时间法。

  当许墨来到冈仁天齐时发现体内灵海很活跃,此地的天地灵气比逻星城的还要浓郁,冈仁天齐的灵气山峰从远处不同角度看,一处是圆锥形的建筑灵器模样,另一处很像天裳世界有名的金字法塔,并且在峰顶处有一个百丈的圆形祭台,只有逻星族的圣女和大祭司才有资格登上去。

  几百年间,有无数的逻星族人自秘境内不远万里而来完成神圣的仪式转山。

  当年枯荣尊者曾留下一句话:“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只要有族人在此地为我祈祷,吾自归来!”

  从那一天起,逻星族就多了一个叫转山的仪式,五体伏地赤脚前行,若我百遍,千遍,万遍的转山总能等到尊者归来,这是逻星族存在的意义,为枯荣尊者而活。

  在冈仁天齐的底部有不少天葬的人,到处是他们的衣物,头发,碎骨,这是逻星族的神秘祭式,把所有的一切还给他们之父枯荣尊者。

  “如果说《一岁一枯荣》有传法留下,可能就在峰顶的圆形祭台上。”

  这是许墨观察得出的想法,可是如今来转山的逻星人太多了许墨现在可不敢登下去,要是在众目睽睽下登上祭台,许墨会被逻星人打死的,哪怕有珧溪护着,他也只能等夜晚在上去。

  寻了一个无人之地许墨练习了一下御剑之法,想登上这么高的地方只能借力。

  许墨不停的运转着《识藏神意法》加持在天荒剑上,半个时辰后许墨站在了上面,他御剑向空旷之地飞行,他的身姿站上面一开始许墨的速度不快,后面加快了一下速度飞行了几百里之后。

  许墨就停下了他的神识只能控制天荒剑飞这么远,如果能突破到冥我之境许墨的神识才会增长,可惜突破这事还得看机缘,若有所悟一夕入道也是有可能的。

  在山脚处进了灵食后,许墨打坐引导着灵气入了体内灵海,灵海上的天荒剑在不断的压缩重组,许墨的修行愿望是想打造出一柄神剑,一剑出剑气纵横几万里,一剑断星河,所有众生在天荒剑下瑟瑟发抖,那才是一世之巅。

  过了三个时辰后,许墨在夜色洒落大地时御剑向峰顶的祭台冲去,一路逆风而行,几个呼吸后许墨出现在了祭台上,祭台上只有一处几里的空地及一块石碑底座,石碑不翼而飞,许墨用神识扫了一下什么也没发现。

  “难道东西被珧溪取走了?”许墨不禁怀疑,只有珧溪与大祭司才有机会取走这里的东西,毕竟一般逻星族人不敢登上如神圣一般的祭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