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由我 第九章 勇敢的许墨

小说:大道由我 作者:岁白首 更新时间:2021-02-23 20:24: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各位?我没来晚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的环境。

  御兽堂的师雁骑在牦牛上打量着情况。

  三伙人,一身白袍的莫青河,还有一名身穿锦衣玉罗缎的男子,一群人护着的珧溪。

  御兽堂的的师雁就这样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十来米大的牦牛上驮着一名黑衣男子,牦牛散发着低级妖兽的气息。

  众人谁也没小觑,毕竟能御异兽的人在这秘境不容忽视。

  “可是御兽堂的道友当前?在下剑阁莫青河。”

  莫青河看向牦牛巨兽上的男子,辑了个礼。

  一身白袍,背后背着两把剑,手里提着一把剑,眉如剑星的他一身剑意冰冷的散发着。

  师雁回了个礼:御兽堂师雁见过莫道友,风道友,以及这位逻星族的姑娘。

  师雁的神识比较强大,距离此地较远时就已摸清了此地的情况。

  何况御兽堂的本领这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都是他的朋友。

  “几位,不如咱们先解决了这秘境的土著,咱们在各凭本事登上去。”

  站一旁的风无烈提议先把珧溪给解决了。

  “呵呵!”

  珧溪一声冷笑,这几个人她还没放入眼里,更何况无数的逻星大军正在向此地赶来。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拖时间,到时候把所有人都留在这里。

  “各位,咱们在这耗着,可这上面的情况咱谁也不知道?如果错过上面的机缘咱们进秘境还有何意义?”

  “不如咱们先登上去看看情况。”

  师雁和莫青河一前一后开口道。

  “我没有意见!可这女人怎么办?”风无烈还是不放心珧溪。

  “若你们敢对她动手,那就都留下吧!”上方的许墨自语道,他可不愿这样风情的珧溪香消玉损,没错,他就是馋珧溪的身子了。

  “这位姑娘,不如你随我们一起登上去,听说这是你们的圣山,你可不愿它出什么事吧。”

  莫青河开口劝说珧溪,如果能不动手他不想损耗自己,这秘境内还有其他人呢,如果得了造化护不住它有什么用。

  珧溪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拔出了腰刀。

  修行之人总归要做一场,谁的本事大听谁的。

  “杀!”

  “杀”

  一声叱喝,珧溪身后跟着的十来名护士骑着骏马提着刀向众人杀去。

  十来人一分为三向莫青河,风无烈,师雁杀去,他们十来个人都是可比肩灵池境的人,习有战阵,联手之下可屠杀气玄境的修士。

  这几人都想图谋逻星族的圣山上的造化,珧溪不把他们杀了怎能面对逻星族人,还如何守护他们的家。

  “我的子民们!杀了他们吧,让他们尝尝逻星族勇士的弯刀,让这些外来者感受我们的愤怒吧。”

  盛装的珧溪在马背上大声开口,她们逻星族的勇士都是敢与冲锋之人,身为高原上的儿女,牧马,杀人早就熟练与心了。

  莫青河陷入了四名逻星勇士的围攻,他的三世剑诀不善长群战,在地上不利于他,他越于半空中刺向骏马上的敌人。

  一片刀剑攻伐之声。

  风无烈也不好过,他是灵院弟子,修法术。

  这么近的战斗他也不善长,没有念咒出法术的时间。

  他使出一火符,喷向骏马,把马的毛给点了,骏马上的逻星勇士跳下地,提着弯刀奔向风无烈。

  “一起冲过去,踩扁他!”

  一名勇士带头握着马的缰绳冲向风无烈。

  “呵呵,我的牦牛可比你们的马大多了,你们冲的上来吗?”

  在牦牛上的师雁毫不担心,他可是驭使了百多头牦牛在几十里外等着,只等一声令下百兽奔腾之景就会出现。

  百兽过,地翻腾。

  烽烟起,尽争鸣。

  “哈哈,可真期待。这秘境还有谁是我的对手!”

  师雁狂妄的大笑,他认为自己是秘境内最强的人。

  “取燎原之法。”逻星族的勇士也不是没见过牦牛,他们自然有对付牦牛之法。

  伸手一摸身上的火折子,点燃它用弩筒发射到牦牛身上,瞬间牦牛身上黑白相间的毛就被点燃了,熊熊烈火燃烧了牦牛异兽。

  在烈火点燃时师雁就离开牦牛了,跳在山丘上去了。

  师雁脸色难看的看着在烈火中的牦牛,没想到阴沟里翻船,如此巨兽就毁了。

  “真当高原上的儿郎是纸糊的吗!”

  珧溪神色冷淡的看着这一幕。

  …

  许墨在悬于空中看着这一幕幕发生,没想到逻星族人如此英勇。

  不禁想若他遇见如此对敌方式该如何应对。

  许墨调头返回祭台上去,若这样贸然御剑下去,肯定会被这几人拦着不可。

  他也知道他们的目标是他,准确的说是他的七彩菱形晶石。

  许墨想有什么破局之法,之前在化身为二代玄空大神时,许墨也传承了他的一些法,目前许墨能修炼的只有《咫尺一念》。

  《咫尺一念》,一念间越山海,一念越凡尘,取一缕空间之力为基,而且空间之力许墨身上就有,空间无处不在,这可比风波亭高级多了,一步可跨越万里。

  许墨回想着《咫尺一念》的修炼方式,玄空大神身为掌握空间的存在,自然天生神通,不用像许墨这样苦苦修炼,许墨吐纳这灵气修行,从灵识界的七彩菱形晶石引导出一缕空间之力融与己身。

  几个呼吸后,一念间许墨仿佛成为了无所不在的空间,他的身影慢慢消失,再出现时已是祭台另一边。

  成了,这下秘境之内大可去得。

  许墨回到剑上,他打算下去了,迎着风下行,许墨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他放眼望去,只见珧溪的几名护卫流着血倒在了血泊之中,不远处是骏马的尸体,而风无烈,莫青河,师雁立于三角形围攻着珧溪及剩下受伤的护卫。

  珧溪被风无烈的阵旗困住,她的脸上略显狼狈,一束秀发垂落下来。

  风无烈三人身上也沾了血迹。

  “这,变化怎如此之快?”

  许墨想不到才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局势变化成了这样。

  他离开时珧溪还占着上风,怎的就被他们逆风翻盘了。

  “你以为我们三人真的会彼此对决吗?笑话,造化当前能放下一切成见!”

  莫青河阴鸷的开口,这女人真是不识天数,妄图阻拦他们夺取造化。

  莫青河提着剑,一步步的逼近珧溪,剑上闪烁着灵力波动,他要一剑解决了她。

  “你们敢动她试试!!”

  许墨一声大喝,他踏着剑从天而降,周身散发出气玄的灵力波动,像一柄锋利的神剑冲向天际。一道剑气纵横斩向一面巨石,砰的一声,碎石四溅,惹得人注意。

  急速间,许墨出现在珧溪身边,提着剑直视前方三人,他不许有人伤害珧溪!

  “没事,我来了!”

  转过头,许墨轻声对珧溪说道:“今日谁也伤不了你。”

  此时的许墨看着珧溪,精致的妆容再配上那张绝美的脸蛋,他心里掀起了汹涌波涛,一颗心扑腾扑腾的乱跳,穿上逻星族衣服的珧溪太美了。

  他没敢直视太久,不然他会冲动拥她入怀。

  珧溪神色很惊讶,她不知道许墨怎会从圣山祭台上下来,但他比之前更强了。

  她安静的看向许墨,看着面前一身青衫的他提着剑站在她眼前,仿佛许墨就是一座山,一座如冈仁天齐的圣山可以让人有希望,值得信任。

  “有你在,我不怕!”珧溪一笑倾城,他都不怕,自己有啥好怕的。

  在以后的修行岁月里她时常会想起今天这一幕。

  “你们真当这里无人吗?”

  莫青河神色很冷,这可恶的小子当他们是什么?斩杀公主的恶魔?他是守护公主的骑士??

  “莫青河,看来你玩砸了啊。”

  风无烈嘲讽着。

  他怎会不知莫青河的心思,这女子莫青河也喜欢上了,可是敢阻他夺取造化,莫青河可是宁要造化的人,再美的人他也会辣手摧花。

  师雁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的把百头巨牦牛召唤过来了,只需要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此地由他做主,他不信有人能阻止得了百头巨兽的冲撞,想一想百头牦牛奔腾的场面可真让人激动啊。

  许墨冷冽的站着,没有说话,只是提着剑。

  有人若伤她,先从他尸体上跨过去。

  莫青河动了,运转三世剑诀,几道剑影扫向许墨,许墨只是拔剑,加持着灵气刺向莫青河,在几个回合之后,地上传来地动山摇的声音。

  “不好”!

  许墨的神识发现了远处传来大量“哞”“哞”的声音,一声声凝聚在一起仿佛万兽袭来。

  许墨第一时间退回到珧溪身边,扶住了她纤细的手臂,另一只手随时准备御剑跑路。

  一扶住,许墨心神一荡,连忙低声道:“情况不对!”

  珧溪自然也听见了,身为高原上生活的人她自然明白这是什么声音。

  她面色苍白低语道:“这是牦牛的声音,牦牛一般是成群结队的,从这么远就传来声音,大概是百头牦牛以上。”

  珧溪不敢想象被百头牦牛冲撞的样子,大概会被踩碎吧。

  “哈哈,你们不是很能耐吗?”

  “听见了吗?成群的牦牛异兽即将到来,你们谁能经得起它们的冲撞!你们谁能!!”

  师雁神色疯狂的大叫。

  “原来是你!”许墨冷冷的看向师雁,没想到这里也有他御兽堂的人,身为御兽堂的人,驱使百头牦牛异兽算什么。

  “我先解决了你,牦牛异兽自然会散去。”许墨明白驱使妖兽的条件之一是驭使人不死,如果驱使的人死了,牦牛就会变成无主之兽。

  “你等我。”

  许墨低声对珧溪说着。

  他提起剑,冲向师雁。

  看见许墨要杀师雁,风无烈和莫青河第一时间挡在了师雁的面前。

  不管怎样,他们三人现在是队友,何况师雁御兽之术那么厉害。

  珧溪担忧的看向许墨,莫青河和风无烈都是气玄境的人物,踏上修行路的人哪个不是杀出来的。

  只有杀伐果断才能成就大道。

  风无烈是灵院弟子,他在怀里掏出风寒符捏在手里,准备等许墨靠过来时冰封住许墨,是时候展示灵院第一人的风采了。

  莫青河和许墨争斗在一起,几十招以后许墨急忙回到了珧溪身边。

  许墨看见冲过来的牦牛异兽了,黑呼呼的一片只有无数剧烈喘息的声音出现,无数双野兽的眼睛幽幽的盯着前面的食物,牦牛在摆动着头上的犄角,蹄子准备随时冲过来。

  “啪,啪。”师雁不知何时退到了牦牛异兽群中。

  “看见了吗?”

  “现在这里我说了算”师雁得意的开口。

  只要他想,随时把许墨等人冲撞成碎片。

  “你想做什么?”珧溪开口询问。

  “呵呵。”

  我现在要你们自封藏灵穴,否则别怪我不给你们机会。

  师雁指向许墨,珧溪,风无烈,莫青河。

  珧溪他打算留着,但许墨嘛,等他封了藏灵穴在一剑了结他,其他人也得死。

  师雁在幻想着。

  “你疯了吧!也敢让我等自封藏灵穴,从此生死由你。”

  风无烈气的大骂,居然有这样的蠢队友。

  莫青河的脸上也不好看,阴沉着脸看着师雁这无耻之人,就该让许墨解决了他。

  许墨高兴的看着他们内讧,也在暗中寻找着机会离去。

  “哼!”

  “给你们机会你们不要,碾碎他们吧。”

  师雁给牦牛异兽下了指令。

  “哞”“哞”“哞”

  一头头几百斤的牦牛奔跑起来,冲向许墨等人。

  “起!”

  许墨第一时间就带着珧溪踏在剑上,临空几里,看着疯狂的牦牛奔跑,尘埃四起。

  莫青河和风无烈也急忙腾空,身为气玄境的修士,短暂驻留空中还是能做到的。

  “该死!”师雁显然忘记了这一茬。

  一身青衫的许墨和身穿玄青色裙子的珧溪迎风看着牦牛异兽奔跑过,等尘埃落定时珧溪发现她的护卫都已被牦牛异兽踩的面目模糊了。

  不禁心伤,冷冷的看向师雁,恨不得一剑斩了他为逻星勇士报仇。

  一地风尘过后,牦牛异兽奔腾的无影无踪。

  “该死!”控制这么多的牦牛师雁神识有点坚持不住了。

  他扫向莫青河,风无烈发现他们眼里蕴含着莫名眼神。

  而许墨和珧溪如剑上神明也冷冷的看向他!

  …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