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由我 第十二章 在你的世界寻找你

小说:大道由我 作者:岁白首 更新时间:2021-02-23 20:24: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许墨的神识进入了珧溪身体,他感觉到珧溪的灵海就在不远处。

  感受着前方有点熟悉的神识波动,许墨的神识一点点的靠近,在珧溪的灵海上方有一个个透明气泡,气泡里有幼时的珧溪,亭亭而立的珧溪。

  许墨的神识融入到一个气泡中去,他仿佛成为了一个过客,可以见证过去的珧溪。

  …

  “在逻星族的一处无名房屋内,一老翁指着与珧溪有几分相似的孩童道:你是珧,有名无姓之人,只有你入选到圣女试炼里你才有能力医治你的亲人。所以你必须成功,不然你的亲人会死去。”

  “阿翁,我一定会成为圣女!”小珧溪俏生生开口道。

  此后几年,小珧溪一步一步与同龄人一起训练,击败了无数人登上了圣女之位。

  “阿翁,她们说我的亲人死了是吗?”珧溪问向身后的老仆。

  “小姐,您的亲人没死,她只是回到了尊者的身边,您只要找到尊者就能见到你娘亲了,我们逻星族人都会回到尊者的身边!”

  “哈哈哈,尊者??之前的几代圣女可曾找到尊者了?”珧溪嘲讽道。

  “她们不行,可您一定行,您的血脉是最接近尊者的,只有您才有机会找到尊者,将您娘亲带回来。”

  “说吧,需要我做什么?”珧溪服从了她们的安排。

  “您需要到外界去才能找到尊者!”老翁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这几年她一直跟在珧溪身边,她见证了珧溪的一切,从一个小姑娘成为高高在上的圣女。

  “外界?可我们要怎样出去?”珧溪充满了疑问。

  “前些年咱们世界多出了一些外来者,他们在这个世界降下杀戮,毁灭,可我们逻星族也不能任他们欺凌,你只要想办法跟他们搭上路让他们带你出去就行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你一定要出去完成你的使命!”

  “所以,代价就是付出自己的身体?像玩物一般玩腻了被他们一剑刺死,是这样吗?”珧溪奚落道。

  “你怎么知道?”阿翁惊讶了,没想到珧溪知道这些。

  “我要出这个世界,又何须用这种方法!”

  珧溪有她的骄傲,那是一步步成为圣女走出来的骄傲。

  “既然那群外来者可以随意出现,那么成为他们就行了。”

  珧溪在苦望芝遇见过一个受伤的外来者,当时那外来者浑身是血躺在湖边,珧溪在她受伤时制住了他,并从她身上拷问出了修行之法。

  得到修行之法的她另辟捷径开创出了“寄身之法”由此珧溪就成为了受伤的那人,用她的身体出了枯荣秘境,成为了道院的一名弟子。

  许墨无声的看着这发生在珧溪记忆里的一切,他只是一个听故事的人,听完之后把她找回来的人。

  来到了古荒界的珧溪,用道院弟子的身份开始大放异彩,以最快的速度突破到了下三境求真境。

  求真是求的真我,明悟己修行的真意,可珧溪在求真境蹉跎了三十年,也没突破到上三境。

  无奈她换了一个身体,这次她换了一个被饿得奄奄一息的女乞丐,借她之身,还是没能突破到上三境,最后珧溪去寻道阁翻阅诸多典籍才明白。

  她是属于不完整世界之人,没有古荒世界的法则烙印,要突破到至高境界,只能融入到此方世界,除了斩断过往,投胎转生到古荒世界别无它法。

  可她心里还有残念,她要找到枯荣尊者,她了解了这几千年来古荒世界的大神通者,发现有一人很像逻星族先祖,可他已经身陨在冲击神祗之路下,在结合每隔三年的灵池试炼,她绝望了。

  连开辟一方秘境的逻星族先祖枯荣尊者都死了,她的亲人可能早就死了,而她还在这苦苦寻找,当真是不识天数。

  心里绝望的她最后选择斩断过往,自我崩毁于轮回之盘下,转世到了古荒世界,成为了西巡城珧家的二小姐。

  …

  “这就是你的过去吗?”许墨自语。

  可不管是怎样的你,我不会让你死去。

  许墨的灵识在一个记忆气泡内发现沉睡的珧溪神魂,在那里面珧溪只是一个小姑娘,在亲人的呵护下细心成长,有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许墨的灵识触碰到了那气泡,在这一刻他仿佛化身成了树上的一只鸟,每日陪在小珧溪身边,陪她欢笑。

  时间悠悠而过,这三年时间小珧溪没有半分长大痕迹,许墨急了,怕珧溪就此沉迷与虚假的记忆中。

  “你不愿醒来是吗?”

  “愚愚众生,心连沧海,上者黄泉,下达蒙尘,心若无间,同心而行!”

  念诵同心咒的声音在气泡内如大道之音,传入小珧溪耳里。

  她眼神出现了一丝迷茫,过了许久眼里恢复了清明,叹息一声:“就让我沉沦下去不好吗?许墨。”

  她抬头看向树上黑白相间的鸟,盈盈一笑,然后所有的气泡画面开始一点点的破碎,她的心神卷着许墨的灵识离开了她的灵海。

  睁开眼,许墨看见珧溪笑盈盈的看着他。

  “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

  他反复念着这一句。

  “陪我走走好嘛,许墨。”珧溪开口。

  许墨和珧溪漫步在桃林下,在桃花飞舞下,二人的身形渐渐远去。

  “喂,我怎么办啊?”落小雨向二人离去的方向大声喊道。

  “臭许墨,臭珧溪!”落小雨生气的捡起地上的桃花一瓣瓣扔出去。

  …

  “你知道我的过去了是吗?”珧溪打破了二人的沉默。

  “恩,知晓了。”

  在她记忆里时常出现在树上的鸟她知道是许墨,因为鸟看着她的眼神和许墨看她时很像。

  “你不该把我唤醒的,哪怕是假的我也愿意待下去。”

  “那里有我眷恋的一切啊。”

  “在外面无人护我,这修行漫漫太寂寞啊。”

  珧溪连连开口。

  踩过一地桃花,许墨突然大胆下牵了珧溪的手。

  珧溪挣扎了一下就任由许墨牵了她手。”

  “嘿嘿,我想和你一起走过这漫漫修行路,若你不醒,那我就去你的世界里找寻你!”

  许墨可不愿遮遮掩掩,喜欢珧溪就是喜欢珧溪。

  修行之人讲念头通达才能勇往直前,不然只会蹉跎半生。

  “说好了,许墨!你要找到我,不管我去了哪里,你都要找到我。”

  珧溪甜甜一笑,牵着许墨的手飞向一颗桃树枝桠,坐在上面看桃花落下,看远处碧绿如洗的苦望芝湖,看远处云雾缭绕的雪山。

  感受着珧溪倚靠在肩膀上的温度,许墨的心静了下来,他什么也不愿想,不再想七日试炼,不想这秘境里的一切。

  …

  “咚”

  “咚”

  “七日试炼已到,速回归!”

  一声充满威严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秘境。

  许墨和珧溪的身上令牌发出一阵阵白光,笼罩了二人。

  “出去见。”

  二人心有灵犀的开口。

  听着这声响,此时的逻星城枯天圣殿先祭台上,笼罩在黑袍下的大祭司莫名一笑:“开始了,逻星的勇士们,薪火计划各安天命!”

  “可我们逻星族也要争一下其他的命运。”

  “而不是成为秘境里被圈养,看不到真实世界的人。”

  大祭司已安排数十名逻星族人用寄身之法夺取了来秘境试炼的西巡弟子,借他们之身离开秘境。

  “那外面的世界你们要替我去活一遭,看一下先祖的家乡!”

  大祭司就这样看着无数白光在他们的世界里消失,消失的人里面有他们的圣女,还有带着希望离开的族人。

  一道道莫名的力量出现,无数天火巨石从天而降,整个秘境开始崩塌,从冈仁天齐山开始,逻星族的圣山倒塌了,苦望芝湖裂开了,逻星城天降流火,整个城内成为了一片火中之城,到处都是一片哀嚎声。

  “求先祖护佑逻星一族啊!”无数道祈求声在城内响起,可无人回应。

  几个呼吸后声音孑然而止,城内到处都是尸体。

  天火还在继续,最后到了许墨拿到七彩菱形晶石的无名雪山。

  雪山从中间崩塌,枯荣秘境被一道莫名的力量化成了一颗白色珠子,化成一道白光出现在了一处莫名时空内,一身穿灰袍的老者抓住了这道白光。

  他看着这颗珠子,感受了一下其内蕴含的法则信息。

  “奇怪?怎么少了一样东西?世界本源基石不见了?”

  他神色大变,这颗秘境所化的珠子没了里面的世界本源基石就是一个废品。

  “罢了,罢了!”他叹息一声,若不是当年他机缘巧合下遇见枯荣尊者冲击神祗之路失败,得到这个小世界,他本想立即把世界本源基石取出来悟道,可当时本源基石尚未圆满,取之无用,才无奈把它开放供试炼所用。

  看来秘境内的东西和他无缘。

  “可谁取走了呢?”他一道神念穿过空间,扫向正在阵法内的学院弟子。

  “呵呵,有趣。”他似乎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整个秘境有无数道白光包裹着还活着的人离开了枯荣秘境,回到了灵通阁。

  “各位,且将你们秘境内的收获都上缴上来,学院会根据彼此收获发放奖励。”

  一名执事在灵通阁内大声说道,加持了灵气所有人都能听见。

  “珧溪呢?许墨没急着去上缴,他在人群里寻找珧溪。”

  没感受到珧溪的气息,给珧溪发了玉简讯息过去,许墨匆匆把身上的灵果海漫花果和两朵天山雪莲花交给了执事,就匆匆返回了洞府。

  他想整理自身收获,以及在珧溪熟悉的地方等她…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