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大明星 9.悠悠黄河,焉能回还

小说:古装大明星 作者:拒绝断更 更新时间:2021-03-01 18:5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沮授在第一阶段的戏份,拍摄完毕。

  王默尽和宫黎商量了一下,决定临时改变拍摄进度。

  不用说,刚才的镜头又是一条过。

  关世和张天世的状态这么好,甚至就连那俩审配、郭图都超常发挥了,不趁热打铁才是傻子。

  宫黎又开始讲戏,虽然大家都看过剧本,但王默尽喜欢让副手临场讲戏,说是更容易理清思路,方便演员发挥。

  宫黎不是很明白,不过他是个副的,也只能听从。

  《官渡》的第二阶段,有好几个名场面,比如衣带诏、煮酒论英雄等,主要剧情就是刘备叛逃、泰山昌豨反叛、董承政变等,说明曹操所处的大环境极其不利,腹背受敌颇有四面楚歌的味道。

  压的越狠,局势越恶劣,后面曹操屡次化险为夷、绝境翻盘,才能一口气爆发出来,才能让观众爽起来。

  《官渡》的第三阶段,则主要在刻画袁绍。

  刚好昨天拍完最后几幕,讲的是袁绍多线操作,例如近臣刺杀曹操、招降曹操后方、派刘备捣乱、分兵西线迂回、抄绝曹军粮道等。

  目的是在于丰满袁绍形象,给曹操树立一个强大的对手。

  关世的第二次戏份,就在第三阶段结束到第四阶段的开头。

  袁绍多线操作,可曹操依旧能化险为夷,于是决定直接挥师南下,快速渡过黄河,直捣曹操大本营许昌。

  关世直接念台词:“我军虽众,而劲果不及南方之兵,曹军谷少,资储不如我军,曹军利于急战,而我军利在缓师。”

  四平八稳的一幕戏,关世只有这一句劝阻袁绍匆忙进军的台词。

  没有过多需要表演的动作,袁绍根本不多加理睬,直接拒绝,顺便把他给叉出去,干脆利落。

  简单的戏,大家正在状态,又是一条过。

  不过这时候片场里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唐元朗,一个是吴秀霖。

  唐元朗是宫黎喊来镇场子的,要是关世实在不行,也只能让唐元朗硬上了,后续的事,再想办法协调。

  吴秀霖倒是没想到,估计是唐元朗带来的,他就是那个试镜过沮授的前一线。

  他现在四十岁,正值巅峰,外形上佳,演技过硬,台词功底强而且嗓音好,还做过歌手,关键是很聪明会琢磨戏,懂得思考人物,特别适合演历史剧。

  但问题在于,他是劣迹艺人,婚内出轨,事情爆出来后被封杀了两年,最近正在寻求复出机会,就是没人要。

  王默尽和唐元朗打了个招呼,理都没理吴秀霖。

  明星糊了就是糊了,哪怕实在没人了,得把沮授这个角色删了,也不会用劣迹艺人,这是底线。

  宫黎继续讲戏,这次是给关世开小灶。

  因为关世的第三幕戏,除了有和其他演员的互动外,还有一个二十秒左右的单镜头。

  第四个阶段,就是整部电影的小高潮了。

  袁绍这边想渡河,直捣许昌,曹操这边就得拼命拦截,于是有了白马之战、官渡之战的关羽斩颜良诛文丑,也有袁曹双方陈兵官渡,互相拆招。

  而关世的戏份,就在关羽斩颜良诛文丑之后,再度劝阻袁绍,试图阻止大军渡河,朝官渡进兵。

  关世稳扎稳打:“大军应留屯延津,另分兵官渡,如能攻克,再迎大军也不迟,否则必有全军覆没之危!”

  没出错,这次依旧没什么发挥空间。

  因为剧本又是袁绍命人把他给叉出去了。

  “一般。”

  这就是吴秀霖对关世的评价。

  除了没出错,一条过以外,没有任何出彩的表现。

  完全是照本宣科式的表演,没有特点。

  再说了,一条过也是因为所有演员状态都很好,配合的不错,和关世没什么特别大的关系。

  吴秀霖可以肯定,如果让他来演,绝对能演的更好,让沮授成为整部电影的亮点之一。

  他可是曾经的一线啊!

  咖位比担任主演的两个老戏骨还高一些,屈尊演一个配角,完全有能力做到!

  “老唐...”

  吴秀霖开口找唐元朗说和。

  两人是很不错的朋友,不然唐元朗也不会在吴秀霖糊了以后,还带他来片场。

  “再看看吧,这个新人也没出什么错。”

  唐元朗掏出一支烟,点了半天没点着。

  “那也就是没出错,换我来演,肯定更出色啊!”

  吴秀霖有些急,倒不是沮授这个角色有多好,而是只要他参与了演出,就代表了复出的可能。

  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女人毁了一辈子,婚内出轨,多大点事啊?不还是那个女人主动靠上来的吗?

  场外的事没影响到场中,关世的表演还在继续。

  被叉出去后,关世就来到了“黄河”边上。

  与此同时,摄影机也开始动了。

  这一幕采用的是推镜头拍摄,摄影机由远而近,朝对象不断推进,使画面呈现由整体到局部,由分散到集中。

  作用很简单,突出主体,也就是“沮授”这个人物的内心。

  以此来反应袁绍的判断失误,以及臣下党争的混乱,为曹操后来的翻盘进行更进一步的铺垫。

  关世主动向镜头姗姗走近几步。

  不知情的人感到莫名其妙,推镜头了,你怎么还往镜头前面走?

  但看到镜头内容的人,却全是眼前一亮。

  这时候的关世,下半身已经不在镜头内了,但从上半身的形态,依然能看到整体所呈现的步履蹒跚。

  关世将眼神放得很远,眉头微微一挑。

  这是他看见的场景,沮授在回忆。

  《官渡》到底只是一部电影,和他的记忆并非完全一样,但这一幕场景,记忆里是有的。

  黄河边的沮授,在回忆过去。

  回忆当年与袁绍初见,高论“横大河之北,合四州之地,收英雄之士,拥百万之众,迎大驾于长安,复宗庙于洛邑,号令天下,诛讨未服”。

  那是不亚于隆中对的问策,也正是这一番论策,让沮授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上任监军,成为袁绍在军中的直接代表。

  而后又在回忆连续三次献策被拒绝,权力被分散,渐渐连军帐都进不去。

  关世从回忆中把自己拉回来的时候,眼神立刻跟着回来,飘忽不定,滔滔黄河水流淌,却不知道应落在何处。

  没有了志大才高、文武双全,只透出些许无奈。

  “在上者...骄纵,在下者贪功,悠悠黄河,焉能回还!”

  “......”

  “咔!!!”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