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召灵游戏开始探险 第五章 案件余波(四千字大章)

小说:从召灵游戏开始探险 作者:天线嘚嘚B 更新时间:2021-02-23 21:22: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袁暮闪电般连毙两个劫匪,整个过程实在太快了,一切都发生在电石火光当中,以至于大厅里大部分人都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见到大厅里倒下了两个绑匪的尸体。

  袁暮非常兴奋,或者说他三十年来都从未如此兴奋过,胸中满是激昂的莫名意气,汹涌澎湃,不吐不快!

  这次出手救人是他自姐姐人间蒸发后的首次大胆尝试,救下的不单止是那个无辜的少妇,更是救回他自己。

  没有人能理解这16年来他是怎样渡过的,一个至亲之人眨眼间消声灭迹,只存留在他的记忆中,甚至连父母都遗忘了姐姐的存在。

  他渴望追寻姐姐,却又被残酷的现实打击得遍体鳞伤。

  人类皆有盲从属性,人云亦云,没有人愿意接纳一个不同寻常的异类,哪怕这个异类手握真相。

  那种无助,那种孤独,那种绝望,都足以击垮一个铁打的硬汉,更遑论他当时只是个半大的孩子。

  受尽了无数流言蜚语,受尽了无数的委屈白眼,导致他最终不得不屈服现实,把对姐姐的羁绊深埋心底,逼迫自己缩回心灵牢笼,只能行尸走肉般活着。

  本来他以为这辈子就是这样浑浑噩噩地老去,最后带着心底深处的遗憾,不甘地闭眼离开这个世界。

  直到系统的出现,破开孤独的雾霭,把他从绝望的深渊中拉了回来。

  超乎常人的武力,超越常理的系统,这些都是他真实拥有的,他怎能不激动,怎么不激昂?

  这些都是他证明自己的武器,也是他回击世界,找到姐姐神秘失踪的希望啊!

  此情此景,若有美酒相伴,当浮一大白!

  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袁暮眼睛眯成一条直线,身形如启动的猎豹,飞扑向离他最近的一个匪徒。

  短短间隙,他已经把利弊都考虑清楚了。

  八个劫匪敢在严厉打黑除恶大背景下顶风作案,可见绝非善茬,其背后的用心更是险恶。

  能驱使这些亡命之徒的根本原因,要么是血海深仇,要么是巨额的利益。

  断人财路,挡人复仇,哪一条都是不共戴天的大仇恨。

  袁暮已经出手了,要么就束手待毙,要么就斩草除根。

  而他的答案,当然是斩草除根!

  呼~

  袁暮宛若高速旋转的陀螺,铁臂仿佛高速甩动的钢鞭,势不可挡地砸向那个发愣的劫匪。

  嘭!咯咧~

  沉闷的肉体击打声后伴随着牙齿发酸的骨头断裂声,第三个倒霉的匪徒还没搞清楚状况,就不明不白地成为袁暮拳下亡魂,胸骨直接被抽碎了,酥软如泥地倒下。

  袁暮一鼓作气,仿佛化身经典动漫人物闪电刺猬索尼克,横闪挪移,不到一分钟内,接连击毙了大厅的五个匪徒。

  吱~

  袁暮刚一拳轰凹一个匪徒的胸骨,脚下一拧,借助一股方向作用力,整个人横掠而去,极速冲向柜台后。

  那两个匪徒还在发蒙,就被袁暮凌空两脚踢断脖颈。

  霎时间,大厅内情况逆转,除了劫持了银行领导去开保险箱的那个皮卡丘男之外,留在大厅的七个匪徒全部被击毙。

  原本惊慌失措的人质们就像被施了定身咒一般,目瞪口呆地看着袁暮表演残酷的暴力美学。

  当今社会,现实中能碰到银行劫案的几率简直比中双色球大奖还要低,更别提在劫案中还冒出一个杀神般的路人,砍瓜切菜一样地大杀四方,拯救众人于水深火热中。

  这一幕幕不可思议的画面,疯狂地冲击着所有人的心灵。

  一下子连毙七人,袁暮也不禁感到体力消耗过大,停下脚步略微喘息。

  不知道为何,他第一次杀人,而且还是连杀七人,却没出现影视剧里常言的呕吐、紧张、痉挛等异样反应,当他的拳峰摧毁敌人身躯时,甚至还感到异常的兴奋,让他感到大为惊奇。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深究的时候,还有手尾没处理干净。

  想罢,袁暮就窜入保险库内,把还不知道自己伙伴已经全军覆没的皮卡丘男扭断脖颈。

  直到现在,这起突发的银行劫案终告一个段落。

  ……

  银行外里三层外三层地横了七八辆警笛大作的警车,几十个如临大敌的警察分散四周,把银行门口堵得滴水不漏。

  哈城北区公安局局长钟擎宇神情不善地走下警车,仿佛要吃人一般,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

  也怪不得他生气,这不马上就要年底考核了吗,眼看着一年的辛苦工作马上就要圆满落幕,这节骨眼上在自己的辖区突然闹出一起银行劫案来,换谁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银行劫案,劫持人质,多新鲜的词儿,全国都不知道多久没发生过劫案了,这倒霉事儿落到自己头上,更让钟擎宇气愤不已。

  只是当务之急是要妥善处理,绝对不能再出大乱子,否则乌纱帽都有可能不保。

  钟擎宇穿戴好防弹衣,接过扬声器,刚准备例行公事地喊上几句放下武器投降之类的话语,没想到银行的电动闸门就咔咔地卷升起来,在场的干警顿时大惊,还以为是劫匪准备突围,一个个急匆匆地找掩体上膛枪械。

  当电动闸门升到一半时,警察们想象中手持自动枪械的悍匪并没有出现,出现的反而是一群如惊弓之鸟的民众,一个个乱喊乱叫地冲向警察,语无伦次地述说着里面发生的事情。

  所有的警察都听傻了。

  什么八个匪徒,什么英雄挺身而出,什么英雄击毙了全部的劫匪。

  一时间,警察们脸皮抽搐,感到无比地荒诞。

  到底是北区公安局一把手,钟擎宇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他果断吩咐持枪干警冲入大厅内控制现场。

  一分钟后。

  “报告局长,里面安全,发现八具尸体和若干惊吓过度的群众,请求医护人员进场救治伤员。”

  听到对讲机里的汇报,饶是钟擎宇见多识广,也不由得感到一头雾水。

  急忙稳住心神,钟擎宇调遣早已等候一旁的医护人员进场,一边向上级汇报情况,一边大步走入营业大厅内。

  刚进入门口,突然一道身影就冲到自己面前,吓得钟擎宇差点举枪。

  这个不速之客赫然是那个死里逃生的年轻少妇,只见少妇一脸愤怒地瞪着他,语气不善地问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什么职务?”

  钟擎宇楞了下,他都不记得有多久没被人用这种语气对待了。

  “女士你好,我叫钟擎宇,是北区公安局局长,也是这次案件的临时指挥。”钟擎宇压抑住心中的不爽,尽量用平缓地语气说出自己的职务和名字。

  “我们纳税人每年交那么多钱就是养了你们这些酒囊饭袋吗?你知不知道,刚才我差点就死在劫匪枪下?你们就在这样来保障我们的人身安全的吗?如果不是那位先生不顾自身安危救了我,不光是我,很可能所有的人质都无法幸免!你们如此尸位素餐,对得起身上的警服吗?我告诉你,这事没完!我肯定要找陈天明局长讨个说法不可!”少妇越说越激动,姣好妩媚的容颜几乎扭曲。

  钟擎宇被训得目瞪口呆,差点就忍不住爆发,最后还是强忍住,毕竟只是个弱质女流,而且刚刚经历过极大的惊吓,情绪失控也是在所难免的。

  突然间,钟擎宇敏锐地抓住少妇话语中的一个关键信息,急声问道,“等等,你是说有人单枪匹马击毙了八个匪徒?”

  “没错,就是那位先生,多亏了他,在匪徒准备开枪杀我的时候挺身而出,然后杀光了所有的匪徒。但凡你们警察能有那位先生一半的英勇,我们这些老百姓就要烧高香了。”少妇不满地瞪了钟擎宇一眼,随后指向正在身后像没事人般抽烟的袁暮。

  “你是说,是他杀光了所有的匪徒?而且还是在匪徒有枪的情况下?”钟擎宇难以置信地指着袁暮,不确定地反问道。

  “对啊,就是他,他就是个英雄!如果不信,你们大可去看监控录像,我没必要说谎。”少妇肯定地说道。

  袁暮虽然已经三十岁,但是天生一张娃娃脸,外表远比真实年纪来得年轻,看起来就像是二十一二岁,也怪不得钟擎宇质疑少妇的话语。

  随后大批警察涌入遍地狼藉的大厅内善后,有关人等要么被送去医院接受治疗,要么被带回警局做笔录,袁暮也被带回去北区公安局做笔录。

  “姓名?”

  “袁暮。”

  “年龄?”

  “30。”

  “籍贯?”

  “粤省滨江市人。”

  ……

  询问室里,钟擎宇这个一把手亲自来给袁暮做笔录,尽管两人素不相识,但是尽管短短几分钟的相处,刑侦出身的钟擎宇就敏锐地察觉出袁暮的不同寻常。

  这个年轻人太镇定了,镇定得太过不同寻常。

  普通人哪怕是打架伤人被带回警局都会局促不安,即使佯装镇定,眼神也不会像袁暮那样镇定。

  这人根本就不像是被迫杀人的英勇群众,反而像是冷血的杀手。

  自觉告诉钟擎宇,这人肯定有问题!

  想到这里,钟擎宇不由得沉下脸色,眼神犀利地盯着袁暮的眼睛,凝重地说道,“袁暮,接下来我问的问题非常重要,我希望你能如实回答,否则吃亏的终究还是你自己。”

  袁暮全程显得无比沉着冷静,一是他心境坦荡,今日虽连杀八人,但是杀人是为了救更多的人,他并没觉得有何不妥,二来他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龌龊污点,根本就不怕被调查,故而非常坦然地回答道,“警察同志请便,知无不言。”

  钟擎宇放下钢笔,双手交叉托在下颚,“你杀人的手法如此熟练,以前杀过不少人吧?”

  袁暮闻言眼角一跳,这话可不是好苗头,用包藏祸心来形容也不为过,赤裸裸地诱导性问话,这个官威十足的警察到底什么意思?

  如果是一天前的袁暮,可能就会感到胆战心惊,只是现在的袁暮非比从前,他有系统在身,注定会一飞冲天,根本就不畏惧世俗的压力,坦然地答道,“我是否有过杀人罪行,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如果你是正常的询问,我愿意配合你的工作。如果你是想动歪心思,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说完袁暮就老神在在地闭上眼睛。

  钟擎宇听罢顿时一窒,他刚才的问话不过是职业病使然,没想到袁暮比他想象中还有刺头,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这让他非常难以下台。

  砰!

  钟擎宇拍案而起,指着袁暮鼻子怒声道,“小子,你别嚣张!老子办过的穷凶极恶之徒比你见过的人还要多,别以为能瞒过我的眼睛。寻常人怎么可能有你这样的身手和胆魄,连杀八人屁事都没有,你觉得可能吗?我看过匪徒的尸体,都是被你一击毙命,其中还有人被你一击轰碎胸骨。能造成这样的重伤,起码一拳得有千斤以上的力量!不经过特殊训练,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力量?虽然现在讲究文明执法,不能对你上手段,但是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别以为不承认就能蒙混过关,老子盯死你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询问室紧闭的大门就被推开,钟擎宇余怒未消地回头吼道,“谁?没看到我在审讯嫌疑犯吗?滚出去!”

  一个白色警服,肩扛橄榄枝和一颗银色四角星花组成肩章的中年人带人鱼贯而入,脸色不善地看着钟擎宇说道,“钟局长现在好大的官威,我倒要问问你,你是要盯死谁?”

  钟擎宇楞了下,立即起身敬礼道,“局长好!回局长话,我只是在例行询问,并没有刻意针对的意思,我觉得嫌疑人有……”

  “行了,你糊弄鬼去吧。”哈城公安局一把手陈天明不耐烦地挥手打断钟擎宇的话语,转身走向袁暮,亲切地伸手笑道,“小伙子,你就是今天勇救群众的大英雄吧,果然一表人才。本人代表哈城全体干警感谢你做出的重大贡献,你的功劳我们不会视而不见,稍后会有专人给你颁发见义勇为旗帜,现在你可以走了。”

  袁暮淡然地笑着和陈天明握手,旋即一言不发地走出询问室。

  “陈局,这不合程序啊!”眼看着袁暮离开,钟擎宇不甘地朝陈天明嚷嚷道。

  陈天明瞪了钟擎宇一眼,威严地呵斥道,“你小子是不是有病啊?你知道今天差点捅出多大的篓子吗?那个差点被枪杀的少妇叫殷桃!这样说你还不清楚吗?现在是你刁难那个小伙子的时候吗?我是在救你啊,混蛋!”

  钟擎宇怔住,紧接着冷汗直流,他才明白到自己犯了形式主义的错误。

  殷桃,可是黑省龙头企业腾龙集团的新任掌坨人,新任的大陆女首富啊!

  这样一个大人物,差点就死在自己的辖区里。

  自己还在为难人家的救命恩人,这不是屎坑里挑灯——找死吗?

  良久后,钟擎宇才长出一口气,好悬没犯大错。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