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召灵游戏开始探险 第八章 不期而遇

小说:从召灵游戏开始探险 作者:天线嘚嘚B 更新时间:2021-02-23 21:22: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袁暮深吸一口气,好悬才平复激动的心情,回忆一下曾经看过的直播,尽量用流畅的语速对着屏幕说道,“感,感谢‘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和‘戒撸不如戒饭’两位大哥送的火箭雨,小弟初来乍到,如果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请各位看官老爷们多多包涵。”

  刀在手杀陈狗:“主播别废话,赶紧进入主题啊!”

  渣男终结者:“老娘裤子都脱了,别哔哔,赶紧上马!”

  多情剑客无情吊:“楼上小姐姐87(破音)~,有需要随时吩咐,不要劳烦主播,我也可以代劳的。”

  大奉罪恶克星:“我严重怀疑这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面对这样不要脸的行为,我只想用最严厉的谴责来批判你们——顺便也带上我呗~”

  “哈哈哈!”

  眼看这直播间的节奏被越带越歪,袁暮也不生气,傻乐着说道,“呵呵,看来这届的观众老爷都很活泼,那么接下来就准备正式开始今晚的探秘之旅。”

  说着就把摄像头切换到背面,只见画面中出现一个黑洞洞的破落大门,探照帽的炽白光线照射过,里面到处铺满厚厚的尘埃,浑浊的空气中飞舞着细小颗粒,充满一种压抑且阴森的氛围。

  袁暮点燃一根烟,细细地把收集到的烂尾楼情报娓娓道来,“……正如大家所见,我现在进入的这栋烂尾楼,就是号称全世界最恐怖烂尾楼之一的黑省哈城南郊烂尾楼,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度娘了解一下……”

  “……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就是烂尾楼的一楼大厅,原本应该是富丽堂皇的繁华商场,可惜现在能看到的只有灰白剥落的混凝土框架,排水系统可能年久失修,地上有不少的积水洼,不瞒你们说,那味道,比老坛酸菜还要酸爽。”袁暮一边到处探照,一边解说周围的环境。

  镜头不同地切换着,时而掠过杂物乱放的肮脏地面,时而掠过斑驳的墙体,时而掠过泛黄发臭的积水洼,充斥着一种极度压抑的气息,袁暮的声音似乎成为这里唯一的声源,听久了甚至心里发渗。

  直播间的弹幕数量不停地下降,不是直播间人气流逝,而是水友们都被烂尾楼阴森的环境所感染,下意识地集中精神。

  袁暮直播非常随意,说实在的,野路子出家的他也不懂什么直播套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但是偏偏就是他这种随意的直播风格,为节目增添了不少真实感,格外能引人入胜。

  突兀间,镜头扫过一个角落,只见一个破烂的铁锅架在简陋的三脚架上,锅盖半掩,还能看到里面已经发臭的残余食物,以及锅底一堆残留的木材。

  袁暮叼着烟,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棍,上前用木棍掀开锅盖,一股刺鼻的馊臭味顿时扑面而来。

  掩住口鼻,袁暮眉头紧蹙,用木棍翻搅锅里粘稠状的食物,瓮声瓮气地对着麦克风说道,“里面的食物已经发馊,但是应该是几天前留下的,可能这里还居住着流浪汉。”

  “哎哟我去,主播赶紧跳过这里,看着就觉得恶心。”

  “卧槽,隔着屏幕也能闻到臭味,主播也太无聊了吧?”

  “主播别闹,再闹我就取关了哇!”

  袁暮不为所动,继续搅拌锅里的东西,表情却愈发凝重,沉声道,“你们看,锅里煮的不是普通食材。”

  说罢把镜头对准锅里,正搅动间,一个小孩头颅在糊状物里被翻出来。

  这突如其来的惊悚一幕,顿时把屏幕前的观众统统吓了一跳。

  “擦擦擦擦擦!老子的外卖又翻了!主播有毒啊,吓死老子了!”

  “这这这不是真的吧?凶杀现场?有人报警了没?”

  “等等,楼上别激动,这是塑料娃娃的头,不是真的人头。”

  “有病吧,谁那么无聊把塑料娃娃的头丢在锅里煮,莫不是神经病干的吧?”

  “本人大胆推测,主播开始整幺蛾子套路我们了,各位还是尽早取关吧。”

  霎时间,直播间弹幕横飞,心态炸裂的水友差点爆破了直播间。

  袁暮重新点了根烟,蹲下身子,在周围仔细地翻找着么。

  他并不是太过无聊才去翻流浪汉的残羹剩饭,而是他一来到这里,就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悸动,仿佛这里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

  之前价值5奇点的噩梦级任务已经惊险至极,而这个一级悬赏任务的奖励可是高达10点奇点,遵循风险越高收益越大的原则,想必这次的任务危险也必然会翻倍,容不得他不谨慎对待。

  直播只是附带的行为,袁暮绝不会为了讨好水友而被牵着鼻子走。

  突然间,袁暮从灰烬中摸出一个破旧的拨浪鼓,鼓面的牛皮纸破了几个口子,两颗敲击的小珠子只剩下一颗,看起来就像是被丢弃的垃圾。

  只是袁暮越看越觉得不对劲,看着这个平平无奇的破旧拨浪鼓,仿佛有个无形的漩涡,视线一落在上面就会下意识地黏住,非常诡异。

  看了几分钟,袁暮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觉得可能是自己太过紧张而疑神疑鬼,拍拍手上的灰,随意把拨浪鼓塞进口袋里就准备起身离开。

  “走,快走,它们,它们要来了……”

  就在此时,袁暮耳畔突然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焦急声音。

  霎时间,袁暮浑身血液似要凝固,立即停下脚步,把听力集中到极致。

  袁暮的表情前所未有地凝重,他确定刚才并没有出现幻听,要知道他现在可是身体素质三倍于常人的小超人,五感之强简直堪比一般的仪器,基本上排除出现错觉的情况。

  只是刚才他聆听了好一阵子,却什么都没听到。

  难道真是的出现幻听了?

  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袁暮强压住心中的不安,再度离开。

  袁暮的一惊一乍让直播间的水友们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顿时弹幕横飞,关心与谩骂并驾齐驱。

  当袁暮的身形消失在转角时,篝火堆突然一阵晃动,如同被投下石头的涟漪湖面,紧接着一条手臂凭空冒出,那条手臂血肉模糊,仿佛经历过严重的火烧,在空中胡乱地挥舞手臂,宛若地狱中伸出的鬼爪。

  与此同时,虚空中出现一股仿佛投石入湖面后的涟漪般的血色波动,飞快朝四面八方扩散,速度虽然不快,却有种不可阻挡的架势,血色波动所过之处,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像腐朽般被染红,好似硬生生从现实中被剥落,进入一个不可描述的可怕空间。

  一道若隐若现的青年身影突兀间从虚空中浮现,如同螳臂当车般,似乎要挡在那股血色波动面前,可惜连半秒都抵挡不住,瞬间被血色波动吞噬。

  ……

  烂尾楼占地极广,一楼面积起码有近八千平方,大体结构也是早就规划好的商铺隔间。

  袁暮不知道身后出现的诡异变化,继续在直播,走马观花般随缘进出遇到的隔间,他发现烂尾楼虽然荒废已久,但是很多痕迹却是新留下的,譬如满墙的诡异涂鸦,又或者是写满墙壁的诡异文字,他还发现不少地方有着不知是何种生物的干枯血迹。

  十分钟后,袁暮看到一条楼梯通往楼上,随即径直上楼。

  在一楼与二楼的转弯处,袁暮看到一块警示牌:此地刑事案件频发,请群众白天也不要再次逗留,看到警示牌后,请尽快离开。

  落款是哈城公安局宣。

  “?警示牌也是道具吗?”

  “不,我刚才网上查了一下,哈城南郊烂尾楼貌似是真的出了名的恐怖,发生过不少的真实案件,这块警示牌应该真的是公安局摆放的。”

  “楼上的科普专家,我下星期要出差黑省,请问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推荐,你懂的。”

  “同求同求,我有个朋友也想知道。”

  袁暮:……

  好好的一个户外探险直播间,这整的咋就变成了大型咨询交流平台了呢。

  袁暮没有理会聊得正嗨皮的弹幕,继续登楼。

  一个小时后,袁暮几乎转遍了八层楼,除了环境有些吓人外,一切都很正常。

  刚上到九楼,骤然间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哭泣声,袁暮肃然一震,动作敏锐地把身体紧紧地贴在角落。

  直播间里的老司机们也被这阵渗人的哭泣声惊到了,不时弹幕乱飞,纷纷在互相求证。

  袁暮眼睛半咪,侧耳聆听片刻,很快他就找到了声源,动作轻盈地窜出角落,蹑手蹑脚地循声前进。

  为了不打草惊蛇,袁暮还刻意关掉头上的探明帽,霎时间直播陷入一片黑暗,唯有袁暮平缓的呼吸声徐徐传出。

  随着不断深入,声源来源也越发清晰,哭泣声好似是一个女人发出的,哭得撕心裂肺,让人听了心中发寒。

  袁暮摸黑前进,前方几十米处的一间房间里似乎隐隐有光源渗出,甚至还能从地上看到一些模糊不清的影子正在走动,在黑暗的楼道里格外显眼。

  袁暮当即浑身绷紧,心跳加速,不由得冒起一层鸡皮疙瘩,心中暗道,难道这里就是任务提及的深夜恐怖嚎叫与人影倬倬?

  顿了下,袁暮深吸一口气,屏息着摸上前。

  ……

  “观众朋友们,刚刚才听到恐怖的女人哭声,没想到镜头又捕抓到前面楼道里有一道白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快快快,摄影师跟上,我们去追那道白影子!”

  “这里是最真实的灵异现场,各位观众,我是灵异主播克鲁斯,专注灵异探险二十年,请你们有能力的刷一波礼物,没能力的也请点点关注,你们的每个关注,都是主播最大的动力。”

  手持麦克风的某直播平台当红灵异主播克鲁斯正神情惊恐地带着摄影师匆忙前进,临了还不忘讨要一波礼物。

  克鲁斯直播间的水友都被这突发情况给震住了,一时间礼物雨飞刷着,克鲁斯和节目导演差点嘴都笑歪了。

  克鲁斯是哈城本地人,今年33岁,算得上是某直播平台户外探险频道的一哥,虽然他一直强调他的直播主打真实,也时常实景拍摄,时不时就能拍到一些惊悚的灵异画面,但是说到底,这只是一种营销方式。

  没错,所有的所谓真实灵异画面,都不过是刻意营造出来的节目效果。

  就像刚才在镜头里一闪而逝的诡异白色影子,其实就是另一个工作人员假扮,所有的一切都是克鲁斯团队自导自演的。

  只是正当克鲁斯尽情地飙着精湛的演技,准备进入下一个设计好的环节时,前面突然传来一声闷哼,然后又是重物倒地的声音,让他和摄影师本能一愣。

  克鲁斯终归见惯大风大浪,很快就回过神来,意识到很可能是前面出了状况,赶紧用眼神示意摄影师中断直播,然后快速跑向前方。

  刚转过弯,率先出来的克鲁斯就愣住了。

  只是扮鬼的那个白衣人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一个陌生的高大男子正站在角落里,笑眯眯地看着他。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