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召灵游戏开始探险 第九章 噩梦开始

小说:从召灵游戏开始探险 作者:天线嘚嘚B 更新时间:2021-02-23 21:22: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袁暮直播间里安静了几秒钟,然后瞬间沸腾。

  刀在手杀陈狗:“卧槽,没看错吧?这币不是那个臭屁克鲁斯吗?怎么和咱们主播撞上车了?”

  大奉罪恶克星:“哈哈哈哈,吃到大瓜了。估计明天热搜能看到克鲁斯翻车的大型车祸现场。”

  渣男终结者:“tui~都不是好东西,表脸~老娘老早就看克鲁斯那货不爽了,明明节目假的很,偏偏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恶心样子,滚粗滚粗!”

  多情剑客无情吊:“刚才室友在看克鲁斯的直播,眨眼间在他镜头里一闪而逝的幽灵已经倒在道爷脚下,这下基本实锤克鲁斯弄虚作假。”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道爷威武霸气~”

  楼下统一队形:“道爷威武霸气,道爷打假流比~”

  嗯,看来袁暮非常得人心,水友们还亲切地赠他外号:道爷。

  神豪开心了,那礼物必是不可少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和戒撸不如戒饭两大神豪就开启壕无人性的打赏,每人一口气刷了三十个火箭。

  只是袁暮是爽了,另一面赫赫有名的大手子主播克鲁斯就不爽了。

  “喂,你把我朋友怎样了?你别走,老子弄死你逼崽子!”克鲁斯一看白衣人不省人事地趴在地上,顿时怒不可歇,指着袁暮鼻子开喷。

  袁暮嘴里叼着烟,笑眯眯地看着发飙的克鲁斯。

  他总算看明白了,原来是有同行在这里搞节目,想必刚来时听到的那阵女人哭声也是录音播放的,害他还白白提心吊胆了好一阵。

  耸了耸肩,袁暮主动远离被他踢晕的那个白衣人几步,刚才是他先入为主了,以为是这里出现诡异状况,再加上事发突然,他刚转弯就和白衣人碰面了,身体来不及考虑就本能采取行动,一脚就踢晕了白衣人。

  他是不在乎会不会得罪盛气凌人的克鲁斯,不过说到底是他先动手误伤了人,态度好点也没什么不可的。

  “额,抱歉,刚才是我鲁莽了,没看清状况就动手了,要不先送你朋友去医院吧,医药费我全负。”袁暮的道歉态度还是非常良好的,只是克鲁斯本来就心情不爽,一见袁暮那笑眯眯的可恶表情,就更为恼火。

  几步冲上前,克鲁斯一把揪住袁暮的衣领,恶狠狠地咆哮道,“你特么的什么意思?打伤了我的人,以为几句轻飘飘的道歉就能完事了吗?告诉你,就因为你特么的瞎搞,老子精心准备的节目泡汤了!你知道老子损失有多大吗?”

  袁暮微微侧过头躲避克鲁斯的漫天飞羽,依旧不温不火地笑着,“先冷静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大家都是同行,不要那么粗鲁,要注意个人形象嘛。”

  克鲁斯闻言楞了下,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袁暮头上戴着的照明帽和手中固定手机的伸缩自拍杆。

  “卧槽,你个小比崽子竟然在开直播?”克鲁斯如遭电击,心中又惊又怕,一想到袁暮的镜头把刚才发生的事全部直播出去,很可能他几年下来的努力成果会一夜崩塌。

  霎时间,怒急攻心的克鲁斯打死袁暮的心都有了,忍不住咆哮着挥拳打向袁暮。

  袁暮虽然看起来脾气很好的样子,但是不代表他是任由揉捏的泥菩萨。

  克鲁斯想对袁暮动粗,可能是他这二十多年来做过最错的决定。

  袁暮轻轻一抖,就挣开克鲁斯揪衣领的手,然后原地侧身,轻巧地躲过克鲁斯的愤怒小拳拳,右手快如闪电般连击在克鲁斯小腹,动作行云流水,尤其是击打克鲁斯小腹的连击非常隐蔽,连直播间里的水友都没能发现他的恶劣行径。

  骤逢打击,克鲁斯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然后两眼一翻,直挺挺地摔在地上不动弹。

  这一幕在直播间里的水友看来,就是克鲁斯挥拳用力过度导致失去平衡摔在地上,自个把自个摔晕过去了。

  直播间里立即成为欢乐的海洋,各种道爷威武弹幕乱飞。

  当摄影师和躲在暗处的现场导演赶来时,发现克鲁斯和白衣人都躺在地上,立即就意识到大事不妙。

  两人随手拿起木棍充当武器,不由分说就冲袁暮打去。

  袁暮眉头轻蹙,这些人也太嚣张了吧?到底是主播团队还是社会混子?

  “嗷~”

  正当恶战一触即发之际,一阵不似人类的恐怖嘶吼骤然从楼下传来,紧接着一阵急促沉重的奔跑声响起。

  摄影师和导演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嘶吼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停下动作,袁暮更是周身寒毛倒竖,一股浓烈到无法开交的危机感卒然升腾。

  奔跑声实在太快,眨眼间已经越过楼梯,极速朝他们靠近。

  袁暮浑身绷紧,微微伏低身子,宛若即将狩猎的猫科动物,死死地盯着前方。

  来了!

  一道黑红的身影横掠着闯入三人的视线中,同时也暴露在袁暮的镜头之下。

  摄影师和导演更是脑子一片空白,身体像被施了定身咒般,只会傻愣愣地瞪大眼眸站在原地。

  天啊!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道诡异的身影手脚细长无比,浑身体无完肤,焦红泛黑的外翻皮肤,深红的裸露肌肉组织,仿佛十级以上的严重烧伤,还有那张扭曲到极点的恐怖脸孔,如果说这个身影不是魔鬼,那魔鬼的形象将不复存在。

  袁暮也是两眼发直,一时间忘记动作。

  即使他早就做好会遇到超自然突发事件的心理准备,当如此可怕的怪物突然出现时,也难免会被震慑住。

  烧伤人型怪物动作快如鬼魅,身在半空,一条骨瘦如柴的手臂就猛地挥舞过来。

  咯咧~噗嗤~

  随着那条恐怖的手臂划过,呆若木鸡的摄影师头颅高高地飞抛,开放性创口的脖腔内血压失控,喷溅的滚烫热血溅起一米多高,旋即如大雨般挥洒而下,把导演和袁暮都淋了个透彻。

  袁暮被摄影师的血液一激,顿时也回过神来,眼见烧伤人型怪物扯掉摄影师的头颅后,又冲向同样吓傻了的导演,袁暮用力一咬舌尖,强行压下心中的澎湃恐惧,丢掉手中的自拍杆,飞身上前扯住导演的后衣领,把他从烧伤人型怪物的夺命利爪下拉了回来。

  烧伤人型怪物志在必得的一击落空,本能地惊愕一下,随后立即注意到袁暮这个半路上的程咬金,面目全非的脸孔倏忽扭曲,失去嘴唇掩盖的血盆大口突然张到极限,迅猛无比地朝袁暮噬咬而去。

  霎时间,袁暮仿佛半个身子悬在几百米高的天台外,清楚感受到死亡的阴影扑面而来。

  极度惊恐下,袁暮在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身体就率先做出反应。

  只见他身体一晃,右拳超尘逐电般后发先至,竟然比烧伤人型怪物的速度快上一分,抢先轰中烧伤人型怪物的下颚,同时身体疾速后掠,右腿跨步支撑身体,左腿拧紧,如收缩到极限的弹簧般,如鞭子般极速抽向烧伤人型怪物的腰杆。

  嘭!噗!

  经过系统的强化后,袁暮现在的全力一击至少有上千斤,如此恐怖的力量轰在烧伤人型怪物的下颚,顿时就把它的整个下颚轰碎,同时重如雷霆的鞭腿也及时杀到,结结实实地抽在烧伤人型怪物的腰际,狂暴的巨力霎时把烧伤人型怪物抽得打旋横飞出去。

  击退烧伤人型怪物后,袁暮才重新恢复反应,一时间后怕不已,刚才那种生死一线的极度刺激,让他感到口干舌燥,心跳如擂鼓,浑身大汗淋漓,大脑混沌。

  他有些高估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烧伤人型怪物足足被击退出七八米外,旋即空中一转身,完全违背了万有引力,整个身子全贴在墙壁上,就像是蜘蛛侠般横蹲在墙体上,两只铜锣大眼无比恶毒地瞪着袁暮。

  蹬!

  烧伤人型怪物下颚被击碎,已经无法发声,竟然在袁暮的眼皮子底下在墙壁上站直身体,然后如履平地般在墙壁上四肢并用地奔跑起来。

  果然不愧是价值10点奇点的悬殊任务,这危险也是奇大无比。

  袁暮眼神一凝,猛地一拳锤向自己的胸膛,剧痛让他精神大震,头脑清明,旋即脚下一挑,刚才导演掉落的木棍就被他挑到手里,猛地冲了上去。

  烧伤人型怪物与袁暮的速度不相伯仲,七八米的距离对他们来说不过等闲,眨眼即至。

  烧伤人型怪物脚蹬墙壁,突然飞扑下来,袁暮不退反进,手中木棍化为一道残影,迅猛无比地抽向烧伤人型怪物。

  咔嚓!

  看似坚固的木棍击中烧伤人型怪物的头顶,然后整体粉碎,而烧伤人型怪物屁事都没有,仿佛挠痒痒一般。

  袁暮心中大惊,飞快丢掉手里的半截木棍,欺身提前抢占位置,双拳化为漫天残影,极速地锤向烧伤人型怪物。

  烧伤人型怪物凶焰滔天,竟然选择无视袁暮的重拳轰击,硬是挨了七八拳,也要扑向袁暮。

  袁暮不料烧伤人型怪物凶悍至此,明明他能感受到拳头已经轰碎了烧伤人型怪物的不少骨骼,终究还是被烧伤人型怪物近身。

  烧伤人型怪物一击得手,细长的手脚立即反扣紧锁,把袁暮的手脚锁得死死的,紧接着高高扬起头颅,猛地撞向袁暮。

  再次感受到死亡危机降临,千钧一发之际,袁暮热血澎湃,心底泛起一股悍勇之气,同样红着眼睛一记头槌撞向烧伤人型怪物。

  嘭!

  一声如卡车轮胎爆炸的闷响蓦然传遍整个楼层,两颗大相庭径的头颅狠狠地撞在一起,顿时血光暴绽。

  袁暮只觉脑袋嗡地一声作响,意识瞬间迷糊,分不清东南西北,额头高高地肿起一个大包。

  烧伤人型怪物也不好过,失去头皮保护的额骨撞击下出现肉眼可见的裂痕,两只铜锣凶目也眼冒金星,黯然无神,反扣的手脚也不禁有所松懈。

  还是袁暮率先回过神来,他强忍着头痛欲裂的剧痛,察觉到束缚松动,立即鼓起全身的力量一挣,顿然挣脱了烧伤人型怪物的封锁。

  袁暮现在又惊又怕,在心中负面情绪翻滚下,他突然变得极为暴戾,低吼一声,整个人仿佛瞬间化成一台全速运转的打桩机,拳脚如雨般轰向烧伤人型怪物。

  砰砰砰砰砰砰砰!

  拳拳到肉,刚才还凶威凛冽的烧伤人型怪物顿时沦为人肉沙包,被淹没在袁暮暴雨似的攻击中。

  袁暮一拳轰得烧伤人型怪物原地窜起,旋即跳身而起,如同陀螺般扭腰摆腿,一记教科书般标准的斧落风车踢霸道绝伦地踢出,应声踢中烧伤人型怪物粗壮的脖颈。

  烧伤人型怪物一声不吭,整条脖子诡异的扭曲,嘭地一声砸在墙壁上,落地时已经没有了动静。

  两者的交手过程看似繁琐,实际上一分钟不到已经决出胜负。

  “嗷~”

  “嗷吼~”

  “嗷~”

  落地后,袁暮还没来得及喘息,整栋烂尾楼响起七八声与刚才烧伤人型怪物的嘶吼声如出一辙的嘶吼。

  霎时间,袁暮如坠冰窟。

  噩梦,即将开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