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召灵游戏开始探险 第十章 恐怖烂尾楼

小说:从召灵游戏开始探险 作者:天线嘚嘚B 更新时间:2021-02-23 21:22: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随着四面八方的恐怖嘶吼响起,整栋烂尾楼似乎彻底苏醒,暴露出隐藏的獠牙利爪,对世界张牙舞爪。

  诡异的血色波动如波涛般迅速向上侵蚀,所过之处尽被染成一片血红,宛若恐怖的修罗炼狱。

  面对如此诡异的局势,袁暮脸色极度难看,一时间不知所措。

  克鲁斯眼皮轻颤,迷迷糊糊地还没搞清楚状况。

  导演也反应过来,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去拉克鲁斯,颤声说道,“快点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啊~”

  “干嘛要走?”克鲁斯反应迟钝地反问道,“我们不是在搞节目吗?”

  “哎哟,都什么时候了,还搞个毛线节目啊,命都快没了!赶紧跑啊~”导演嘴里都快急冒泡了,说着就不顾犯傻的克鲁斯,脚步趔趄地自行跑开了。

  克鲁斯不知道刚才发生的惊心动魄一幕,无意间他眼角余光扫到倒在一旁的摄影师的残尸,霎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簌簌簌……

  正在绞尽脑汁想对策的袁暮听到身后传来动静,急忙回头一看,不由得心中惊骇至极。

  被他踢断脖子的那头烧伤人型怪物,竟然摇摇晃晃地又站起来了,而且烂肉般失去骨头支撑的脖颈里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就像骨头正在重组。

  卧槽!

  袁暮顿时凌乱了,这怪物也太生猛了吧,连脖子断了还能再生,难道不死不灭吗,太不科学了啊!

  凄厉至极的恐怖嘶吼此起彼伏,极速靠近着,不远处的楼梯口猛然窜出一道影子,赫然是另一头烧伤人型怪物杀到。

  新出现的那头烧伤人型怪物刚出现,另一个发现也同样出现一头烧伤人型怪物。

  袁暮倒吸一口凉气,不到片刻,九楼里出现的烧伤人型怪物足足有七头之多,而且楼上楼下还有动静,很可能楼里的烧伤人型怪物并非只有这些。

  刚才光是一只烧伤人型怪物就差点要了他的命,现在怪物数量翻倍,他哪里敌得过?

  电光火石间,袁暮有了决断。

  跑!

  死命地跑!

  留在原地只有死路一条,跑起来还有一线生机啊!

  袁暮刚准备启动,发现克鲁斯还傻愣愣地一动不动,顿时反手一巴掌,把克鲁斯打了个趔趄,同时也把他打醒了。

  “特么的,还不跑,等死吗?”袁暮粗暴地骂了句,随手抱起那个被他踢晕的白衣人,拔腿就亡命狂奔。

  “我特么的!”

  霎时间,克鲁斯只觉得灵魂差点离体出窍,那些恐怖的烧伤人型怪物对他的冲击力可比摄影师无头的残尸更为强烈。

  在极度恐惧下,克鲁斯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潜力,疯狂地追赶袁暮远去的背影。

  两人一前一后地亡命奔袭,身后传来擂鼓般的追赶声。

  “啊~救命啊,我不想死,救命啊~”

  导演凄厉的呼唤声从不远处响起,克鲁斯下意识地看去,骤然头皮发麻。

  只见抛弃众人逃跑的导演已经落入两三只烧伤人型怪物的包围中,怪物的利爪抓在导演身上,轻轻一撕,导演立即四分五裂,怪物们哄抢着导演的尸块大快朵顾,那真实的血腥场面堪称地狱。

  克鲁斯脸皮乱抖,嘶嘶地倒吸凉气,跑得愈发卖力。

  “喂!”奔跑在前的袁暮突然喊了句。

  克鲁斯猛然一愣,差点停下脚步。

  “我们分头跑,生死各安天命!”袁暮断然说道。

  说罢不等克鲁斯反应,袁暮在前面的分岔路徒然一拐,迅速消失在克鲁斯的视野中。

  克鲁斯楞了楞,下意识就想追寻袁暮的脚步,可是转念一想,似乎分头逃命挺好的。

  两人一起跑,被追上就死定了。

  分开跑的话反而有更大几率活命。

  人在危机时刻越能激发潜能,克鲁斯转瞬间就分清楚利弊关系。

  深吸一口气,克鲁斯毅然朝反方向跑去。

  袁暮扛着那个昏迷的白衣人像没事人般跑得飞快,只是身后的动静却始终穷追不舍,似乎那些烧伤人型怪物认准了他一样。

  “我特么的是唐僧吗?”袁暮气喘吁吁地嘀咕了一句。

  一路狂奔,刚转过一个拐角,袁暮突然定住身形,脸色难看到极点。

  前面是一道墙壁,旁边只有一口漆黑深邃看不到尽头的荒废电梯井,没有其他路可走了!

  啪嗒,啪嗒,啪嗒!

  追赶声在身后如同催命的丧钟地狂敲。

  袁暮猛地一咬牙,霎时间做出一个疯狂的举动。

  猛地纵身一跃,整个人如滑翔的飞鸟般,朝漆黑的电梯井跃了下去。

  被追上必死无疑,跳电梯井九死一生。

  搏一把!

  袁暮人在半空舒张身体,宛若一只翱翔的飞鸟,展现出惊人的滞空力,微微抵消了地心引力。

  可惜这里不是nba现场,这些花里胡哨的动作根本没卵用。

  短暂滞空后他就猛地下坠。

  此时他身处九楼,距离地面起码二十几米高,没做任何安全措施就跳下去,存活几率无限接近零。

  袁暮跳电梯井看似破罐子破摔,实在暗含深意。

  他之所以敢跳电梯井,为了就是死中求活。

  刚才滞空是为了观察寻找借力点,验证他的猜想。

  他很幸运,荒废的电梯井确实如他估计中的一样,并非是一条绝路。

  深邃的电梯井内相隔几米就是剥落的缝隙,理论上借助这些缝隙,他可以不停地来回跳跃,直到安然落地。

  然而就在袁暮逃生有望之际,意外突兀发生了

  不,不能说是意外,而是惊悚。

  一股仿佛来自地狱深渊的无边黑暗骤然从深不可测的电梯井下方涌现,如同翻滚的浪潮般,在袁暮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就把他吞噬掉。

  袁暮懵圈了,那股突如其来的黑暗仿佛蕴含了无数剔骨削肉的利刃,徒然接触后,极速地分解他的身体。

  最恐怖的还不是身体被千刀万剐般的痛苦,而是来自心灵最深处的恐惧与绝望。

  那是一种无法言说,无法形容的深层绝望。

  强烈到难以形容的绝望中,如同地狱深渊中的恶灵在他耳边低语,把世间最恶毒最狂暴的负面情绪统统堆塞入他的灵魂中,他的意识就像过度膨胀的气球般,半秒不到就被撑爆了。

  原来电梯井才是真正的绝路啊!!

  袁暮在绝望与痛苦中凋零,坠落,连后悔也来不及……

  ……

  “啊~”

  一声惊叫声把袁暮的注意力拉回现实,刹那间袁暮汗流如注,刚刚准备跃起的身体也僵住,半个身子悬在电梯井边缘,好悬没直接掉下去。

  危险!

  极度危险!

  这个看似平平无奇的电梯井,似乎才是整栋烂尾楼最可怕的地方!

  袁暮浑身颤抖,差点直接脱力晕厥。

  他从来没感到到如此深刻的绝望。

  仿佛刚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一般。

  不等袁暮多想,那股未知的血色波动迅速蔓延而来,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侵蚀到袁暮脚下位置,袁暮只觉得自己像是置身血腥的屠宰场中,脚下仿佛铺垫了一层粘稠的陈年血垢。

  突兀间,一道黑红相间的黑影猛地撞破左侧的墙壁,凶猛绝伦地扑向袁暮。

  “卧槽,冤魂不散是吧!”袁暮大惊,身体本能一击神龙摆尾后踹。

  砰!

  沉闷的肉体撞击声后,袁暮差点摔在血色地面上,而那头突袭的烧伤人型怪物以更快的速度飞回破碎的墙壁里,下一秒又有一头新的烧伤人型怪物从侧后方拍马杀到。

  “嗷~”

  在极度的绝望中,袁暮恶向胆边生,红着眼睛迎向那只烧伤人型怪物。

  “嗷~”

  “呜~”

  两者瞬间擦肩而过,只是烧伤人型怪物像失控般,控制不住冲势,一头掉入电梯井内,发出惊恐到难以想象的嘶吼。

  袁暮神色一动,难道连那些怪物也不敢靠近电梯井吗?

  那头烧伤人型怪物很快就没了声息,袁暮刚准备继续逃跑,只是没走几步就猛地身体一顿,紧接着噗通一声半跪在地,不可思议地低头看去,只见他的胸膛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五指爪印,流淌的血液瞬间染红了半个身子。

  这就是他击退烧伤人型怪物的代价。

  强忍着锥心的痛楚,袁暮踉跄着挣扎站起,吃力地继续逃跑。

  每走一步,脚下就留下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

  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如果不是强烈的求生欲支撑着他,恐怕他早就倒下了。

  坚毅的意志往往能创造奇迹,但是奇迹之所以是奇迹,就在于其的稀有性,至少现在的袁暮已经不太奢求奇迹的出现了。

  “噗!”

  袁暮眼前阵阵发黑,身体又冷又重,这是典型的失血过多后遗症,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老血,体力不支地倒下。

  啪嗒啪嗒啪嗒!

  一连串急促的奔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袁暮艰难地抬起眼皮,发现那些烧伤人型怪物已经全部赶来,分立四周,把他牢牢地包围住。

  不知道是否错觉,袁暮察觉到那些烧伤人型怪物在被血色波动侵蚀后的烂尾楼里更显得如鱼得水,竟然有种欢快愉悦的情绪透露出来。

  烧伤人型怪物如嗅到血腥味的鲨鱼般,一窝蜂地朝袁暮一拥而上。

  如此绝境,下一秒,必定是袁暮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

  袁暮一颗心直沉谷底,一股绝望的情绪柔然而生。

  (没想到第一次执行悬赏任务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也罢,死就死吧……)

  闭上眼眸,袁暮认命了。

  轰隆~

  眼看着袁暮即将被烧伤人型怪物们撕成碎片之际,头上的天花板突然破碎,一道黑漆漆的身影在浓郁的灰尘中下降,重重地砸在地上,整栋楼仿佛都抖上几抖。

  “嗷~”

  那些烧伤人型怪物一见到那道漆黑的身影就像被踩得尾巴的猫般,霎时间全部陷入暴走之中,抛下袁暮这个到嘴边的鸭子,集体转头狂暴地冲向那道漆黑的身影。

  漆黑身影徒然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可怕咆哮,声浪之强,甚至把空气震荡出一道道涟漪。

  袁暮趴在地上,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起来。

  雷鸣般的恐怖咆哮声中,仿佛蕴含着滔天的恨意,差点把他震晕过去。

  强忍着眼前阵阵发黑,袁暮努力抬起头来,把不远处的杀戮盛宴尽收眼底。

  漆黑身影和烧伤人型怪物仿佛势同水火的生死之敌,二话不说就打了起来。

  只见漆黑身影如同被烧焦的木炭般,勉强能看出个人型轮廓来,隔着几十米外都能闻到一股浓郁的烧焦味,狰狞如魔鬼。

  更可怕的是,无数如同藤蔓般不停蠕动的根茎从它身上蔓延而出,扎根在楼体内,就像是被无数铁链束缚的囚徒般。

  新出现的漆黑恶魔比起烧伤人型怪物来,那强得可不是一点半点,如果把烧伤人型怪物比喻是狼,那么漆黑恶魔就像是山林之王的猛虎。

  一群恶狼激战下山猛虎,怎么看都是非常带劲。

  两方阵营杀得天翻地覆,简直就像是特效电影中激烈的场面在现实里上演,漆黑恶魔举手投足都有一种难以想象的杀伤力,抓住一头烧伤人型怪物就如手撕鬼子般,轻松就把那头烧伤人型怪物撕扯成碎片。

  烧伤人型怪物也不是善茬,它们人多势众,围绕着漆黑恶魔不要命般猛攻,根本不在乎会不会被撕碎。

  一头烧伤人型怪物趁着漆黑恶魔忽略它之时,从视线盲区猛地扑出,如跗骨之俎般黏在漆黑恶魔身上。

  烧伤人型怪物身上的烧伤愈发明显,就如同超负荷的灯泡般,越来越亮,自至在袁暮视线中黑红得发光,同时它们接触的位置猛地冒腾起大面积的浓烟,两头大相庭径的可怕怪物都不可自抑地发出凌厉的惨嚎。

  偷袭的烧伤人型怪物得手,顿时就抑制住漆黑恶魔势不可挡的攻势,其余烧伤人型怪物顿时一拥而上,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蚂多捞死象。

  与此同时,粘稠的血色地板悄然冒出滚滚浓烟,紧接着暗红色火苗窜起,不多时就汇聚成一片火海,整栋烂尾楼仿佛成了被点燃的巨大火炬。

  袁暮置身火海中,心中的绝望无形被放大,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倏忽之间,一股凉意从袁暮怀里传来,还没等他回神,一阵幽怨的童音在他心里响起。

  “走,趁着它们没顾得上你,现在就走,永远,永远也不要再回来了……”

  话语刚落,袁暮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在丧失意识的最后一刻,他仿佛看到一个孩童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