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召灵游戏开始探险 第十二章 十年前的纵火案

小说:从召灵游戏开始探险 作者:天线嘚嘚B 更新时间:2021-02-27 12:24: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殷桃发来的资料非常全面,从烂尾楼立项开始都有详细记录,甚至连当年那个外商的背景资料都一应俱全。

  袁暮对于大部分无关重要的资料匆匆浏览,烂尾楼从开发到停工之前,没有任何异常的记载,烂尾楼荒废之后发生的事情,才是其中的关键所在。

  1998年10月14日,烂尾楼发生第1起凶杀案,疑是黑帮火拼所为,现场共发现三具残尸,身上均是布满刀痕,至今尚未破案……

  2004年8月16日,烂尾楼发现第9起命案,一具高度腐烂的女尸抛尸三楼,死因为暴力窒息而亡,现场并非第一案发现场,至今尚未破案……

  2009年6月3日,烂尾楼发生第15起命案,一个老妇人疑似追寻失踪宠物到此,无意间掉落楼层缝隙中,被发现时已是一个月之后,疑似饥饿致死……

  2011年12月11日,烂尾楼发生第24起命案,案发经过无从考证,该案件保密度极高,疑似一伙人贩子被人为纵火烧死,现场并无发现尸体,事后警方封锁一切消息,只能从市井中打打探到只言片语……

  袁暮看到这里,瞳孔猛地收缩,他意识到可能找到线索了。

  梦中那个凶残至极的矮小汉子,分明就是个丧尽天良的人贩子啊!而且人贩子被烧死,烂尾楼里又出现烧伤人型怪物,其中必定有所关联!

  “纵火案?”

  就在袁暮沉思时,耳畔突然听到克鲁斯的声音。

  “我记得十年前的那次纵火案,当时闹得很大,传闻死了起码十几个人,最诡异的是当场竟然没有发现一具尸体,这件事特别离奇,所以我的记忆很深刻。”克鲁斯站在袁暮背后,努力回忆道。

  “你知道这起案件的经过?还能记得当时的细节吗?”袁暮沉声问道。

  克鲁斯咬了咬牙,懊恼道,“我是本地人,所以有所耳闻,只是时间太久了,我不太记得细节了,但是肯定还有知道当年内情的人在,我托人去找找,应该能有点收获。”

  “嗯,那就交给你了。”袁暮点点头,继续去看资料。

  资料足足有一个多g,袁暮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勉强看完。

  克鲁斯则忙着拜托朋友去搜寻知道当年纵火案的知情人。

  “啊,找到了吗?地址在哪来?就在特岭镇?好好好,感谢了兄弟,过段时间请你吃饭!”克鲁斯兴奋地放下电话,朝袁暮急吼吼地喊道,“找到了,那个人就在镇子上!”

  袁暮闻言起身,立即与克鲁斯去找那个知情人。

  特岭镇不大,总人口不过3.5万人,可是人员成分却鱼龙混杂,由于靠近城乡结合部的地理环境,导致这里的治安问题一直都是全市最为混乱的。

  袁暮两人一路直奔镇中心一家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小卖部,几个大爷穿着厚厚的旧棉袄,正在冬日难得灿烂的阳光下打牌娱乐。

  一个看起来七十多岁,精神矍铄的老爷子见到袁暮两人到来,急忙放下手里的牌,上前笑得,“两个小哥要买点什么?”

  克鲁斯笑着上前握住老爷子的手,笑眯眯地说道,“您是莫老爷子吧,有点事想要劳驾您老,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请您务必不要拒绝。”

  老爷子一愣,暗中掂量了下克鲁斯借握手递来的一叠纸质物体,不由得感慨这小伙子很上道,当即笑呵呵地答应道,“呵呵,甭客气,有啥事能帮到你们呢?”

  “是这样的,听闻您对十年前发生在烂尾楼的纵火案有所了解,所以想劳驾一下老人家不吝赐教。”袁暮淡笑着说道。

  “哎哟,要说这事,你可就问对人了!”老爷子一听袁暮两人的目的,当即眼睛一亮,把两人拉到小卖部前的塑料可乐桌椅前,左右张望了下,神神秘秘地说道,“那件事啊,邪门得很!如果你问其他人的话,他们还不一定知道个多少呢。”

  袁暮眉头一挑,静静地等着老爷子继续说话。

  克鲁斯笑吟吟地递上一根华子,还贴心地帮他点着,又是钱又是烟,这可让老爷子高兴坏了,他当即不再卖关子,把当年那起尘封的案件娓娓道来。

  “大概是十年前的冬天里,忒冷了,镇上的爷们都忙着猫冬,突然有一天,一个神情落魄,背着一个破烂斜背袋的陌生汉子来到咱们镇子里,四处乱贴传单。”老爷子从小卖部里拿出两瓶可乐放在袁暮两人面前,一副往事如烟的回忆表情。

  袁暮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没有发问,继续等老爷子诉说。

  “那汉子刚到来时还与咱们镇上的联防队发生冲突,原因不就是乱贴传单告示,还被抓回联防队里关了两天呢。”老爷子唏嘘地说道,“后来大伙儿了解情况后,也不禁为那个汉子感到佩服。”

  “原来汉子是个西南的农民,大概二十年前,他十岁的儿子被人拐了,他一路寻亲,孤身走遍大半个华夏国,足足十年呐!”

  “也怪这杀千刀的世道,你说咋就有人愿意去赚这些注定要下地狱的黑心钱呢?把人家好好的一个家庭逼得支离破碎,简直造孽哟!”

  老爷子越说越激动,仿佛化身正义使者般,“得知真相后,联防队的人也不好再为难汉子,就把他放了出来,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失魂落魄的汉子拿着一个破烂的拨浪鼓在镇子里到处转悠,挨家挨户拿着相片去问有没见过他儿子,其中的辛酸苦楚,谁又能了解万一呢?”

  拨浪鼓?

  袁暮神色一震,暗自记下这个重要的线索,并没有说话。

  “其实说起来有些惭愧,咱这地还真出过一窝杀千刀的人贩子,就是以前的大户宋老三一家子,暗地里做那缺德的买卖。”老爷子突然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只是这事儿好说不好听,虽然大伙儿都心知肚明,但是祖祖辈辈都是乡里乡亲的,再加上宋家也是当地一霸,也没谁脑子犯抽会和他们过不去。”

  “我见那汉子可怜,一时没忍住,犯浑就把宋老三的事儿说出去了。”老爷子说到这里,表情变得非常懊悔,“这不,三天后就出了大事了!”

  “就是十年前的纵火案?”袁暮冷不丁地问道。

  老爷子落索地点了点头,“有些孽还真碰不得,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宋老三不就遭了报应了吗?”

  “三天后的夜里,我当时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镇子里有人大叫烂尾楼着火了,当我穿衣出门时,发现整个镇子都闹腾了起来。隔着七八里路也能看到烂尾楼那里冒腾出窜天的大火,把半边天都烧红了,七八个神情紧张的消防战士正在和镇里的领导组织民兵队去救火。”

  “镇里的人都知道宋老三的老巢就在烂尾楼那里,一看那里着火了,纷纷不顾阻拦跑去看戏,我这人也爱看热闹,就随了大伙一起去了。”

  “等我到了烂尾楼后,好家伙!那火势,大得不敢相信,隔着几百米都能感到滚滚热浪扑面而来,现场已经有七八辆消防车在全力救火,可惜火势太大,一时间难以控制火势。”

  “然后,我就看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袁暮发现老爷子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瘦弱的身躯似乎不受控制地发抖,仿佛回忆起什么惊心动魄的恐怖场面。

  “我们看到了那个汉子滴泪横流,站在楼顶狷狂地大笑,手里还拿着刀子,一下一下地桶着一个倒地不起的人,有人眼神好,一眼就看出了是那个缺了半只耳朵的宋老三。九楼以上,几乎每层都有人在火场里惨嚎,就像没头苍蝇般到处乱窜。”

  “你们是没经历过那种场面,灼热的气浪把空气中一阵诡异的烤肉香味送到我们的鼻腔里,当场就有不少人受不了呕吐起来,还有那些困在火场的人临死前发出撕心肺裂的惨嚎,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那个汉子杀死宋老三后,跪地大吼一声,旋即就投身火场。那场大火足足烧了一整夜,直到天明才被扑灭。说来也奇怪,后来听消防队的战士说过,火源似乎是从九楼开始的,一直向上蔓延。离奇的是,火势却一直没向下燃烧,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隔绝了火势。”

  “后来我听人说,火被扑灭后,公安局竟然没能在火场里找到半具尸体!”

  老爷子哆嗦着嘴皮子,目露恐惧地说道,“一个月后,消防局和公安局一起宣布结案,说是什么火势太大把人都烧没了,只是大伙儿是不信这个离谱的结论。就算火势再大,也不可能完全把人都烧光,半点零星的残骸还是能找到的,当年连具体有多少人葬身火海,直到现在都还没能搞清,就这样成了一桩历史悬案了。”

  突然间,老爷子激动地站了起来,颤抖着低吼道,“再后来,烂尾楼就一直传闻有人夜里经常能看到里面人影倬倬,甚至还能听到一些撕心裂肺的恐怖嚎叫,而烂尾楼也像有生命般,渐渐地抹除了火灾的痕迹,你们说怪不怪?”

  “纵火案为烂尾楼增添了一笔恐怖的色彩,从此之后,时常有人在烂尾楼失踪,我们不传播迷信思想。但是老头子要劝你们一句,如果没必要,千万千万不要去烂尾楼!!”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