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失踪被拐,是每个当事家庭生命不可承受之痛,没有经历过这种人间悲剧的人,是无法想象被拐儿童的父母到底有多绝望。

  多年来,拐卖儿童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都属于发生率高、受害者多、民众普遍关注的棘手问题,尽管有数之不尽的人在努力打拐,努力宣传着怎样去预防人贩子,努力去追寻被拐儿童,但是却始终无法完全禁绝这项恶贯满盈的罪行。

  皆因有市场就有供求,这个世界上有的是人愿意为了钱丧尽天良。

  郑土旺出生在贵省阳县,根正苗红的农民子弟,他没读过书,自打懂事就跟着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在地里刨食,本本分分地做人,从来没做过一件昧过良心的坏事。

  人生的前三十年对于郑土旺来说是苍白且枯燥的,自打三十岁那年起,他的人生开始有了色彩。

  那一年他结婚了,新娘是隔壁村的一个丑丫头。

  也对,就他家里那一贫如洗的环境,能娶到媳妇已经是祖坟冒烟了,难道还能挑么?

  虽然丑丫头长得不漂亮,但是性格温柔贤淑,是个知冷暖,会心疼人,懂得过日子的好媳妇。

  从此以后,郑土旺正式蜕变成为一个丈夫,同时也肩负起组建家庭的担子。

  尽管家中清贫,媳妇从来没说过半句埋怨的话,两口子相互扶持着过日子,虽然没电视剧里常演的轰轰烈烈,却胜在温馨平淡。

  三年后,郑土旺再次升级,从丈夫晋升为人父。

  那一年,郑小军出生了,看着襁褓中粉嘟嘟的小毛头,郑土旺流下喜悦的泪水,同时心中发誓,哪怕再苦再累,也要给儿子供书教养,让他能够出人头地,不用再重复自己的命运。

  常道福兮祸所依。

  媳妇生下郑小军后大出血,差点当场去世,虽然人救了回来,却落下了病根子,从此变得体弱多病,常年要卧病在床。

  这个噩耗对于一个清贫的农民家庭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

  原本性格懦弱的郑土旺看着面带病容的妻子和天真无邪的幼儿,他爷们了一把,独自一人撑起了这个家,不单止下地干活养家糊口,还肩负起照顾妻子和儿子的重任,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坚持了三年。

  三年后,那个被病魔折磨了近千个日夜的苦命女人终于撒手人寰,剩下鳏夫孤儿。

  妻子病逝的悲痛差点击垮了郑土旺这个木讷的汉子,只是为了儿子,他又振作起来。

  郑小军很乖,小小年纪就懂得心疼父亲,才五岁就主动做起家务,力所能及地帮父亲分担。

  郑土旺非常感动,心里再次发誓,无论如何也要把儿子培养成才,绝对不能辜负妻子临死前的嘱咐。

  就这样过了七年。

  郑小军已经十岁了,长得也虎头虎脑,身体虽然因为营养不足而瘦小干巴,但是脑子非常聪明,读书之后就没从年级第一名掉下来过,长得也俊,懂礼貌,非常得老师们的喜爱。

  郑土旺非常骄傲,也很欣慰,感觉这些年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如果不是命运再对这个苦难的家庭开了个玩笑的话,很可能郑小军真的能一鸣惊人,改变祖祖辈辈的命运,出人头地。

  那是2000年的除夕,郑土旺眼见儿子身上的衣裳已经非常不合身了,虽然儿子懂事不闹,但是郑土旺却感到揪心般的难受。

  清点了下积蓄,貌似除了生活费和郑小军来年的学费之外,还剩下一点剩余,郑土旺咬咬牙,决定要给儿子买身新衣裳过年。

  听到这个好消息,郑小军顿时高兴坏了,激动地抱着父亲不停地亲吻。

  只是这对满怀欣喜的父子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单纯的进城买衣服,会造成两父子之间天人永隔的悲剧,同时也摧毁了这个本就不幸的小家庭。

  春节来临,家家户户都会上街买年货,所以镇子里格外多人,甚至到了摩肩擦踵的地步。

  郑土旺艰难地带着郑小军挤在人群中前进,突然间不知道哪个调皮的孩子往人群里扔了个炮仗,顿时把人群都惊扰到了。

  在人流量如此密集的地方,一旦发生骚乱就会造成人挤人的混乱,郑土旺一时不察,就被撞开了握住儿子的手。

  郑土旺大惊失色,急忙大喊儿子的名字,只是骚乱的人群中嘈杂异常,就连身边的人说话都听不清,还怎么指望能让儿子听到他的声音呢?

  身不由己的郑土旺被生生挤出路边,他几次试图冲入人群都无法成功,只能无助彷徨地喊着儿子的名字。

  骚乱逐渐平息,人群恢复平静,郑土旺却再也找不到儿子了。

  儿子的失踪对于郑土旺来说无疑是天塌下来,六神无主的郑土旺也是茫然地寻找一夜无果后才醒悟到去报警。

  派出所的民警也非常尽职,接到报案后立即出警帮忙寻找郑小军。

  不久后,排查的民警得获一个噩耗,一个商铺的老板说是自己见过民警拿着照片里的郑小军,而且还说是当时有个男人强行抱走了郑小军。

  当民警把郑小军有可能被人拐走这个噩耗告诉郑土旺时,郑土旺感觉到生命中有某种重要的东西丢了,而且还可能是永远都无法找回的那种。

  虽然民警表示已经记录在案,承诺一定会努力地帮他找回儿子,只是万念俱灰的郑土旺还是怀着最后一丝希望,不愿意在家里干等,他变卖了所有的家产,从此踏上一条寻子的不归路。

  如果找不回儿子,那就让他死在路上吧。

  这一找就是十年,十年期间,郑土旺孤身走遍了大半个华夏国,历经人情冷暖,也多次险死还生,如果不是找回儿子的执念在支持着他,他根本就走不下去。

  十年颠沛流离,郑土旺除了一个亲手为儿子所做拨浪鼓外,已经一无所有。

  十年前,郑土旺根据路上打听到不知真假的消息,来到了哈城南郊的特岭镇,他到处贴寻亲告示,逢人就拿着儿子照片询问,明知道这种大海捞针的办法几乎不会有结果,但是他还是执着地去做。

  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如果连他都放弃了,那么儿子就真的没希望了。

  为此,他与特岭镇的联防队发生冲突,还被关在小黑屋两天,后来还是联防队某个领导敬佩他的精神才得以释放。

  就在郑土旺以为一无所获之际,一个本地的好心人告诉了他一条重要线索。

  原来镇子里真的有一伙人贩子,老巢很可能就在烂尾楼里。

  得知这个惊人的消息,郑土旺激动地前往调查。

  十年的寻子经历,早就教会郑土旺不少经验,他知道但凡是人贩子,多半都是心狠手辣,良心烂透的坏胚,贸贸然前往必定不会有好下场。

  郑土旺有几次都差点死在人贩子手里,所以他知道该如何去调查人贩子团伙。

  在烂尾楼附近苦心埋伏了好几天,终于在某天的夜里,他如愿等到了有人出入烂尾楼。

  一路追踪,他偷听到那几个人的对话,确定楼里那几个看似淳朴的男女就是丧尽天良的人贩子。

  郑土旺盯紧其中一个妇女,在她离开后紧随其后,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袭击了妇女。

  对于拐卖儿童的人贩子,郑土旺毫无半点怜悯之心,他没打算把妇女交给警察,而是自己拷问妇女,怎么残忍怎么来,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很快妇女就招架不住,把事情都招了出来,甚至她还说出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她就是当年参与拐走郑小军的元凶之一。

  得知这个渴望已久的消息,郑土旺激动地逼问郑小军的下落。

  可惜妇女却说出一个郑土旺死都不愿意接受的残酷事实。

  原来郑小军被拐时年纪过大,而且性子也极为刚烈,已经没人肯买这么大的孩子,所以人贩子头目宋老三索性想把郑小军弄残卖给丐帮。

  可惜的是,那次改造出现了意外,负责动手的宋老三被郑小军咬了一口狠的,愤怒的宋老三活生生地把郑小军折磨致死,尸体就丢在烂尾楼的电梯井里。

  十年的坚持,原来不过是一场徒劳的闹剧,自己的儿子含冤未昭,自己却还妄想着能有朝一日父子团结,这个绝望的消息瞬间摧毁了郑土旺。

  坦白一切的妇女哀求着郑土旺把她交给警察,她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可是心丧若死的郑土旺怎能轻易就放过这个泯灭人性的妇女呢?

  拷问过程中郑土旺知晓了以宋老三为首的人贩子团伙共有十一人,而且三天后还会有一场分赃会面。

  万念俱灰的郑土旺突然间冒腾起一股邪念,既然宋老三一伙人害死了他的儿子,那么就该拉着他们一起去死!

  先是用石头咂死了罪恶滔天的妇女,然后怀着必死之心的郑土旺提前在烂尾楼里做准备。

  三天后,当懵懂未知的宋老三一伙人来到烂尾楼时,早就埋伏在暗中的郑土旺一把火,焚尽烂尾楼中发生的罪孽,烧死了十一个披着人皮的魔鬼。

  ……

  不知过了多久,郑土旺突然活过来。

  不,不能说是活了过来,郑土旺已经死了,死人是不可能复活的,他是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存在,屏弃了人类该有的大部分情绪,转变成单纯以怨恨,杀戮为生的怪物。

  焦黑如碳的身躯,不明生长的藤蔓根茎,如同恐怖片里的怪物。

  而且不止是郑土旺,连被他一把火烧死的十一个人贩子也陆续地活了过来。

  只是复活后的人贩子形象却与郑土旺大相庭径,如重度烧伤的人型,手脚变得无比细长,而且还能一定限度地无视重力。

  郑土旺与人贩子之间的恩怨已经深入灵魂,并不会因为死过一次而终止,两者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恨不得把对方挫骨扬灰。

  可是它们就像是没有实体的幽灵般,能看到对方,却无法触碰到对方,仿若两个永不交集的平行世界般,终日在痛苦折磨中游荡在烂尾楼里。

  直到某一刻,荒废的电梯井内突然出现一股不明的血色波动伴随着炽热焰火,旋即如潮水般迅速扩散整栋烂尾楼,凡是被血色波动波及的地方尽化为一片血色地狱。

  郑土旺与人贩子们惊喜地发现,自己竟然在血色地狱与烈焰中浴火重生,具现出实体来。

  没有任何犹豫,两方阵营一具现出实体,立即就疯狂地厮杀起来。

  这一厮杀,就足足厮杀了十年之久。

  烂尾楼蜕变为一个大型的杀戮战场,把两种惊世骇俗的怪物囚困在其中,日夜不停地厮杀,死去又复活,破坏又重建,就好像一部无限循环的电影,也如一出永不落幕的悲剧。

  如果不是那股不明血色波动只局限于烂尾楼,恐怕它们早就把外界化为人间炼狱了。

  郑土旺不停地杀,杀意与恨意填充了它所有的思想,凡是进入它视线的活物,都绝无幸存之理,彻底化身为一头弑杀如命的魔鬼,不少误入烂尾楼的无辜之人惨死在它或者异化人贩子的手里。

  足足有近百人不明不白地死在烂尾楼里。

  最恐怖的是,那股血色波动不单止能影响到化身漆黑恶魔的郑土旺与化身烧伤人型怪物的人贩子们,凡是死在烂尾楼里的人死后都被束缚在烂尾楼里,永世不得超生。

  大概一个月前,血色波动降临,一场杀戮盛宴再次悄然在烂尾楼里上演,只是这次的血腥杀戮不再局限与两方阵营,而是多出一个第三者来。

  经历过模糊童影悲惨记忆的袁暮就像在看一场身临其境的vr电影般,静静地当个观众,只是当他看到那个陌生人强行插入漆黑恶魔与烧伤人型怪物之间的死斗时,他再也坐不住了,惊诧失声道:

  “陈耀斌?真的是你??”

  虽然那个高大的男人只露出一个背影,但是袁暮却莫名就觉得他是陈耀斌!

  可惜袁暮看到的应该只是郑土旺的记忆,记忆里的人物是不能回答袁暮问题的。

  这时候,场景一阵抖动,就像视频文件受损了一样,再度恢复画面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在袁暮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整栋烂尾楼化为一片废墟。

  这不是夸张的形容词,而是实实在在的表述!

  只见占地几千平方,高达十三层的烂尾楼坍塌了大部分,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无数的砂石砖屑漫天挥洒,弥漫的尘土几乎遮蔽夜空,暗红色的火苗似乎临近熄灭,正在不甘地挣扎跳跃着。

  一个宛若战神临世的男人,孤傲地站在无法站立的漆黑恶魔面前,面容隐藏在阴影下无法看清,唯有那双璀璨如星空的眼眸清晰可见。

  “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很遗憾,我暂时不能给你解脱,请再稍等一会,很快就会有人来帮你解脱。”疑似陈耀斌的男人语含怜悯地说道。

  漆黑恶魔在那个男人面前完全失去以往凶悍绝伦的气息,残缺的身躯瑟瑟发抖,如温顺臣服的小猫般,眼神中清晰地表现出一种情绪……

  恐惧!

  没错,凶悍恐怖的漆黑恶魔在恐惧那个男人。

  男人缓缓地摇头,只见他缓缓抬起手,突兀间,一道强烈的光如高悬大日,彻底点亮了天地间,旋即画面戛然而止。

  袁暮猝不及防,也被那道强光迷了眼睛,虽然眼睛又痛又涩,他顾不得不适,疯狂地大喊着。

  “王八蛋,我知道是你!陈耀斌,你到底想干嘛?有什么话不能当面和我说吗?你出来,出来啊!!”

  “不用喊了,他听不到的。”

  正在袁暮暴躁间,周围的场面徒然一变,变成了一片空白的虚空,紧接着郑土旺出现在他面前,手里还牵着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

  “你刚才看到的只是我的记忆,他是不可能回应到你的。”郑土旺温柔地凝视着小男孩,微笑着说道。

  袁暮如痴如狂地冲上前,拼命地询问当时发生的情况,郑土旺始终保持沉默。

  纠缠良久都无法找到答案,袁暮颓然地放弃了。

  “所有的真相你都已经看到,我就不多说什么了,那些不能说的,你也别问。我很累,也知道我这些年来犯下的罪孽,对此我不想辩解什么。”郑土旺落寂地说着,郑小军似乎感受到父亲心情低落,不禁拉住父亲的大手,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

  郑土旺暖心一笑,揉了揉郑小军的头发,然后诚恳地望向袁暮,“趁我现在还能保持神志,给我一个解脱吧,也给被困在这个绝望循环中的无辜亡灵一个解脱吧,能再见儿子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

  袁暮沉默了下来,良久后才抬起头来,脸上不悲不喜,迈步走向郑土旺。

  深深地凝视郑土旺一眼,袁暮狠心鼓劲全力,一拳轰向郑土旺。

  一拳过后,如世界坍塌,恍惚间,袁暮听到了系统的提升音。

  “恭喜初生级使用者完成一级悬殊任务,任务奖励10点奇点与一百万现金已经到账!”

  s..book302681766475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召灵游戏开始探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