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神逆 9 伯山好汉

小说:乱神逆 作者:无忌啊无忌 更新时间:2021-02-23 21:51: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浪无忌由于天资过于聪颖,导致他记得自己三到四岁的事情,他记得是一个美丽女子将自己抱到浪家门口,然后转身就走了,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也由于他过于聪颖,甚至隐隐约约记得一些三岁之前的事情,包括他的父亲,具体长相虽然记不清楚了,反正很帅就是了。

  然后他父亲还给了他一种极其强大的领悟,具体是什么,浪无忌还是不知道,就是时不时地能得心应手地使用一些招式,懂得一些技巧之类的。

  他快速将几十头野狼的尸体用临时制成的木地拖拉回去后,便开始布置一种阵法,这阵法是什么,他同样不知道,就是感觉威力很大。

  白色广场上的空气变得有什么不同,繁霜和大黄往远处看的时候,广场之外的景色变得朦朦胧胧的,随后,一道道不知什么物质组成的细线凭空出现,这些细线在空中不断编织着什么。

  很快一片片绿色叶子随风飘荡,并非是外面树叶的叶子,而是由这些古怪物质组成,之后,叶子又发生了变化,时而消失、时而变成一颗颗小树出现在广场上,接着小树又诡异地变成了一个个正方体、长方体、圆体。

  最后,变成了一堵墙挡在广场外面,墙上面还有玻璃窗,繁霜和大黄冲到那玻璃窗旁往外看,有几条野狼正渡过浅水偷摸过来。

  突然,广场上空的先是凭空冒出树叶,树叶又变成一颗小树,小树突然裂开变成几十根长矛,朝野狼激射而去,一阵哀嚎之后全部被击杀。

  浪无忌嘀咕道:“这些长矛威力也就对一般人能起作用,这个古怪阵法的能量来源于这些远古石头,若是有更好的材料,说不定能弄出威力更大阵法,可惜自己在浪家的时候没能领悟,不然……”

  只能怪自己那两位生父母走得太早,他们一定是有什么急事,才将自己抛弃在遮月城浪家,而遮月城浪家,是真的不知道他生父母的任何消息,就算往上几代猜测,也没有适合的人选。

  “快看!”繁霜用手一招,几条长矛凭空出现,然后朝外面射去,大黄汪汪叫了两声。

  浪无忌道:“它会自动保护你,这里气候多变,我弄好冰窖后,再弄些生活设施,并且再去弄大量食物回来。”

  三天后浪无忌完成手头工作,还将草庐改造成一间别墅,接着还在别墅里弄了些娱乐设施,画室,让繁霜可以练画画和写字,雕刻间,可以制作木制用品和石头,游乐园,可以让大黄和繁霜玩耍,并且站在滑梯上的平台眺望外面的情况。

  最后他才为自己的装备做了一些整理,护甲多处破损与弯折也修复了下。

  浪无忌用草纸写了《无畏金经》、《毒农本草》、《若星针术》丢给繁霜,道:“上面有我的注解,不是我的套路最好谨慎修炼,能不能练成就靠你自己了,丹药目前还够用,我下次回来,再带一些吃喝日用,走了。”

  “汪汪!”

  “快点回来!”繁霜流着眼泪目送浪无忌离开。

  浪无忌挥手道:“别担心,一两个月内我必定回来!”

  “快点回来~!”

  “汪汪!”

  “别担心~~~~~~~”

  “快点回来~~~~~~~~~”

  “汪汪汪~~~~~~~~”

  “别~~~~~~~~~~”

  出了大湖南边,浪无忌特地隐藏起来监视各道路,没有发现元本商会与遮月城的人追来,心想这地方的地形比较特殊,他们的势力很难覆盖,便放心拿出地图,在花开富贵州最北方的一个地名上点了一点。

  伯山,据说是本州邪恶之辈与各种雇佣兵的藏身地,整个伯山被沼泽覆盖,大大小小岛屿数百个,修士可以快速在伯山内行走,但凡人士兵很难进入此处,因此巾国各城军队拿其没有办法,任得逍遥法外。

  “那些黑衣人有可能是伯山的雇佣兵,就算不是,伯山也是我去拉拢朋友的绝妙之地。”

  浪无忌数日后便抵达伯山外围,走了许久没走进去,因为有迷阵,这伯山外围有古代留下的巨型迷阵,沼泽各处时不时飘出一些诡异白烟。

  他刚刚就站在路牌前,走了一会儿这路牌又出现了,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伯山两个字。

  “这伯山又要吸引人手进来,又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让人烦透,就没个引路的或者什么秘密通道?”

  浪无忌不断咒骂,一掌将那路牌给拍碎,又在迷阵中绕了几绕,就在天快黑下来时,竟然进了没有迷阵的地带。

  “服了,浪费我一天时间。”

  “小子说什么屁话?”

  一黑色长发胖子正坐在一张木板凳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浪无忌,道:“我是伯山守门人之一,你是练气吧?我劝你回去苦练十几年再来我们伯山,没达到气元境进去,不知不觉就被自己人无意杀了,去去去。”

  浪无忌神色凝重道:“水这么深?这里头难道都是气元境?”

  黑色长发胖子道:“那当然,就算不是,也是能打得过外面气元境的妖孽练气,像你这样瘦不拉几身上没几两肉,啧啧,骨头架子都不够拆,想当年我也是膝盖中了一箭,才来这里守门,不然的话我只要大叫一声,大把伯山汉子要听我号令,知道不?得,看你也不愿意离去,给我五百金币,让你进去送死。”

  浪无忌反复思考道:“我还是回去苦练几天,再来这伯山。”

  黑色长发胖子愣住了,他就没见过这么聪明的,刚刚自己说的话其实真实的占大部分,以往来投靠伯山的贼人都是将信不信,给了过路费就往里冲,接着就不存在了。

  浪无忌回到迷阵中,取出几枚重型长针,嘀咕道:“以练气境打气元境,不阴人的情况一个都够我头疼,在说炸弹也带不了多少,一用完问题就大了,必须先突破到练气境再进这伯山,而且还要最迟两个月就回到映天湖,不让繁霜担心。”

  说着他将一大堆丹药摆出来,一颗颗吃糖似的丢入嘴里,吧唧吧唧几下,体内一股狂暴能量正四处乱窜,疯狂灼烧着他的筋脉。

  他紧咬着牙,不断发出咔呲咔呲的响声,整个身体颤抖了起来,冷汗热汗一起冒出,一半身体是凉一半身体是热。

  浪无忌不断引流着身上狂暴气息,冲击每个要穴,就在快突破瓶颈之时,一条黑蛇突然从沼泽中冒出巨大的头颅,张口就将其咬下。

  吧唧两下,浪无忌人没了。

  此时他的身体被毒液快速烧灼着,突破瓶颈的数道汇流顿时被干扰,往两边冲刷而去,浪无忌立即喷了口血来,重伤不已,多处筋脉损坏。

  体内混浊气息胀满无处引流,疯狂摧毁着他的气海,一口一口血不断从嘴巴里喷出,这样下去就算没有爆体而亡,也会因失血过多或者毒素入侵而死。

  就在此时,一些奇特无比的明悟来了,从脑海中凭空出现,呃,什么大道万千,什么一,什么三,什么五的,浪无忌重新在蛇腹中盘坐了起来,将周身狂暴真气猛压,这么一作所有气穴与筋脉顿时承受巨大压力。

  三秒后不成功,他将彻底死亡,不会有任何生还机会,这是冒险一搏,三秒时间到了,浪无忌引着狂暴气息往瓶颈冲去,砰的一声,瓶颈破碎却没有破。

  然后他又引流朝一个气穴冲去,轰的一声,破碎不堪的气穴疯狂运转起来,引导真气往瓶颈狂冲,一时间竟将筋脉稳住。

  接着他又再次往瓶颈冲去,砰的一声,瓶颈裂纹加大但还是没有破开,他又引狂暴气息往气穴猛冲,另一个气穴濒临崩溃,却快速运转起来,引流往瓶颈猛冲。

  咔!

  一抹螺旋气丸在浪无忌腹部出现,接着又快速消失,那是元境才有的气丸,浪无忌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东西会出现来不及考虑那么多,因为此刻气丸已将周身狂气吸走。

  他用气海与筋脉不断挤压气丸,试图将气息弄出来,结果刚一触碰气丸便散了开来,化作无尽狂暴往各处筋脉狂冲而去!

  “怎么会这样,这要到什么时候?”

  浪无忌疼得都快要失去意识,他不知道由于自己吞的练气丹太多,身体一时消化不了,由于他从未试图冲击瓶颈,又心急,才造成这种状况,以往人家冲击练气瓶颈,都是慢慢来,突破个三五次不成,再来三五次,只要钱和时间够多迟早成练气。

  接着他又用刚才的方法猛地冲击瓶颈,就在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狂暴气息逐渐趋为平静,变成非常有节奏的气体在他周身筋脉与要穴中存在。

  “嘶啦~!”

  大黑蛇正将身体埋在沼泽中消化,忽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泥浆滚圆凸出沼泽面,然后砰的一声,与水花震射天际,覆盖方圆数十米,声势惊人之极,人影从中飞出,成了。

  浪无忌此刻筋脉和各处气穴不仅比普通练气境更宽阔结实,真气含量还多了好几倍,伤势也在快速自我愈合中,他连忙吞下几枚疗伤丹,盘坐不动。

  一天后,在粉紫色真气的不断运转下,疗伤丹药里完全消化,他此刻的伤好的七七八八,只要不跟人搏命不会有大问题。

  浪无忌站了起来,拿出几张草纸,嘴巴在上面不断写着什么东西,嘀咕道:“若星针术第二重,破元长针稍有不足,我将其修改一些便能适应我的身体,传闻有一门葵花宝典需要自宫才能修炼,我这破元长针不需自宫便可威力无穷、阴损无比!”

  他将远古石头组合成的机关重新安插在盔甲里,又弄了上百枚带天蚕丝的重型长针,道:“以后就叫毒农葵花针,不行,这名气不够霸气,那叫葵花农毒针?也不行,干脆叫花葵毒农针?啧,就叫针花葵农毒!艸!算了!”

  浪无忌直接冲到守门人前,道:“我要进去,不给钱。”

  长发胖子勃然大怒,将头发拨到脑后,抽出一把钢刀就飞砍而来,浪无忌手臂一震,重型长针激射而出,叮的一声击打在钢刀上,前者倒飞而回落地退了一步,惊道:“这是什么暗器,威力如此之大?”

  浪无忌摇摇头:“我也不知,你让是不让,不让就死!”

  长发胖子挥挥手:“进去吧,里头藏龙卧虎,别怪我没告诉你,以后若有命在,记得是我长发胖放你进去的,还有别整天死死死死的,我们这里很和平,之前说的都是骗你的。”

  “这样啊。”

  浪无忌走了进去,他身后长发胖甩了甩头发,露出一个诡异微笑。

  浪无忌走到一个小岛上,见几个人正在那聊天,便对一名男子说道:“我想请问一下,雇佣兵团能不能执行刺杀任务,比如灭门那种。”

  男子转过身,上下打量浪无忌一眼:“新人吧?”

  后者还没来得及点头,这头戴草帽全身涂着泥浆看不清脸的男子立即冲了上来,抽出一把铁扇朝浪无忌脑袋割去!

  浪无忌手臂一抖,银光一闪,男子倒飞而回,他正打算说什么:“你……”

  另一名男子突然从石凳上爆射而来,抽出一把青龙大刀照准浪无忌脑袋就砍了下去!

  浪无忌再次飞退银光一闪,青龙大刀被荡开,气元境强者退后几步,神情凝重道:“你只是练气境,为何如此厉害?这是什么暗器?”

  浪无忌道:“我也不知,是我自创的,还没想好名字。”

  女子起身说道:“凡是雇佣兵团都非常赚钱,甚至能上花开富贵州富豪榜前十名,人气不是吹出来的,你没了解过不要乱说。”

  浪无忌听得一头雾水,刚刚自己问什么来着,他皱眉想了想道:“我是问……”

  突然这女子飞身而起两只绣花鞋往浪无忌面门踹来。

  “我sdf;lgjljfglk;sdfjglk;fdsjgplfksdflkrgjsdsdfklgjlf;sdgksdl;fjg你!dghj;lkdfsjgl;ksfdjg;lkdfsjgklds;fjgdfsklgjsfd;lkgj!!!!!!!!!!!!!!!!!!!!!!”

  浪无忌真的怒了,大骂着双臂一震,数十枚重型钢针激射而出,同时他双臂朝女子绣花鞋顶去,哐当一声挡住对方攻势,重型钢针穿过女子身体的同时,浪无忌伸嘴一咬住女子腿部,往后一拖拽,再猛地咬住女子脖子,咔嚓一声!

  尸体滚落在地,气元境女子死不瞑目。

  “还有谁!一起上!老子dklsfj;lkadf全家!”

  之前那两男后退几步,神情无比凝重地盯着浪无忌,不敢动了。

  此时,小岛外一名美丽女子坐在一轿子上,下面几名丫鬟正抬着,她手臂撑着脸慵懒笑道:“这新来的有点东西。”

  浪无忌转眼望去,只见就在刚才打斗之时,数百名伯山居民从四面八方而来,人头涌涌,他眼神变得绝望而暴戾,就等等看这些人想要做什么。

  一长得像猴子的猥琐男人从人群中蹦出来,道:“说实话,这新人差点被踹死。”

  浪无忌正想反驳,一身着泳装女子从太阳椅上起身,道:“精通暗器的人,反应速度可不是盖的。”

  浪无忌闻言舒服许多,拳头松开,此时,又一名带着口罩、穿着护士装的美女走出,道:“你看看这新人都不需要用手,直接用嘴就解决了,上次邪无命还是用了套路的。”

  浪无忌拱手一笑道:“谢谢这位护士姐姐。”

  猴子猥琐男子沉默不语,不知他在想着什么,而他身旁走出一喵星人,喵星人道:“就那绣花鞋的修行,怕是连这新人皮都蹭不破,你懂个啥?”

  说罢伸出猫爪,指甲在猥琐男子脑袋太阳穴上顶了顶,后者脑袋被顶得晃了晃。

  浪无忌乐了,这伯山看来好人还是挺多的,他环顾四周,也不急。

  喵星人之旁,一兔星人走了出来,然而这兔星人并非兔星人,只是将耳朵将后收的另一只喵星人,该兔喵星人道:“没用的,都是意料之中,这新人皮是很厚的,既然新人用这个姿势去咬就有把握杀绣花鞋,没看躲都不躲吗?”

  说罢在猥琐男子脑袋另一边用猫爪顶了顶,将歪着的脑袋顶了回去。

  猥琐男子嘴巴痴傻般张开,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浪无忌依然不知他在想什么。

  此时,泥泞浅滩里冒出个东西,粉红色的,浪无忌有色弱看不清楚是什么,看了好久才看明白,有点像一只q版火龙,那尖锐的牙齿有点突出,除此之外其他地方都萌萌的。

  火龙仔喷出一口火焰,对猥琐男道:“在你们这些弱鸡眼里,新人好像差点被戳死,但在我们这种老手眼里,恐怕那绣花鞋全身到处都是破绽。”

  “哈哈~!”笑声传来,一美女从人群中走出,用手指点在脸颊上装出可爱的样子,遮掩着自己脸上一颗痣,笑道:“想多了,仔细观察,新人用暗器就打穿了绣花鞋全身,直接按倒。”

  浪无忌怒火完全消散,兴高采烈道:“多谢各位抬举!”

  而此时,像猴子猥琐男突然暴跳如雷,好几秒后才恢复表情,淡然道:“你们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人面部都是穴位和感官,一不小心就毁容,那丑样能把你你你和你,生生吓死知道?!”

  浪无忌伸手:“不必再说,就让我来领教一下兄台高招!”

  说罢手臂一抖,一枚重型长针朝尖嘴猴腮男电射而去,带着尖锐破空声,似电闪雷鸣!

  后者面色大变扯出脖子上挂着的一条项链,法器爆开形成个光罩将其罩在里头,长针贯穿而入射入其眉心。

  浪无忌再一拉,波的一声,男子脑袋整个炸开,却好像没完全死透,手里拿着个法器正在发录音。

  “冲你们这言论,新人再厉害也是新人,不过如此而已罢了,蝼蚁~!你们tm以为是神仙?一不小心就直接没命!邪无命还能被练气单杀呢,不知道轻敌??”

  说罢倒地死亡,浪无忌愣在当场,心道死都死了还要来一句。

  众人义愤填膺,冲上去就是一阵鞭尸!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