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神逆 13 hello~goodbye~

小说:乱神逆 作者:无忌啊无忌 更新时间:2021-02-25 18:05: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弄好金枪鱼丢给喵喵,浪无忌安心在伯山养伤过了三天,然后就免费报名参加问号宝盒讨论大会,想去看一下自己偶像顺便了解问号宝盒,具新君子之交我的青春恋爱手册沈寒凛所说,过了这次讨论大会后,马上在伯山附近的神将觉醒城,举办初级问号宝盒拍卖会,高级问号宝盒很贵,能开到九天飞龙鳞和无敌天凤羽之类的旷世奇宝。

  高级的浪无忌自然无实力参加,但初级问号宝盒拍卖会,据沈寒凛所说,能开出战斗人偶,就是打斗的时候一丢出来立即像个人一样帮你的那种,具体情况,沈寒凛也不太清楚。

  大会开始浪无忌立即冲进了伯山5号岛的武神三国志古阵法会场,远远就看见一张白发老者的图片摆在广告牌上,心道这应该是偶像所说的那几个大佬之一。

  他刚刚坐下,喵喵和喵兔就坐在旁边,浪无忌心中一暖,和这两个外星人在一起还是挺有安全感的。

  突然,阵法光幕亮起,一名英俊男子出现在光幕上,看着天空,道:“满载而归,属于家的温暖。”

  接着冲向水池旁和一名美女抱在一起,画面一变,英俊男子举着一瓶东西,道:“红桃心花生奶,啦啦啦啦~”

  右上角有个倒数计时,说是要冲会员才能解开,现在是160妙。

  浪无忌面无表情看着光幕一老婆婆和老爷爷出现,画面一转又跳回英俊男子,后者举了举一盒东西,道:“红桃心,让爱成真。”

  啦啦啦啦~背景有美女唱歌的声音,画面一转,英俊帅哥搂着老婆婆和老爷爷,还多出一个小孩,四人看着窗外开口微笑,一朵朵烟花的反射印在玻璃上。

  画面一转几盒东西出现,英俊男子配音道:“红桃心,把爱带回家。”

  接着,画面一转,一名美女从光幕上跳了出来,唱道:“不爱吃饭怎么办?九天飞龙颗粒,发育迟缓怎么办?九天飞龙颗粒,夜惊多汗怎么办?九天飞龙颗粒,可不是单一补钙那么简单哦!”

  “某某!”一浑厚男声道。

  光幕画面一转,一扇门出现,大门打开站着个帅哥,丢出碗东西,浪无忌正要看下去,赏善罚恶老头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一巴掌拍向其脑袋,怒道:“你不可以在大脑中想象那个帅哥,并将想象的内容让外星人知道。”

  “为什么?”浪无忌问。

  赏善罚恶老头道:“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反正我惹不起那个帅哥,还有,我就是空气,你没看到也没听到我。”

  说罢消失,浪无忌大惊失色连忙将自己弄晕,过了一百多秒后醒了过来,大会上云雾重重,电闪雷鸣声不断,很快青衣男子在内的几名大神出现在会场上,刚张开口要说什么内容。

  赏善罚恶老头又出现在浪无忌身后,一巴掌拍往其头顶,道:“你不可以想象这次大会的任何内容,并且让外星人知道,因为几位偶和赞助商是合作的,你想象别人的东西再让外星人知道,有可能盗版,别人可以告你知道不?”

  浪无忌捂着脑袋愣道:“那我怎么看?”

  善罚恶老头拿出个法器道:“用法器录下来慢慢看,还有,我就是空气。”

  于是浪无忌只好将自己再次弄晕,过了五分钟后,喵喵将其弄醒说了一句外星语,浪无忌问喵兔:“??

  ?;

  20011

  asdfsdfsfd?

  ,

  ??前辈,它说什么?”

  喵兔道:“它说,你不是会员,现在要购买会员才能继续看,不需要继续晕了,没买会员看不到任何东西。”

  光幕已消失,一个充值会员的选项出现在屏幕上,浪无忌摇摇头,独自离场,他不是买不起这会员,而是觉得不划算,因为到处都要买会员,每一家店的东西又不一样,这一会员那一个会员,他的金币多却不能这么花的。

  出了远古阵法,浪无忌等在门口想再见偶像一面,一段时间后,果然,几位偶像说笑着从会场里出来,青衣剑修对一老者道:“hello,goodbye~”

  老者也摆摆手:“goodbye~”

  “goodbye~goodbye~hello~”喵喵兴奋地叫着。

  浪无忌问喵兔:“??

  ?;

  20011

  asdfsdfsfd?

  ,

  ??前辈,偶像说的什么意思?这不是你们星球的语言吧?”

  喵兔傲然道:“你懂什么,这是大神之间一种打招呼的方式,明白吗?”

  浪无忌连忙点点头,朝着远处沈寒凛和韩行、桂木等人打招呼:“hello~goodbye~”

  喵兔闻言立即扭过头转身冲了过来,揪着浪无忌耳朵道:“你敢说hello~goodbye~?”

  浪无忌疼得哇哇大叫,连忙求饶:“??

  ?;

  20011

  asdfsdfsfd?

  ,

  ??前辈,我不说了,不说还不行吗?”

  喵兔松开猫爪,怒着抡了抡肌肉鼓起的手臂,道:“除了大神谁也不能说hello~goodbye~,知道不?这次就放过你!”

  浪无忌点点头,疯狂逃出此地数十里后,气喘吁吁道:“这hello~goodbye~还这么高贵,说都不准说,哎,以后不说就是了。”

  由于刚才将自己弄晕,有些疲惫,回竹屋睡了一下,便与几位君子去酒馆喝酒,正喝着,一名身着盔甲的美女走了过来,道:“你是浪无忌,对吧?我是赏善罚恶姐姐,纪清泉,你好。”

  浪无忌连忙起身与其握手,不断打量此女,不得不说,长得还挺漂亮的。

  只听纪清泉道:“我要挑战你,不,我们两切磋切磋呗,听说你有伤,我不会认真的。”

  浪无忌无来由一阵紧张,贼眼上下打量此女几次,心道一不小心擦碰到什么地方,啧啧啧,自己不是赚大发了?再说除了两喵之外老子天下无敌,于是兴奋答应下来,二人出了酒馆直接开始。

  纪清泉二话不说猛地一跃电射而来,在空中就斩出数十道剑气!

  浪无忌大惊之下猛地后退口水迸发、大喝一声:“破剑式~!”

  其周身真气激荡,数十枚寒芒激射而出,穿过剑气朝女子身上快速扎去。

  剑气飞来,浪无忌不断游走躲避,躲过一剑又一剑。而纪清泉剑芒暴涨,在胸前抖出一朵绚丽剑花,将寒芒尽数化解。

  “少女击剑更吹箫,剑气箫心一例消!谁分苍凉归棹后,万千哀乐集今朝!”纪清泉挥剑招了几下,数十道剑气在场中环绕盘旋,响起阵阵剑箫合鸣,围剿而去,声势恐怖之极!

  浪无忌口水迸发、大喝一声:“破剑气式!”

  浮空旋转里起来,缓缓离开地面,蜘蛛网般的天蚕丝笼罩四面八方,寒芒射入地面,咔咔咔咔的一连串爆响,一块块巨大泥土被银针抽飞出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大泥块与剑气撞击在一起发出响声,震得围观众人目瞪口呆、惊讶不已,这二人实力相差不远,却都极强,心道难怪能当上赏善罚恶使。

  由于泥土不够坚硬,渐渐被剑气一块块围剿摧裂,而浪无忌旋转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显然陷入下风,所发出的寒芒都被纪清泉绚丽剑花接下。

  纪清泉道:“你的一剑苍茫呢?快使出来,让我大开眼界。”

  “我现在受伤无法用那招,不过你试试这个。”说罢丢出几根木桩:“烟雾弹!”

  场中顿时烟雾弥漫,看不清剑气与人影,纪清泉稍稍飞退伸剑一指:“剑心通明、心有灵犀!”

  烟雾中惨叫传来,待一切归于平静,只见浪无忌长袍多出了几个口子,隐有血迹从中冒出,纪清泉傲然道:“你输了,hello~goodbye~”

  浪无忌急忙从地上爆起,伸手道:“等一等!我要用炸弹炸你!”

  纪清泉此时早已飞出一两百米,笑声传来道:“hello~goodbye~hello~goodbye~hello~goodbye~hello~goodbye~”

  “混蛋玩意儿!这话不是只有大神才能说吗?为什么她说了没被二喵教训?不公平!”浪无忌气极。

  韩行走了上来,笑道:“纪清泉通常不在伯山,二喵也懒得去找她,除非你离开伯山,不然还是不要用那句话,我们哥几个昨天也学着说了几句,没少被教训。”

  这还有好久才能拿到盔甲和铁管,干脆去追杀那个纪清泉,拽什么拽?老子用炸弹炸死你!美女又怎么样!

  浪无忌气不过,收拾一番冲出伯山内部,到了门口被长发胖拦住,后者笑道:“如何?有什么感受?”

  浪无忌面无表情问:“什么什么感受?”

  长发胖笑道:“想当年我膝盖中了一箭才要到外围守门,当年在里头可威风了,就是问问你到了伯山有什么感受?”

  说着拿个话筒,又将法器怼浪无忌脸上,浪无忌笑道:“能有什么感受?一般般呗。”

  长发胖咳嗽一声,问:“那当初为什么要来伯山?”

  浪无忌道:“没有钱啊,肯定要来伯山啊,不来伯山没有钱用?”

  长发胖皱眉道:“那你为什么不去打工啊有手脚?”

  浪无忌整理了下长袍裂开的地方,道:“打工这方面,呃……,打工是不可能打工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还有,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就是抢劫元本商会这种东西,才可以,维持就,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说着卷起长袍拨了拨凌乱的头发。

  长发胖笑着将法器怼脸上,道:“让他谈起进伯山的感受,更是让人无语,你进伯山有什么感受?”

  说罢又将法器怼浪无忌脸上。

  浪无忌拨着头发,笑道:“我进伯山的感受捏,进伯山就像回家一样像啊。”

  说着长袍卷出一根手指:“大年三十,到那天晚上我都不回去就说,就平时家里面出点事呢我就回去看看这样子。”

  将手掌靠脸上,脸怼法器上。

  长发胖问:“你觉得,你在你家好还是在伯山好?”

  浪无忌笑道:“在伯山里面的感觉捏,在伯山里面的感觉比家里面好多了!”

  “为什么?”

  浪无忌接着回答:“就在家里面啊家里面的,都没有一个,没有、没有、都没有友仔玩啊都没有友女玩这样,那进去进了里面去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的那种。”

  “呼~超喜欢在里面呢!”

  浪无忌闻着纪清泉的香水味一直追到个小村中,见一英俊帅哥正用匕首在自己嘴上割着两道笑容,便停了下来,问:“有没有见到一名带着剑的美丽女子。”

  英俊帅哥道:“有啊,怎么啦?她不是赏善罚恶姐姐吗?我认识,哦不对,是知道有她这个人。”

  “她在哪里?”浪无忌丢出几枚金币。

  英俊帅哥皱了皱眉接过,道:“hello~goodbye~,她可能就在附近,你找一找,问问其他人就行。”

  浪无忌脸色一变,强行忍住怒火,刚想说什么,只见几个公子哥从附近酒馆走出,远远朝英俊帅哥打招呼。

  英俊帅哥笑道:“你们来啦。跟你们说个事儿,我是菜进不了伯山,四年前大概,一个伯山里认识的哥们带我行侠仗义,他也是每次都要说hello~goodbye~的,我也就学着一起习惯了。”

  顿了顿笑了声,又道:“今天还能遇到这种人,这么大的戾气一凡人行侠什么仗义啊?我寻思着我这追杀州悬赏也干得不少吧,一星期一个,一年也就接近50个?可能?,好嘲讽,我这水平也就伯山及格线左右徘徊,真是刷新了我的世界观和三观。顶着大哥的名字做这种事,丢人啊”

  说着用法器朝空中怼出几张图片,图片中是一中年大汉不屑嘲笑英俊帅哥的一幕幕。

  浪无忌看一眼,觉得那中年大汉确实好像在伯山出入过,自己还没来得及认识。

  身着外星文字花纹长袍的公子哥,跳了过来,笑道:“意思是现在连hello~goodbye~也不让说?哈哈,他这么优越还来抓啥州通缉犯。”

  一名蓝发美女从酒馆走出,掩嘴笑道:“真正伯山大佬都不屑抓州通缉犯的,嘻嘻。”

  另一黑衣美女兴高采烈奔了出来,笑道:“我也碰见了。”

  又一粉色长裙美女走来,将脸上面具缓缓拆下,道:“怕是这人连hello~goodbye~什么意思都不明白。”

  最先那英俊割嘴帅哥笑道:“最搞笑的他说hello~goodbye~是伯山普通练气打木人桩的感觉,哈哈哈,我都不打木人桩,我不知道那是啥感觉,哈~”

  一穿着蝙蝠装的小女孩喷着鼻血走出来,抹了抹鼻血,道:“我觉得正常人不会没事就凸显自己的优越感,或许大过年的它过的很不如意,来伯山附近找找优越感平衡一下。”

  一对男女朋友走来,男的道:“我行侠仗义结束的时候,朋友也老说hello~goodbye~啊,我感觉很正常的事情啊。”

  浪无忌定在那里,神情不动,等待更多的人走来,心里有些憋屈,但想看看这些人还会说什么。

  一千金小姐手持一串佛珠,诚心和么着走来,突然睁开眼睛往旁斜出一个角度,嘴巴微笑弯成一个弧形。

  一位美丽村姑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提着农具走来,笑道:“中年大汉正儿八经伯山屠魔队的吧。”

  最先那位英俊割脸帅哥笑道:“是吗?这么刺激?老鼠屎啊。”

  一抓着跟雪糕的黄衣小女孩蹦蹦跳跳而来,叫道:“冲入伯山屠魔队干他!怕个球!”

  白雾来袭,小村被笼罩,隐隐约约,某人影出现在场中,道:“这人说话好恶心啊,我一直觉得hello~goodbye~是一种礼貌,无论追杀州通缉还是普通犯人,想起来了就会说上一句,开头祝通缉犯或者朋友厮杀得开心,结尾夸通缉犯或者朋友厮杀得不错,感觉现在的江湖规矩有点变味了,大奇山里也是好多人把说外星语都理解成嘲讽。”

  浪无忌真气散开在小村中逛了会儿,依然没有发现纪清泉的身影,便叹了口气,心道算了,离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