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神逆 19 再有涨进

小说:乱神逆 作者:无忌啊无忌 更新时间:2021-02-26 23:54: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搞完之后,一夜过去,浪无忌将几枚重型长针往穴位中运行,几次之后竟然成功了,奇怪为什么气穴竟可以容纳长条型的银针,这么不符合逻辑的事情就发生了,也不多想,继续疯狂吞噬,到了三十枚银针的时候,感觉什么东西卡住了,再往下继续会痛,停了下来。

  带上兔妖牙齿,将其血丝融入肉身之中,挂于脖子上。他摇摇头,心道昨天分明感受到一种洪荒浩大的领悟,如天上星辰。

  30位身材窈窕的女子此时正在竹屋外面做着体操,让浪无忌大饱眼福,便叫道:“那个黄衣服的,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叫郭柔柔。”

  “哦,你们这是什么舞?”浪无忌问。

  郭柔柔道:“我们在商会的时候,是州里的舞道队的队员,这叫气拳舞,教我们的老师傅说不仅有强身健体的功能,还能领悟气,成为真正的修行者。”

  浪无忌笑道:“你们这般练法,没有个十年八年别想领悟气了。”

  郭柔柔忙问:“那如何才能领悟气?”

  浪无忌指了指远处郁郁葱葱,道:“伯山都是练气以上才能进来,除了每一座岛的范围,居民区与道路,包括我这,灵气稀薄无比,真的要练的话,我带你们出去吧,伯山下正好有片林子,我看着不错。”

  “真的吗?可以带我们出去?”众女连忙簇拥,没想到来这里还这么自由。

  “自然,又不是囚犯只是我丫鬟,我当然可以带你们出去,在浪家的时候,可没少做这种事。”浪无忌道。

  在郭柔柔等人强烈要求下,说是小河图志成附近有个湖畔,是凡人们休闲娱乐的场所,以往她们都是在那练舞的。

  不多时,众人在湖畔中练了练,一身穿白色练功服,扎着个马尾辫,身材高瘦、容貌清冷的女子走了过来,见浪无忌正盘坐于湖边,看向后面的郭柔柔,道:“柔柔,这男的谁呀?”

  郭柔柔道:“姬舞小姐,他是我们的公子,伯山赏善罚恶使,浪无忌。”

  浪无忌眼睛没有睁开,却不知道打量了这姬舞小姐多少遍,是美女就不嫌烦,别看这女的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真气,却是个地地道道的体修,只不过是很弱的那种。

  体修修的是肉身的血,有一种专业的名词叫‘炁’,与真气的气同音,人体中可修炼出五炁、生炁、鬼炁、邪炁、空炁、邃炁,体修第一重不比练气境强多少,客观上越到后面越弱,还耗费大量的时间和药材,不过却是凡人武者修炼的好方法。

  浪无忌从小博览群书,不认为体修是很差的修炼方式,只不过花开富贵州没有好的体修与门派罢了,此刻他的肉身就是偏向五炁之中的木炁风、金炁、土炁、水炁,唯独没有火炁。

  逐风者那些人之所以说他修炼的是邪功,只不过看电影看多了,认为是古代《葵花宝典》而已,却不知若星针术与毒农本草的来源是四炁,所谓大衍之数五十,遁其一,奥妙无穷也。

  “啧!”见练功服女子在自己面前不停晃悠,他发出了一声。

  姬舞道:“你啧什么?是不是觉得伯山很了不起?她们都是以前舞道队的人,我要带回去。”

  浪无忌道:“舞道和修炼都是一回事,她们在我这里也是修炼,何况才来没多久,再过段时间吧,你不用做老好人了。”

  姬舞无来由怒道:“是不是觉得自己是练气很了不起?”

  浪无忌摇摇头:“并没有。”

  “那就让我把她们带回去。”姬舞冷声道。

  浪无忌笑道:“姬舞姑娘,是樱桃花商会与我有交易条件,她们才来我这当丫鬟,好像没犯罪吧?也行,三年之后,愿意留的就留,谁愿意走就走,反正不是白服侍,每个月有钱领。”

  “愿意效劳公子。”众女道。

  “你看吧,我没强迫她们。”浪无忌道。

  此时一名身着巾国军服的老者从远处榕树下站起来,招招手:“丫头,回来,打扰人家做什么?”

  浪无忌无语之极,心道这他娘的哪里来的刁蛮公主把老子当软蛋?再他娘的jjyy……

  他看向那巾国军服老者,炼体一重,同修五门真炁,还不错,不过一把年纪了才这点成就,就算这五门真炁比自己要浓郁得多,却哪里及他九天葵花毒农针的奥妙千万分之一,就好比拿地上的一粒沙子去比夜空中的星辰。

  随着功法运作,周遭五行真炁快速涌入其体内,往返不息,不断淬炼其躯体与内脏,淡淡的粉紫色雾气从皮肤飘散而出。

  巾国军服老者‘咦’了一声,道:“奇怪,他应该是伯山的练气修士,怎会呼出真炁?而且还如此浓郁?古怪。”

  姬舞皱眉看去,冷哼道:“不就是气体双修吗?有什么了不起,这么修炼只会影响进度。”

  她故意放大声音,试图给浪无忌施压,不得不说,若是换做其他人还真有点效果。

  老者摇摇头:“胡闹,小声点别让人家听到,你仔细看看,若是某种本州没有的奇妙炼体功法,也不至于如此,一些外州来的体修我也亲眼见过,吐息之间能肉身撕裂金刚,却没有这种奥妙如浑然天成的感觉,其中有些我不明白的地方。”

  姬舞又看了一会儿,不屑道:“只不过是个少年郎罢了,再厉害还能是炼体二重?就算二重又怎么样?展子哥还不是他对手?爷爷,您别太坏自己志气涨他人威风。”

  老者双眼眯起,神光闪闪地凝视浪无忌,只见其数米范围内紫气越来越浓密,渐渐凝聚出一颗颗紫色沙粒,漂浮于空中,诡异无比。

  “凝炁实质!怎么可能?”老者聚精会神嘀咕着。

  姬舞见爷爷越是这样,心里越是不舒服,马尾辫一甩便往浪无忌走去,叫都叫不回。

  一旁的马车边上,巾国军服男子见状警惕起来,抽出把长剑负手而立。

  爷爷见状连忙跑起来没多快,将姬舞肩膀按住,道:“我在家怎么教你的?不可鲁莽!”

  浪无忌踏着湖面碧波走来,笑道:“不必了,她既然想要领教又何必拦着?放心,我伯山赏善罚恶使绝不轻易伤人,老者大可放心,就让她来玩玩。”

  姬舞反而正色起来,暗暗抓紧拳头,反复打量浪无忌上下,同时真炁缓缓运行,而后方的军服男子也提着长剑缓步而来。

  军服老者连忙苦笑道:“初生牛犊不畏虎,少年不必与这丫头认真,就算是好好教育她一番。”

  这少年似乎没看出自己是什么人,不过也不要紧,伯山的赏善罚恶的名头还是信得过的。

  别说花开富贵州,就算整个大巾国随便来个人认出了自己的身份,相信也会给几分薄面的。

  浪无忌见姬舞准备向自己冲来,睡眼都懒得睁开,身体微微一撑,一道紫气电射而出炸入附近湖面,轰隆一声巨响!

  “小心!”老者喊出已经迟了,那倒紫气实在太快,快得差点无法看清,甚至心字落下时已打入湖面之中。

  只见湖面爆开水花溅射出数十米高,无数涟漪往四周疯狂涌荡!

  姬舞整个人呆滞住,只见一缕秀发从耳边垂落,刚刚有嗡的一声震响飞过,却没带起多少风。

  “真炁离体!你是如何办到的?”老者检查孙女浑身没事,双目瞪大道,隐有汗珠从额头滑落。

  “这个……”浪无忌自然不肯说出。

  老者摇头叹道:“没想到花开富贵州还有小兄这等炼体高人,是老朽眼拙了,而且你还是一名练气修士,据我所知,你的实力应该能力战气丹境了。”

  姬舞愣道:“真炁竟可当炸弹使?”

  军服男子呆立原地,心中震撼无比,体修在借力上自然远不如气修,但肉身强悍是后者没法比,巾国军中有大量的凡人武者,弥补精锐不足的问题,像这种真炁离体的情况他连见都没见过,即便是往上几层都没见过有这回事。

  这要是将一支箭矢用真炁和真气发射出来,那威力该有多大?

  太恐怖了,这么算的话目前巾国军队任何防御法器甚至气丹境法宝,怕是都形同虚设,这种人若去做刺客,谁不能刺杀?

  浪无忌摇头笑道:“过奖了,小子伯山一默默无闻的好汉罢了,领不起这夸,倒是老爷爷龙行虎步、气势不凡,不知是哪里的将帅?”

  老者大笑道:“哈哈哈,老朽李少龙,你我皆是同道中人,不妨来寒舍一聚,就在山河图志城,让我的那些不孝儿孙好好看看,咳咳。”

  浪无忌自是不想去,看出了什么,忙道:“老将军有什么顽疾吧,碰巧在下针术高超,要不给你医治看看?”

  正好老者还有什么事要办,约日后再去山河图志城家中做客,浪无忌一想,有个巾国军中的人物撑腰,也会方便自己操作,他日去报仇说不定还能多一张牌可打,便答应下来。

  他带着30个丫鬟在城里转悠,心念繁霜,决定先回去一趟再回伯山,正好也到了热血奇兄弟交付装备的日子了,便让好汉将两辆金刚马车带上些丹药开来,在附近大肆采购了些美酒佳肴,以及日常用品,又雇了好几辆马车,前往返回映天湖的路上。

  浪无忌发现,自己每次突破功法时,都会对父亲留下的领悟有所触动,便在金刚马车中疯狂加速运转周天,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好似在天上转,苍茫、无尽、浩瀚、包罗万象,复杂之极,又简单之极,就像一层纸挡在玻璃窗上,只要揭开那曾纸,就能看到无比美丽的风景。

  在这种状态下,他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又多么的伟大,就像在石殿施展苍茫一剑的刹那,老实说,当时他只是有那么一种构想,也没想到自己能使出那一剑,之后他重伤初愈,却觉得无法刺出第二剑。

  可是现在领悟感受这种感觉的时候,他又有信心刺第二剑了,每每他睁开眼睛查看路程,仿佛又回到了现实,总有些东西抓不住,于是又继续冥想。

  时间很快转眼就过了几天,映天湖就在边上,浪无忌让丫鬟雇来十几名船夫,准备运人和补给过去,当下扫了周围一眼,道:“你们先走,和船夫在岸边等我,切记不要下船入林,里头有很多野狼。”

  郭柔柔等人听命纷纷上船,往湖心的沼泽而去,浪无忌化作一道人影冲入道路旁的树林中,数十名修士正埋伏其中。

  “砰!”寒芒闪过,一名气元境眉心出现红点,双目大睁着呆立不动,突然轰地一声脑袋如西瓜般爆开。

  “浪无忌!我要将你老婆和那些丫鬟全杀光!”一名气元境跳了出来,10名气元境与20名练气出现在林子里。

  浪无忌道:“大运船行的人?元本商会没来协助你们吗?就这么点人?”

  气元境老者冷哼道:“你不知道吧,那些船夫都是我们雇的,你敢再动我就放出信号杀了那些丫鬟。”

  浪无忌神色冷了下来,轻轻冷笑道:“你先发得出信号再说,而且,丫鬟而已,我浪家只剩我一人,你大运船行有多少人?”

  气元境老者闻言脸色一变,试图在话语上攻破浪无忌的心思,冷笑道:“你别以为伯山罩得住你,一旦我大运船行认真起来,让州府攻打你伯山也不是不可能。”

  大运船行在巾国势力主要沿着大江,财力各方面比之元本商会丝毫不弱,确实有这个可能。

  浪无忌哈哈大笑了三声,道:“很好,那我就在此之前去屠灭大运船行,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们自己,多行不义必自毙!”

  气元境大笑道:“浪无忌啊浪无忌,你真无知,知道我们势力有多大吗?就算躺着让你杀,杀一个月怕是都杀不完,还屠灭?”

  “废话!老子就不会先屠本州的吗?一句话,不要再在我眼前出现,立即滚!”浪无忌冷哼,准备出手。

  林子中哗哗响动声不断,密密麻麻的人头涌现,浪无忌浑身一震,数十道寒芒飞出。

  五名气元境无论如何躲避都无法躲开兔妖尖牙的贯胸一击,几乎一秒一个,当五人被击杀之后,漫林红线嗡嗡声绞个不停,数十修士还没来得及近身便与草木一块化作一块块碎血泥,要么直接炸开,不到十秒只剩下五名气元境在疯狂躲避。

  染血天蚕丝收拢,五人避无可避连法器一起被搅成碎渣,这时数百士兵才冲入场中,浪无忌见其没有逃走之意,知道是某些势力派来的炮灰,下了死命令的。

  树顶中红线不断射入,惨叫声不绝于耳,近五百士兵死了一半之后惊恐无比地四处逃窜,浪无忌大笑道:“回去告诉你们的上头,洗好脖子等杀,谁不退出的就是自己找死,别怪我没事先提醒。”

  “快跑啊……不要杀我……饶命……小河图志城……”

  树林中慌乱恐叫声此起彼伏。

  “一群垃圾。”

  浪无忌看着满地尸体一点感觉都没有,回想刚才作战,天蚕丝在真气与真炁凝聚中可抵御气元境法宝的威力,若能做到再强几分,便是用烈火烤也未必烤得断,遇到纪清泉那种高手时,就不必害怕断裂,不需炸弹和毒弹以及其他外物,便可杀逐风二老那种水平的气元境。

  就算对方启出祖师法相和日月星辰这种东西,都有一战之力,甚至,可在此之前,先行抹杀,打个措手不及。

  希望纪清泉那贵人小姐姐,也有些进步吧,不然太寂寞了,毕竟是青衣剑修的弟子,应该不会太弱。

  在两辆金刚马车旁埋下二十枚地雷,吩咐领钱看车的马夫不要接近后,他带着丫鬟穿越宽广沼泽丛林,众人终于来到小岛上的广场。

  “汪汪汪汪~~~~~~~~”

  “无忌~~~~~你回来了??”繁霜和大黄冲了出来,却见浪无忌身边跟着一堆人,还是女人。

  浪无忌捏了大黄几下,抱住冲入自己怀里的繁霜,道:“我这才没走多久,还是提前回来的,你不需要这么激动吧?”

  繁霜擦着眼泪道:“你不知道!这地方与外界不同,连个人都没有,我每天除了想你和练功之外,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干,每天都数着日子等你回来,她们是什么人?”

  浪无忌介绍道:“你放心,我连她们的手都没摸过,都是樱桃花商会送给我的丫鬟,本来我也不想要,毕竟人太多不好养,后来觉得我不需要但是可能你需要啊,就带到这里来了,她们当中可能有一半人会留在这里,听你吩咐。”

  “公子,夫人,愿意为你们效劳。”郭柔柔等人齐声道。

  繁霜看去,见她们一个个长相并非那种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心道应该和自己差不多,都是贫苦人家出身,便道:“也好,无忌,那什么时候我们能离开这里?”

  浪无忌想了想,道:“其实我在伯山也算初步站稳了脚,但除了自己,谁都不信,不可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就算以后都是如此,广场上的阵法还可以再做提升,附近沼泽中又有众多野狼和毒蛇,映天湖水还如此深,当中不知有什么水生动物,此地乃天然庇护场所,其实除了寂寞之外,也挺好的,等我办完最后一件事后,就在此与你居住一段时间,到时候再看情况。”

  繁霜点点头:“听你这么说,我明白了。”

  “也应该带你出去看看,说不定能在伯山给你找一位师父,不过急不来。”浪无忌安慰道。

  浪无忌四处查看了一番,将补给和丫鬟安排好后,着手修建五座石屋,一边与繁霜说着大运船行和元本商会的威胁,又说着这些日子在伯山认识的朋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