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神逆 21 斗智斗勇

小说:乱神逆 作者:无忌啊无忌 更新时间:2021-02-28 01:38: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三人出现在浪无忌面前,一个身着盔甲的女子,背上背着大剑,一个长得像猩猩的男子,手臂比大腿还粗,还有一个手持大刀的盔甲男子。

  “喂,有没有看到我妹妹。”女子问。

  浪无忌摇摇头:“如果你是说那叫冉什么的?我杀了。”

  女子愣然惊道:“你杀了?”

  浪无忌点头:“对。”

  女子抽剑跳来,剑指前者道:“你如何杀的?”

  浪无忌后退一步,双手比划了下:“就这样杀的。”

  “你是浪无忌?”盔甲男子问。

  浪无忌笑道:“废话,要杀我就上吧,不杀就走开。”

  三人大怒杀至,浪无忌浑身寒芒爆闪,轰隆隆声不断响起,后者飞退不止,兔妖牙化作红芒射去。

  砰砰砰砰~!!轰轰轰轰!咔嚓!浪无忌抓着女子脖子一拧,与盔甲男子互相交错,一团血雾炸开。

  猩猩男从空中落下,浪无忌轻轻飞退双臂一震,牛毛细针排空而去!

  男子落地朝林间逃窜,浪无忌伸手将袍子轻轻一卷,红芒旋转激射,横过数十丈长空,遥远处‘啊’的一声惨叫,‘噗’的一声清响。

  行至八龙城门口,数千人站于场中,浪无忌缓缓道:“我今天要杀人,不想死的就退走。”

  白衣剑修丢出个法器,上面放着一幕幕,其中一幕是一名黑衣人俯身在无头盔甲女子身上,做着龌龊动作。

  画风一转,浪无忌八分相似的画像出现,脑袋大大、口长獠牙、双目凸出。

  “这是吃人的吧?”

  “满脸写着温柔。”

  “一天吃三个壮汉。”

  “说什么呢,我大哥吃素,一顿三个植物人。”城头不时有人议论。

  “大哥隔壁幼儿园是你食堂吧?”

  “好家伙,真的这么奇形怪状?”

  浪无忌心中满是怒火,这些刁民与士兵,以及修士联合在一起,人头涌涌,大概五六千之多。

  “我浪无忌今天要杀人!不想死的退走!再说一遍!”

  “我来!”一白衣剑修拔空而起,一柄旋转长剑破空而来。

  浪无忌长臂一荡,三十道寒芒激射而出,大喝道:“破剑式!”

  白衣剑修手中剑不断被压制,兔妖牙齿击至,差点洞穿身体,蓝衣剑修赶至。

  “江湖风吹雨,一剑如龙破长天!”

  “死来!”浪无忌一个旋猛拉天蚕丝,寒芒到处乱晃、红丝到处乱割,逼得二人肩并肩。

  “一起上!诛灭妖魔鬼怪!”超五十名修士从城上城下临空飞起。

  “杀人式!”浪无忌抖动浑身,六十枚重型长针与百枚牛毛银针横空乱舞,脚尖一点临空飞起。

  “乱魂钉!幽冥鬼火!天雷怒火!龙卷雨击!三味真火!落日熔金!龙腾水溅!烈火骄阳!具烟销骨!九龙啸天!九阴纯火!九龙冰封!魔音震心!兽王神力!追魂摄魄!蛟龙出海!太乙生风!烈火杀阵!凤舞九天!血海深仇!梦幻血海!惊涛骇浪!引风化雷绝!雷动九天!冰雪风暴!极寒冰魄!雷霆霹雳!玄冰盾!影虚斩!白影一劫!冰雪之神!迅雷剑!利刃风暴!冰天大阵!急速冰封!流星火雨!灵光印!嗜血骷髅!光影盾!皓月天降!血龙咆哮!阳光普照!万莽噬天!玄剑盾!天雷甲!火焰护盾!血光遁!开山斩!彻地斩!横扫干军!群废乱舞!燕分弑浪斩!水晶之墙!魔神附体!飞沙走石!冰刺急杀!玄冰之魂!玄冰针!移形换位!水流击杀术!碧海盾!冰棱崩天!漩涡绞杀!玄冰印!狂龙出海!水雾灭杀绝!天冰地晶!冰晶雪舞!青龙啸海!冰凤暴鸣!五气连波!暴落天雷!风之幻龙!烈火诀!沧海诀!金铭决!快剑诀!幻术!幻灭杀绝!五彩霞衣!干幻之术!土遁术!五彩流光遁!五虎啸天印!震雷鼓!白影一劫!敲山震虎!幽火伏地印!岳山震地!暗黑擎天印!大辟之刀!飓风之眼!风云波!乱刃风绝!风之缠绕!袖里乾坤!紫电狂龙!死亡风暴!奔雪破!风起雪动!连环雷闪!狂暴风刃!凝霜成冰!寒冰掌!寒雪气罩!紫玄冰!狂风快剑!五雷轰~~~~~~~~~~~~~~~~~~~~~~~~~~~~~~~~~~~~”数不尽的法术招式朝着浪无忌砸去!

  “紫气东来!破一切式!终极无敌!”浪无忌一咬牙,浑身紫气覆盖,陀螺般旋转着往无尽法术撞去。

  “轰隆隆~~!”

  天空中有如巨大磨盘震动,浪无忌震颤不止,多处负伤,从天空中砸落,他闭着双眼不断射出长针,快速爬往一侧树林。

  “嗯?人呢?”白衣剑修等一众修士施展完,到处扫视却没发现浪无忌的尸体。

  浪无忌往口中不断丢着疗伤药,连吃了两瓶,喘着粗气绕着树林观察了这座八龙城一圈,从一处凹陷发现一条水沟,果断跳下水沟,然后在闸门口安置四枚炸弹。

  十几分钟后,砰的一声巨响传来。

  浪无忌施展法术将一种药粉平摊在黑色长袍上,顿时变成透明人,看了看遥远的钟楼,那附近守着许多士兵,根本无法靠近。

  他仔细观察了一番,躲在屋檐下直到入夜,翻下横梁进入青楼,趁人不注意打开一间房门进入,并用迷药迷晕房中一男一女,并叫道:“小二!”

  小二见房门打不开:“客观有什么吩咐?”

  浪无忌道:“给我拿一壶最上好的酒来,顺便把这枚针送去樱桃花商会,有重赏。”

  说着从门缝中递出20枚金币。

  小二找人问了问,搞了半天才搞清楚樱桃花商会在哪里,好不容易找到樱桃花商会的代理,大半夜的把人叫醒。

  一男子敲门,房门打开,浪无忌道:“请坐。”

  “我是樱桃花商会在此代理,你找我什么事?”男子问。

  浪无忌打赏小二和这位代理,道:“我要一些疗伤药,还有这个。”

  说着将法器上的信息给男子看,男子道:“大运船行的这位公子,是一名被罢黜的世子,由于与此城一名妓发生纠葛,说要自杀,不过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嗯,你把那名妓与这公子的位置告诉我。”浪无忌道。

  男子皱眉思索片刻,道:“明日才能给你答复,此事说难不难。”

  “也好。”浪无忌将那晕倒的二人弄醒,施展迷魂大法移除一部分有关记忆,让樱桃花代理带出去了。

  大口吃菜大口喝酒在厢房中一整天后,到了夜里根据代理给的线索,浪无忌前往八龙城另一边的中央,寻找一座大宅,据说那名妓此刻应该就在宅中。

  才落到大宅的二楼,两个中年华服男子往这看来,浪无忌快速将其打晕,听了听门外声音,打开门口并将门锁卡死,缓缓走下楼梯。

  此时一衣衫不整的女子正带着微笑从下方走上,浪无忌又将迷晕,随手一丢。

  到了一楼,浪无忌神识差不多观察完这间大宅的布置,人数十几,男女差不多均衡,而这些人有一半正做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呃,严格来说是某种兴趣爱好。

  他释放毒烟将所有人迷晕,找到其中一个女子丢入一间空房,又将其弄醒,问:“你认识这个叫,叫什么,你自己看吧。”

  女子接过法器看了看,道:“是他?我前男友,怎么?你是谁?我为什么全身软软的?”

  浪无忌道:“没什么,你,知不知道大运船行什么痛脚,比如说这名公子的什么丑闻?”

  女子慵懒地爬起来,坐于椅子上,拿起个酒杯想喝酒却觉得有些头晕,又放下,道:“你想要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帮你?”

  浪无忌身影一闪挤开此女嘴巴丢下一颗毒药又回到原位,只见此女快速全身颤抖起来并大声娇笑着。

  前者道:“我给你下了种欢笑散,没有解药会一直笑下去,直到兴奋窒息而死。”

  说着又点了女子身上一个穴位,女子平静下来,一脸懵懂道:“我只知道他是个废物,家中排名老三,权利都在老大和老二手里。”

  浪无忌又点了一下那穴位,女子又娇笑起来,前者道:“我要大运船行在此城所有你懂的东西。”

  好一会儿后,女子停了下来,连忙道:“你不需要这么折腾我,我也想他死,只是没有办法,你想杀他正好可以帮我。”

  浪无忌又点了一下穴位,道:“我想做什么不用你管,只管说你的就好。”

  女子气喘吁吁、唇色发白道:“他有个有钱有势的爹,是本地的舵主,不过却不怎么喜欢这个老三,我去过总舵一次,有三十多名修士居住其中,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看来这女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浪无忌给其服下解药,又前往大运船行,接着夜色的掩护潜入码头附近的一座五层高楼内,如那女子所说,不时有练气修士在各层楼之间出出进进。

  他观察了数个时辰,观察好时机在第五层的门口后面塞了十枚炸药,将引线与门连接,当门关上的刹那炸弹会爆炸。

  他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准确分辨出每一个人的情况,确定了十来个凡人的身份后,找到那名连修士都不是的老三。

  老三正坐于一间房中,翘着二郎腿看着手上法器。

  浪无忌从墙角捂住一名练气修士的嘴巴,将脖子一扭,取下衣服,又脱下长袍换上,然后直接往老三的位置走去。

  这时一名练气修士正从楼梯上上来,看了浪无忌一眼,道:“你是……”

  浪无忌快速伸手朝对方喉咙一捅,真气笼罩脑袋,练气修士无声软倒下去。

  老三门前有两名练气修士正坐着看电视,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吃着,浪无忌看准一个时机,飞掠而出寒芒一闪,二人惨叫都没发出就……

  房门打开,老三笑着抬起头,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动静惊动了二层的几名练气修士,惊呼声传来,浪无忌驮着老三快速冲往五层,从楼梯中直蹦而上,撞碎不少木板与金刚,然后站在天台上,手里拿着一根线。

  数名气元境与数十名练气境正从楼梯上赶来,浪无忌看准一个时机,拉着线从边缘跳下,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四射。

  落入地面快速横过停车场,撬开一间仓库的门锁又从里面将大门快速掩上,这时,数十名修士从门前快速掠过。

  浪无忌将仓库中的透风口都用真气封死,将老三弄醒,问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什么状况?”

  “你!你敢抓我!?”老三惊怒。

  浪无忌笑道:“放心,若你表现的好的话,可以不死,说说,大运船行有什么痛脚?”

  老三浑身无力,根本起不来,想了想道:“你想要害大运船行?我们可以合作。”

  浪无忌疑惑道:“合作?你想耍我?”

  老三连忙艰难摇头道:“不!绝对不是,我也十分恨大运船行,该怎么跟你说?若你将我二哥和大哥杀掉,我开心的要死。”

  浪无忌靠着身子想了想,道:“杀你大哥二哥这种事情,我会给你两粒无色无味的毒药,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一个大运船行的痛脚,必须是能至死地的那种。”

  老三神色变幻想了良久,撑了撑身体竟然坐了起来,人影闪过,一颗东西进入嘴里又到肚子里。

  “你吞下了毒药,不用想着跑。”浪无忌道。

  老三愣了愣,浑身扭到了一起,被点了个穴位又恢复正常,他起身道:“实话给你说,我在家中根本没有权利,你想找的东西我想来想去,想不到。”

  浪无忌皱眉思索良久,取出法器道:“你有两条路可以选,离开大运船行,我保你安全,丢到伯山去,再给些钱。另一条路就是死,自己选吧。”

  “当然选第一条路。”

  浪无忌开始教老三说着一些话,用法器记录下来,并快速通过法器上传到修行界各种商行与机构去,然后驮起老三从水路潜逃。

  上传的内容不断受到质疑,浪无忌便让老三现身说法,几次之后,大运船舶的各种丑闻接踵而至。

  “这个不孝子!”八龙城大运船行舵主在客厅中来回踱步,额头上汗水不停滚落。

  两名气元境走来,道:“对不起舵主,你被幽禁了。”onclick="hui"